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柯洛玛尔探险家 第七话 悬挂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一卷 柯洛玛尔探险家 第七话 悬挂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在赵老憋的叙述中,那位团长认为古印度婆罗教的历法中,当地每隔数十年就要出现一次罕见的“天地互蚀”,那一年喜马拉雅山脉西侧的时间将会消失一天,到时候天地相互吞吐,其征兆是持续地震和磁针错位,有阵风向死火山的洞口内部涌动,寺庙壁画上的神女吞吐城池,正是从侧面记述了这个古代传说。

 
事实上,这是地下之海的磁山作用所至,到时水体会出现多处海洞,地层开裂,形状巨大旋涡状的气穴,探险队可以抓住机会,避开地底和磁雾的影响,经过死火山洞窟,借助气流直接降下万米深渊,由于通道出现的时间非常短暂,因此必须搭乘“柯洛玛尔探险家”。
 
团长根据古历法推算,还不到出现通道的时刻,但眼前的种种反常征兆,都显示地底磁山发生了重大变故,好在探险队准备了很多年,虽是仓促出发,也能按照预先的方案展开行动。
 
司马灰听到此处,才知道原来还有另外一支探险队在暗中行动,这支队伍是通过喜马拉雅山脉进入了地底深渊。现在想来,正是考古队在阴山里的所作所为,使“通道”提前出现了。另外那位团长掌握的线索和资料,远比考古队更为详实,但如今却只有赵老憋一个人现身,其余那几个人的生死下落如何?“柯洛玛尔探险家”又是个什么大家伙?
 
司马灰等人还想再问赵老憋,那支探险队从寺庙下的洞穴出发,此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只见头顶闷雷滚滚,脚下传来阵阵颤动,众人心知要出大事,况且身在雾中看不到周围情况,皆有恐惧不安之感。
 
高思扬背起步枪,攀着菊石枯壳,上至雾气覆盖不到的高处观察,她借着闪电的光芒,就见那团的蘑菇云柱,无穷的浓密黑烟,受压力阻止,缓缓向四周扩展,犹如绵延千里的黑色巨伞,笼罩在地谷半空,此刻已有无数条漆黑的烟柱垂下,厚重凝固的黑色烟尘正在崩解,那情形就像末日降临。
 
高思扬赶紧招呼司马灰:“你快过来看看,蘑菇烟柱好像要塌了。”
 
司马灰跟上去一看,也感到情况不妙,受到诅咒的Z-615残骸砸穿了地层,使积蓄在岩室里的黑烟喷涌升起,又从高处崩落下来,如果让那些灼热浓密的黑烟落到头顶,即使不被烧灼成焦炭,也得活活呛死。
 
众人在原地耽搁了许久,可就算一直往前走,以在地底徒步行进的缓慢速度,也逃不出蘑菇云柱笼罩的范围,眼看黑烟无声无息的纷纷落下,一时找不到地方躲藏,司马灰只好攀下菊石,让其余几人带上背包和枪支,准备觅路逃命。
 
赵老憋也惊慌起来,他指着身后方向,声称自己先前就是从那边过来的,那里可以避险。
 
司马灰未敢轻信,对罗大舌头使了个眼色,让他揪着赵老憋不要放手,提防事情有变。
 
罗大舌头抓住赵老憋的胳膊,叫道:“这老贼就是有通天彻地的本事,落在我手中也别想跑得掉了!”
 
这时高思扬纵身跃下,急道:“黑烟掉下来了,大伙快走!”
 
司马灰当即率队,跟随赵老憋往前奔逃,穿行在浓密烟尘的缝隙中,一路且避且走。逃出一段距离,身前陡然出现一道宽大的深裂,旁边的菊石空壳上,挂着两根人臂粗细的绳索,另一端垂入地裂,好像悬吊着某种很大的东西。
 
众人俯身朝下张望,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到,胜香邻取出根火把,点燃了扔下去。火把的光球不断向下滚落,划破了沉寂的黑暗,就见洞底生长着百余米高的天然水晶,接近洞口十几米的地方,有一大团不知是兽皮还是帆布的物体,上面有缝制连接的痕迹,还有更多的粗韧绳索挂在水晶丛中。
 
火把的光球越来越小,落到深处倏然熄灭,估计洞底存在积水,将火把浸灭了。
 
胜香邻奇道:“柯洛玛尔探险家……是个潜地气球?”
 
众人都觉得搭乘热气球驶入地心空洞的事,就是想也不敢去想,可赵老憋所在的那支探险队,却把这种疯狂的设想付诸于实际行动,居然还取得了成功。想必都是胆智卓绝之人,现在这支探险队还在洞窟里?
 
此时黑烟不断垂落,身上的烧灼感难以承受,洞窟深处虽然也是酷热,却可以暂时忍耐,便逐个攀着缆绳,爬至倾斜滑溜的水晶顶端,用矿灯照视立足处,全是平整异常的通透晶体,照明效果扩大了几倍,视界变得开阔了不少,而降下的黑烟则被热流阻隔,都给挡在了洞穴外面。
 
众人置身在庞大高耸的水晶顶端,发现晶体从上到下的落差至少有上百米,水晶丛林纵横交错,形势森然,险状可畏,周围和脚下都是大大小小的投影。洞穴内壁嵌满了片状云母和大玛瑙,眼前尽是奇观异景。
 
司马灰命“二学生”再点一根火把照明,众人顺着绳索找寻过去,发现一个箱型筐体斜挂在壁上,外部安装着几盏强光探照灯,都已经损坏破裂,也不见其中有人,只是散落着配重的铅块,以及整箱整箱的物资装备,看此迹象,“柯洛玛尔探险家号热气球”在降落的时候失控,它掉进了谷底裂开的洞窟,最后悬挂于这规模惊人的水晶丛林顶端。
 
司马灰和胜香邻、高思扬三人下去搜索,留下罗大舌头和“二学生”两个,负责看着赵老憋。
 
罗大舌头见附近有个木箱,上面标有记号,大概是从“柯洛玛尔探险家”上掉落下来的物资。地底生长的肉菌虽能够充饥,但摘下来之后,很快就变的枯如树皮,带在身上毫无意义。罗大舌头寻思着那箱子里也许会有罐头和压缩饼干,没准还有香烟,于是拖着赵老憋上前察看。
 
他吩咐二学生拿火把在旁边协助照亮,等到使用猎刀撬开木箱,才发现里面铺着几层防水布,裹得满满当当,全是军用级别的烈性炸药。
 
赵老憋趁罗大舌头稍一愣神的机会,猛地挣脱出来,他身法奇快,劈手抢过二学生所持的火把,在身前“呼”地轮了半个圈子,掠过装满炸药的木箱,引燃了导火索,立即返身攀着长绳向洞口爬去。
 
众人发觉情况突变,心中均是猛然一沉:“上了赵老憋的当了!”
 
罗大舌头愤怒已极,立刻端起猎枪,想将赵老憋脑壳轰飞了,但那箱炸药已被点燃,“哧哧哧哧”急促的冒着白烟,他也明白这么多的炸药,足以使整个洞穴发生垮塌,只好同“二学生”合力上前,拼命将箱子从高处推落下去,千钧一发的最后关头,木箱总算是掉进了水里,而赵老憋则已爬出洞口,并扯脱悬挂在洞外的绳索。
 
司马灰匆忙返回,一看水晶丛林至高之处,与洞口还有十几米的距离,洞窟走势上窄下阔,洞口气流运动剧烈,即使有壁虎钩子也抛不上去,失去绳索等于陷入了坐井观天的绝境,不免暗骂自己大意了,随即仰起头对赵老憋喊话。
 
罗大舌头等人看到司马灰的反应,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只要赵老憋从洞外的黑烟里探出身子,就可以开枪将其射杀,于是都不吭声,各自扣住枪机等待时机。
 
司马灰招呼了半天,却不见赵老憋露头,他心念一动,叫道:“赵老憋,我看你身上少了些东西,你还想不想要它了?”
 
赵老憋在洞外,忽然听到此言,不禁又惊又怕。原来他那个死活也不肯说的底细,确实与司马灰的猜测接近。
 
憋宝者以肉身傀儡分魂,到四方憋宝行术,一旦出了意外,便留下“替死鬼”承担后果,但那肉身傀儡的脉窝子里,埋着养在自身多年的鳖宝,事后无论如何艰难,都必须找到死尸剜出鳖宝,否则魂魄不全,活着是半人半鬼,死后也不免烟消云散。
 
赵老憋只发现了楼兰荒漠下的干尸,但另一具肉身傀儡却不知所踪,寻找了许多年都没有结果,又认为“禹王碑”上记载的秘密惊世骇俗,看上一眼就可以洞悉万象因果,想知道什么都能从中找到答案,自然可以找到那具下落不明的肉身傀儡,不同意探险队毁掉石碑的计划,因此心怀鬼胎、暗蓄异志。
 
探险队搭乘热气球进入地心的时候,遇到了意外事故,失控后悬挂在规模庞大的水晶丛林顶端,剧烈的碰撞使探险队死伤惨重。赵老憋也受了伤,却不致命,他恩将仇报,从团长身上摸出录有各种线索资料的记事本,然后将尸体和伤者都推落水中,妄想独自找到“禹王碑”,借机寻得另一具肉身傀儡的下落,从此再无遗恨。
 
赵老憋弄死了探险队的其余成员,顺着长绳爬到洞外,瞧见到黑烟升腾,也以为是沉在深渊里的“禹王碑”,于是过去察看,不期遇到考古队,便拖延时间,趁着浓烟降下,将司马灰等人引到失事的“柯洛玛尔探险家”附近。他知道这些深谷底部的水晶洞窟,里面结构异常复杂,全是落差高达百米的天然水晶丛林,到处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危险,四周应该没有出口。赵老憋把考古队困在里面,得以长出一口大气,黑烟虽然浓密灼热,却是奈何不了自己。他肚子里的这番心思,就不是司马灰等人所能料到的了。
 
赵老憋正在暗自得意,忽听司马灰叫破了他的底细,不由得大为吃惊,没想到对方能有此等见识。但赵老憋根本不相信司马灰知道“肉身傀儡”的下落,他嘿嘿一笑,叫道:“饶你这伙人奸猾似鬼,也教你们喝了俺的洗脚水……”话未说完,就感到身后似乎有脚步声响,他也是做贼心虚,急忙转头去察看,却见有个身影缓缓从黑烟中露出脸来。
 
赵老憋看出那是“绿色坟墓”,顿时被吓得面如土色,他只顾躲闪退避,却忘了背后就是洞口,一脚踏入虚空,霎时间悔恨绝望都涌上心头,真是“从前做过事,今天一齐来”,在惊恐的惨叫声中,身体恰似断线纸鸢,翻着跟头掉进洞中。
 
 

下一篇:第一卷 柯洛玛尔探险家 第八话 深湖怪兽    上一篇:第一卷 柯洛玛尔探险家 第六话 下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