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四卷 第三话 时光炸弹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四卷 第三话 时光炸弹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石碑上的秘密,是一串带有死亡诅咒的数字,正是由于这组数字的存在,无底洞里的东西才被困在其中无法逃脱,这个秘密一旦泄露于世,不知道会害死多少无辜,所以司马灰没敢在本子上抄录,只是用笔写到掌中备用,但百密难免一疏,没想到字迹竟被汗水所浸,此时手中一片空白,半个字也没有了。

 
司马灰虽是急智,眼下这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只好先让罗大舌头看住“二学生”。
 
胜香邻望了望手中黯淡的火把,低声对司马灰说:“这支火把快烧完了,由于洞道里太黑,使照明工具消耗加倍,剩下的火把和电池最多还能维持一天,等全用光了,咱们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
 
司马灰只得让众人关掉矿灯,借着火把的照明思索对策,他将进入洞道之后发生的事情仔细想了一遍,仍有许多不解之处,比如石碑挡住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只要“二学生”死亡,就会使洞道里的时间飞逝回11:00?实在是想不出个所以然,犹如置身死局,究竟如何才能穿越危机?
 
司马灰想不到任何头绪,不过想要脱困,最起码也得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
 
胜香邻沉思片刻,说道:“对了,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烂柯山’的传说?”
 
罗大舌头和高思扬都没听过此事,问道:“什么是烂柯山?”
 
司马灰却略知一些,相传此山自古既是道家洞府、神仙窟宅。在两晋时有个樵夫,平日里以进山砍柴为业,有一次走到深山里,顺手把砍柴的斧头劈在一株老树的树根上,然后坐下来歇息,饮着山泉啃几块随身带的干粮充饥,忽然发现峰峦叠嶂中隐着一处石屋。
 
樵夫没想到此处还有人家,寻思若能讨杯热茶吃,岂不强似饮这清冷的山泉,便信步上前,一看石屋里坐着两个仓髯老者,正在对弈。那樵夫也懂得些围棋之道,当即唱了个打诺,讨了杯茶和几个枣子,蹲在一旁观看棋局。只见两个老者各执黑白,棋局间你来我往变化莫测,不免看得出了神,完全忘了时间,等到一局终了,才想起来还要趁着天亮出山回家,赶紧告辞离去,出了石屋一看自己的斧头,木柄竟然已经腐烂,山中那石屋也不知去向了,心知是遇到了仙家,奈何错过了机缘,只好觅路下山,等回到家里才发现世间都已经改朝换代了,想不到只在石屋里看了一局棋的时间,山外却经过了几十年的漫长岁月,这樵夫当年看神仙下棋的山,被后世成为“烂柯山”。
 
司马灰将大致的出处和情由,简单对罗大舌头和高思扬讲了一遍,他明白胜香邻提到这个樵夫误入神仙窟宅的遭遇,意指石屋内部与外边的时间轨迹不同,眼下困住考古队的这条洞道,其中的时间像是一个封闭的旋窝,连死亡也无法从中逃脱,现在众人所经历的,正是这样的事件。
 
胜香邻说司马灰的理解基本没错,根据考古队遇到的情况,可以做出这样一个猜测:石碑里侧的无底洞是一个时间裂缝,众人穿过石碑进入洞道,从司马灰扔掉空罐头盒子开始,就在反复经历着相同的事件,这些事件深陷在时间的裂缝中。
 
无底洞中的时间,就像平静水流下的旋窝一样不停循环,只要“二学生”死亡,洞道中的一切就会回到原点,考古队等于是在裂缝中,随着洞道里的循环转圈,距离正常的时间轨迹,也许仅有一秒之遥,但无底洞般的旋窝,却可以把这一秒钟之间的距离无限延长。
 
司马灰等人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不过简而言之,要想找到这无底洞的出口,首先必须跨过被无限延长的一秒钟,问题是如何才能做到这一步呢?
 
罗大舌头灵机一动,拍着大腿说道:这还不简单,再把“二学生”干掉一次不就行了。
 
胜香邻摇了摇头,“二学生”的死亡,只会使洞道里的时间飞逝回11:00,然后考古队就会看到之前留在出发点的空罐头盒子,并再次遇到“二学生”,随后的时间虽然也在流逝,却永远不会抵达真正的11:01,无论经过多久,也只是旋窝里的时间。
 
司马灰等人听了胜香邻的分析,都感到一阵绝望,曾听佛家比喻,一粒芥子可以装得下“须弥山”,可没想过一秒钟也会无穷漫长。
 
罗大舌头唉声叹气,这回可真完了,如今火把和电池都快用完了,下半辈子咱就摸着黑慢慢等死吧。
 
司马灰说:“想什么呢?剩下的干粮也吃不了几顿了,能坚持三两天就不错了,哪里还有下半辈子?”
 
罗大舌头指了指二学生说:“不是还有这家伙吗,反正死了一个还能再冒出一个来.”
 
“二学生”闻言面如土色,趴在地上连大气也不敢出上一口。
 
高思扬也听得惊心动魄,不知道司马灰和罗大舌头是不是当真,居然合计着要吃人肉,她心里暗暗叫苦,问胜香邻道:“当初乘着木筏,漂浮在无始无终的北纬30度地下之海,尚且能够绝处逢生,这次却找不到出路了吗?”
 
胜香邻沉吟道:“有个办法不知是否可行,如果想让时间正常流逝,需要在这条洞道中制造一次爆炸。剧烈的能量变化,也许能让时间跨越偏离的一秒钟。”
 
罗大舌头道:“我正好备了一捆雷管应急,岂不就是现成的时间炸弹。”说罢掏出那捆雷管,着手准备引爆,这种雷管并非单纯的起爆材料,而是一种土制的集束炸药,也能直接用于爆破作业,因外形为带有引信的管筒,所以混称雷管。
 
司马灰说:“别忙着动手,万一炸塌了石碑怎么办?”
 
罗大舌头说:“我看这地方前后不着,石碑在哪呢?这捆雷管爆炸威力是不小,可那石碑也不是纸糊的,只要不在近处引爆,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胜香邻早就想到了引爆雷管的方法,一直没说出来,也是担心爆炸的震动会波及石碑,毕竟考古队被“绿色坟墓”引到此地,就是为了毁掉石碑。
 
四个人都不甘心坐以待毙,觉得利用炸药脱身虽然冒险,却也值得一试,只有先让时间恢复正常,才能找到机会穿过这条走不到尽头的洞道,此时打定了主意,就开始着手准备。
 
司马灰眼见“二学生”来历诡异,这家伙简直就是块揭不掉扯不脱的狗皮膏药,没准它就是让石碑困在洞中的东西所变,无奈没有碑文可以验证,便让罗大舌头先把“二学生”困住,以防不测。
 
罗大舌头依言,从背包里翻出根绳子,放倒“二学生”,绑了个结结实实。
 
“二学生”不知何故,苦苦哀求道:“首长哥,行行好别扔下我,你们要是把我一个人留在洞中,我该怎么办……”
 
罗大舌头道:“哪这么多废话,再多说一句我就给你塞只袜子,知道老子几天没洗脚了吗?”
 
“二学生”空张着嘴不敢出声,眼巴巴地望着高思扬,盼她念在同属通讯组的份上,帮忙求个情留条活路。
 
高思扬早就看不过眼了,她对司马灰说:杀人也不过头点地,“二学生”好歹跟考古队走了那么远的路,即使没有半分功劳,总也有几分苦劳,现在落到半人半鬼的地步,甚至连他自己已经死了几次都不知道,没有比这更惨的事了,如今把他留在洞道里不管就是了,何必要防贼似的捆起来?你们这么做实在令人心寒齿冷。
 
司马灰哪里肯听,虽然这个出现在无底洞中的“二学生”,有血有肉带着活气,说话举动都没有任何异常,却不能就此掉以轻心,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不再对高思扬多作解释,当即背了步枪,从罗大舌头手中接过雷管,仔细检查了一遍,凑到火把下点燃了引信。
 
根据胜香邻的设想,爆炸瞬间产生的剧烈能量,会使洞道里的时间恢复正常,这样才有可能返回石碑外侧或是深入洞道尽头,而雷管则是在偏离的时间之内爆炸,不会对石碑构成任何威胁。
 
司马灰看雷管引信“哧哧”燃烧,立刻让其余几人伏下,准备投到远处等待爆炸,可这时火把突然变暗,只听被捆绑在地的“二学生”嘴里发出怪响,声如朽木断裂,微弱的火光使其脸色泛青,更诡异的是眼中竟淌出两行黑血。
 
众人大骇,发声喊纷纷向后退避,罗大舌头离着“二学生”最近,慌乱中端起猎熊抢扣下扳机,“砰”地一声枪响,8号霰弹打掉“二学生”半截胳膊,身子被掀起来滚在一旁,周围随机陷入了无边的漆黑。【奇书网﹕www.qisuu.com】
 
司马灰手脚皆不能动,眼前只剩漆黑一片,但心下雪亮万分,这个“二学生”果然有鬼,被大口径猎枪打断手臂并不致命,其实此人在中弹之前就死了,他这么做是为了让时间飞逝回去,不过那一刻仍是封闭在死循环内的时间,爆炸并不会波及堵住洞口的石碑,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这个念头还没转完,火光旋即亮起,火把的照明范围要大于矿灯,司马灰睁眼看时,只见罗大舌头枪口的硝烟尚且未散尽,脚旁是那个空罐头盒子,而高耸的“拜蛇人石碑”居然就矗立在几步开外,再想把炸药扔出去却是来不及了,此刻即便是在远距离爆炸,洞道里产生的气流也有可能撼动石碑,看情形是在雷管即将爆炸的一瞬间,原本存在的裂缝消失了,时间飞逝到了真实的11:00。
 

下一篇: 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四卷 第四话 颤栗    上一篇: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四卷 第二话 借尸还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