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无中生有 第八话 费城实验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一卷 无中生有 第八话 费城实验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泥盆纪遗物”在墙体间挣扎欲出,考古队四周全是断壁碎石,众人攀至倾倒的“吞蛇碑”顶端,就已经无路可走了。

 
罗大舌头将背负的通讯班长刘江河放下,胡乱抹了把脸上的尘土和鲜血,气喘吁吁地对其余二人说:“这回可真是遇上过不去的坎儿了!”
 
司马灰也是深感绝望:“要是没用雷管爆破墙壁,说不定能够多活一会儿,如今可妥了,还能往哪再跑?”
 
胜香邻再次看到“吞蛇碑”,心里蓦然一颤,忙对司马灰说:“1958年那支科学考察队的时间并没有消失……”
 
司马灰不知胜香邻想到了什么,但众人性命只在呼吸之间,就算考察队死亡后的时间没有消失,也改变不了现在的处境。
 
胜香邻思维缜密,她此时觉察到事情并非先所想,因为白毛专家是遇到考古队之后,才开始死亡,所以众人始终有一个先入为主的错位判断,认为1958年到1974之间的时间在地底“消失”了。
 
其实被“泥盆纪遗物”躯壳包裹着的空间,其内部并没有任何异常,不管考古队在地宫中停留多久,时间也不会消失,如果白毛专家身边的时间曾经消失过,那他早就被虚无彻底撕裂成原子粒子了,连尸体都不可能留下。
 
真正古怪的地方,应该是“泥盆纪遗物”的躯壳,1943年美国海军曾根据特斯拉提出的“匣子猜想”,在费城进行过一次机密实验,通过交流电聚集了大量磁云,并将一艘“爱尔德里奇”号驱逐舰从中投放到另外的空间,这个实验证实了自然界中,确实存在着若干孤立的神秘空间,它们的周围,都是不能穿越的“弥漫物质”,也就是司马灰所说的“无”。
 
因此“泥盆纪遗物”躯壳中的地下宫殿,相当于一个被“无”包裹着的匣子,唯有近似“虫洞”的通道,才能穿过线性的时间坐标,1958年的科学考察队,以及1974年的考古队,都是经过虫洞进入了这个神秘的“匣子”,它使前后两者的时间交错在了一起。
 
在这个危急关头,胜香邻来不及对其余二人多说,只能形容“泥盆纪遗物”躯壳上的虫洞,是一个客观存在的通道。不过地底浓密的磁云,弯曲了周围的物理空间,所以考古队原路返回地时候,就已经找不到“虫洞”了。
 
司马灰和罗大舌头面面相觑,他们知道胜香邻不会说些无根无据的言语,如果能找到“泥盆纪遗物躯壳”上的虫洞,就有机会逃出去。可四周漆黑一团,到处都在塌方,许多区域也已被碎石填埋。众人勉强置身在倾斜的“吞蛇碑”上,形势岌岌可危,多说还能再支撑一两分钟,怎么去远处寻找“虫洞”?
 
三人想不出可行之策,实在不知应当如何理会。这时只听得“戚戚嚓擦”之声由远而近,用矿灯寻声照去,就见密密麻麻的“尸鲎”,正成群结队从断裂崩坏的缝里涌出,迅速从四面八方向着“吞蛇碑”围拢而来。
 
罗大舌头叫苦不迭:“怎么跟破裤子缠腿似地阴魂不散,都死到临头了,还想着吃人?”
 
司马灰一边盯着蜂拥而来地“尸鲎”,一边对罗大舌头说:“罗大舌头还真让你给说着了,尸鲎虽是山坟古尸里的滋生之物。但这玩意儿也有思维意识,不过只能同时思索一件事。刚才那阵墙倒砖塌,使它们受惊之后只顾逃窜,现在遇到活人就立刻把刚才那件事给忘了。意识里只剩下要啃噬人脑和内脏,你就是把它碾得粉身碎骨,它也想不起来别的事了。”
 
罗大舌头也不知司马灰所言是真是假,但想起那些考察队员的死状,不禁心生惧意。与其被尸鲎从七窍里爬进体内,还不如自己给自己来个痛快的。便对司马灰和胜香邻说:“我罗大舌头今天终于革命到底了,先走一步,到下面给你们占地儿去……”
 
马灰知道罗大舌头就是嘴皮子上的本事,当初缅共人民军被困在在原始丛林里,弹尽粮绝走投无路,剩下的人随时都可能被政府军捉住,处境险恶艰难到了极点,他也没舍得给自己脑袋上来一枪。
 
不料这时就听身旁“砰”的一声枪响,来得好不突然,顿时把司马灰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回头看去,原来开枪的不是罗大舌头,而是躺在“吞碑”上的通讯班长刘江河,他伤势很重,半壁身子都已麻木僵硬,脑中却还恍恍惚惚有些意识,也明白自己算是没救了,不想再拖累其余三人,趁着右臂还有知觉,拽出了胜香邻背包旁的五四式手枪。
 
众人自从进了地底古城,长短枪支都是子弹上膛,随时处于可以击发的状态,刚才又都将注意力放在周围,所以没能发现通讯班长刘江河的举动。不过生死抉择可没那么简单,刘江河抠下扳机的一瞬间,心里终究有些软弱,枪响的同时手中发抖,结果子弹没有射入脑袋,反倒打在了腮部,将自己的脸颊射了对穿,等到众人反应过来,通讯班长刘江河已随着惯性滚下了倾斜的“吞蛇碑”。
 
胜香邻急忙伸手救援,但在这转瞬之间,通讯班长刘江河身上就已爬满了“尸鲎”,司马灰和罗大舌头看得心底一寒,忙把胜香邻拽回“吞蛇碑”。
 
三人用矿灯照下去,所见实是触目惊心,就看满身是血的通讯班长刘江河,滚下去的时候压碎了几只尸虫,腐液接触空气立迅速变为浓酸,眨眼的功夫整个人就已尸骨无存,周围的“尸鲎”仍然不顾死活地爬将过来,也不免被浓酸化去,酸液从裂开的地面边缘,淌落到“泥盆纪遗物”的肉壳上,立时化为黑水。
 
“泥盆纪遗物”的肉壳在腐蚀下开始逐渐死亡,它的躯壳由上至下向四周崩裂脱落,司马灰等人见脚下不住塌陷,不得不攀着倒下来的砖墙,一路往高处躲避,所幸处在最为及坚固的大殿里,才没被填埋下来的碎砖乱石压住。
 
这时“泥盆纪遗物”的躯壳所剩无几,塌毁了半壁的地下宫殿,整个暴露在了火山窟里,司马灰等人都没料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次逃生的机会也是通讯班长刘江河拿命换来的,而且他死得十分惨烈,因此谁都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心头却像堵了块千均巨石,感到透不过气来。
 
三人强行抑制住悲戚之情,翻过附近堆积如山的乱石,从“泥盆纪遗物”残存躯壳的通道中,离开了地下宫殿的废墟,正想摸到洞壁处寻找出口,可四下里冥冥默默,矿灯的光束越来越暗,头皮子也跟着一阵阵紧,就觉那黑暗深处,放佛有种巨大无比的吸力,要将众人的灵魂从身体中揪出。
 
司马灰脸色骤变,考古队的幸存者根本没有脱险,“泥盆纪遗物”的躯壳已经死亡了,可它的“幽灵”仍然存在。
 
胜香邻也意识到“泥盆纪遗物”的躯壳虽已被毁,但其体内的“无”并不属于任何物质,腐酸对它完全没有作用。
 
三人没想到通讯班长刘江河死得如此之惨,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很是替这巴郎子感到不值,而此时置身于火山窟底部,周围全是倒斜面的山壁,围得铁桶也似,除非是肋生双翅,才能够到先前从洞口垂下的绳索,而“泥盆纪遗物”残留下的弥漫物质,摆脱了躯壳的束缚,正在无休无止地迅速扩散,好似一条吞吐千丈妖气的巨蟒,在这黑暗的深渊中苏醒了过来。
 
司马灰脑中嗡嗡作响,记得这火山窟边缘有座大石门,通往绕山而造的地底古城,那道巨门从内向外关闭,两边各有一尊铜人,在外撼动不了分毫,如今说不得了,唯有跑过去设法从内侧推开它,行得通便是一条生路,行不通无非就是一死。
 
罗大舌头心知那座巨门坚厚无比,重量何止千斤,积年累月之下布满了苍苔,都快在地底下生根了,只凭考古队剩下来的三个幸存者,多半是推不开它,不过那也无关紧要,大不了冲过去一脑袋撞死,总比留在地狱里慢慢腐烂来得痛快。
 
三人当即逃向山壁下的石门,司马灰和罗大舌头狠下心来,口里发声呐喊,正要上前动手,胜香邻却忽然拦住二人说:“别过去,不能再往那边走了……”
 
司马灰如何不知道轻重,整个地底古城都会被“无”所吞噬,即使逃出火山窟,恐怕最终也难免一死,但困兽犹斗,咱都不缺胳膊不缺腿的,难道甘心坐以待毙不成?
 
胜香邻道:“你先听我说,如果从这座大石门离开火山窟,咱们三个人都会死。”
 
罗大舌头闻言满头雾水,如今还拿不准能否推得动这座石门,为什么会说离开火山窟就难逃一死?
 
司马灰却是心念一动,这座孤立在地底的火山是有些不太对劲,它根本就不是“火山”。
 

下一篇:第一卷 无中生有 第九话 承压层    上一篇:第一卷 无中生有 第七话 恐怖生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