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奈何反派他百媚千娇 > 第一百五十一章:将两人彻底锁死

第一百五十一章:将两人彻底锁死

    “殿下,你给我摘下一串糖葫芦吧。”

    萧北野还将云栖抱在怀里,他微微俯下头,唇抵到怀中人未遮住的耳朵旁。

    “殿下”两个字叫的很轻。

    卖糖葫芦的是一个老汉。

    老汉将自己那插满糖葫芦的木垛转了转,一张老脸笑得像是一个顽童。

    “小姑娘快别害羞了,这么好看的情郎小哥哥,可是多少姑娘家求都求不来的福气呢。”

    “长得这么好看,当然是要宠着了。”

    “你情郎小哥哥要吃糖葫芦,快,给他摘一串。”

    云栖知道自己要是不满足萧北野这个要求,他是没完了。

    她整个人就很暴躁,掀开了遮住脸的衣袖。

    刚刚因为路人指指点点万分羞耻而薄红的小脸上,此时像是结了层层霜寒。

    她内心有多暴躁烦闷,面就有多冷酷漠然。

    只见她在萧北野怀中,伸手在木垛上面随便摘了一串糖葫芦。

    云栖没有与萧北野对视,而是看着他微微上扬的嘴唇,他倒是开心得很!

    云栖的双眼中似充满了冰冷的恨意,“张嘴。”

    萧北野目光低垂,看着自己怀中逐渐暴躁但隐忍不发还不得不“宠爱”自己的云栖,欢喜在他眼底大肆荡漾。

    萧北野张开了嘴。

    只见云栖将手中的那串糖葫芦猛地塞进了萧北野的嘴巴里。

    串着冰糖葫芦的竹签前面是尖的~

    卖冰糖葫芦的老汉只会觉得这一对小儿女是在打情骂俏,还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叶昭见那边情景,怒目圆睁,“九公主要死啊!” 万一将他们王爷戳个好歹来!

    “淡定。” 谢安确实一脸淡定,“王爷,那不没事吗。”

    甄不易看着老汉肩上所扛着的那一木垛上满满的冰糖葫芦,心想那冰糖葫芦怎么不是由一把把刀子串起来的呢。方才九公主那一下子正好捅死萧北野那个疯批!

    .........

    簪花铺子前。

    一对小夫妻站在那里,由于两人所站的位置,上面是一串串红灯笼,两人在那一串串红灯笼的暖光下便十分显眼。

    “夫君,真,真的好看吗?”

    小娘子的夫君是个周身带着些许书卷气的年轻男子。

    两人的年龄看起来都没多大,像是刚成婚没多久的一对佳偶。

    簪花铺子旁,小娘子含羞带怯地站在自家相公面前,由于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铺子的老板还在一旁看着他们,这小娘子不免觉得害羞,红了脸看起来面若桃花。

    她的夫君看自家娘子戴上了簪子也是越看越美。

    “ 好看。 ”

    “这根簪子很适合我家娘子,戴上真是人比花娇。”

    “老板,你说是不是?我娘子戴上这根发簪是不是更好看了?”

    簪花铺子的老板笑道:“是是是!公子啊,你的娘子就是今晚这条街上最美丽的女子!您就是今晚这条街上最潇洒风流的男人!”

    那小娘子的脸顿时更红了,“夫君,不要在人前取笑我了。”

    “你是我的福气。” 她的夫君含笑道。

    这对小夫妻在这大街上秀恩爱,还在这么显眼的位置,一时引来了路上不少年轻男女的嫉妒和艳羡。

    “这铺子上面的簪花,我瞧着都还不错,全包下了。”

    闻声,铺子前聚集 的行人,或是打远处就凑巧看向这边的行人,都看向了那个身着红衣黑袍的男子。

    他的出现引起了路上行人中不少年轻姑娘的骚动。

    “我的天,这小哥哥的脸是真实存在的吗?”

    “这男人长得真是绝了!”

    “娘亲,我喜欢这样的男人。”

    “看看就得了哈,你娘亲也帮你搞不到。”

    “他怀里抱着的是......”

    “长得这么俊美的男人不会英年早婚吧!”

    .......

    首饰铺老板不管别的,他听到了这男子刚刚所说的话,因此看着他向自己这铺子走来时就好像见着了金光闪闪的元宝,差点闪瞎了他的眼。

    萧北野将云栖放了下来。

    “栖儿喜欢哪一支簪花?”

    萧北野叫完云栖“栖儿”之后,云栖看着他,鲜少有神情波动的冷冰冰小脸上开始变了脸色。

    此刻就像是有什么幺蛾子在她面前乱扑扇~

    云栖清冷无波的双眸中好似划过一丝提防和戒备。

    萧北野弯身,为云栖在簪花铺子上挑选。

    街上一大群姑娘三五成堆,穿的花枝招展,成堆后如花团锦簇,用各色帕子掩嘴尖叫“淫笑”时便又如花枝乱颤一般。

    “我的天,他的腰!啊啊啊啊!我没了!”

    “哥哥好腰啊!”

    “呜呜呜,一个男子的腰竟然比我一个女子的腰还细!”

    “宽肩窄腰大长腿,长身玉立,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原来话本上也不全然是骗人的,今日我可算是看到活的了。”

    “光是一个背影都让人想入非非啊,刚刚那张脸,呜呜呜也是绝色!

    “娘的!我竟然馋上了一个男人的腰!”

    “真是要了老命了!”

    “有生之年我得想办法睡了那个男人!”

    “我们组团将那个男人偷过来吧,他实在是太太太好看了。”

    .......

    萧北野身形高大,身段确实极好,弯身时那束着黑皮带的腰身就极其吸引人的注意力。

    轮廓线条流畅漂亮,不显半分柔美,是一种呼之欲出似将要喷薄而出的力量感,柔韧却非常有力。

    “这个好看。”

    “栖儿,你看这个簪花好不好看?”

    萧北野手里拿着为云栖挑好的簪花,朝云栖走了过去。

    云栖目光从萧北野腰身处移开。

    冰颜上面色如常。

    只是看到手中拿着簪花,笑嘻嘻地朝自己走过来的萧北野,她眉宇之间肉眼可见的皱了皱。

    萧北野微微歪了歪头,向云栖晃了晃他手里的那支簪花。

    “萧北野,你别这样。” 云栖警告他道。

    被大街上这么多人围观,云栖面上不显,但心中尽是隐忍不发的怒火和有些想要找个地缝钻下去的局促。

    云栖的右手被萧北野紧攥着。

    两人手之中还有那串萧北野没吃完的糖葫芦。

    在这之前,云栖被萧北野抱在怀里,萧北野吃进肚子里的那几颗糖葫芦都是强制性的就着云栖的手吃下去的。

    萧北野知道自己的小殿下向来隐忍不发。

    当年在学宫中便是如此。

    她不喜欢被人围观。

    不喜欢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人纠缠。

    不喜欢被当做焦点和议论的谈资。

    但今时今日,萧北野就是想要为难她。

    他就是要云栖在这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和自己站在一起。

    就是要和她在人前与她暧昧不清,纠缠不断。

    他未必就是想要他们成为众人眼中艳羡的一对,但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看到他们就是这世上最般配的一对。

    越是担心自己终有一日会困不住她,萧北野便更急于想用什么办法将两人彻底锁死。

    http://www.gdbzkz.com/naihefanpaitabaimeiqianjiao/208516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