鬼吹灯 > 日暮乡关归何处 > 第二十五章 宁愿没被你救过

第二十五章 宁愿没被你救过

    璟玉赶紧把剑收好,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好像自己真的过于孩子气了。但是他没有更好的办法,若是不这样,将军根本就不会答应好好休养身体的。

    将军休养身体的这些时日,璟玉就负责打理一切事物,继续以将军的容貌和身份出现在大众视野。

    自从九王爷被褫夺了封地、太子禁足后,不管是府邸还是军营的眼线都安静了许多。

    璟玉还在一直偷偷的调查下蛊事件,但是没多大的收获,不过在那以后也没发生类似的事件,一切都归于平静。

    一颗石子投入河水中,会掀起涟漪,但很快就会宁静下来,并无异样。

    军中无大事,关暮远自然也是乖乖的在山里休养。山里空气清幽,居住地的后山有个天然温泉,每天去泡上一个时辰的药浴,身体恢复的还比较乐观。

    身上的伤口逐渐愈合,寒湿之气的毒也解了不少,虽然关节时常因天气变化而疼痛不止,最近也明显感觉缓和了很多,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

    疏禾回将军府后,一切都好,就是再也不出府去耍了,她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坐在庭院内发呆。看到天上飞的鸟、看到水里游的鱼,哪怕是一棵树、一片云,她都能看的出奇,然后呆上半个时辰。

    起初还没觉得有什么,何欢只当是夫人好奇,时间久了,她越发觉得有点反常。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呢,不会是脑子坏了吧,因为夫人跟自己一起玩的时候,那是另外一副样子。

    夫人是不快乐的吧!

    将军也不快乐!

    何欢一直在心里发闷,两个人为什么就成了这样呢?明明可以是恩爱夫妻,偏偏是苦命鸳鸯。将军那么爱夫人,何欢又想起雪山归来时满身伤痕的将军,想起他的疲倦不堪,想起他与夫人四目相对时的哀伤......

    她实在是不懂,她不懂的事情多了去了,没有人是真的想活的明明白白,活的明明白白的人都累!

    一晃已入冬,天气骤寒。

    关暮远安排璟玉从边关把云暮接回来,这大原尚且如此冷,何况在边关,更是寒冷,那孩子本就体弱,若是冻出个什么问题来,又怎么好交代呢。

    当初从流民中把他救回来,是想给疏禾留下一个亲人,在这世上她也就这么一个亲弟弟了。那场战役,疏禾的家人皆已丧命,被提早赶出王城的赤达穆逃过一命,后来被当作奴隶充作流民,也是璟玉暗中调查,才得知他的下落,也才有机会相救。

    为了避免祸乱,改名为云暮,安排在军中锻炼,有意培养他。生在北宛,天生是个炼武的料,在军营没多久,就出类拔萃,为了保护他,将军特意把他带在身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将军的副将。他虽天生就是炼武的人,但现在做副将还是差了很多。

    云暮是个非常理智的人,记得自己的身份,也从不逾越,关暮远看着他一路成长,总是放心的。他知道自己的姐姐失去了记忆,也深知将军的一片苦心,他甘愿当个陌生人,偶尔见一次姐姐就好。

    每次去看她,她都是极其冷漠的,不看他也不跟他说话,他看着就难受,但是他什么都不能说。就连何欢,是被将军一起救下的人,在姐姐面前也要装陌生人,因为将军说过:“她恨我,她不想看到我身边的任何人!”

    但是上次,他去给姐姐送红珊瑚耳坠的时候,姐姐跟他说话了,还拿糕点给他吃,虽然她还是什么都不记得,但是他好高兴。

    但也好难过,不能相认的痛楚一直像根针一样扎着他。

    他不记得那天是怎么从姐姐那里回来的,憋了一路,在见到将军的时候,他忍不住哭了一场。

    将军问,“你姐姐,她,还好吧?”

    云暮说:“将军,姐姐,她...她终于肯抬眼看我了!”

    风马牛不相及的问答,关暮远抱着云暮,一个落泪,一个伤神。

    关暮远声音哽咽,“云暮,我...我,对不起!”

    云暮理解将军的苦楚,“将军,不是你的错,我从没怪过你,相信姐姐也是。”

    将军说,“不!她恨我!”

    云暮知道姐姐恨将军,娶了她,却从不见她,这种刻意的冷落,是一种伤害。起初不明真相的他也恨将军,恨到想杀了他,所以他才那么拼命的习武。

    等他到了将军身边的时候,那种恨就变了,在真相面前,他恨不起来了。将军不见姐姐,那是在保护她,府里的女人都是别人安插进来的眼线,她们并不爱将军,但是会惹乱子。若是将军宠谁,那谁就会被针对,他的姐姐他自己清楚,北宛女子无心机,是斗不过那些女人的。

    为了能有兵力对抗四王爷,九王爷和太子都想要将军的兵权。四王爷常年在外带兵打仗,深的朕心,也得民心,又有兵权在手,让太子和九王爷心存忌惮。太子的太子之位本就不稳,九王爷和四王爷都虎视眈眈,他想要足够强的后盾;九王爷从小嚣张跋扈,早已觊觎太子之位,他也需要强有力的帮手。

    靠武力说话的年代,兵力兵权是得到地位、稳固地位的最大保障,关暮远这位三代世袭的爵位将军,势力自是不容小觑,都想拉拢他。

    但是将军,从不站队,一心护天下百姓,不掺和皇权之争,这是将军的初衷,他一直也是这么做的。但也正因为如此,将军的处境也是愈发的艰难。

    云暮在那个时候就明白了,看到的伤害也许是深爱。

    将军派人把他从边塞接回来,这里比边塞真的暖和许多,但他还是喜欢边塞那一望无际的荒漠,喜欢漫天的黄沙。想到还有亲人在这里,所以他还是迫不及待的跟着回来。

    璟玉带云暮去小院见将军。

    云暮见到将军的时候,说不出的惊讶,那个玉树临风的将军现在竟是如此虚弱,曾经叱咤战场的将军,三个月不见的光景就......

    他怀疑这是自己的错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再看看这僻静小院,好像明白了一点点。

    云暮关切的问,“将军,您怎么呢?”

    关暮远装作强壮的说,“云暮,坐,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云暮坐下,“这也叫好好的?”

    云暮想:“将军是不会告诉我真相的吧。”

    他转头问一旁的璟玉,“璟玉大人,请您告诉我,将军到底怎么呢?”

    关暮远立即出声阻止道:“璟玉,别......”

    璟玉不顾将军的阻止,直接回答云暮,说:“将军去雪域天山找千年寒冰紫霜花救夫人,受伤了。”

    关暮远本想阻止璟玉的,但是没来得及。

    将军再次出声阻止他,“璟玉,别说!”

    璟玉有些情绪化,“不说?将军,这些事情他迟早都会知道,您做这么多,真的打算不让夫人知道吗?”

    将军说:“我从没想过让她知道,没想过让任何人知道,璟玉,我......”他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云暮一心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急切的问,“夫人怎么呢?将军怎么受的伤?将军伤在哪里......”

    璟玉把事情告诉云暮,“夫人发高烧,昏迷不醒,怎么都医不好,大夫说雪域天山的千年寒冰紫霜花可以医治,将军就亲自去取。回来的时候,将军就晕倒了,在这医治近三个月,才恢复。寒毒侵蚀入骨,左手废了,最后想尽所有办法,保住左手,但是没保住手指......”

    关暮远再次阻止璟玉,“璟玉,别说了,这些,他不用知道。”

    云暮内心极其惊愕,“三个月?那不是跟我去边塞的时间一样吗?”

    璟玉毫不避讳的说:“夫人病重,将军担心你,就送你去了边塞。”

    无声的,静静的,云暮看着将军,将军也看着云暮。

    云暮的心里似刀割一样难受,一声一声的质问他,“所以,你送我去边塞,就是怕我知道,怕我担心夫人,怕我跟着你去雪山吗?是怕我会发疯?还是怕我活不下去啊?”

    “云暮,我...”

    云暮渐渐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说啊,你怕,什么都怕,你怕她恨你,你怕她想起所有,你怕我知道她生病会发疯,你怕我活不下去,你怕我知道你受了伤。可是将军,你知不知道,我最怕的就是没有你,没有你,我们才是真的都活不下去啊!”

    “你当真以为你是神仙?刀枪不入吗?那为什么你的左手会废?左手都废了,你怎么带兵?你怎么上战场?还怎么当将军?”

    “你以为你一个人扛着所有,你一个人累,其他人就会好过吗?我现在告诉你,不!一点都不好过,我宁愿没有被你救过......”

    “云暮,不是这样的,我......”一滴泪,无声的滑落,他悄悄的拭去。

    三人都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剩下的是无尽的沉默。

    没有人是刀枪不入的,那些不为人知的伤痕,一旦开个口子,就会鲜血淋淋。

    许久后,云暮又问璟玉,“璟玉大人,您也去了雪域天山吗?”

    云暮情绪缓和,他还是想知道真相。

    璟玉说:“没,当时情况特殊,军务紧急,而且将军不能以本面目出现在夫人面前,所以我冒充将军守在军营。”

    “所以,将军是顶着你的脸去的雪域天山?”

    璟玉点点头,示意是那样的。云暮听见胸口有崩塌的声音,这是什么样的孽和缘啊?

    云暮看着关暮远的左手,微微发抖。

    他问璟玉,“将军到底经历了什么?”

    璟玉诚实的回答说,“不知,将军从不说,我也不敢问。”

    两人同时望着关暮远,将军的情绪还没稳定。

    云暮质问他,“将军,你是打算瞒着所有人,不让任何人知道吗?包括我?”

    璟玉在一旁帮腔,“将军,告诉他吧,这些他应该知道。”

    关暮远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

    http://www.gdbzkz.com/rimuxiangguanguihechu/126231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