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九话 退化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九话 退化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胜香邻说:“最初我看不懂615航行日志的后半部分,但我现在想通了,‘Z-615’的艇员都成了被这座岛控制的怪物。”

 
司马灰摇头道:“这我就更不明白了,岛怎么会让‘Z-615’上的艇员变成怪物?”
 
胜香邻心中焦灼,想尽快向司马灰说明经过,可这件事并非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想了想只能先从途中听说的传闻开始,因为众人对此只是道听途说,毕竟传了多年真伪难辨,于是问在林场插队多年的“二学生”,炊事员讲的怪事是否属实?
 
“二学生”说这是确有其事的,不仅是几个林场子,山里人基本上都知道,不过发生这件事的时候,“二学生”还没到林场插队,也只是耳闻,并不曾亲见,大致与司马灰等人听说的情况一样。这大神农架原始森林野兽多而人烟少,诸如野人、水怪之类的传说很多,人为的事件却非常有限,何况深山老林里岁月漫长,因此这个土贼被捕枪毙,在当地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乃言奇言怪必谈之事,它怪就怪在不合常理,奇就奇在没有逻辑,让人们根本琢磨不透,谁也不知道那土贼心里怎么想的,所以时隔多年,还会经常有人提及。
 
高思扬表示自己也听民兵讲过这件怪事,有人说那土贼是个潜伏的特务,用死孩子的人皮包着一部电台,他发现行踪暴露,便将电台投入江中毁灭证据,至死不肯承认是为了保全同党,还有人说土贼是在山里被阴魂附体了,但这些猜测更加荒唐,也都站不住脚。
 
罗大舌头说:“这就是个谣言,平时很寻常的一件事,传得多了也能越变越邪乎,或许压根儿就没发生过。”
 
胜香邻说:“如果此事的确属实,便只有一种合理解释,那就是土贼把自己做过的事彻底忘了。”
 
众人尽皆愕然:“忘了……这是说忘就能忘的吗?”
 
胜香邻说:“北纬30度线蕴藏着许多带有磁性的矿层,以往在这些地区参加过地质勘探和矿井作业的人员,也有人出现过记忆力逐渐缺失的状况,那是受矿物辐射致使Tau蛋白在脑内聚集的症状,记忆链条缺失的部分没有规律,我看‘Z-615’艇长记录在航行日志后面的内容十分混乱,尽是些互不相关的内容,就像林场里传言的这件事情,逻辑奇怪得让人无法理解,所以我想当年那个土贼,很可能进入过存在磁层的洞穴,后来发生的事大概都是记忆链缺失造成的,也许土贼除了盗取青铜器,还出于某种原因下手害死过一个小孩,将尸体藏在了包里,但被人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中间做过什么了,至于具体经过现在也无法追究,我只是受到这个传闻的启发,才推测出‘Z-615’潜艇的遭遇。”
 
司马灰说:“土贼的事或许如你所言,但照你的推测,倘若北纬30度怪圈同样会给人造成记忆缺失的影响,那些艇员就算把脑子里的事都忘光了,他们最多变成痴傻,又怎么会成为恶鬼般的怪物?”[网罗电子书:www.WRbook.com]
 
胜香邻说:“因为‘Z-615’上的幸存者退化了,它们已经变成了这座岛的寄生虫。”
 
众人相顾失色,高思扬问道:“这是不是属于一种返祖现象?”
 
罗大舌头插话说:“且慢,人好像是从猿变来的,真要返祖退化也该变成猿,我可不知道猿类会长鳃。”
 
“二学生”解释道:“海里的生物被陆地上的东西吸引,产生了突变,才演化成了两栖类,再转变为爬虫类,而古猿又是由爬虫类逐渐进化而成的。”
 
罗大舌头道:“不对啊,这猿类既然能进化成人,为什么世上至今还有猿猴?”
 
“二学生”说:“这个……好像是古猿分支众多,但只有其中一支具备慧根的古猿,最终得以进化。”
 
司马灰仍有许多不解之处,就让胜香邻再具体说一说,如果“Z-615”的艇员迅速退化了,那么咱们这伙人此时置身北纬30度线怪圈,是不是也将面临同样可怕的结果?
 
胜香邻说某些地底岩脉中,存在天然放射性元素或磁场,短时间接触有可能会对人脑产生影响,比如记忆缺失行为异常,类似西方所说的阿尔兹海默综合症,据苏军“Z-615”潜艇侦测,这座地底的阴山实际上是块大磁石,依前事来看,如果长期停留接触,便会出现急剧退化,最后变成丧失了人心的怪物,和恶鬼没什么分别,并且永远被阴山束缚在此。迷航于北纬30度线下的“Z-615”潜艇乘员,至少在这水体中持续漂浮航行了许多个昼夜,“Z-615”潜艇刚被这座岛吸住的时候还没有任何异常,但此后的航行日志就逐渐开始混乱了,艇长好像发现了这个秘密,可为时已晚。古楚传说中阴山背后尽是万劫不复的阴魂恶鬼,其原形也许正是这些退化了的怪物,它们大概都是由夏商周乃至春秋战国时期,无数被扔进山里献祭的奴隶和俘虏所变,倘若“Z-615”潜艇上的幸存者没被这些恶鬼吃光,剩下来的人也都已变成阴山之鬼了。咱们这支地下探险队孤立无援,当然也逃不脱这种噩运。
 
众人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但一想到这种结果,也不免怕上心来。
 
司马灰问胜香邻:“现在还剩下多少时间?”
 
胜香邻表示无法准确推测,不过从“Z-615”航行日志上的记录判断,估计最迟在一两天之内,就要有人开始出现记忆缺失的现象了。
 
司马灰凭生物钟估算,从发现“Z-615”潜艇到现在,差不多过去三四个小时了,如果阴山上确实有“天匦”存在,探险队或许还有时间找到“通道”,逃离北纬30度这个死亡的怪圈。
 
高思扬说:“如今‘Z-615’潜艇残骸里已不知爬进来了多少恶鬼,咱们连这道舱门都出不去了。”
 
“二学生”喘着粗气说:“我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了,这个辅助隔舱内的空气好像已经不多了。”
 
罗大舌头也觉憋闷,出主意说:“不是找到潜艇里使用的氧烛了吗?我看点氧烛还能多坚持几个小时,趁这功夫赶紧想办法。”
 
“二学生”连忙说:“别忘了这舱室是个打火机,谁敢在装满液态氢罐子附近用火?那我宁愿自己打开舱门被鬼吃掉。”
 
司马灰知道“氢弹”是种战略武器,能够制造出上千万吨TNT当量的爆炸,还具有严重的放射性污染,因此也称“脏弹”。
 
这艘装备着液态氢辅助燃料的“Z-615”潜艇,岂不正是一颗威力恐怖的“脏弹”?如果它在地底下发生爆炸,别说“Z-615”的残骸,估计整座阴山都得被炸到地表上去,甚至北纬30度线之下的怪圈也要从中断裂。此时见这辅助舱内近乎封闭,剩余的氧气支撑不了多久,但在此使用氧烛或枪支,都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
 
胜香邻说:“不至于有那么严重,因为作为燃料舱的液态氢,和武器级的氢弹完全是两个概念,但它的爆炸威力也足以将‘Z-615’炸毁。”
 
司马灰寻思前舱肯定回不去,留下来很快便会活活憋死,也只能继续往后舱去了,可万一后边的舱室同样密不透风,那就真被闷成“人肉罐头”了。他心里打着鼓摸过去转动轮盘,缓缓打开了后部舱门,所幸后舱冷嗖嗖的能感觉到空气流通。
 
胜香邻参照图纸,指明潜艇后部除了一处隔舱,依次还有“主电机”和“辅助电机室”,通过辅助电机室的作业井上去,即是与甲板连接的封闭舱盖,从舱体内侧应当可以打开这个铁盖。
 
众人见通道里一片寂静,看来这些阴山之鬼,多是经底层淡水舱爬进潜艇内部的,听动静此刻还没有绕到后舱,正可趁机脱身,等被它们发觉再想走可就难了。当下不敢耽搁,蹑手蹑脚穿过辅助电机室,司马灰推开舱盖向外窥探,借着雨雾中不时掠过的闪电,远处黑黢黢的巨大山体依稀可辨、
 
这时胜香邻压低声音对司马灰说:“那些怪物的感觉非常敏锐,咱们躲在‘Z-615’潜艇里还有舱室作为依托,可一旦到了木筏子上随着洪波漂浮向前,必然会被它们察觉,这水面上没遮没拦,到时该如何抵挡?”
 
司马灰一听胜香邻的话就顿时警醒起来,有道是“一招不慎,乾坤难回”。此时的处境让司马灰想起当年他刚到缅甸,跟随游击队穿过一片茂密的丛林,前方遇到一条齐胸深浅的大河,河面非常开阔,众人正准备涉水渡河的时候,忽然发现丛林里有大批敌军追了上来。当时指挥员见前有河水后有追兵,而且众寡悬殊,便命令游击队强行渡河,争取尽快到对岸占据有利地形,却没想到部队涉水的速度,要比在丛林里行军缓慢得多,敌军在身后出现的时候,游击队才刚到河心,结果都成了活靶子,活着上到河对岸的十个里还剩不到一个,血水几乎把整条河流都染红了。后来司马灰经验多了,才明白那场渡河遭遇战必须牺牲掉几个人,让他们借助丛林的复杂地形留下阻击敌人,掩护主力部队安全渡河,这叫做“丢卒保车”。
 
其余几人稍一寻思,也均是毛骨作噤,如今在行动速度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乘着木筏渡过水体接近阴山,恐怕会在途中就被那些怪物追上,若平地遭遇还能凭借武器勉强应对,而被拽到深不可测的水里,却是半点挣扎反抗的余地也没有了,况且没有水和食物,即使困守在“Z-615”的舱室内,恐怕也支撑不了太久。
 
司马灰吩咐胜香邻留在舱盖处监视外边的动静,随即狠下心来对其余三人说:“没什么办法可想了,唯有引爆装满液态氢的罐体,即使没把潜艇附近的怪物都炸死,爆炸产生的巨响和火光,也会把它们吓得四处躲藏,这是探险队活着接近阴山地脉的唯一机会。”
 
地底水体中洪波万里,“Z-615”潜艇被吸在大磁山的边缘,现在留下一个人引爆“Z-615”里装载的液态氢燃料罐,其余四人才有机会脱身,众人深知接触这地底大磁山的时间越久,便越有可能被它困住万劫难复,必须在“退化”迹象出现之前,找到逃离北纬30度怪圈的途径,片刻不容耽搁,司马灰说的计划虽然可行,但谁留下谁就是个死,应该让谁留下呢?
 

下一篇:第六卷 黄金山脉与水晶丛林 第一话 不死之泉    上一篇: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八话 打火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