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四话 沙海迷走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四话 沙海迷走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回头看见身后有鬼,由于距离太近,几乎是脸对着脸了,也无法细辨,只觉那神佛般的容貌像极了占婆王,而且对方的两只手已伸出来搭在了自己肩头,不由得毛骨悚然,立刻发了一声喊,就地向前扑倒,同时端起了手中的撞针步枪,此刻雷电已消逝在厚重的云层中,矿灯光束照过去只有遍地黄沙,没有任何多余的足迹,空寂的黑暗令人窒息。

 
其余三人被他惊动,也着实吓了一跳,齐回转身来察看,却不见任何异状,罗大舌头抱怨道:“我说咱没事可别一惊一乍的,吓死人不尝命啊。”
 
司马灰很难确定自己刚才看见的究竟是什么,但肯定不是雷电带来的虚像,因为在回头之前,就已察觉到身后有些动静。他将此事告之众人“86号房间”虽然尸骨无存,但探险队并未彻底摆脱“绿色坟墓”的跟踪,下一个敌人已经出现了,它也许就躲在咱们身边。
 
胜香邻也一直感觉到有些难以言喻的反常迹象,还以为是精神过于紧张所致,此时听司马灰一说,才知并非错觉,问道:“你看到了绿色坟墓的首脑?”
 
司马灰摇头道:“我只看那张脸白惨惨的极是怪异,很像壁画神庙中的形象,可占婆王的尸皮面具已经在黄金蜘蛛城里被焚毁了,按理说它不应该再次出现。总之这地方绝不太平,大伙都得放仔细些。”
 
胜香邻说:“解开地底极渊里的谜团。就能扭转这种被动受制的局面,时间拖延越久越是不利,所以咱们要尽快找到三公里之外的铁质物体。”
 
司马灰心想,在这距离地表10000多米下的茫茫沙海中,矗立着两个耳廓形的大铁砣子,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罗布泊望远镜”下的铁质物体就是谜底,可它们究竟能有什么意义?又寻思长度将近百米,构造甚是简单,也不是失踪的Z-615苏联潜艇,那会不会是两颗氢弹?不过氢弹好像也没这么大的体积,看来不走到近前,仍然是无从想象。
 
罗大舌头提议道:“我看这么耗下去也不是事,咱既然确认不了方向,干脆就每个人保持一百米间隔距离,同步向东搜索,要是运气好的话,也许就能找到目标。”
 
胜香邻说:“陨冰是天地形成时就出现在地壳内的巨大冰云。受地压影响爆炸后形成的空洞,其规模和结构都难以估量,在这没有参照物的黑暗中,罗盘只能提供一个大致的方位,矿灯的照射距离也不到二十米,相当于蒙上眼在沙海里摸索,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通讯班长刘江河也认为罗大舌头之策绝不可行:“咱部队上夜间急行军,也不敢让每个战士间隔100米的距离,那非走散了不可。”
 
罗大舌头说:“你们那是没打过丛林战。当初我们游击队钻到那遮天蔽日的热带雨林里,间隔十几步远就谁也看不见谁了,那时连长排长什么的,就在衣服上抹一种草汁子,味道迎风都能传出八里地,后边的人只要有鼻子,即使用黑布蒙上眼,也照样不会掉队。”
 
司马灰两眼一转,已然有了对策,他对其余三人说:“我看咱这队伍真是人多脑杂,让你们讨论个什么问题也都说不到点子上,最后还是得我来拿主意。先前我在洞道的联络舱里,看见有部AФ53型磁石电话机,线路直接通往地底。1958年那支联合考察队,一定是背着线架子下来的,那20000延长米的白色线路,足以支持在三公里外与后方保持实时通讯。咱们只要摸着这条电话线找过去,肯定能抵达目标。”
 
司马灰说完,就找到随绳梯一同垂下的线路。此前众人为了躲避气象云,都急于攀下地面,那白色线路又被沙海覆盖,所以谁都没能发觉。这时看到电话线依然保存完好,仍可做为导向线使用,无不为之振奋,苏联专家团配有精确测绘设备,甚至还有探测铁元素的先进仪器,当年那支考察队行进的方向不会出现偏差。
 
众人当即拨开沙子,寻着那条不见尽头的“白色线路”徒步向东而行,这片存在于深渊底层的沙海,在亿万年来从未经历过枯燥的日月轮回,仿佛偏离了时间与空间运行的轨迹,只有远处偶尔出现的雷暴,像微弱地光般刚刚显现便又倏然隐落,而沙层下可能就是地幔的熔岩,热流向上升腾,使空气变得灼热,与苦寒的“罗布泊望远镜”洞道相比,带给探险者的又是另外一种严苛。
 
司马灰看四周虽然一片漆黑,但那黑暗里竟有种苍苍茫茫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它实在太深远了,只记得先秦古籍中,对极渊里的描述是“有龙吐火,以照四极”,那应该是形容地幔里的熔岩向上喷涌,很难推测中苏联合考察队遇到了什么意外,走在这条探索终极意义的路途中,前方的一切都是未知,命运也随之变得叵测。
 
沙海中地形平缓起伏,司马灰等人惯于长路行军,这几公里的直线距离自是不在话下,不觉走到一处,流沙下浮出许多化石般的白骨,矿灯照过去也看不到边际,不知埋在沙海底下的部分还有多大。
 
通讯班长刘江河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鱼骨,新疆海子最大的大红鱼哲罗鲑,也就两米多长,骤然见此异物不禁惊诧道:“这好像是龙骨!”
 
罗大舌头道:“你少见多怪,这一看就是某种海洋巨兽,或者是条大鱼,最多就是鱼龙。”
 
司马灰也说:“应该是鱼,可仅剩残骸了,看不出是哪种鱼,估计个头小不了,弄不好比苏联潜水艇都大,这地底下很可能存在复杂而又古老的生命形态,多亏现在已经没水了,要不然咱们渡海过去,非被它一口吞了不可。”
 
罗大舌头说:“甭管多大的鱼,它只要是离开了水,那就是叫花子下雨天放火,想穷骚也穷骚不起来了。”
 
胜香邻道:“你们都说错了,这是鲸的残骸,古鲸也称海鳅,并不是鱼。”
 
司马灰恍然道:“原来这就是古鲸,我以前常听人言——天下之深难测者,莫过于海,物中之大难测者,莫过于鲸,其来也无形,其去也无踪。现在仅看这流沙下的白骨,也能想象出这地底曾经渊渊穆穆、浩浩淼淼的壮阔。”
 
罗大舌头也知道鲸不是鱼,自觉输了见识,便又唾沫星子四溅,开始不住口地对众人夸夸其谈:这古鲸我也听说过呀,那家伙老厉害了,当年我爹跟部队过海闯关东,雇了艘带马达的渔船,百十多人在舱挤得满满当当,刚到大洋里,就遇上风高浪急,那巨浪滔天,打得那艘破船东倒西歪,左倾右斜,忽然就见水色变成了墨蓝,从中冒出一座大山来,也不知道有几千米长,在海里一沉一浮,还没等大伙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整条鱼船就被吸进了黑洞,四周昏暗不测。把个船老大吓得体如筛糠,想哭都没眼泪了,知道已经葬身鱼腹了。正这时候忽听潮声大作,渔船竟被涌出水上,落下来就摔散了架,好在已离沙滩不远,会水性的都挣扎着游到了岸边,才知道是巨鲸喷水,把渔船带了出来,你说这要逃不出来,那还了得?
 
司马灰揭老底说:“罗大舌头你好像记糊涂了,你爹应该老一纵的人,他们那都是参加过平型关战役的部队,然后就留在山西太行山开辟根据地了,闯关东怎么还要绕远路跑到山东过海,你是不是把匹诺槽当成你爹了?”
 
罗大舌头气得脸红脖子粗,正待出言反驳,忽觉手中一轻,埋在沙下的线路只剩下一个线头,他扒开沙子找了半天,也不见延伸出去的其余线路所在。
 
众人都感到一阵不安,估算行进距离,四公里左右的路程,现在仅走了一半,没有电话线作为引导,怎么可能找到迷失在沙海深处的中苏联合考察队?
 
司马灰说:“别急,这古鲸残骸都快变成化石了,少说也死了千年,考察队总不至于被它吞了,咱们再顺着电话线段掉的方向仔细寻找,另外一截线路也许就在沙子底下。”说罢带着其余三人就地搜寻,他接连抛了几个沙坑,赫然见到断掉的白色电话线就埋在沙下。司马灰悬着的心落回原位,要是找不到导向线路,后果当真不堪设想,他伸身过去想要拽出电话线,可触手所及,空无一物,那根野战电话线就像突然活了一般,倏然钻到沙子里不知去向了。
 
众人大奇:“电话线怎么自己长腿儿跑了?”于是都上前协同司马灰挖沙,直扒了半米多深,仍是毫无所获。
 
司马灰忽觉情况不妙,他低声告诉其余三人:“别找电话线了,这沙海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大伙快向东去,等会儿不管听见身后发出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去看。”
 

下一篇: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五话 憋宝古籍    上一篇: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三话 穿过苍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