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三卷 第五话 一组数字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三卷 第五话 一组数字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伏在石梁上一声不响,心中暗自思量,那个沙俄军官在“111号矿坑”发现残碑,一来碑文古奥,二来内容残缺不全,而且他毁掉残碑之后流亡欧洲,又过了好几年才死,与看过“拜蛇人石碑”就会当场吓死的记载不同,难道“绿色坟墓”所言并非实情?

 
“绿色坟墓”也知道司马灰等人起疑,就说你们不必多心,接着听下去自然会有分晓,沙俄旧贵族莱斯普廷逃到欧洲,还惦记着新疆“111号矿坑”那座巨大的地下宝藏,他当初毁掉残碑,也是为了不让矿藏之事泄露。
 
莱斯普廷每到夜里,便会躲在房中翻阅自己的笔记,妄图解开碑文之谜,奈何对这几个古怪诡秘的象形文字,只知道一些似是而非的读音,就连先后顺序都搞不清楚,颠过来倒过去不知看过多少遍了,甚至连睡梦中都在破解碑文,可一直也没有任何发现,又加之思念故土,致使心情郁闷,终日借酒浇愁。
 
某个星期天的晚上,他到住所附近的一个餐厅吃晚饭,那餐厅里有位左撇子钢琴师,正在为客人们弹奏乐曲。莱斯普廷是沙俄旧贵族出身,受过良好的教育,不仅懂得欣赏音律,也擅长弹奏钢琴,尤其是柴可夫斯基的作品,一听之下,就发觉这左撇子琴技平庸,缺少天赋,于是让侍应请开琴师,自行上前弹奏,怎料琴为心声,脑海中不知不觉想到了残碑上的碑文,使一段十分怪异的旋律融入到了乐曲中。
 
餐馆里本来坐满了人,莱斯普廷一曲既终,却静得鸦雀无声,他黑着个脸离开了餐馆,回到家中立即引火自焚,整幢宅邸连同他的财产,全在烈焰中付之一炬,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用如此残酷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事先竟没有半点征兆。
 
然而更可怕的事还在后边,当时餐馆里听过这首钢琴曲的人,在接下来的三天之内,全部莫名其妙的走上了绝路,有跳楼的,也有上吊割腕的,纷纷寻了短见,由于这些人除了在同一餐馆吃过饭,彼此毫无联系,所以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只有那左撇子琴师幸免于难,他因被莱斯普廷抢了风头,心里颇为不快,恨恨离开了餐馆,半路发现外衣忘带了,无奈返回来取,在这过程中,他只听到了莱斯普廷的一段琴曲,但那个古怪的旋律就像印在了脑中,再也抹不掉了,霎时间觉得天地一片漆黑,绝望和恐惧充斥在眼前,左撇子琴师心惊之余,匆匆走出餐馆。
 
此后这个左撇子自己谱了一首钢琴曲,命名为《Gloomy Sunday》也称《黑色星期天》,当天弹奏给他的女友听,女友只听了一半就已面无人色,立即与左撇子分手,仅过了几个月便自杀身亡,前后至少数百听过这首钢琴曲的人自杀,消息传遍了街头巷尾,人们一时间谈虎色变,就连调查这件事的警方,都有人因此丧命,那个左撇子谢瑞士自然也逃不掉坠楼而死的噩运。
 
由于造成无数人莫名奇妙的死亡,《Gloomy Sunday》不免被看作带着某种诅咒,在世界范围内遭到禁止和销毁,实际上这只是左撇子谢瑞士,根据他在餐厅里听到的一小段曲子改编而成,可以说是“拜蛇人石碑”的衍生物,俄国军官莱斯普廷对石碑秘密的了解本就不多,只是无意中读通了一半,《黑色星期天》又是从这一半秘密中间接衍生出来,早已失其本质,但依然导致很多人送命,可想而知,那“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会有多么恐怖。
 
司马灰等人听到这里,此前纠结在心底的许多谜团都被一一解开,原来石碑的那组数字,其谜底不是内容,而是“声音”,只有用原始语系解读碑文,才会致人死命。
 
“绿色坟墓”说古代拜蛇人得到这个秘密,是从一个行尸走肉般的蛇女口中,其脑已干枯,只能在口中作声癔语,拜蛇人听到蛇女出声,都附耳来听,这些人听了之后,顿时从瞪裂双目,融化的脑浆从鼻腔中流淌而出,拜蛇人见状无不大骇,以为这些人都是被神的秘密活活吓死的,只好采取每人听一段的方法,将这个本来不应该存在于世的秘密记下,并刻于石碑之上,又只有重泉之下的这块石碑,避过了诸多劫数,得以保留至今。
 
古代拜蛇人挖地挖得太深,引发了大洪荒,几遭灭顶之灾,幸有禹王凿开龙门,把俘获的大批拜蛇人充为奴役,在地底将洪水引入禹墟,这些奴隶不甘忍受夏王朝的残酷统治,就想找回重泉绝深处的石碑,以此对付夏禹,但洪荒堵塞了原本的通道,一直到拜蛇人后裔彻底消亡,都未能如愿以偿,记载在“拜蛇人石碑”上的古老秘密,也逐渐被历史的尘埃埋没。
 
《黑色星期天》早在冷战初期就引起了苏联的关注,特务部门通过种种途径,获悉这组死亡信号的根源,出自新疆地下的古代石碑残片,虽然沙俄军官莱斯普廷的记录已被焚毁,拜蛇人石碑的残片也早就不存在了,但苏联人并不死心,先是与中方合作扩大挖掘可可托海“111号矿坑”,并开始实施“地球望远镜计划”。据苏方推测,人脑中存在超过一千亿个神经元,平时所用仅为其中一小部分,其余大部分从生到死都处于沉睡状态,只要懂得解读拜蛇文,不论是看还是念,甚至是在脑子里想到“拜蛇人石碑”的秘密,都会立即在脑中产生一个信号,使最深处的神经元细胞分泌急剧加速,很快超出负荷,最后导致大脑在颅内溶化。
 
众人听得心惊肉跳,若只说这组死亡密码会使人脑化开,司马灰并不会信,他又哪里懂得什么神经元,但听闻古时以为人身之中有“三尸九虫”,道门里的人若想求个长生不死,必须先斩三尸,后除九虫,上尸名叫彭倨,居于人脑,寻常蛰伏不动,偶尔会让梦境错乱心智失常,一旦作祟便会吞噬脑髓,使人速死,而这“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就像一个呼唤上尸虫的信号。
 
司马灰对三尸并不陌生,据闻“三尸”形如肉丝,尤以“上尸”最恶,宋朝的时候,有个寻真练气的禁军指挥使赵明阳,从古籍中得知了三尸神藏于人身,限人寿数,于是暗中服食药物,逐渐将尸神拿住,此后带兵在外征战,入夜盘膝独坐于帐中吐纳,忽觉胸臆间一道清气上升,不由自主地做声长啸,中夜听来,宛若龙吟大泽,满营兵将闻之尽皆颤栗,待到军卒们进帐察看,那赵明阳早已脱形羽化,很早以前有很多类似的传闻,大都是说某个异士斩了三尸,得以摆脱生死束缚,最终肉身成圣,这种事往往是虚多实少,但他从这个角度,倒也不难理解“拜蛇人石碑”的秘密,总之石碑上刻着的内容,是一组绝不可能由正常人嘴里发出的声音,这声音仿佛是来自死亡深渊的信号,出现在任何有意识的人脑中,都会立刻使深处脑内的上尸作祟,致人死命。
 
司马灰相信这就是“拜蛇人石碑”的真正谜底了,果然是个说也不能说看也不能看,甚至想都不能想的秘密,“绿色坟墓”的话应该属实情,毕竟只有这么解释才符合逻辑,若非对方直接说破,以司马灰等人的所见所识,根本不可能找到答案,众人心惊之余,均是做声不得。
 
“绿色坟墓”见这四人沉默不语,“嘿”了一声说道:“你们如今终于知道了,‘拜蛇人石碑’上的秘密有多么危险,连我也仅仅了解石碑秘密的来历,却不清楚它的内容,否则哪里还有命在?我毕生所愿,就是将这个从来不应该存在的秘密毁掉,因为‘拜蛇人石碑’一旦被外界发现。世上的人至少要有一半因此丧生,其中厉害不言自明,所以先前不敢向你们吐露半字,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劝诸位不要记挂昔日旧怨,咱们之间的事今后再说也不迟,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只在今朝’,等到除去‘拜蛇人石碑’这天大的祸端,我保证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现在机会难得,你们身边是不是有炸药?快抓紧时间把‘拜蛇人石碑’炸掉,这是件积下阴功的举动,说不定还有机会能从地底逃出生天。”
 
司马灰是胆大包天向来是不怕死的,但在得知“拜蛇人石碑”的秘密之后,却不免觉得脖子后面冷飕飕,倒不是出于对石碑的恐惧,而是随着石碑的谜底逐步揭晓,使“绿色坟墓”身上的谜团变得更可怕了。此时“绿色坟墓”开口吐露真相,竟是想让众人炸毁石碑,把这个死亡信号彻底从世界上抹掉,看来对方并不想将这天大的秘密据为己有,可是以“绿色坟墓”行事之阴险歹毒,心机之叵测,哪里会有丝毫善念?“绿色坟墓”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什么?何以能够洞悉一切前因后果?难道果如找老鳖所言,会是探险队以前曾经见过的某个人?
 
司马灰虽看不透“绿色坟墓”的身份,但有一点他可以断定,这深处重泉之下的“拜蛇人石碑”,其背后一定隐藏着更深的谜,而“绿色坟墓”不敢窥觑碑文的内容,则说明此人通晓失传已久的古代语系,当世哪还有这等人物?说不定不露脸的“绿色坟墓”,本身就是一个被石碑困住的鬼,之前在缅甸黄金蜘蛛城和北纬30度地底古岛中,已先后两回错失机会,事不过三,无论对方究竟是人是鬼,这次都要看清它的真实面目。
 
 

下一篇: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三卷 第六话 无限接近    上一篇:第四部 幽潜重泉 第三卷 第四话 111号矿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