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七话 比深海更深的绝望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七话 比深海更深的绝望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明白“二学生”的感觉,这不是艇上空气混浊及照明灯光阴影造成的心理错觉,众人在落入地底怪圈之后,乘在木筏渡海,航行了无数个昼夜,每个人都不免头重脚轻,连踩在平地上的感觉也不记得了,这艘“Z-615”潜艇舰体巨大,浮在海面上总比木筏子稳固多了,只是刚进来的人一时难以适应,但如今已在舱内多时,这种反常的感觉仍然挥之不去。

 
司马灰发现“Z-615”损毁之后没有沉没,但不论洪波如何汹涌,潜艇舱体内部始终由后向前倾斜,角度始终不变,致使众人在舱室或通道内移动时,总要攀着舱壁稳住重心,这说明潜艇是以一个不合常规的固定姿态浮出水面,可地底水体深不可测,“Z-615”怎么会倾斜地浮在海中一动不动?
 
司马灰实在想不出什么结果。只是觉得失踪的“Z-615”潜艇身上,一定还有许多谜团,它目前所在的位置,不过是众多秘密的冰山一角。当下同“二学生”继续搜寻,发现这舱室里还有一些扁平的铁箱,里面装着手电筒和一些工具,另外有两盒“氧烛”,点燃了可以短时提供氧气。大概是用于在封闭断电的黑暗环境下,提供抢修作业所需,司马灰把手电筒和氧烛交给“二学生”装在背包里,其余的东西便无大用。
 
此时在附近搜索的罗大舌头三人,也先后过来会合,他们均未找到先前预期的“电池、药品和武器”,只好再往深处探察,穿过幽暗的通道,往里就是主舱及声纳通讯室。堆积散落着各种海图和舱内机械图,还有潜艇与基地长波台建立联络的密码册,司马灰随手捡起几张图纸,放在眼前相了半天的面,又哪里瞧得出什么名堂。
 
众人经过地毯式的彻查,除了那部低功率短波发射机,还在不断发出“不要接近”的通讯信号以外,整个主舱内唯一具有实际意义的线索,仅是“Z-615”的航行日志,这里面详细记录了这艘潜艇出海的具体经过。胜香邻虽然能够读懂俄语,但航行日志里有大量军事术语,所以辨识起来有些吃力。
 
众人均想尽快知道“Z-615”失踪遇难的真相,以及包括艇长在内的乘员下落,因为这同样也是探险队所面临的困境。
 
司马灰让胜香邻不用着急,逐字逐段的仔细解读,反正外边下着暴雨,离开了潜艇也无处安身。
 
罗大舌头见状就把最后一听罐头撬开,分给其余几人裹腹。众人肚子里有了东西打底,也都不那么发慌了。罗大舌头趁机自我标榜道:“我平生视物质为粪土,重精神如千金,哪怕就剩一口吃的了,宁可自己饿着,我也得先想着你们大伙。我看咱这回在地底下找到了‘Z-615’潜艇,绝对是个重大发现了,等回去报告了中央军委和毛主席,你们千万别忘了多替我说两句好的,那我罗大舌头指定能高官得做、骏马得骑,出门小汽车接送,屁股后头再跟俩警卫员,《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轮流登头版,还得到万人大会上作报告,那该是多么激动人心的场面?”
 
高思扬白了他一眼说:“现在是什么处境,你野鸡诈尸居然还能想到立功受奖的事?”
 
罗大舌头嘬着牙花子正想反驳,却见司马灰摆手示意不要出声,让众人先听胜香邻解读“Z-615”的航行日志上记录的情况。
 
胜香邻简单翻看了航行日志中的记录,发现其中还有艇长在最后时刻留下的内容,艇长如此形容“Z-615”——这是一艘还没出航就已受到邪恶诅咒的潜艇。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有从军作战的经历,他们认为艇长对待自己的潜艇,就应该像对待生死与共的战友,有种割舍不断的深厚感情,听说有许多艇长,在潜艇发生事故或被击中而无可挽救之时,会命令艇员弃船逃生,自己则选择与潜艇共同沉没,带着不朽的荣誉长眠深海。可“Z-615”的艇长似乎很反感他的潜艇。甚至在还没出航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已经觉得这艘潜艇极其不祥。这未免有些言过其实了,毕竟“Z-615”落进“北纬30度黑洞”的结果,在真正发生之前是谁都无法预料的。
 
胜香邻说根据艇长在“航海日志”里的叙述,“Z-615”潜艇真的发生过很多怪事,接二连三的不幸总是追随着它。冷战时期的苏联潜艇技术十分先进,其设计结构、保护性能,均处于领先地位,屡次创潜航速度和下潜深度记录。尤其是Z级柴油动力常规潜艇,它采用双壳船体,抗打击和生存力极强,排水量水下2475吨,水上1952吨,长91米,宽7米5。在全配给状态下,自持力可达53天,堪称海中的庞然巨物。而这艘Z级615型潜艇,战术舷号是“107”,也称“玄武岩号”,由于该型潜艇没能量产,仅有这么一艘,所以艇员们都习惯以“615”直接称呼。
 
艇长称615好像受到了诅咒,是从最初建造的过程中,它就开始出现了不幸的兆头,当时要安装大梁,有一根钢梁意外掉落,将两名船厂工人砸成了肉酱。而在首次调试P37——D型柴油发动机的时候,发动机因故障冒出了大量浓烟,使一名工人窒息而死,等到下水后执行战斗训练任务——试射鱼雷,又突然发生爆炸,当场炸死了几个人,还有多人受伤,这615似乎一直都被死神的阴影笼罩着,总会出现致命事故,使得人心惶惶。
 
众人听了航行日志中的记载,均有不寒而栗之感,“Z-615”为什么会经常出事?
 
罗大舌头说:“看来这潜艇就跟闹鬼的凶宅一样,谁接近它谁倒霉。”
 
司马灰感叹道:“其实世上不止是人,万物皆有命运,这潜艇就跟咱似地,总遇上倒霉事,不过‘为什么会这样’之类的问题谁也回答不了,无非天公安排造化施为罢了。咱们只能经历命运,却永远不可能理解命运。”
 
高思扬对胜香邻道:“别听他们发牢骚,你接着说,615潜艇后来怎么样了?”
 
胜香邻说虽然615事故不断,但经事故原因调查委员会勘验,没有发现潜艇存在任何问题,所以被指挥层认为是粗心大意和纪律缺失所导致,不准艇员再谈论这些事,最后轮换了全体乘员,由苏联武装力量第40独立潜航支队接替,这是一支具有光荣历史的英雄部队,其前身伏尔加河区舰队,参加过残酷无比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被授予过“近卫”称号。现任的艇长指挥员潜航作战经验丰富,在军中威望素着,众皆服之,敌之服之,他手下的人员训练有素作风顽强,也曾多次获得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颁发的“红星”勋章。
 
艇长在接管615之前,就已经对它过去发生的各种事故有所耳闻,但在政委的监控下,没人敢谈论以前的事,他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熟悉615潜艇,就突然接到了执行战备值班任务的密令。
 
艇员们利用短暂的时间跟家人告别,随即匆匆集合,冒着大雨搭乘“Z-615”进入大洋,不料潜航至北纬30度线附近,突遇海底地震引发海蚀,潜艇像石头一样往下沉,直冲海底,并陷在了淤泥里无法浮起。艇上人员在海底绝望中被困十几个小时,想尽了一切办法都于事无补,那一刻好像已经触摸到了地狱的大门。
 
正当他们绝望之时,故障却自动消失,该艇自行浮出水面,可那一张张惊恐万状的脸还没恢复过来,615就被海底潜流形成的水桥吸进了黑洞。海面出现的风暴过后平静如初,因地震裂开的海床也已闭合,而615虽然完好,却与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陷入了比深海更深的绝望,面对着比噩梦更恐怖的现实,艇长如此描述当时的感受:“为了祖国,我宁愿背叛上帝,但此刻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615究竟掉进了什么地方。”
 
“Z-615”潜艇此后的经历,与司马灰等人大致相同,由于磁陀螺经故障,只知道是顺着“北纬30度线”不分昼夜的向西航行,不过615凭借出色的潜航能力和声纳系统,试图寻找出路,但地底的大海汹涌苍茫,深不可测,上方全被浓密的磁云覆盖,为了保存燃料等待救援,不得不让柴油发动机暂时停止供电,任凭潜艇在地底黑洞中漂浮。顽强存活了六十几个昼夜之后,陆续有人死亡,甚至还有承受不住压力精神崩溃的,艇长也发现到黑洞里的死亡之海根本没有尽头,因为这就是一个环绕着北纬30度线的怪圈,进得来出不去。虽然潜艇作战时为了隐匿踪迹,常会采取完全静默,与后方指挥所中断联系时常有的事,可一旦长期失去联系就表明出事了,如今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等来救援部队,可见没有指望了,也许615全部人员的名字,都已经被刻在莫斯科烈士公墓的石碑上了,大概还会刻上“因公牺牲的‘Z-615’全体成员永垂不朽。对祖国无比忠诚的儿子,你们将永远活在全体苏联人民心中”,但不管那墓碑上刻了什么,艇上的人是再也看不见了,至此彻底放弃了得到救援的希望,只能尽力采取自救。
 
这时大副建议615下潜,也许能找到暗流经过的洞穴,那就能逃出这个怪圈,艇长采纳了这个大胆的建议,决定冒死一试。“Z-615”下潜的极限深度在200米,凭着先进的设备和潜航经验,这艘潜艇潜到了260米,水压几乎将舰体挤碎了,却始终没有到底,也没能找到暗流洞穴。
 
艇长知道这计划已不可行,再不上浮潜艇就完了,立刻命令615上浮。可为时已晚,已经潜得太深了,平衡水舱受挤压变形,勉强维持着260米的深度持续向前,艇员们自知在劫难逃,都说被这该死的615害了。
 
谁知潜艇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缓缓拖拽,得以重新浮出水面。不过像是撞到了岩石,船体破损严重,不少人患上了增压症,隔舱的蓄电池组突然起火,幸存下来的艇员们扑灭火情,升起夜间潜望镜仔细观察,发现潜艇被一座岛吸住了。这座岛似乎是个大磁山,它也漂浮在地下之海中,潜艇是撞在了岛外侧的一块暗礁上,距离那座岛还有一段距离。
 
经过勘测,艇长推断这座岛是块大得难以想象的磁铁,能将在“北纬30度线”附近遇难失事的飞机舰船吸住,大概此岛前身是从地壳里脱落下的巨大岩盘,不过它具有一种普通仪器探测不到的波动磁场。吸力与潜艇船舶的体积成正比。体积越大受到的吸附之力越重,比如枪支一类的物体反而不会被这块磁铁吸住。当年日俄对马海战之际,俄军铁甲舰就在海上遇到过这种灾难,有两艘海军舰船被吸进了海底。不过那时候对此类异象还无从认知,没人想得到地层深处会有这个“怪物”存在,难怪航径北纬30度线的飞机和船舶,经常会一个接一个的往下掉,但615下潜失控后,也多亏距离这座岛非常接近,才侥幸被它带出深不可测的水体。
 
经过艇长同政委商议决定,派遣沉稳老练的大副同志,带领十名艇员前往岛上侦察地形,但离艇后很快中断了通讯联络,派出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
 

下一篇: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八话 打火机    上一篇:第五卷 失落的北纬30度 第六话 Z——61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