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八话 打火机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八话 打火机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胜香邻说:“艇长随即发现这座岛不仅是块大吸铁石,还隐藏着更可怕的秘密,潜艇已彻底损毁,不可能再有人生还了,于是命令通讯员发出信号,通知搜救部队不要接近,航行日志能解读的部分只有这么多了,后面的记录我实在看不明白。”

 
众人听胜香邻读了“Z-615”的“航行日志”,不禁暗暗心惊,先前冒着狂风骤雨发现了潜艇,并未探明水下情况,原来这艘“Z-615”是被岛吸住了,而这座漂浮在北纬30度怪圈里的孤岛,好像就是古楚国传说中的阴山了,为什么去过岛上的侦查分队没有返回?潜艇舱内也没有尸骸,剩下的那些艇员都去哪了?
 
罗大舌头说:“我觉得艇长这老小子嘴上挂风箱,倒有几分说书先生的本事,他指定是看潜艇损毁了无法继续航行,就带手下离船逃生了,又担心615潜艇被外人找到,才故意捏造了些耸人听闻的事件。”
 
“二学生”则说:“潜艇技术应该属于高度军事机密,如果真是因为‘Z-615’损坏而撤离,理应引爆鱼雷将它彻底炸毁,不可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另外地底衔尾蛇般的环形水体,就像黑暗的原始海洋般无边无际,这座岛也在其中永远朝着一个固定的方向循环移动,‘Z-615’上的幸存者们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呢?”
 
众人纷纷猜测,终无结果,但司马灰觉得这件事几乎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因为“Z-615”潜艇的遭遇很难揣测,倘若这座漂浮在北纬30度怪圈里的岛,确实是巫楚壁画中描绘的阴山,那么以前发现的各种线索,此刻就全部集中到了这里。如今必须相信,只有前去揭开这些秘密的真相,才有机会找到“怪圈”的尽头。
 
众人都同意这是唯一可行之策,于是就在舱体内稍事休整,准备等暴雨稍停,就离开“Z-615”潜艇的残骸登上阴山。
 
这时高思扬见“二学生”仍是高热不退,但整个主舱都找遍了,也没发现任何药物,就想到“Z-615”的下层舱室内搜寻。
 
司马灰等人知道主舱下面还有两层,各层之间有直上直下的工作井连接,分别是弹药舱和淡水舱,弹药舱两端设有几个隔舱,可能是储存物资的容纳舱,这“Z-615”的舰体前端向下倾斜,底舱非常狭窄,渗水严重的区域都被淹了,所以刚才没有下去察看。
 
众人当即前往附近的主通道,揭开隔舱的铁盖,穿过工作井陆续下到第二层舱室,这里的空间更显压抑,两侧都放置着火箭助飞鱼雷固定架,用矿灯往前照去,全是漆黑的地下水,可能由于前舱破裂,加上从上边渗下来的积水,已经淹没了弹药库前端的舱门,无法进入鱼雷发射舱。
 
胜香邻用矿灯照着航行日志中夹带的图纸,辨认第二层的舱体结构,估计后方还有几个辅助隔舱,不知道是用来放置什么东西的。
 
司马灰见第二层前舱无法进入,便要转身再去后舱,忽觉头上有些响动,他顺势往上边看去,只见工作井里露出一个脑袋,正在探头探脑地向下张望,矿灯刚好照到那东西灰白色的脸皮上,那模样活像浸死鬼,七窍里都带有淤血。
 
其余几人也分别有所觉察,矿灯和手电同时向上照射,几道晃动不定的光束中,就看那东西似人非人,脑袋像只被剥了皮的蜥蜴,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怪物,它的两眼对光线极为敏感,脸上没有鼻子,只生着几层肉褶,脖子两侧似乎还有鳃,直通到嘴边,它似乎感觉到了活人的气息,吐着血红的舌头从工作井里倒爬进来。
 
众人在黑暗中骤然见了这东西,脑瓜都跟过了电似的,头发根子“蹭”地一下竖了起来。
 
那怪物全身湿漉漉的,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浸死鬼,动作快如鬼魅,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已经从工作井里突然扑下,司马灰的“温彻期特1887”在舱内调转不开,赶紧向前滚倒避让。
 
这浸死鬼似的怪物扑将下来,正落在司马灰和高思扬之间,它“咕哝”了一声,张开嘴对着高思扬就咬。高思扬惊骇之余,急忙开枪射击,“砰”的一枪击中了那怪物的胸口,12号霰弹在对方身体贯穿了一个大窟窿,凄历的叫声中,那怪物直接从伏地躲避的司马灰身上滚了过去,刚一触地便蹿身而起。高思扬还没来得及重新上弹,对方就已经撞到了面前,她见来势惊人无从躲避,只好用步枪格挡。
 
队伍前端的胜香邻和“二学生”同时惊呼不好,罗大舌头发现情势危急,立刻端起加拿大双管猎熊枪开火,大口径弹药顿时将那怪物拦腰撕成两段,溅得舱壁上都是鲜血。
 
谁知那厉鬼两只爪子却仍攫住高思扬的步枪不放,而且力道奇大,怎么样也甩落不掉。
 
这时司马灰一跃起身,他在狭窄的舱内不敢开枪,唯恐伤到己方或是引爆了鱼雷,于是抽出猎刀从后挥落,切瓜似的劈下一颗头来,不过那厉鬼剩半截没头的躯干竟然还没死绝,它坚硬的指骨兀自狠狠的抓挠着舱壁,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又过了十几秒钟,才终于一动不动了。
 
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遭遇,前后还不到半分钟,但整个过程险象迭出,众人都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全凭舱内地形狭窄,限制了怪物的行动,否则现在就得有人到阴曹地府报道去了。
 
罗大舌头用猎枪戳戳掉在地上的头颅,骂道:“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许不是压在阴山下的恶鬼?”
 
司马灰说:“恶鬼不应该有血肉形体,我看这应该是故老相传的‘伏尸’,据说人之所凭全在魂魄,魂灵而魄浊,魂善而魄恶,如果是魂死魄滞,尸体躯壳里只剩下魄,那就会变成昼伏夜出的行尸走肉。”
 
其余三人也都壮着胆子上前,用矿类照向那血肉模糊的碎尸,就见那东西有腮有鳍,爪牙尖锐,前后肢格外发达,尾骨很长。
 
高思扬说:“这东西嗅觉和听觉一定格外敏锐,而且还有鳃,它可能是从水里爬到‘Z-615’舱内的。”
 
“二学生”刚才吃了一惊,被吓得冷汗直冒,高热竟也退了,昏昏沉沉的头脑清醒了许多,他说这好像是种异常凶狠残忍的原始掠食生物。听闻当初美帝有艘军舰出巡航,带回一个从冰山里挖出来的“鱼人”,为什么说是鱼人,而不是人鱼呢,因为鱼的特征非常突出,推测是在北冰洋里由两亿年前冷冻至今,解冻后居然还有生命迹象,被称为生物史上失落的一环,此事一直被军方列为绝密档案,这北纬30度线下的地底水体,也是个完全与隔绝的地方,是不是同样有“鱼人”?
 
司马灰摇头说:“既然是军方绝密档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当年还有谣言造原子弹需要割男人卵蛋来炼油呢,这都是些不靠谱的小道消息,也能信得?”
 
胜香邻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心有余悸地对司马灰说:“它也许是‘Z-615’上的艇员之一,你还记得不记得林场老炊事员讲的那件怪事?”
 
二学生不解地说:“这长着鳃的怪物至多是轮廓像人,说它是生存在洞穴里的冷血爬虫倒更适合,怎么可能是615艇员?”
 
司马灰却是一怔:“此事会和途中听来的林场奇闻有关?”司马灰在前往大神农架山区的途中,顺路搭了个老炊事员的车,闲聊中听说以前林场里有个土贼,进到山里挖掘古楚国的青铜文物,可能此人只是钻进了阴峪海原始森林里的隧洞,并未深入放置楚载神兽的祭祀坑,也不知究竟掏了件什么东西,害死几个同伙后就潜逃了,最终在火车上被人逮捕。
 
据车厢里的目击者讲,那土贼妄图毁灭证据,把藏在包里的一个死孩子扔到了江里。土贼已经背了三条人命,横竖是个敲砂锅的罪过,他却抵死也不肯承认有什么小孩,只说自己抛到江里的是件楚国青铜器。直到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也没审出来什么结果,成为了林场里流传的一个怪谈。
 
司马灰觉得这事听过就算了,有没有还是回事儿呢,压根也没当真。因为整个事件连最基本的逻辑都不成立,典型是田间地头的乡野之谈。当时以为胜香邻在车上昏睡,其实她也是从头听到尾了。司马灰自认也算个有急智的人物了,却实在搞不明白“林场子审问枪毙土贼”和“在615艇上遭遇怪物袭击”两件事之间,会有什么关联存在。
 
司马灰正想仔细问问,却听上层舱体中传出异响,忙把矿灯照向工作井,只见有个白影迅速闪过,从声响上判断来得不止一个。
 
众人皆感情况不妙,如果还有此类生物进入潜艇,在狭窄局促的弹药舱里遇上一个也是难以应付,而且地形极为不利,从作业井钻出去等于找死,于是就想抢先关闭舱盖,谁知前舱的水面一阵翻动。
 
司马灰立即将矿灯拨转下来,就见有个浸死鬼般的白色怪脸正从水下冒出,心知糟糕透顶,看来要被堵在舱内了。
 
这时罗大舌头抢到近前抬枪轰击,那怪物没等爬出水面,就被掀掉了半个脑袋,舱室内都被血水染遍了,充满了浓重的血腥气息,紧跟着又有其它同类,快速从鱼雷发射舱裂缝中钻进潜艇。
 
司马灰见作业井里也有伏尸爬下,一把拽住还在装填弹药的罗大舌头,叫道:“挡不住了,先撤进后舱。”
 
众人快步退进位于潜艇第二层后部的隔舱,合力推动轮盘想要关闭舱门,但有条白森森湿淋淋的手臂也从舱外伸了进来,恰好被夹在缝隙间,使舱门无法完全闭合。
 
司马灰等人心里明白,此刻关不上这道舱门命就没了,一齐发声喊用尽全力,将舱门推拢,又将轮盘转到了底,那手臂中间被挤压的血肉模糊,半截爪子连皮带骨的挂在门前,手指还在不住抖动。
 
高思扬不敢再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转过身提起“电石灯”,想先辨明这间隔舱里的情况,只见是四个被固定住的大铁罐子,正待观看罐体上的标识,却被“二学生”突然按灭了电石灯。高思扬被他吓的不轻:“你干什么?”
 
“二学生”因紧张过度而面如土色,颤声说道:“罐子里装的是液态氢,如果沾上一星半点的明火,Z-615就得被炸到天上去了!”
 
胜香邻用矿灯向四周一照,发现罐体上果然有液态氢标志,按照航行日志的记录,Z-615潜艇除了柴油发动机,还安装了正在实验阶段的厌氧装置,用来为水下续航任务提供燃料,为了安全起见,需要安排独立的舱室存放,但由于储存罐设计并不完善,具有随时爆炸的可能性,所以又被称为“打火机”,看罐体仪表上的显示,这几罐液态氢还都是满的,应该没有泄露,否则提着电石灯进来,此刻哪里还有命在,想到这也不禁后怕。
 
司马灰得知情况,同样是暗中叫苦,他让罗大舌头顶住舱门,然后追问胜香邻:“这些爬进潜艇里的伏尸,怎么会与被枪毙的土贼有关,他到底在隐瞒什么事实?”
 

下一篇: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九话 退化    上一篇: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七话 比深海更深的绝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