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九话 死了又死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九话 死了又死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那人一听又是一惊,忙想退出洞去,却苦于被抓住了脉门,怎样也挣脱不开。

 
这时黑雾弥漫,司马灰根本看不清来人身形面貌,只察觉对方左手是个六指,带有关东口音,就连说话的腔调都十分耳熟,当即将他拽到近前,提住后襟扔下洞底。
 
那人重重摔到铁壁上,周身筋骨欲断,疼得不住哼哼:“唉呦……可要了俺的老命了……”
 
罗大舌头上前一脚踏住,提着“电石灯”看其面貌,也不禁诧异万分,此人头上戴顶八块瓦的破帽子,一身倒打毛的老皮袄,腰里别个大烟袋锅子,脖子上还挂着一串打狗饼,分明就是那个早已死去多年的赵老憋。
 
算上这回,司马灰和罗大舌头总共见过赵老憋三次。头一回是在湖南长沙远郊,仲夏夜螺蛳坟憋宝,赵老憋为了到坟窟窿里掏“雷公墨”,被阴火烧去了半边脸皮,又摔破了脏脾,临死前指着“雷公墨”,留下两句话“黄石山上出黄牛,大劫来了起云头”,然后就一命呜呼赴了黄泉,尸体就被司马灰埋在了那片荒坟中。
 
二一回,就是在这次前来寻找“罗布泊望远镜”的路上,考古队在“黑门”中发现了一具风化的干尸,看其特征与赵老憋十分接近。司马灰又在这具尸体怀中,发现了一本载有奇术的“憋宝古籍”,里面赫然写着两句不解其意的暗语,便认为这个死尸就是赵老憋,而当年在“螺蛳坟”多半是遇上鬼了,于是用火油焚化了干尸。但司马灰至今没想明白赵老憋究竟想通过这本“憋宝古籍”,告诉自己什么,那些内容离奇诡秘的插图,好像是暗示着潜伏在身边的一个个危险,可又太过隐晦,谁能在事先参悟得透?如果事先不能解读。那它还会有什么别的意义?
 
第三回就更邪性了,这个赵老憋突然从黑雾里爬进洞来,面前这个“人”,究竟是从枉死城里逃出的恶鬼?还是个什么别的怪物?司马灰知道这世上也有五行道术,那不过是移山倒海之类的幻化罢了,天底下何曾有过躯体不毁不灭之人?
 
胜香邻和通讯班长刘江河听说此人就是赵老憋,也都很是惊异,在途中遇到一具根本不应该存在的“死尸”已经很恐怖了,如今这个连尸骨早已为了化成灰烬的死者,怎么又会出现在地底黑雾之中?
 
司马灰等人将赵老憋团团围住,借着“电石灯”的白光看了半天,昏暗中也分不清对方究竟是人是鬼。
 
赵老憋被众人看得发毛,苦着个脸勉强挤出些笑来说:“诸位好汉,咱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还望老几位高抬贵手……”
 
罗大舌头怒道:“别跟我这装腔作势。等会儿就让你现了原形。”他认定这赵老憋就是坟窟窿里的黄鼠狼子变的,就跟司马灰商量是否要动刑。缅甸游击队有种折磨俘虏的土方子,俗称“搓脚板”,那是先让俘虏背靠木桩坐在地上,两腿平伸并拢。从头到脚紧紧绑住,再用一块表面粗糙的岩石,按在脚后跟上用力来回搓动,皮肉顷刻就会被磨掉,再搓下去就接触到了骨头,来来回回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遍地血肉狼籍,这种酷刑连金钢罗汉都承受不住,可又不至将人疼至晕过去,只能杀猪般惨呼狂嚎。至今还没见过有任何人能熬得住这种酷刑。
 
不如就拿这办法收拾收拾赵老憋,这叫老太太抹口红——给他整出点颜色瞧瞧。
 
赵老憋一听这话,顿时魂不附体,忙道:“啥叫装腔作势?俺这人好就好在实诚,倒霉也倒霉在这实诚二字,你就是想让俺装俺也装不出来啊。”
 
司马灰却觉得敌我未分,还是攻心为上,就止住罗大舌头,问赵老憋道:“我看你可有点眼熟。”
 
赵老憋见事情有缓,赶紧陪笑道:“那赶是好,这是咱爷们儿前世带来的缘分。”
 
司马灰盯着他说:“你穿的这是英雄如意氅,脚底下走地是逍遥快活步。”
 
赵老憋闻言脸色骤变:“爷们儿知不知道山有多高,水有多深,首尾几时开口?”
 
司马灰道:“高过天深过地,头朝东尾朝西,丑时开口,群鸡皆鸣。”他又反问对方:“你迁过多少湾?转过几座滩?”
 
赵老憋战战兢兢地答道:“八下不见湾,过了一湾又一湾;江宽没有滩,转了一滩又一滩。”
 
罗大舌头等人根本听不懂“江湖海底眼”,全都插不上嘴,但赵老憋心里已经有了分寸,再也不敢对司马灰有所隐瞒,告饶道:“俺就是个拾荒憋宝的,一辈子不贪金不贪银,爷们儿你何苦要掏俺的老底?”
 
司马灰更觉此人来历蹊跷,对赵老憋说:“我只是向你打听几件事,也不算掏老底,只要把话说清楚了,咱们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当然说不清楚也没关系,你把脑袋给我留下就行了。”   赵老憋愁眉苦脸的说:“咱手艺人是宁舍一条命,不传一句春,爷们儿可不能逼俺坏了祖师爷留下来的规矩。”
 
司马灰说:“我可不稀罕要你那套憋宝的土方子,我是想问‘黄石山上出黄牛,大劫来了起云头’,这两句话究竟做何解释?”
 
赵老憋闻言惊骇异常,这是寻找“雷公墨”的秘诀之一,民间自古就有“九龙分黄城”的传说。“轩辕黄帝”是三皇之尊,五帝之首,曾造指南车在迷雾中大破蚩尤,死后葬于桥山之巅,后来山崩,变龙升天,埋藏黄帝陵冢的山脉即是“黄城”。当时有九块陨石从天而降,坠于四方,其中一块击于桥山对面的印台岭,陵冢因此而裂。
 
那道岭子满山黄石,形如卧牛,也被称为黄牛岭,黄帝以土德王,应地裂而化龙归去,所以才说是“九龙分黄城”。天坠九颗陨石落在九条龙脉,这种陨石与寻常石铁不同,皆是荧润如漆,质地接近墨玉,是天下至宝。古时有秘诀流传下来,暗表这九块“陨石”的去向,这两句话就是通篇憋宝秘诀的引子,至于其中奥妙,就不能让外人知道了。
 
司马灰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这倒可以解释在螺蛳坟的赵老憋,断气前还对“雷公墨”念念不忘,可眼前这人却对此事毫无印象,而且也与那本“憋宝古籍”中描绘的插图没有关系。那“本憋宝古”书里画着个人,手牵一头老牛,正站在悬崖绝壁上向下张望,似乎是在暗示“黑门”下十分凶险;第二张图中是一大一小两幢房屋,内外相套,怎么看怎么像是“86号房间”那个怪胎,如果提前一步知道对方的真实情况,也不至于始终被动受制,宋地球可能就不会死了;还有第三张图绘着一条死人手臂,应该就是被“86号房间”藏在考古队背包里的断手,臂中埋有“鳖宝”,结果在沙海中引来了许多麻烦,要不是众人腿底下利索逃得快,岂能活到现在?这三副插图是不是暗示着“黑门”下存在的种种危险?
 
赵老憋听罢又是奇怪又是茫然,他身边确有此书,不过后面没有什么图画,而且这本“憋宝古书”的来历和用途,都是秘密,对谁也不能轻易吐露。他听司马灰说到“黑门”,那对小眯缝眼立时闪过一抹狡黠而又贪婪的光芒,试探着问司马灰:“莫非几位进过黑门,你们都瞅见那里有啥奇珍异宝?”还详细打听那三幅图画的具体情形。
 
司马灰又说了一遍,可见了对方脸上的反应,忽然想起宋地球好像曾经说过某种“匣子论”,蓦地里感到一阵心惊:面前这个人,就是“黑门”中的那具死尸。而在赵老憋死亡之前,他曾通过某个不为人知的途径,进入过地底极渊,并被“黑雾”吞噬了,这些“黑雾”里的时间永远凝固不动或循环往复,就像一个完全与整个世界隔绝的“匣子”,独立存在于“时间坐标”之外,而考古队也不知不觉地迷失在了这个“匣子”中,所以才会遇到还没有死亡的赵老憋。此人听我说了“黑门”的方位,以及“憋宝古书”中描绘的诡异图画,便以为这些奇怪的图画就是破解“黑门”危险的方法,在逃离此地之后,就贪心大起,将图画描绘在古书中,又勾结法国探险队到沙漠中寻宝掘藏,结果因为地压综合症死在了“黑门”中。如果赵老憋没在脱离时间坐标的“匣子”中遇到考古队,他就不会在古书中留下那些奇怪的图画,也不会跟着法国人一同丧命,众人就永远看不到那本无法理解的“憋宝古籍”了。整个事件的原因与结果,没有前后顺序之分,就像是永远解不开的“死循环”。
 
司马灰只是根据现在的情况作出这些推测,但这个“匣子”究竟是黑雾,还是地底沙海中导航的大铁人,赵老憋是怎么被困在雾里?他最终是如何逃出去的?那本“憋宝古籍”中究竟有什么不能告人的秘密?1968年死在螺蛳坟下的人又是谁?难道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匣子”?如果现在就把“结果”告诉赵老憋,能改变早已发生过的“事实”吗?
 
解开一个谜团的同时,又衍生出更多的谜,甚至就连自身也与谜团融为了一体,司马灰还不知道自己的推测是否准确,此刻也无法证实,但他相信面前这个赵老憋还是活生生的“人”,于是又问了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你知不知道绿色坟墓?”
 
赵老憋听到“绿色坟墓”四字,好像忽然变了个人似的,脸色也阴沉下来,阴阳怪气地说:“知道……还是知不道,你猜?”
 

下一篇:第六卷 时间匣子 第一话 匣子里的秘密    上一篇: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八话 喀拉布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