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黄金山脉与水晶丛林 第二话 洞比山大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六卷 黄金山脉与水晶丛林 第二话 洞比山大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相物古术有言:“阴阳不可测者谓之鬼,玄深不可知者也谓之神。”司马灰等人在阴山里发现的这个大洞,也正应着此言。

 
胜香邻从未见过这种地质地貌,她向深处观察了一阵,只觉越看越深,难测其际,对其余几人说道:“你们瞧,这山体内部好像都是空的。”
 
高思扬骇然说:“大神农架原始森林里奇洞异穴所在皆有,却也没见过这么古怪可怖的山洞。”
 
“二学生”点头道:“阴峪海下存在的洞窟规模比这里大得多,可形势如此怪异的好像还真没有,而且这种不协调的恐怖感还很难形容……”
 
罗大舌头说:“这有什么不好形容的,凡事都有个比例,好比你的脑袋是座山,眼睛、鼻子、嘴和耳朵是山洞,别管脖子以下怎么样,即便脑壳里面全是空的也并不奇怪。可你想想,如果一张嘴占了整个脑袋的三分之二,那就未免太吓人了。”
 
“二学生”听罗大舌头打的比方虽然诡异,却也非常恰当,最准确直观的概括这里就是“洞比山大”。
 
司马灰此前推测古楚传说中的阴山,有可能是地底岩脉脱落形成,在水体中绕着北纬30度怪圈缓缓漂浮,它若只是深山空洞倒不足为奇,但这无根之山内部中空,实是出乎意料之外。由于周围环境漆黑,无法看清地貌形势,司马灰也不知道所谓的“天匦”是否真在此处,相传这东西从亘古已有,乃是度量天地之物,能够自行自动,或许类似轩辕黄帝利用地底磁山之理所造的“指南车”,其中还有深藏在地层最深处的黄金水晶,楚幽王盒子中的“遗骸”即是从此得来。
 
而“天匦”也是进入深渊的通道,这条通道的尽头,即存在着考古队幸存者想要寻求的谜底。如今逆水行舟回头难,众人到此已无任何顾虑迟疑,虽一时想不透这阴山洞穴里有些什么,想来这山下无根,洞中纵然深广难测,也总不至于是个无底之窟。
 
司马灰打定了主意,就让“二学生”把背包里剩余的氧烛、火把、弹药,都取出来分给众人携带。
 
“二学生”一边分发物品,一边愁容满面地告诉司马灰:“步枪弹药还有不少,火把和信号烛却是用一根少一根了,电池电石一类的照明能源也所剩有限,如果不节约使用,恐怕支撑不了几天了……”
 
罗大舌头说:“咱的干粮罐头可是一点也不剩了,估计等不到摸黑就都饿趴下了。”
 
司马灰说:“要是短时间内找不到离开北纬30度怪圈的通道,大伙全得变成阴山里的行尸走肉了,所以其余的事别多考虑,先撑得过今天再说。”说罢拿笔在手背上写了几行字,用来提醒自己:“一旦开始出现记忆缺失的迹象,千万别忘了给自己脑袋上来一枪。”随即抖擞精神,准备进去探明情况,可他刚走出几步,却忽然闻到背后有股尸臭,这种气息在大神农架阴峪海多次出现过,好像是那个采药哨鹿的土贼。
 
司马灰动念到此,心头猛地一紧:“难道是那个练过僵尸功的老蛇?”
 
在“楚载神兽”坠入地底水体之时,司马灰亲眼看到此人被怪鱼吞掉多半截,只剩脑袋和胳膊还露在外边,即使他天赋异禀,服食过千年灵芝,终究没有兜天的本事,即便没葬身鱼腹,也绝不可能大难不死,肯定早已变成了一具真正意义上的死尸,但洪波茫茫,浩淼无际,这土贼的尸体怎么会在阴山出现?
 
司马灰心念一闪之际,迅速转身观看,发现罗大舌头等人都在身后,唯独不见了“二学生”。
 
众人共同踏过炼狱,经历了一切考验,无时无刻不在死亡线上摸爬滚打,彼此间默契已深,其余三人见司马灰突然转过身来,也都在同时察觉到后方情况有异,立时散开几步,持枪举灯向后照视,只见身后漆黑一团,毫无活人气息。
 
众人记得“二学生”刚刚还在附近,手里拿着手电筒照明,才一眨眼的功夫,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司马灰发觉死人气味离的很近,对同伴打个手势缓步向前,矿灯的光束也跟随推进,赫然在黑暗中照到了“二学生”的脸部,但那惨白的脸上五官扭曲,瞪着两眼嘴部大张,僵住了一动不动,显然是气息已绝,在他身后有另一张湿漉漉的怪脸,形若古猿,面颊上斜带着一条刀口,那刀口像孩子嘴似地往外翻着,里面露出的皮肉,都已腐烂发白了。
 
众人又惊又骇,来者不是“老蛇”又是何人,他脸上伤口还是被罗大舌头用猎刀所劈,此贼擅别“四气五味”,满身铜筋铁骨的横练硬功,被活埋在坟包子里,尚能用龟息之法偷生,但这时看来,那本是血丝密布的双眼,却黑得有如一对窟窿,身上折断的肋骨,更是有几根从胸前白森森地戳了出来,看样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哪里还是活人,也许确是死后尸起,破了鱼腹脱身,阴魂不散地尾随而来。
 
众人既痛惜“二学生”丧命,又惊骇于这土贼尸变,而司马灰感到阴寒之气耸人毛骨,肌肤为之起栗,先前在“楚载神兽”里发生的诡异情形,全都浮现在脑海之中,当时他不顾禁忌,冒险揭开了楚幽王的铜盒,受到盒中“遗骸”吸引,洞底阴风骤起,同时有浓密的磁云涌出,那应该是古楚壁画中被描绘为“箱中女仙”的鬼怪出现了,落在黑雾里的罗大舌头当场死亡,众人被迫退进“楚载”内部躲避。接下来罗大舌头突然死人还魂,惊得那土贼心虚胆寒逃至洞外,遁入了雾中不知去向。等双方再次遭遇之时,司马灰看到老蛇嘴里伸出一条黑乎乎的手臂,似乎此人在雾里便已毙命,却被磁云里的妖怪钻进了体内,大概壁画里描绘的那些东西,必须借助死人躯壳才能离开黑雾,它们似乎能将活人瞬间麻痹,变成僵死之态。随即借躯而行,被其附身者就算是彻底死亡了,否则还有希望复苏过来,这就是唯一能解释罗大舌头为什么会“野鸡诈尸”的原因了,所以此刻跟着众人来到阴山的行尸,并不是土贼老蛇,而是古楚壁画里屡次出现的“箱中女仙”。
 
倘若那土贼是个死而不化的僵尸,总归有其形质,倒也容易对付,可巫楚壁画里描绘的鬼怪,却不知究竟是何等异常之物,现在只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东西是躲在土贼尸体中浮水至此,想那土贼体质虽然异于常人,可在茫茫洪波中漂浮太久,尸身都被浸的软烂如泥了,所以它还要再找有生者移形换壳,这才跟随着气息和光源来至洞口,“二学生”便是出其不意受制,陷入了肌肉僵死的状态。
 
这么短一瞬之间,司马灰的种种疑惑和猜测一齐涌上心来,心知要立刻出手,否则等“箱中女仙”脱离土贼尸壳,转而进到僵死的“二学生”体内,到那时就回天乏术了。
 
此刻其余三人也均是极为骇异。罗大舌头见到那古猿般的怪脸从“二学生”身后浮现,咒骂道:“这些死不绝的土贼!”喝骂声中,举起手中的加拿大双管猎熊枪迎头射击。
 
司马灰急道:“别用火器!这是楚国壁画里的鬼怪!”
 
但这声招呼迟了半秒,罗大舌头还是抠下了扳机,只听“砰”地一声轰响,枪火闪动中,也没看清那土贼的尸体如何移动,竟已无声无息地欺近身前,罗大舌头顿觉寒气切肌,全身毛发竖起,还不等叫出声来,便舌头根子发硬,像截木桩子似地摔倒在地。
 
司马灰看到土贼尸体的脑袋被大口径猎枪轰没了,两手却兀自扑住僵死的罗大舌头,从腔子里冒出一道似是有形有质的黑气,直奔罗大舌头嘴里钻去,也不由得感到全身毛骨耸栗。
 
他擅别物性,虽不清楚巫楚壁画中描绘的“箱中女仙”到底是些什么,但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已看出这东西的本质极阴极寒,却追光逐热,“二学生”所拿的手电筒,是从“Z-615”潜艇里找到的照明工具,光线亮度高于其余几人安装在“Pith Helmet”上的矿灯,所以是“二学生”最先受到攻击,而罗大舌头使用猎熊枪轰击,瞬间产生的光热更大,才引得它放开已经僵如槁木的“二学生”,掉头扑向手持猎枪头顶矿灯的“罗大舌头”。
 
司马灰眼见情况危急,却无法可想,只得端起“1887型杠杆步枪”射击,先将那“箱中女仙”从罗大舌头身边引开,枪声未落,他就发觉那团附在尸体里的黑雾已挣脱出来,裹着一阵阴风扑面掠过,但并未与自身接触,反倒冲着旁边的胜香邻和高思扬去了。
 
原来胜香邻见机之快,并不输于司马灰,知道那“箱中女仙”钻到谁的身体里,谁的命就没了,拦住准备使用步枪的高思扬,取出一支“塔宁夫探险队”留下的鱼油火把,打算迎风晃着了抛向远处,谁知那团黑雾来得好快,刚点燃的火把就倏然转为暗淡。
 
司马灰见状额上青筋直跳,心想眼下能拖一秒是一秒了,立即抢过胜香邻手中的火把,一个箭步飞身蹿出,就觉触到阴魂般的恶寒之意从后紧随,他满拟借着纵跃之势将火把抛开,然后就地躲避,等缓过这口气来再设法周旋,但满目漆黑,混乱中难辨方位,又用力太过,没拿捏好分寸距离,居然直接跳进了那个深不可测的山洞,身体如同风筝断线石沉大海,“呼”地一声直坠下去。
 

下一篇:第六卷 黄金山脉与水晶丛林 第三话 乘虚不坠    上一篇:第六卷 黄金山脉与水晶丛林 第一话 不死之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