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权倾大宋 > 第一三四四章 张通古南下

第一三四四章 张通古南下

    推荐阅读:             

    南北形势发生很大变化,双方坚兵利马,磨刀霍霍,虽说没有正式毁盟宣战,却也就差撕了那张遮羞纸张。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不过,邦交真的跟过家家一样,你就算打起来,也不影响使臣来回谈判,哦,应该说是扯淡,谁谁占据道德的高峰,指责谁谁败盟,为世人所不齿。

    这不,张通古又来了。

    这厮来的也真是艰难,任何人都不怀疑,南北绝对要爆发生死较量,宋军的大规模入侵在即,大宋行朝要的,大金朝廷给不了,不少金军将帅认为只能死战,没有任何回旋余地,没有必要再惺惺作态,大败大宋行朝的北侵,一切就有的谈了。

    不过,兀术却力排众议,才有了张通古的南下,张启元在北上途中遇到张通古,曾说:“郎君请大人南下,并非对南朝有任何希望,而是要早就舆论的优势,谴责南朝北侵,张君要谨慎再三,千万不要触怒王文实,这厮可是心狠手辣。”

    张通古并不以为然,在他看来王秀固然强势,却没有傻啦吧唧的斩杀使臣,就算大宋行朝勉强支撑,王秀对他嬉笑怒骂时,也不没有见动杀机。

    南北局势固然发生变化,却没有到哪个占绝对优势程度,他就算据理力争,也不外乎被奚落,张启元明显和王秀不对付,有上眼药的嫌疑。

    他也能理解张启元,任谁被逼迫到惶惶如丧家之犬地步,也会对仇家恶意诽谤。

    王秀没有心思去理会张通古,竟然请热辣公济迎接,这玩笑开的颇为讽刺,让张通古哭笑不得,你还能不能再损点。

    当年,热辣公济被大宋行朝扣押,李仁孝战死夏灭,他

    坚持为夏主服丧三年,不愿受大宋行朝官职,经过王秀的劝解,才被刘仁凤聘入玉泉山。

    教了两年书却深感大宋行朝蒸蒸日上,看到杭州的繁荣,还有不断扩大的港口,南来北往的商船,还有那琳琅满目的商品,都是曾经大夏所未曾有的。

    更让人震撼的是,玉泉山研究院的发明,简直就是冲击他的思维,看到百姓忙忙碌碌却又安居乐业,有感自己犹如井底之蛙,逐渐转变了思想,接受士人为天下非家国的论调。

    去年,他接受了大宋行朝的封赐,以宝文阁直学士,出任礼部侍郎,当王伦垂垂老朽之际,学院派官员尚在员外郎阶层,他填补了邦交的断层,这不正要又对上了张通古,也算是两对冤家。

    王秀没有理会张通古,理由非常简单,他已经卸任两府,不过是朝廷的率土节臣,怎么能私自会见女真人的使臣?理应由礼部侍郎迎接洽谈才是。

    这个玩笑开的实在有趣,还让别人说不出道道。

    不过,他也没有完全的放松,开始就把文章做足了,让热辣公济领着张通古,一路路过大宋精锐防区,那是第十一行营的驻扎地域,还有正在北上的校阅乡军各部,兵甲尤为鼎盛。

    张通古眼看一列列庞大的战车,一件件精良的器械,目光炯炯的将士,神色尤为复杂,暗叹大宋行朝今非昔比,恐怕这场战争绝难避免。

    他是坚决的南下派,历来主张抓住机会灭了大宋行朝,现在却心思淡薄,全在于力量的悄然改变。

    “却不知王相公何在?”张通古是明白人,王秀才是真正能说话的人,要是见不到王秀,恐怕他就白来了。

    热辣公济也不是壤茬,既然已经决定服务这个蒸蒸日上的帝国,他也想做一番事业,毕竟现在已是老朽,再不奋发恐怕就没机会了。

    王秀的意图非常明白,他决定好好演这出戏,打着马虎眼道:“王大人总领北方事务,公牍如山啊!再说,他是宣抚处置使,并不能承担两府重任,范大人有去了河南府,还要请贵使稍待才是。

    ”

    张通古翻个白眼,肚里腹诽这位老家伙,当年那股子宁死不屈哪去了?这才短短八九年,就成了大宋的忠臣,把旧主子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只是形势差人强,不得不低声笑道:“也是,王相公担负家国重任,自然不是我等闲人所能比。”这话说的,连自己也觉得很酸,牙一个劲地打怵。

    热辣公济淡淡一笑,岂能不明白张通古发酸,道:“张大人,你也是常客了,王大人的秉性也是知道的,我看要是不能等范大人,还是由在下陪大人去行在。”

    张通古又翻个白眼,这时候去行在,有没有病啊!最有实权的人物就在眼前,让他去找傀儡谈?范宗尹明显的躲起来了,要是跟这老匹夫南下,恐怕还没到南京江宁府,南北就开打了,兀术占据道义上风的打算,可就是落了空。

    当年,你热辣公济不是没有吃过亏,来回还是那拖字诀,累不累啊!他撇着嘴,一脸为难地道:“王相公再忙,恐怕也有功夫见我,路过不拜会相公,我心难安啊!”

    这厮还是明白人,好过我当年一头雾水,想起当年执意南下面见大宋天子,反倒是落了下筹,热辣公济想想就有点脸热,可不就是放着眼前正主不去找,反倒是白走几千里路。

    他收拢心思,慢吞吞地道:“这个,我倒是可以代为禀报,只是王大人忙碌,就不好说了。”

    “只要大人代为禀报,在下感激不尽。”张通古是低声下气,心中憋屈的要命,曾几何时,他是趾高气扬地出使大宋行朝,王秀虽然讽刺挖苦,大多数官吏还是奉承的,唯恐招待不好他惹了祸,哪曾想到今天的落魄,还是在原夏大臣面前,人生际遇反复如此,当真百感交集。

    “这几天恐怕不行,高丽的使团也来了。”热辣公济漫不经心,似乎无意中透露个大消息。

    张通古双目精光一闪,却没有继续接话,轻声道:“在下来时,倒是带了几根白山的老参,倒是能补补身子。”

    就在两人磨磨唧唧,各自玩着心思的时候,王秀却接见了高丽的使臣,着手准备处理高丽问题。

    本书来自

    看过《权倾大宋》的书友还喜欢

    

    http://www.gdbzkz.com/quanqingdasong/39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