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五话 微观世界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五话 微观世界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见罗大舌头失手,心说糟糕透顶,看来“二学生”腹内确实吸入了异物,又涵养于血中未死,此刻人体内血气渐枯,且倒悬已久,那东西一但缩回去,必定不肯再出,除非开膛破肚才能取出了。

 
司马灰应变迅速,抬手直戳“二学生”的肋骨,两肋处有皮无肉,最是敏感不过,那“二学生”又被蒙着眼倒吊起来,忽然被手指戳中,顿时一声惊叫,又将刚缩进喉咙里的东西吐了出来,这回被罗大舌头死死钳住,顺手抛在地上。
 
司马灰按住矿灯跟踪照视,就见那物仅有一指来长,半指来粗,身体扁平,两侧生有六个短肢,趾上都是吸盘,满身是血,口吐黑雾,发出“咯咯哒哒”近似木质螺旋桨的声音,生性极是活泼,溜滑无比,落地后行动极速,一晃就爬到枯叶缝隙间没影了。
 
罗大舌头以为刚才就把它捏死了,没想到还活着,再想用脚去踩,那物却早已经倏然远遁,他暗觉纳罕,问司马灰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麻蛇子?”
 
司马灰觉得不像麻蛇子,栖息在丛林里的麻蛇子只有四肢,更不能凌空而动,而玉俑中的生物更接近“旋龙”,那是大荒里的一种原始生物,能短距离飞行,习惯寄身于潮湿阴暗之地,最大者只不过身如银针,据说灭绝已久,晋代之后便不再有相关记载。可刚才所见竟是手指粗细的“古种”,阴峪海地下与世界隔绝,特殊的环境亘古不变,还不知会隐匿着多少罕见罕闻的可怕物种。
 
高思扬见司马灰手段精绝,心下暗觉惊叹,她和胜香邻两人上前动手,把“二学生”从古藤上放了下来,解开绑缚活动血脉。
 
司马灰心知“二学生”能捡回性命实属侥幸,虽然伤了元气,但还不至于留下什么隐患,也多亏那异物是雄,若是雌物散子于血中,就算华佗扁鹊再世,也找不到解救之术了。他看“二学生”手脚发软,土铳也丢了,就捡起一段坚韧粗大的松枝,用猎刀削出矛尖,又缠上绳索,交给“二学生”用以探路防身,又命其跟紧了队伍,下次可不见得还能这么走运。
 
众人从地图上看不出距离“潘多拉的盒子”还有多远,也不敢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多做停留,稍事整顿便按图中标出的方位前行,可刚走出不远,前路却被几株缠抱在一起的古树遮挡,周围怪异的树根,像章鱼的触手穿过其它树木底部,周围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菌类植物,就像层层叠叠堆砌的伞盖,从古树躯干上顺着地面绵延铺展,挤得密不透风。
 
阴峪海底下的树木直径最小也有二十余米,人行其中,无异于以蝼蚁之躯观测微观世界,如果从两侧迂回过去,那就偏离了路线,不知道会转去什么地方,也很容易陷入枯枝败叶下的淤泥。
 
司马灰只好打个手势,让众人先停下脚步,取出罗盘反复对照地图。
 
这时高思扬迅速把“1887型杠杆式连发枪”从肩上摘下,提醒司马灰道:“这附近有人……有很多人……”
 
司马灰没听到周围有什么动静,心想你瞧见鬼了不成,这亿万年不见天日的地底下,哪来的很多人?
 
跟在高思扬身后的二学生问道:“又发现玉俑了吗?还是离那些东西远一点为好,凡事安全第一啊!”
 
高思扬没有立刻回答,她一手端着枪支,一手提着“电石灯”照向身侧的地面,示意众人过来观看。
 
司马灰等人围拢上前,向高思扬所照之处望去,果然看到一个十分清晰的脚印,是赤着脚踩到苍苔上留下的足印。
 
阴峪海地下渗水严重,寄附在树木上的植物非常密集,闷热潮湿而无风,总是显得雾气蒸腾,而地面潮湿的树叶层下,尽是又滑又软的泥浆和腐烂的木头,无论发生过什么,丛林很快就会把留下的痕迹掩盖掉,所以这脚印应该是刚留下不久。
 
众人知道在地底发现一个脚印并不奇怪,毕竟这里除了考古队,很可能还有那个行尸般下落不明的“老蛇”存在,但腐苔上的足印不止一个,将电石灯举高了照向周围,就会发现附近还有更多,那都是一串串的印痕,要么全是左足,要么全是右足,一个足迹紧挨着一个足迹,好像步幅极小,而常人行走时留下的脚印,必然是左右交替才对。
 
罗大舌头低头了看自己的两条腿,实在琢磨不出究竟要怎么迈步,才能留下这样的脚印。
 
高思扬更不敢放松警惕:“林场应该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通讯组出事了,阴峪海地下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人?”
 
胜香邻对众人道:“你们看……”她说着用枪托戳下去,表面留下足印的苍苔“喀喇”一声,立刻向下陷进一个窟窿。原来苔层覆盖的是段朽木,半点也受不住力,这说明如果有人抬脚踏上去,只会因自重踩穿朽木,却绝不可能只留下一个足印。
 
司马灰半蹲在地上仔细观察,足印的脚趾、脚弓、前后脚掌清晰可见,但分布得太诡异了,也许根本就不是“人类”的足迹。
 
众人思之皆感不寒而栗,连口大气也不敢出,只盼趁着还未发生变故,尽快离开此地为妙。
 
司马灰拿过“塔宁夫探险队”的地图,继续寻找附近的参照物,以期尽快找到路径离开,不过地图是根据楚幽王时期的古墓壁画绘制,神农架是数亿年前的大海,阴峪海深林下这片茂密的史前植物群落,则是一处发生沉陷的古岛,岛中某个区域被标注为“潘多拉的盒子”,估计也是放置“天匦”的地方,具体的历史还无从考证,现在唯一的指引,就只有这份古老的地图而已,奈何地底环境复杂恶劣,如果不按路线前进,最终只会迷失在死亡的深渊,可是时移物换,滋生的腐苔和地菌,早已改变了原本的地貌。
 
司马灰虽是倍感焦躁,一时间却也无计可施,不得不带着其余几人,踩踏着松软的大型云芝菌向上攀爬,拨开那一团团的藤蔓和乱七八糟匍匐的植物,尽量接近在图中标有记号的地点。
 
司马灰刚接应同伴攀上一段树藤,忽感阵阵阴风袭来,不觉打了一个寒颤,浑身上下先起了层鸡皮疙瘩,心想地下空气潮湿而又沉闷,怎么会有风?
 
他这念头一动,已知是半空中有东西接近,立即调整安装在“PithHelmet”上的矿灯往高处照,地底虽然潮湿闷热,许多地方又有雾,但也存在着苔藓产生的微光,并不是绝对黑暗。因为光线质量还算理想,矿灯照明范围能达到二十米开外。
 
司马灰将光圈投到身后的虚空中,隐约见到有几片枯叶飘落而至,暗道真是邪性了,这里尽是古木巨树,枯萎的树叶幅宽也将近一米,要有多大的气流才把它卷起来?他发觉情况不对,低声提醒其余几人:“留神了!”
 
罗大舌头也已察觉到恶风不善,抬眼观瞧的功夫,那些枯叶又近了数米。他忙端起手中的“大口径后膛霰弹枪”,左手如托满月,右手似揽婴儿,朝着距离最近的一团枯叶抠下了扳机。这条猎枪发射的是“8号弹药”,所谓“8号弹药”,是一个铅块制成枪弹时要分解成八颗铅珠,12号即是能够分解成十二颗铅珠。标号越小,杀伤力越大,一般来说“8号弹药”就属于重型猎枪了,杀伤力非同小可,由加拿大制造,枪托上刻着一个狰狞的熊头,可能是专门为了在落基山脉中猎杀的巨熊而设计。此刻“砰”的一枪击出,那团枯叶顿时翻滚坠下,直接摔落在众人身前。
 
司马灰等人俯身察看,发现那是一只体长过米的“枯叶蝶”,应该属于天蛾当中的一种。躯体像层斑驳晦暗的外衣,和横七竖八的朽木简直一模一样,连眼睛的颜色也完全相同。通过如此伪装,使它与周围环境完全的融为一体,只有在近距离仔细观察,才能看出这团枯叶是有生之物。而这掉落在地的“枯叶蝶”,几乎被“8号霰弹”撕成了两半,身体内流出大量黄色的汁液,但还没有彻底死亡,仍在不住蠢动,躯干上密密麻麻的触毛比钢针还要锋利,碰上了足以致人死命。
 
罗大舌头又开枪射杀了另一只“枯叶蝶”,其余几只扑落到密集的云芝丛里看不见了,但高处阴风飒然,显然还有更多的同类在附近盘旋。
 
司马灰让高思扬先把“电石灯”灭掉:“有道是‘飞蛾扑火’,我估计这些枯叶蝶,多半是奔着灯光扑过来的……”
 
二学生看的心里发毛,问司马灰:“组长同志,你说这些东西会伤人吗?”
 
司马灰认为这种事难讲,大神农架历来以“奇洞异穴,白化生物,奇花异草,珍禽异兽”闻名。作为北纬30度地带中唯一遗留至今的原始森林,那些深厚茂密的植被涵养着充足的水份,像是一座多重的大型供氧舱,因此空气里的含氧量高的惊人。阴峪海地下洞穴中的史前植物群落,虽然已经彻底死亡,但受环境影响,还如同“僵尸”一般保持着原貌。使得依附其表面的腐质层中,生长出无数木菌和云芝。有些尚未灭绝的冷血生物,躲过了天翻地覆的劫难,逐渐适应了地底的生存环境,并以某种奇特而又神秘的方式,一直维系着脆弱的平衡。
 
所以他告诉众人:“这地底下的古老物种大多没人见过,即使见识过也只是与之类似的分支异脉,无法用以往的经验去判断,为了确保安全,当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应该尽量避免接触才是。”
 
司马灰说到这里,隐约听到附近飞扑过来的“枯叶蝶”已经越来越多,而在远处好像还有另一种极其异常的声响,似乎是密集迅速的脚步声。
 

下一篇: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六话 围捕    上一篇:第三卷 潘多拉的盒子 第四话 史前孑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