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你赐我满身风雨 > 第161章:回头无岸

第161章:回头无岸

    时文悦只看了眼,说:“这里是医院,公众场合,不要做的太过吧,对谁都不好。”

    陆政慎:“她叽叽喳喳乱叫,更不好,我这是在帮医院清场。”

    他示意手下把人带出去,而后道:“进去吧。”

    他帮时文悦推开门,两人先后进入病房。

    林景程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因为瘦的厉害,一双眼睛变得很突出。

    陆政慎拉着时文悦的手,两人走过去,站在床边。

    陆政慎:“听说你醒了,恭喜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林景程没有理他,目光落在时文悦的身上。

    她笑着,神色是那么从容淡定。

    陆政慎给她拿了椅子,看起来很体贴的样子。

    时文悦对着他露出温和的笑意,两人眼神互动,全然不把林景程放在眼里。

    林景程也跟着笑了笑,同样坦然,他了解时文悦,他也知道她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陆政慎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似乎并不打算参与到两人的话题中。

    时文悦看着他的眼睛,默了一会,才开口,道:“想来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准备跟陆政慎结婚,离婚协议我已经让律师去草拟了,到时候自会送过来给你,无论是怎样的结果,还望你能够欣然接受。”

    “我们之间,是谁欠谁,谁付出的更多,你心里应该有数。我得不到你的真心,那么我折合成人民币,要点钱,应该不算过分。”

    林景程目光柔和,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眼神里包含着各种各样的情绪。

    时文悦放在腿间的手用力掐着自己的大腿内侧,好一会之后,才稍有缓和,转开了目光。

    林景程慢慢的露出一个微笑,费力的伸手,想去握一下她的手,可就算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他现在也难以完成,他的笑容里多了自嘲和苦涩,垂着眼,说:“我会让你如愿的。”

    “那就最好了,也算你还有一点良心。”

    她不准备在继续待下去,说完这句话便起身,转头对陆政慎说:“我们走吧。”

    陆政慎没动,眉眼间带着笑,“这么快?不再多说几句么?今天过后,你们要是再单独见面聊天,我可就要不高兴了。”

    “我跟他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以后也不想再看到他,多看他一眼,我都觉得恶心。”她说完,兀自出了病房,头也没回。

    陆政慎慢吞吞的从沙发上起来,看了林景程一眼,“多保重。”

    他们走了之后没多久,章惠新就跑回来,猛地冲进病房,看到林景程没事儿,才松了口气,而后义愤填膺开始骂人,“这对狗男女真是欺人太甚!”

    林景程有些累,摆了摆手,说:“妈,别说了,我想静一静。”

    “他们跟你说什么了?”

    林景程不语。

    “是不是跟你说离婚?”

    他闭着眼,并不想多说一句,眉头微微皱着。

    章惠新自顾自的说:“一定是说离婚的事儿了,我听说谭月华来海城了,我去找她说理去!她女儿干出这种苟且的事儿,她就不准备出声了?!她想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离婚啊?!真当我们林家那么好欺负么!”

    “你别添乱了。”

    “什么叫添乱啊,这都欺负到头上来了,你还要憋着不说话?就这么由着她?”

    “由着她。”他点头。

    “你疯了么!”

    他睁开眼,眼圈有些发红,看着章惠新说:“我说由着她就由着她!你要是敢去找谭月华,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章惠新一愣,没想到他会用死来威胁,当即软了语气,“我也是为了你啊。”

    “我知道她在做什么,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们的事儿,你不要管。”

    章惠新看着他,心里一阵发酸,想到林弘毅,就更加憋屈难受。她也不说话了,坐在旁边,无声的抹眼泪。

    ……

    离开医院后,陆政慎又带着时文悦去了一趟珠宝店,挑选了钻石戒指,又买了几件首饰。

    时文悦也是用心思挑了,挑完这些,又去了婚纱工作室,量了三围,又讨论了一下喜好。

    回到家,也差不多是傍晚了。

    姜婉竹和蒋妈在厨房里忙,岑杏朵也在帮忙,姜腾坐在客厅里跟女儿一块看电视。

    见着他们回来,并没有太大反应,脸上也没什么表情,阴沉沉的。

    时文悦回房休息,陆政慎脱了外套,走过去跟姜腾打了招呼。

    在商场买完钻戒,时文悦逛了一圈,顺道给姜腾的女儿买了礼物和衣服。

    “这是给芊芊买的,衣服要试试看,不知道合不合身。”

    姜腾扫了眼,“不用了,芊芊不缺衣服。”

    陆政慎看向姜芊芊,把衣服拿了出来,“去试试看。”

    态度很强势,芊芊有点怕,整个人下意识的往姜腾怀里缩了下。

    “我说了不用。”

    陆政慎仍将衣服塞过去,“做长辈,要有做长辈的样子。这是悦悦的好意,应该要受着。”

    姜腾不想在孩子面前与人动怒,岑杏朵正好过来瞧见这一幕,连忙过去,拿过了陆政慎手里的衣服,带着姜芊芊去楼上试。

    人走了姜腾倒也不客气,说:“以后这种事儿,你少做,要不然撕破脸了,大家都不好过。”

    “何必动气,如今难得一家团圆,舅舅你要是这样的话,就没意思了。”

    “团圆?你倒是让镜淮也回来啊?!他要是能回来,我们才叫真正的团圆,少了他一个,怎么团圆?还有昱霖和知南,他们虽不是你的亲生孩子,可那是阿镜的亲骨肉,跟你也有血管关系,是你的亲侄女侄子。你自己去想想你自己做的那些事儿,你还是不是个人?!我现在真的是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阿镜过来代替你!”

    “我们一切都是为了你,可你呢?你回来以后的所作所为,你对得起我们谁?!”姜腾眼眶里含了泪,“我现在最对不起的人就是阿镜,如果我不是为了你,出了这样一个馊主意,他的人生一定一帆风顺,说不定还很有出息!现在,他被你害死了,你高兴了!安乐了,晚上睡觉都不会做恶梦了吧!”

    这些话,他说过很多遍,面对陆政慎,他自觉什么方式都用过了,但很显然,他不会改变,也再不是曾经那个陆政慎了。

    他没有心了,在他的眼睛里也没有情。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什么都做的出来。

    一个人若是没有了原则,那还是人么?

    那就不是人了!

    他不怀疑,如果他做什么危害到他的事儿,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他这个舅舅。

    陆政慎没什么大的反应,像是听了个笑话,脸上的笑意很浓。

    “这话都说了几遍了,我有今天,你有功劳,所以你现在一家团圆好好的在这里享福,不然,你以为你那么好过?”

    姜腾深深看他一眼,冷笑起来。

    这时,门外响起门铃声。

    应该是谭月华来了,他敛了笑,警告道:“今天这顿饭,要是有什么幺蛾子,就不要怪我不念亲情。”

    姜腾只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太多。

    陆政慎起身,让佣人上楼去叫时文悦,自己则出去迎人。

    姜腾仍坐在位置上,过了几秒,才起身也跟着出去迎人。

    谭月华一个人过来的,身边就跟了两个人,外加一个司机。

    陆政慎还算得体的迎她进门,走到客厅,时文悦刚好从楼上下来,母女两人相见,神色各异。

    时文悦脸上挂着笑,并不是很热情的样子,她慢慢下楼,走过去,“妈,你来了。”

    谭月华目光紧紧的盯着她,暗中打量,看她完好无损,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坐在谭月华的身边。

    姜腾问:“时先生怎么没来?”

    谭月华说:“他这阵子正忙,抽不出时间来管这件事,就让我过来。我来也是一样的。”

    “结婚那么大的事儿,还是要慎重一点,最好能长辈都到场,这样比较好。”

    陆政慎笑了笑,说:“来几个来多少,只要来的人能做主,这就够了。”

    姜腾不说话了。

    姜婉竹知道谭月华来,就出来打了声招呼,就又进了厨房。

    六点半准时开饭,这一家子坐在一块,气氛并不太好。

    菜色很丰盛,时文悦喜欢吃的居多。

    她倒是很坦然,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吃上。

    陆政慎与谭月华闲聊两句过后,就开始谈论起婚礼的细节。

    现下已经有负面信息传出来,一个刚死了老婆就要结婚,一个老公撞车成植物人这么快就要改嫁,又有人扒出来说陆政慎老婆还是时文悦的好闺蜜。

    说不定两个人早有一腿。

    各种各样的传言层出不穷,风评很差。

    谭月华说:“我不希望我女儿的名声变的很坏,要结婚可以啊,先解决这些负面新闻再说。”

    “狗仔的嘴是堵不住的,他们说他们的,日子是我们自己过。”

    “我们时家讲究体面,你要是那么没有诚意,就没得谈。”

    陆政慎看向时文悦,“可我们两情相悦,还真是没什么能阻止我们在一起。当然,您想要体面,我也可以做到,给我半个月的时间,我会让风评转过来的。”

    谭月华勾了下唇,不置可否,看着时文悦,不知道她这会心里在想什么。

    这时,一直憋着不出声的姜腾,突然砰一声,猛地一拍桌子,筷子一甩,说:“时夫人,你可千万不能把女儿嫁给他,你要是把女儿嫁给了她,那你就是害了时文悦一生!”

    他说着,猛地站了起来。

    坐在旁边的岑杏朵吓了一跳,连带着姜芊芊都吓的直接缩进了她的怀里,不敢说话。

    姜婉竹只是微的动了一下,没说话,吃饭的动作也停住了。

    陆政慎面上的笑容不变,抬起眼帘,看向姜腾。

    姜腾无所畏惧,迎着陆政慎的目光,“他就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渣!未达目的不择手段,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敢害,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你以为林温暖真是意外死亡么,是他,是他亲手把人烧死,连带着他自己的亲弟弟。而且,他可不单单是一个正经商人,他背后有见不得人的勾当。”

    “你要是让时文悦嫁进来,就跟跳进火坑没什么区别。”

    岑杏朵坐在旁边,默了一会之后,深吸一口气,抬起眼,看向谭月华,说:“时夫人,大家都为人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幸福,将心比心,我们也不想看到时小姐未来遭遇不测,而束手无策。我已经错了一次,不想再错第二次。时夫人,无论如何,你不能答应这门婚事。”

    “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心!我甚至相信,他还能做出杀父弑母的事儿!现在,陆白霆就躺在楼上,半死不活,还不能说话。我相信,今天我和姜腾说完这些话以后,他也不会放过我们。我也不怕了,大不了我们一家三口全部死在这里!也不会再由着他为非作歹!”

    说到最后,岑杏朵情绪激动,直接将手里的筷子砸在了桌子上,气势凶悍,大有一种同归于尽的架势。

    陆政慎拿了纸巾擦了擦嘴,余光看向坐在一侧的姜婉竹,“你呢?你有没有话想说的?”

    她没什么反应,手不受控制的抖动着。

    他拍手,一边笑,一边点头,“真是一出好戏,你们都是正义的使者,是准备跟我鱼死网破,是么?”

    他捧住下巴,眼里的笑意渐浓,“不过你们这样为难时夫人,是不是不太好?她毕竟只是一个女人,你们这样,给她那么大的压力,靠她一个人能拯救你们么?”

    姜腾看着他,眼里是失望,是决绝,“我们不需要她来拯救,我们也没有想过要让谁来拯救。你是我们的孩子,你走上歪路,我们有避不开的责任。后果我们自己承担,但绝对不会再看着你伤害任何一个无辜的人!”

    “这个婚,不管时家同不同意,我们都不会让你得逞!”

    谭月华眯了眼,轻轻一笑,“看来,这顿饭,是吃不完了。”

    “真是抱歉,让您看了一场闹剧,但不要紧,这些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今天要不然就到这里,等有时间,我带着悦悦单独跟您一起吃饭,这样我们也方便聊天。今天是我考虑不周,我道歉。”

    谭月华看着时文悦,说:“悦悦,跟我一块回去。”

    “不了,我觉得这里挺好,我跟陆政慎两情相悦,这门婚事儿,谁也阻止不了。”她放下筷子,伸了个懒腰,说:“今天逛了一天,有点累,我想去休息了。先送你出去。”

    她起身,拉了谭月华往外走。

    陆政慎没有跟过来,到了门口,谭月华握住她的手腕,“你这是要跟我作对?”

    “没有。”

    “还说没有!什么两情相悦,你说出这句话自己不觉得可笑么?!是不是他威胁你了?因为林景程?”

    “不是。”她矢口否认,“我就是喜欢他了,要跟他结婚,没有其他理由。”

    “悦悦!”

    “你走吧,他不会对我怎么样。”

    谭月华拉着她的手不肯放,可时文悦如此坚持,两人僵持片刻,她松开手,“好,那你就留在这里。悦悦,我是你妈妈,你因为一个男人,连半分都不顾我的感受了,让我很伤心!”

    她说完,便出了门,自顾自的上车。

    时文悦看着车子远了,才关上门,回去。

    餐厅内气氛凝重,她没有过去,而是直接上楼。他们的家事她管不着,她只管好自己就行。

    她回到房间后,坐在沙发上,背脊挺得笔直,也不开灯,就那么坐着。

    她知道,她要脱身很容易,以谭月华的实力,当下把她带走,根本就不是问题。

    但她不敢,谭月华本来就是想让林景程死,如果她跟着谭月华走了,她是安全了,陆政慎也没有机会再抓到她,他说过,如果失败,他就先拿林景程开刀。

    再拿也赟下菜。

    当然,只要她说,谭月华必然会答应帮她保护林景程还有也赟的安全。

    但她会么?

    时文悦相信,她不会。

    只要她安全,别人的死活,在她哪里,根本就无所谓。更何况,是林景程。

    所以,她不能。

    楼下,突然传来凄厉的尖叫声,她心头一紧,双手下意识的握成拳,几秒以后,她还是下了楼。一眼就看到,姜腾倒在地上。

    姜婉竹正对着陆政慎拳打脚踢,被他十分不耐的甩开。

    力气大,姜婉竹整个人撞在旁边的柜子上,上面的摆设花瓶,应声摔在了地上。

    陆政慎余光看到时文悦,抬眼看过去,“你下来干什么?”

    “我不希望结婚的时候,你一个家人都没有。”她抿着唇,神色严肃。

    “放心,我多的是家人。”

    时文悦走近了一点,看到姜腾腹部在流血,她皱了下眉,“快叫救护车。”

    “不用,他想死不用拦着。”

    “我说了,我结婚不希望你一个家人都没有!快点叫救护车!”她看着他,态度强硬,“立刻马上!”

    陆政慎还有些忌惮谭月华,便也依了时文悦的意思,把姜腾送去了私人诊所。

    陆政慎不准人跟着去,岑杏朵和姜芊芊被禁闭在了房间内,不准出入。

    姜婉竹相对还有些自由,她想到林温暖他们,便不再反抗,她就等着他们来拿下陆政慎,在他们来之前,她只要乖乖的,不要做出格的事儿就行。

    她原本想把这些告诉姜腾,可现下想来,还是不说为好,在这个家里,说什么话,都不安全。

    她连蒋妈都没说,嘴特别的紧。

    她看着躺在床上的陆白霆,只盼着他们能够再快一点。

    ……

    陈学易带着孩子和林温暖回了国内,把他们安排在了距离海城十万八千里的一座城市,隐姓埋名。

    林温暖还是有些顾虑,原本陈学易用了偷龙转凤这一跤,将陆政慎在国外的这一批人全部取代,他把孩子送走的那一天,他们上飞机以后,就已经是陈学易他们的人了。

    这一批人,并不是陆政慎亲自对接,所以并不会露出什么马脚。

    那以后,他们仍然与陆政慎保持联系,给他汇报每一天孩子的近况。让陆政慎以为,孩子依旧在他的手里。

    以为自己仍然拿捏着把柄,便肆无忌惮,没有顾虑,也就不会特别的警惕。

    “我们不继续在那边的话,陆政慎会不会发现?”

    “现在在他眼里,你和岑镜淮都已经死了,这两个孩子,对他也没有用处。而且他现在估计也顾不到这两个孩子身上,就算他发现,也来不及了。你就安心吧。”

    “没法安心。”

    “我找了人保护你们的,所以不用担心。”

    “也只能这样了。”

    “明天我就走了,有什么事儿,用这个打给我。”他拿了一部新的手机出来,放在她面前。

    “你走了,没问题么?”

    “没问题。”

    林温暖心里不安,没有办法,她也是怕了,禁不起再一次的折腾。

    陈学易看了眼季思来,说:“她在,也能保护你。”

    “她?也是同事?”

    “不是,但她身手还可以。”

    林温暖看她,“真的么?”

    “还好,会一些。”

    现在,不能安心也只能安下心,“我知道了。”

    陈学易喝了口茶,笑说:“你的新生活,是真的开始了。”

    ……

    日子过的很快。

    这一段时间,岑镜淮以假面的名字出现在盛继仁的身边,盛继仁带着他出席各种场面,俨然是把他当做继承人来培养。

    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也好奇这个终日以面具示人的神秘人究竟是谁。

    这件事,自然也传到了陆政慎的耳朵里。

    他们是亲兄弟,很多时候不用看到脸,光一个轮廓,也能够认出来。

    很像,几乎是一模一样。

    可是,警局那边测出来的DNA,确认与他是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要不是知道是双胞胎,会以为死的人是他。

    他让人深入调查,并未查出任何,警局这边没有猫腻。

    “查清楚这个人的底细。”

    他心里有不太好的预感,之前的那场火,可能是个局。可转念想,他现在拉拢了谭月华,再者那两个孩子仍在他手里,即便他还活着,仍然还是有把柄在他手里。

    想到孩子,他又说:“孩子那边,继续看着,不要放松警惕。有任何情况立刻要跟我说。”

    “是。”

    他揉了揉额头,摆摆手,屏退了人,拿了烟抽了一根,而后出了书房。

    他敲开了时文悦的房门,她这会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倒是安静听话。

    他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来,“新闻还满意么?”

    他说到做到,半月的时间,林景程成了连自己妹妹都不放过的贱男,林温暖死了,也要被拉出来鞭尸,成了淫娃荡妇。

    而他们两个在一起,成了互相拯救取暖。

    时文悦坐起身子,说:“还行。”

    “上网看了么,很多人祝福我们。”

    “你觉得我会高兴?”她余光冷睨了他一眼,“别人不知道我们之间的情况,你自己还不知道?”

    “既然要在一起了,能好好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坏事。”

    “嗬。”时文悦笑起来,“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天真的时候。”

    他笑了笑,不置可否。

    距离他们结婚,还有半个月,结完婚差不多就要过年。

    时文悦说:“这屋子那么死气沉沉,你心里开心么?”

    “这家里活跃的时候,才是我最不开心的时候。不过我觉得你说的也对,这屋子确实太死气沉沉了,快要过年了,应该要有点气氛才行。”

    出了时文悦的房间,他去看了看陆白霆,姜婉竹正准备要睡觉,见他进来,一下警惕起来。

    “这么晚,有事?”她起身,走到他跟前,似乎是刻意拦在他面前,不让他靠近陆白霆。

    “你爸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

    陆政慎看了眼床上的人,“没事儿,就是进来看看,最近你一直在房里,我进出都没见着你,就进来看看。”

    他双手压在她的肩膀上,“我请了特级看护,专门照顾我爸,你却什么都要亲自做,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才回来多久,就瘦了一圈。”

    “这快要过年了,我想着要不要把两个孩子也接回来。”

    她一愣,下意识的说:“不用了吧。”

    陆政慎:“怎么?你之前不是反对我带他们离开的么?现在我要接回来,怎么不肯了?你放心?”

    她垂着眼,有些紧张,她努力控制住情绪,说:“那边环境还可以,两个孩子在那里比在这里好。”

    陆政慎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时没有说话。

    他眯了眼睛,手上的力道稍稍重了点,“妈,你看着我说话。”

    她吞了口口水,抬起头,看向他,故作镇定,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心虚。

    几秒后,她狠狠一把将他推开,红着眼,说:“现在这个家,就是地狱,谁想进来?谁还愿意进来?!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你的身边还有一个真心关心你的人么?阿政,回头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众叛亲离,回头无岸了!”

    

    http://www.gdbzkz.com/nisiwomanshenfengyu/99075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