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七话 神铁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七话 神铁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苏联人用物探仪器探测到深渊中的两个铁质物体,其轮廓近似人耳,仿佛是在这寂静的地下世界中倾听着神明的法喻。

 
这两个不可明状的古老铁质物体,奇迹般屹立于地底16000多米深的沙海中,众人此刻切实接触,仍是觉得万分难以理解,任何主观所见之物都属抽象,抽象既为不真实,也许你能亲自看到“真实”,却未必能理解“真实”的意义。
 
他们在百余米高的生铁砣子下默立良久,一个个皆是哑然失色,这尊生硬冰冷的庞然大物,似乎已完全与黑暗融为一体,深沉压抑的魄力使人惊心动魄,它带有明显被水侵蚀的痕迹,壁体上的波浪外观,是纵相深裂纹与横向洼洞的组合,却并未锈蚀,仿佛每一处饱经沧桑消磨的印痕,都有一种难以解释的神秘因素存在,斑斓的表面,暗示着时间的度量与年代的久远。
 
如果不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又未得知地底存在两个体积相同的铁质物体,司马灰等人事先多半会将其视为迷航失踪的“苏联Z-615潜水艇”,但在近前观察,却会发现它实在是太古老了,而且这个巨大无比的铁质物体,并不是任何工业的产物,也不是司马灰先前所想的“氢弹”,更确切的说,这只是一块“铁”,大概从“极渊”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它就存在于地底未曾移动。
 
罗大舌头看得乍舌不下:“要说这就是那艘装备潜地火箭的苏联Z-615潜水艇。体积倒是差不多了,可它失踪后怎么会出现在罗布泊荒漠之下?”
 
司马灰摇头道:“你什么眼神,这肯定不是潜艇,第一极渊里的深水早就枯竭了,那艘苏联潜艇不可能自己冒出来,谁又见过竖着搁浅的潜水艇?再说这东西在地底下都生根了,不知道流沙下还埋着多大一截,应该从古至今就没动过地方。”
 
胜香邻道:“只有陨铁才不生锈。因为它具有石铁两种元素混杂,这或许是陨冰爆炸生成空洞时留下的碎片。”
 
司马灰以前听胜香邻提到过这一情况,知道陨冰并非来自高空,而是天地构造时包裹在地壳内部的冰云,密度很大,它在地幔与地壳间形成空洞的过程,有几分接近先秦地理典籍中记载的“天地之大劫”。依旧时观念所言,每隔多少多少万年,天地间就有劫数轮回。等大数一到,整个阎浮世上,万物皆尽,两轮日月,一合乾坤,都将混为一体,而“极渊”内出现的黑雾,就是上次大劫所留。可尽管绞尽脑汁,还是很难想象。地底的陨铁与“绿色坟墓”之间有什么关联,它似乎与任何一个谜团都不相关。
 
司马灰心念一动,问众人:“这陨铁会不会具有某种人类难以窥测的力量?毕竟1958年中苏联合考察队在接触它的时候,全部遇难失踪了。那22名成员一个也没回来。”但现在看来,除了甚是巨大古老,也别无它异,这个铁质物体本身就是陨铁,它应该不会吃人,除非你自己拿脑袋去撞,那必定是一撞一个血窟窿。
 
司马灰越想越是不解,他让罗大舌头和通讯班长刘江河也尽可能提出自己的看法,众人集思广益也许就有头绪了。从“三十四团屯垦农场”出发至此,一路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更有许多人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总不能就为了寻找这两块无声无息的陨铁。
 
罗大舌头瞪眼看了半天,最后无奈地说:“我自从听宋地球讲了马王堆女尸出土的经过之后,真是激动不已,从那时候起就在我的心灵深处,埋下了从事考古工作的火种。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我罗大舌头就是长了三个脑袋,也琢磨不出这俩大铁砣子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通讯班长刘江河论远不如司马灰等人见多识广,虽然除了震惊之外,也存有满腹疑问,可他甚至不知道应该从何问起。
 
四人商议了一阵,认为凭着照明距离20米的矿灯,无法窥探地底陨铁的全貌,它的大部分都隐在黑暗深处,或许高处还有些别的东西存在。陨铁上被海水侵蚀的裂痕极多,众人分从各处攀援向上,仔细搜寻其中隐藏的秘密。
 
司马灰身手快捷,当先攀至高处,隐隐感到陨铁虽系天然造化铸就,可其轮廓间似有经过雕琢的痕迹,到得接近顶部之时,终于发觉这是一尊巨大的铁人,两眼都是深洞,可以容人进入,里面漆黑空寂,深不见底,也不知通往哪里。
 
这尊矗立在死亡之海中的大铁人,拥有比古老更古老的形态,以及无视沧桑变化的更毫无表情的古老面容,因空洞而更显深邃的双眼,千万年来始终向着永恒的方向眺望,万物皆在流动,唯一不变的可能只是变化本身。
 
众人探到此处,心下更觉惊异愈甚,谁能在地底铸造这么庞大的铁人?
 
司马灰推测“陨铁”应该是亘古以来就生于原地,前人使用酸蜡对其进行腐蚀切割,看痕迹少说也有几千年之久了。
 
此时其余三人都已陆续攀了上来,到这里仿佛处在高塔之巅,穿云破雾,身凌虚空,漆黑中虽然看不见脚下深浅,但四周呼啸的气流,也足以令人心寒股栗。
 
众人提着电石灯向洞中照视,内部奇深难测,似乎这铁人腹腔中空,里面可以容物,不禁起疑:“这里会不会关着什么妖魔?”
 
罗大舌头先端着步枪探进半个身子,然后缩回来报告说:“越往深处空间越大,根本看不到底。”
 
司马灰决定单枪匹马下去看个究竟,便用绳子先将“电石灯”垂下,戴上“鲨鱼鳃式防化呼吸器”,胜香邻又将那支五四式军用手枪递给他防身。司马灰接枪在手,当即解下背包来爬向深处,就见底部是个没有出口的蜗形深洞,除了冰冷的陨铁墙壁,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存在,但他举起电石灯向四壁一照,顿时吃惊不小,那一瞬之间,恍然是再次置身于黄金蜘蛛城内留有“幽灵电波”的密室,满壁都是奇形怪状无法解读的“夏朝龙印”。
 
司马灰定下神来看了几眼,见电石灯白光灼目,就抬手摘掉防化呼吸器,招呼罗大舌头等人下来,那三人见了满壁谜文,也皆是骇异难言。
 
司马灰等人想起宋地球曾说过,最古老的文字并非甲骨文,而是“夏朝龙印”,它出现于殷商之前,秦汉时称缅甸地区为“灭火国”,其人不识火性,穿黑水,居地穷。那座比占婆王朝早了千年的“地穷宫”,最早的主人就是灭火国,地穷宫被法国驻印度支那考察团命名为“泥盆纪遗物”,它曾经在地底被大水淹没,千年后又被占婆王改建为“黄金蜘蛛城”,所以灭火国除了一间密室中的神秘符号之外,没给后世留下任何踪迹,只能根据“夏朝龙印”推测灭火国曾是中原古文明的一脉分支。
 
这地底沙海中的铁人内部存在“夏朝龙印”,莫非它是灭火国的遗迹?司马灰猜测说:“这地方算是古西域了,或许是某个胡神也未可知。”
 
胜香邻说应该没有这么简单,灭火国在历史上留下的记载少得可怜,而极渊内的大铁人更是没有任何人知道,咱们只能根据现有的线索设想,夏朝龙印这个消逝已久的古老文明,曾有一脉分支,经过千百年的迁移,最终分布于西域和缅甸,他们像是为了要躲避什么才居于地底。
 
司马灰说不一定是躲避什么,也可能是为了保守某些不可示人的古老信息,据说占婆王古城的密室中,隐藏着一个关于“通道”的秘密,或许“绿色坟墓”这个组织就是想找到这条通道,因为宋地球也曾透露过,“绿色坟墓”是一个接近地心的未知区域,远比处在地壳与地幔之间的极渊更深,从来无人能够抵达,咱们现在需要知道的是这条“通道”在哪,它的尽头又存在着什么东西,掌握了这些线索,就不难查明“绿色坟墓”的背景和动机了,可失传千年的“夏朝龙印”,几乎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噩梦,现在除了“绿色坟墓”的首脑,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人能解读其中隐藏的秘密。
 
罗大舌头对司马灰说:“要按你这么分析,那可真是邪了,既然存在于地底沙海中的大铁人,对咱考古队毫无实际意义,那田克强为什么还要不惜代价来阻挠咱们的行动,他总不会吃饱了撑的闲得难受吧?”
 
司马灰又何尝没有想到此处,可沉默矗立于沙海深处的陨铁,除了内部留有谜一般的神秘符号,好像也没别的秘密可言了。
 
这时胜香邻好像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快速攀上洞口,凝望着深邃无边的黑暗。
 
司马灰等人也跟了上去,只见四周黑茫茫的,实不知有什么可看,就问胜香邻:“你在看什么呢?”
 
胜香邻说:“这里以前曾是黑洞般波涛汹涌的深渊,连鲸群都会迷失难返,而露出海面的陨铁耸立如灯塔,亿万年来始终屹立不动,它也许正是古人用来在地底导航的标志。”
 

下一篇: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八话 喀拉布兰    上一篇: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六话 磁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