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阴峪海 第二话 骷髅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卷 阴峪海 第二话 骷髅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众人又惊又奇,奈何洞中阴气太盛,“电石灯”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只能站在洞口向里面观瞧。

 
那些古彩斑斓的壁画,突然接触到外部流通的空气,鲜活的色彩开始变得灰暗,但线条轮廓尚存,还可勉强辨认。
 
壁画中的内容似乎有叙事之意,盒子旁边有个人形,身着蟒袍玉带,身后有凤纹华盖,俨然是王者之姿,对面还站立一人,头戴三眼面具,两人好像正对着盒中大骷髅低声密语,其上就是恶鬼吃人的恐怖情形。
 
高思扬问司马灰:“你能够看懂这壁画里的内容是什么意思?”
 
司马灰自称是考古队的,可肚子里却没装多少材料,只是看壁画内容阴郁离奇,就说这大概是楚王在同大臣谈论幽冥之事,世间烟云易逝,纵然贵为王侯,到头来也免不了化为白骨的命运。
 
罗大舌头也跟着解释道:“楚王是担心他死后到了阴间,会被恶鬼生吞活剥。”“二学生”奇道:“大臣脸上怎么还戴着面具?盒子里的那具骷髅又是什么?”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都说不出个所以然了,毕竟这是两千多年以前的古老壁画,谁知道那时候的人脑子里想些什么。胜香邻说:“楚幽王深信巫鬼之术,常有头戴青铜面具的通天巫者随侍左右,所以那蟒袍玉带的人物应该就是楚幽王了,可这壁画里描绘的事情从未见于史册,以咱们的所知所见没办法凭空揣测。”
 
司马灰对于楚幽王的事迹倒是略知一些,据说当年武王伐纣,丰功伟业沛乎充塞于天地之间,定下周王朝八百年基业,那时候还没有中央集权制的概念,而是把领地分封诸侯国管辖,一共封了七十二国,其中就有楚国,传到春秋时期诸侯割据,楚国已是地广五千里,拜玄鸟为神,十分强盛。而楚幽王掌国时已是末期,他死后没多少年楚国就被大秦所灭,那座幽王墓在民国年间被军阀勾结洋人盗毁,有大量古物流入民间,可能“塔宁夫探险队”那伙人也曾经参与过盗掘此墓,所以他们才从幽王墓的壁画中,发现了阴峪海下的洞窟,而这个装有大骷髅的盒子,在古楚国壁画中多次出现,显得非同寻常,但司马灰等人一时之间也看不出什么头绪,只好又去其余的洞穴中察看。
 
岩洞中的壁画剥落损毁严重,能够辨认的仅有一小半,不过壁画内容相互有关,看到两头的也不难猜出中间的部分,只是其中记载的事件却极尽谲怪莫测,除了楚幽王之外,还有一个体态婀娜的年轻女子最为引人注目,此女细腰高髻、宽袖长裙,另有几幅壁画绘有她的尸体和棺椁。
 
这些壁画的内容扑朔迷离,以司马灰作出的理解,似乎是记述了楚幽王问卜于那个“装有骷髅的大盒子”,被戴着青铜面具的巫者告之大祸将至,会有无数阴魂前来索命,楚幽王深感畏惧,整年不敢外出。
 
某天有人在江中捕获了一条罕见的白鱼,带进宫来献给幽王,幽王听说白鱼乃龙蛇变化,食之能长生不死,便命人将白鱼烹熟,自己先吃了一半,然后另一半给了女儿。但楚幽王的女儿见了半条白鱼,不由得羞愤交加,发怒道:“父王把吃掉一半的鱼给我,是侮辱我,我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随即上吊自杀了。
 
楚幽王丧女之后十分悲痛,把女儿葬在国都的西门外,以天然生有花纹的石材做棺椁,石椁外嵌以金玉,银樽珠襦各类奇珍异宝为陪葬,但对此事秘而不宣,又命在城中放置白鹤,让百姓跟随观看,引着鹤与男女无数一同进入墓道,突然启动机关放下千斤石门,将所有人不分良贱,全都掩埋在墓中,用这些活人殉葬了死人。
 
此后楚幽王晚上只要一闭眼,就会见到那些屈死的冤魂找上门来,惊得寝食难安。按照巫鬼之说:“人死后而僵,僵而血脉竭,竭而精气灭,灭而形体朽,朽而成尘埃,唯有阴魂不散,化为异物,潜于九重之渊。”
 
为什么说人死之后,阴魂会潜于九重之渊?因为古时候认为地下有泉,也就是逐层分布的地下水,最深的地方要穿过九道泉,秦始皇的陵墓修的很深,据史书记载是“穿三泉而置椁”,那是说放棺椁的地方,已经深得挖透了三层地下水。而九重之渊,也不见得真有九层地下水,九是数中之极,在这里是指深得不能再深了,那是活人进不去,只有亡魂才能抵达的幽冥。以前人常说“死后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九泉”即是“九重之渊”。
 
相传这阴峪海下有个洞窟,最深处一直通往地脉,楚幽王相信那里就是“九重之渊”,如今梦到不祥之兆,可能是要有恶鬼从地底出来索命,他想起前事不免后悔莫及,就将各类重宝悉数沉入洞中镇鬼,可没过多久,这位楚幽王还是一命归阴了。
 
司马灰把自己的分析告之其余几人,那楚幽王若非执迷于巫鬼之事,多半还不会这么快死,其实天下岂有未卜先知的异术?这无非是怕什么来什么,越担心越出事,“摩非定律”而已。
 
罗大舌头切齿道:“把那么多活人引到墓中活埋殉葬,可也真够阴损歹毒了,我罗大舌头还从没见过这么损的。”
 
高思扬以为司马灰只是添油加醋地乱说,因为这件事不太合乎情理,楚幽王舍不得把白鱼全吃了,还给女儿留下一半,这是父亲关爱子女之心,那女儿怎么反倒自杀了?世界上会有这么不懂好歹的人吗?
 
罗大舌头一听高思扬说得有些道理,忽然想起他那个蹲牛棚的老爹罗万山,不禁感叹道:“如果我们家老爷子还在,他就是把鱼都吃了,只剩根鱼骨头留给我,那我心里边也高兴……”
 
胜香邻却觉得司马灰所言不错,即使不是全盘吻合,也与事实相去不远,那壁画里描绘的情形毕竟发生在两千多年以前,古代的制度与价值观跟现今大不相同,春秋战国时尊卑为重,生死为轻,贵族怎么肯跟奴隶一样去吃残羹?
 
司马灰道:“还是我妹子说到点子上了,清代距今不过几十年,那时候的女人,还都得讲究个三从四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呢,可你们看以阿庆嫂跟江姐为代表的大多数革命妇女,她们什么时候为柴米油盐的家务事操过心?”
 
胜香邻见司马灰又把话扯远了,就说:“其实壁画里有关‘楚幽王食白鱼、引诱活人殉葬’之事并不重要,真正像谜一样的东西,是装有骷髅的盒子,我感觉那具骷髅根本不像人骨。”
 
众人一边低声议论,一边向下探路,发现了多处残留至今的壁画。内容断断续续,“神灵鬼怪、飞禽走兽、草木虫蛇”等诸多事物都有涉及,各有善恶之状,也看不过来那许多了,而出现“盒子”的壁画不在少数,这个神秘的盒子似乎是件楚国重宝,也是件极其重要的祭器,就连楚幽王墓地宫的壁画中,都有它的身影出现,却在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这更使之显得怪诞诡异。
 
“盒子”里面装了一具骷髅,立起来大概要比楚幽王高出半截,正如胜香邻所说,这具骷髅怎么看也不像是人类,头骨眉嵴分外突出,颅顶多出一个纵目,那装着骷髅的盒子更不是棺椁形制,好像从内到外都带有某种无法破解的含义,但若说这骷髅不是人类,它生前又会是何方神圣?为什么它的骨骸能成为楚国秘器?
 
众人脑中接连划出无数巨大的问号,这些疑问在壁画里找不到答案,古楚国壁画风格琦玮诡谲,题材神异离奇,许多内容今人都无法参透,不过“楚幽王的盒子”很可能确有其物,并且它就在阴峪海地下深处。
 
二学生认为这座古岛上的古代树种大多都已枯死,只同干尸一样保持着原来的形貌,附着在其表面的木菌云芝等物,却生长的异常茂密,这个现象实在是太难理解了,难道是那个“盒子”里有种神秘的力量能够赋予生命?他越想越是激动,加上眼神不好,迎面撞上了悬在半空的一条枯藤,险些从绝壁上摔下去,赶紧揽住身旁的树根,失手掉落了火把。
 
地洞深处雾气氤氲,火把掉入雾中即刻失去光亮,但听“哗”地一声水响,好象落到水里熄灭了。
 
司马灰听动静,发觉置身之地距离水面很近,多说也不过十几米,奇道:“下面是个水潭?”
 
众人当即攀着树藤逶迤而下,穿过薄雾抵近坑底,就见下方地势凹凸,低洼里淤积着从高处渗落的积水,水中斜卧着一尊兽耳金罍,器形体积巨大,表面挂满了铜蚀和绿苔,两耳各呈虎形,被地下水淹没了一半,附近隆起的粗大树根上,散落着无数“尊盘、剑戈”等物,还有鸟兽爬龙之形的青铜重器,深远处水雾飘渺,矿灯的光束照不过去。
 
司马灰避开水面,纵身跃到树根上落脚,他想起先前听到这里有怪声发出,提醒随后跟过来的高思扬多加小心。
 
高思扬点了点头,为了便于行动,将“电石灯”挂在了背囊侧面,端着“1887型杠杆快枪”察看周围的地形,可刚一回身,也不知看见了什么,竟险些呼出声来,她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司马灰也觉身后有异,转回头一看,心中不禁有些讶异,原来在枯藤后露出三四米高的方形人面,那脸看起来似人非人,似兽非兽,饰以鳞羽夔龙之纹,面目惶怒可畏,充满了震慑恫吓之意。
 
司马灰看出这是尊鬼面雕像,它终究不是活的,又有什么可怕?
 
这时高思扬抬手指过去,低声说:“你看到……那个东西了吗?”
 
司马灰顺着她手指一看,只见在树藤与岩石的间隙中,有个白惨惨的东西,轮廓近似人形头颅,脸上眼耳口鼻俱全,也看不到身体四肢,好像只有个脑袋浮在空中。
 

下一篇:第四卷 阴峪海 第三话 照幽    上一篇:第四卷 阴峪海 第一话 魔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