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骗了康熙 > 第529章 朕的福将

第529章 朕的福将

    “不瞒您说,胡图斯山口,恰好扼住了准噶尔人的咽喉。此山口在我大清之手,则随时都可以长驱直入,杀入准噶尔人的腹地。若是此山在准噶尔人之手,则我大清永无宁日矣。”王相卿朝天拱了拱手,异常虔诚的说,“幸好,我大清圣君临朝,高瞻远瞩,洞见症结,果断派了本朝名将玉大将军出马,顺利收复了此山口,则准部迟早可定也。”

    康熙被拍得很舒服,龙心大悦,越看王相卿,越觉得顺眼。

    必须承认,王相卿很会说话,就连不吃马屁这一套的玉柱,也被拍得有些熏熏然了。

    顺耳的话,谁不爱听?

    康熙的心里舒坦了,索性与王相卿东扯西拉的一通狂侃。

    老皇帝的话里话外,都在不动声色的套问,当今的世道,可是千载难逢的盛世?

    屁股决定脑袋。

    利益决定立场。

    王相卿就是靠着清军击败了准噶尔人,才获得了在蒙古大草原上发家致富的良机,并且赚得钵满盆满,他自然是大说康熙的好话。

    再说了,如今的王相卿,家大业大,焉敢不管住嘴巴的胡言乱语?

    自从汉武帝搞了个告缗令,把中等以上的商人们,都整破产了之后。

    历代以来,商人们都被迫养成了,闷头发大财,绝不敢公开非议朝政的好习惯。

    只要朝廷缺钱花了,就指使读书人,公然狠骂商人们。

    商人们,实际上,也就是有几个臭钱而已。离开了官员们的庇护,他们算个屁?

    左文襄公不管了,胡雪岩就被盛宣怀整垮了。

    袁世凯代替了李鸿章,盛宣怀就不行了。

    再厉害的大商人,若是没有大权贵的撑腰,就是别人嘴边的美食。

    在大清朝,包括顶级大盐商在内,谁不怕官府翻脸不认人?

    官老爷们略微一吓,商人们胆怯了,就乖乖的捐输粮食和银子,如此周而复始。

    王相卿属于既得利益者,他自然要大说康熙的好话。

    康熙的兴致很高,甚至想拉着王相卿,一起用晚膳。

    皇帝用膳,费时费力不说,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试毒。

    只要有人试毒,王相卿必能猜出真相。

    玉柱轻咳一声,小声提醒说:“今儿个晚上,您已经约好了玔卿。”

    “那就改日再约了。”康熙觉得有些遗憾,但是又不能不走,这才领着玉柱尽兴而归。

    登上马车之后,康熙抬眼望着玉柱,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你既是朕的福将,也是朕的扫把星。”

    玉柱很理解老皇帝被中途打断兴致的纠结,可是,皇帝用膳乃是大事,万一拉了肚子啥的,就算是玉柱也扛不起巨大的责任。

    送老皇帝回了行宫后,玉柱转身想走,却被老皇帝硬留了下来。

    没办法,有玉柱陪着用膳,老皇帝的食欲就是好不少。

    用罢晚膳后,又陪着老皇帝下了三盘棋,玉柱才被放出了行宫。

    牛泰兼任热河厅的同知,也就是热河这地方最大的父母官了。

    只是,牛泰哪里管过庶民之政?

    玉柱左思右想,就把周荃暂时派到了牛泰的身边,协助组建同知衙门的班底。

    和县衙、府衙不同,同知衙门不设左贰官,只设吏役。

    也就是说,热河厅同知衙门里,牛泰完全可以说了算,而没有别的官员从旁掣肘。

    按照大清律的规矩,各级衙门只是限定了官员的数量,对于胥吏和白役,并无硬性规定。

    衙门里的人员,就要视牛泰的需要,而随意增减了。

    一般情况下的同知衙门,设有典史5-10名、书办十几名、库子4名、狱卒8名、皂隶16名、门子2名、快手(也称“皂快”)8名、灯夫2名、轿伞夫7名、仓夫和斗级各4名、民壮50至100名。

    “竹公,我懂个啥呀?全听您的吩咐。”牛泰也很光棍,他不懂的事儿,周荃却是门儿清啊。

    周荃收拢折扇,笑着问牛泰:“你真听我的?”

    “那是自然,我不听您的,听谁的?”玉柱发过话,牛泰自然要听周荃的了。

    “岂不闻,若想富,动胥吏么?牛大人,你初来乍到,只须对外说,胥吏职位待定。嗯,这个风声放了出去,我的牛大人啊,你必可发一笔大财。”周荃脸上挂着笑,说的却不是笑话,而是正经事。

    牛泰连连摆手说:“竹公,您可千万别害我。主子赏的银子,我一辈子都花不光,还要暗中收黑心钱,岂不是作死么?”

    嗯,很好,有钱不捞,显然没敢把玉柱的话,当作是耳旁风。

    周荃心里满意了,就笑道:“无妨,有我在呢。只要他们敢送,你只管都收下便是,有多少就收多少。回头啊,一起交给东翁便是。”

    玉柱坐在御膳房里,一边喝茶,一边盯着厨师做“金银馒头”。

    他发明的“金银馒头”,厚底焦脆,余者软绵,吃起来格外的爽口。

    吃过锅贴饺子的人,都知道,饺子里肉的越新鲜,饺子的外壳用油煎得越脆,排队购买的队伍就会越长。

    厨师一边卖力的擀面,一边大拍玉柱的马屁。

    “柱爷,您的独家绝活,全教给了小人。嘿,万一小人出了宫去,单靠这手绝技,便可住豪宅,抱美妾了。”

    玉柱不由微微一笑,这厨师还真是个行家,一点都没有说错。

    这年头,手艺人掌握的手艺,就是全家的饭碗,绝不轻易示人,更别提传授给别人了。

    《剑来》

    好多手艺人收的学徒,就是包身工,只管饭管住,没有工钱。

    至于,学不学得会手艺,要看学徒是否获得了手艺人的青睐了。

    如果手艺人不教,学徒们就只能靠着天赋的偷师了。

    水浒传里,成为笑料的武大郎,其实就是地道的资深手艺人。

    靠着在县城里卖炊饼,武大郎租得起二层小楼,供得起潘金莲的日常开销。

    归根到底,玉柱和御厨是同路人,大家都伺候的是老皇帝。

    玉柱饮了口茶,笑道:“你小子若是再机灵点,爷还可以教你好多门手艺,准保你可以纳十房美妾。”

    “哎哟,那太谢谢柱爷您了。若不是您瞧不上小人,小人真想拜您为干爹。”厨师的嘴巴甜得发腻,如同蜜水一般。

    正在闲聊之时,张鸿绪慌慌张张跑来,喘着粗气说:“柱爷,柱爷,大事不好了,万岁爷龙颜大怒,要杀了马齐。”

    玉柱却坐得稳如泰山,只当没有听见似的。

    老皇帝要杀了马齐,关他鸟事?

    玉柱对他自己的角色定位,从来都很精准,他是宠臣,不是宰臣。

    既然不是宰臣,又何必管那么宽呢?

    老皇帝想杀谁,就杀谁吧,只要不是杀佟家人即可。

    再说了,马齐和罗刹人谈判的时候,竟然出卖了大清的根本利益,难道不该杀么?

    见玉柱懒得管闲事,张鸿绪不敢多劝,只得急匆匆的走了。

    用罢晚膳,陪老皇帝下棋的时候,老皇帝忽然问玉柱:“你就不怕朕真的杀了马齐?”

    玉柱轻摇着折扇,澹澹的说:“您是圣君,不可能妄杀一人。我若来劝,岂不是将您视作昏君?”

    康熙听了这个歪理之后,竟然觉得,还真颇有些道理。

    “对大盛魁的商帮,你怎么看?”康熙又问玉柱。

    玉柱心里明白,康熙的骨子里,其实是轻商的。

    若不是老皇帝缺钱享乐,大沽口码头的国际贸易,肯定搞不下去的。

    “老爷子,我到觉得,顺其自然即可,完全没必要帮他们。”玉柱说的是心里话。

    像大盛魁这种起于草民小贩的大商号,其实是多多益善,将来玉柱用得着。

    这年头的官员们, 都只会做垄断的生意,有几个真正懂得经商竞争?

    别的且不提了,单单是江南三织造局,那可是绝对垄断的买卖,却是年年巨额亏损。

    做买卖赚钱,玉柱在老皇帝心目中,属于宗师级别。

    既然玉柱说不管大盛魁了,老皇帝也就放下了。

    老皇帝酣畅淋漓的连赢三盘之后,捋须轻声一笑,说:“柱儿,你的棋力大有长进啊。然,终究还是稍逊一筹啊。”

    这属于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了。

    玉柱早就已习惯,也见怪不怪了。

    “老爷子,全是您教的好呀。”玉柱只能这么说。

    老皇帝眯眼一笑,说:“你做得很好,就该不管闲事。来人,把多嘴多舌的张鸿绪拖出去,打三十板子,让他清醒清醒,谁才是他的主子?”

    “嗻。”

    侍卫们把张鸿绪拖下去了。

    张鸿绪没敢呼救。他比谁都清楚,不叫救命,只是挨三十板子而已。

    而是公然呼救,那就该掉脑袋了。

    玉柱才不可能替张鸿绪说话呢。

    手握兵权的重臣,勾结皇帝身边的心腹太监,他想干嘛?

    对于玉柱的不招惹是非,老皇帝甚为满意,他笑道:“跪安吧,早点回去抱美妾。”

    玉柱嘻嘻一笑,说:“还是老爷子您知我啊!”

    等玉柱退出来的时候,就见,张鸿绪被绑在长条凳上,嘴里塞了块帕子,屁股上挨着大板子。

    屁股挨了打,才会长记性啊!

    嘴巴说教,那是肯定教不会滴。

    (PS:最近特别忙,没办法爆更,多谅解!)

    

    http://www.gdbzkz.com/pianlekangxi/324086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