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木子年华 > 第五章:出国vs换工作

第五章:出国vs换工作

    一天晚上木子睡的迷迷糊糊,隐约听到手机好像响了两声又安静下来。

    木子正睡得正酣快淋漓,忙着和周公约会中,迷迷糊糊的连抬起手臂拿电话的力气都没有。

    第二天起床,木子看到手机上确实有个未接电话,一看是刘浩打过来的,心里有一丝复杂的预感。

    犹豫片刻,木子將电话回拨了过去:“喂,刘浩,我手机上有个你的未接电话。”

    “哦,不小心拨错了吧,吵到你了吗?”电话那头传来刘浩看似不经意的询问。

    “还好,我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没有接到。”木子说。

    “小猪。”刘浩的语气好像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

    “你才是呢...”木子有些不服气的反驳着。

    “好了,我要过机场安检了,再聊。”刘浩平静的说道。

    “机场?你要出差?”木子突然想起刘浩可能外派的事情,赶紧追问道“你是不是被外派出国了?怎么没有告诉我们?”

    “嗯,现在说了”刘浩像在告诉木子一件家常小事。

    “夏天知道吗?她,她会伤心的……”木子心中一丝异样。

    “嗯,我先挂了。”刘浩似乎不想回答。

    嘟嘟嘟...刘浩那头已经断了线。

    “喂,喂?……”木子那头还没有来得及道别……

    ……

    木子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家这么远,国庆放假期间,木子的爸爸妈妈一起来深城看她。

    这么久没见到爸妈,木子很是想念,在火车站接到他们的时候,木子眼里放着光彩,感觉瞬间心里空落落的地方都给填满了。

    住酒店太贵,也只有几天时间,一家人商量着就在木子宿舍的房间里面对付一下。

    好在深城十月的天气还是挺热的,妈妈和木子睡床,爸爸打地铺。

    夏天回老家了,刘浩在国外,陈宇本想借这个机会见见木子爸妈,不过木子想了想,还是觉得时候没到,可能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准备好,也可能是担心爸妈如果在陈宇面前吵起来实在有点尴尬。

    陈宇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不过还是善解人意的说:“没关系,哥们这个假期可以放开了打游戏。”

    假期里,木子带着爸妈去逛了红树林,游玩了世界之窗,参观了蛇口码头。。。

    这次到深城,木子爸妈最关心的还是木子的工作情况,应他们的要求,木子特意找了一天带着他们去看了看她工作的船厂。

    内地10月该穿长袖了,可深城这个时候还是烈日当空,气温有30多度。

    一家三人从木子的宿舍乘坐了三站公交车,再步行10分钟后到达了木子工作的江阳船厂,木子的爸爸最怕热了,衣服后背已经湿透。

    周末公司没什么人,大铁门是锁上的,跟门卫师傅打了个招呼,开了个小门让三人进来。

    木子带着爸爸妈妈在半开放式车间里逛了逛,里面有几艘半成品游艇,爸爸妈妈都是第一次见到建造过程中的游艇,觉得很是新奇。

    逛了一圈,木子又带着他们来到了办公室,热水瓶里没有水了,今天食堂放假也没有烧热水,木子想了想去接待室拿了两瓶矿泉水递给爸爸妈吗。

    妈妈有些忐忑的说:“还是不要了,万一装了摄像头,会不会误会我们偷东西?”

    木子想想说:“没事,喝吧。”

    公司不大,一家人待了10多分钟便离开了。

    “木子,今天时间还早,我们去附近超市买点菜,中午回去做饭给你吃吧?我们来的这几天,天天在外面下馆子,又贵又没有营养的。”妈妈提议道。

    “好啊,我上班的这段时间天天吃食堂,好想念我妈做的饭啊。”木子一脸撒娇的回应着。

    “干嘛还要回去自己做饭啊?这里又不是家里,天还这么热。去超市买东西都要排老长的队,你们这里的超市人那么多,买东西跟不要钱一样,能便宜几个钱哪?”

    爸爸不乐意了,一边说一边还抱怨上了。

    木子想想,难得假期,一家人团圆,不想为了一顿饭吵起来,弄得不开心。

    见妈妈正要张嘴顶过去,木子赶紧开口道:“也行,难得你们来一趟,也只待几天时间,我们抓紧时间到处多走走看看。等我放假回家了,有的是机会吃你们做的饭菜。”

    说着还给妈妈使了个眼色。

    妈妈看了看木子,把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在木子宿舍不远的地方有一家荔湾肠粉店,生意一直挺火爆的。

    肠粉是广东的特色美食之一,细细滑滑的,里面还包着各种馅料,一壶茶,两个小菜,一家人足以吃得和和美美。

    想起毕业要来深城的时候,奶奶拉着木子的手说:“木子啊,工作以后,一定要和领导同事搞好关系,好好工作,干一行爱一行。”

    木子的奶奶是个特别善良的老人,对我们晚辈一直是满是疼爱。

    老人不放心木子一个人在外工作,自己年纪大了不方便出远门,国庆前就一直交代爸妈要过来看看木子,看看她上班的地方才放心。

    木子来自一个二线小城市,爸妈也没怎么出过远门,这次到深城也算他们旅游一趟了。

    一家人坐定后,木子正看着菜牌点单,爸爸在一旁嘱咐道:“点一瓶青岛纯生,要冰的。”

    妈妈赶紧说“你去外面买一瓶才3块钱,干嘛要在这里买,10快钱呢。”

    爸爸被妈妈这么一说又不乐意了:“折腾什么啊,不就是一瓶啤酒吗?”

    “好了好了,已经点了。”木子赶紧圆场。

    木子知道妈妈节省,心疼自己,也知道爸爸就这个个性,别说一瓶,性情来了可能直接喝趴下,哎……

    不再纠结酒的事情,妈妈还是面色有些凝重:“木子啊,工作都还好吗?”

    “嗯,不错,同事领导对我都还挺好的。”木子点点头。

    妈妈摸着木子的头,欲言又止。

    木子爸爸妈妈在老家是市政单位的,虽不如公务员的职级,但也是市里不错的单位。

    可是今天来看了木子工作的地方,破破烂烂的,还满是灰尘,感觉连他们在老家的单位都不如。

    木子猜到了妈妈的心思,觉得妈妈一定是心疼自己现在的工作环境还不如他们的。

    木子为了安慰妈妈,便将原本只是放在心里的计划说了出来:

    “妈,别担心我,现在公司是蛇口招商局集团下属的正规单位,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深城竞争大,人才多,我小地方出来的,先择业再就业嘛,而且我们现在和你们那时候不一样了,不是一份工作就要干一辈子的。”

    木子和妈妈本就亲昵,一边说一边用手搭在了妈妈肩膀上:“妈,你放心,我已经有计划了,准备干到今年年底,我就打算换工作了。”

    “相信你女儿,一定可以的。”

    妈妈心疼的说:“你呀,一直就主意正,一个人非要跑这么远....”

    “哈哈,老妈就是舍不得我....”木子孩子气的跟妈妈撒娇。

    爸爸在一旁,压根没有融入到木子母女二人的对话中来,自顾自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当年那些,木子已经听过不下百遍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偏偏最后听到木子说到准备换工作,爸爸不明所以还不合时宜的反对道:“有工作就好好珍惜吧,你们年青人不要好高鹜远的,我们当年……”

    木子觉得爸爸跟她们压根不在一个频道,也不理解自己现在的境遇,终于不悦的顶了一句:“你喝你的酒吧。”

    爸爸愣了一下,垂下眼皮,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有些尴尬的端起了酒杯……

    从木子高三开始,爸爸所在的单位因为领导贪污导致财务严重亏空,领导班子大换血连累了一票人,她爸爸就是其中之一。

    原本坐机关办公室的人,四十多岁没了工作,高不成低不就的,终日靠打打麻将,喝喝小酒度日。

    完全把有个女儿要养,有份家庭责任要承担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木子读大学这几年,妈妈太不容易了。

    好在妈妈享受了国家政策的光,四十岁就退休了,有一份稳定的退休金作为基本保障。

    可是,每个月那份微薄的退休金除了帮木子交学费,还要给木子攒生活费,为了省钱,妈妈自己节衣缩食,有机会就出去找零工做,把一分钱当成两分来花。

    读大学这几年,也是木子爸爸妈妈矛盾最激化的几年。

    爸爸一度很是消沉,破罐子破摔,终于在木子读大四的时候,国家对木子爸爸这批人进行了买断,一次性给了他们一笔钱。

    爸爸手上有了这笔钱,整个人又昂首挺胸了。

    很长一段时间,木子都不怎么愿意和他说话。

    http://www.gdbzkz.com/muzinianhua/88722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