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苏联制造 第七话 为了一个伟大原因作出的伟大牺牲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卷 苏联制造 第七话 为了一个伟大原因作出的伟大牺牲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胜香邻扯了扯司马灰的衣服问:“你瞧见什么了?”

 
司马灰道:“太暗了,什么也看不清,不过我觉得这里面的东西……好像是活的。”
 
胜香邻感到好奇,她上前看了两眼,也有些莫名其妙的毛骨耸然,黑暗中似乎真有某种可怕生物。这座存放岩心和化石样本的库房里,空气从不流通,现在虽然将铁门敞开了许久,但仍会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内部带有观察窗的保密舱,周围都裹着钢板,看起来密不透风,它已在这种环境下存放了十六年之久,其中怎么可能存在生物?
 
司马灰感觉自己刚才看那一眼,险些连魂魄都被从躯壳中扯了出去,心中甚是忐忑,但他仍想去侧面找到舱门一探究竟。
 
胜香邻道:“你先别逞能,我看这里的记录显示,库房中的所有岩心标本,都是从煤炭森林及洞道中挖掘所获,与地底极渊没什么关系。”
 
司马灰正想说话,却听保密舱上边有些细微声响。那动静比野鼠爬行也大不了多少,但库房中一片死寂,司马灰又甚是敏锐,立时察觉到有些异样,他急忙抬头向上一望,就见有条黑影伏在舱顶。
 
对方见矿灯光束照来,也迅速返身退开,司马灰和胜香邻只看到舱顶有张模糊的人头,那头上没有毛发,鸡鼻子、雷公嘴,一只眼大一只眼小,小眼里透出一点凶光,大的眼睛则目光浑浊,这张怪异的脸孔在矿灯前一晃,转瞬间就已没入了黑暗。
 
司马灰知道在相物古术中,俩眼一个大一个小很是罕见,属于“妖眼”,大的白天好使,小的晚上好使,在黑暗中不用灯烛也能保持正常视力,而且这张脸从没见过。
 
司马灰有意要擒活口,便将步枪背起,纵身攀着钢板爬上保密舱随后就追。胜香邻是世家儿女,也识得旧时技艺,此刻见司马灰犹如一条无声无息的倒行壁虎,快捷不逊青猿,不禁惊呼一声:“倒脱靴!”她担心司马灰有失,也跟着攀上舱顶。
 
司马灰到上边借着矿灯光看看左右,却已不见了那人的踪影。只有个克钻六队使用的探勘作业背包,孤零零的摆在旁边。这时胜香邻也已随后跟了上来,二人都认得那是田克强携带的背包,心中暗觉不祥:“田克强早在五十年代中期就潜伏于物探分队,在煤炭森林的一次事故中,只有他一人幸存。如今又受绿色坟墓派遣,破坏探险队的行动。暴露身份之后,先是被罗大舌头扭断了脖子,又在暗河里惨遭分尸。如今他的背包再次出现,这说明众人并未彻底摆脱跟踪,可刚才伏在舱顶上的那个人貌似活鬼,分明与田克强相去甚远。这个特务多次时而复生,它会是‘人类’吗?”
 
司马灰感知附近气息,田克强应该就躲在“探勘作业背包”中,而且确实还活着,奇怪的是那背包里根本装不下人,他打个手势,让胜香邻不要冒险靠近,然后深吸一口气,探臂膀拽出猎刀,想上前揭开背包看个究竟。
 
谁知司马灰刚摸到背包,却从里面伸出一条没有人皮的手臂,随后探出一截身子。
 
这回司马灰在矿灯下看得清楚。这背包里确实藏得有“人”,不过这个人不是常规意义上完整的“人”,顶多只有五分之一,脑袋下连着几样脏器,只有一条手臂,下半身还拖着一条脊椎。
 
司马灰胆气虽硬,见了这情形也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奇道:“两头人?”他幼时在北京东城,曾见到一大群男女老少,把街道上堵得水泄不通,他从人缝里挤进去观瞧,原来大伙都在围观街上一个讨饭的乞丐。以前的乞丐流落四方,或是拖带幼小儿女,或是身体残疾,将身上的苦楚当街展示,以博路人同情,诸如缺胳膊断腿,以及身上的浓疮伤疤,都是他们行讨的资本。俗语说:“当过三年花子,给个皇帝都不换”。有些人天生就好逸恶劳,不愿从事生产劳动,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又没什么文化,扁担横地上不知道念个一,觉得当乞丐吃闲饭,天为被地做床,最是适宜不过,这类乞丐也不值得人们同情。但也有许多人则真是残疾贫苦,生计无着,只好上街行讨。而这次的乞丐却是个少年,他当街袒露胸腹,胸腹前生有一个小孩的头颅,手足眼耳鼻口无不具备,但一直闭着眼皮,是把眼皮拨开来看,里面却没有眼珠子,嘴里也没有呼吸,手足软而无骨,有乳头没肚脐,臀部向前生长,谁看了谁都觉得奇异。那少年自述是山区来的,与其兄连身双生,谁要是给点钱,他就解开衣服让人看看怀中的畸形兄长,他走街串巷,常年以此为生,被政府收容了好几回,都受不住管又出逃在外,打算讨点钱等看了天安门之后再去见识大上海,路上的好心人多,见其可怜,纷纷解囊相助。还有人问那少年:“你怀中那人怎么是你兄长?”那少年说:“先出娘胎的自然为兄,几年前他还能说话,这些年随你怎么呼唤它也没反应了。”司马灰看得触目惊心,既觉得同情又感到古怪,跟着瞧了大半天,直到有公安局的人将这少年带走他才回家,后来又从太爷口中得知:“这并不是奇事,而是奇形,可见天生为人,亦偶有变幻不测之处。”
 
那些旧事隔得年头多了,司马灰早都忘在了脑后,此刻一见这情形,顿时醒悟过来,对方竟是个双生嵌合畸形,平时所见的工程师田克强,只个无知无识的傀儡,真正的主观意识都来自他体内这个“怪胎”。
 
刚一愣神的功夫,那田克强早已拖着半截脊椎骨。从保密舱的另一端爬了下去,像条人首长蛇似的行动奇快,司马灰心知不妙,哪能再容此辈轻易脱身,也翻身跃下,从后提刀就砍,可对方行踪诡异难料,返身逃向死角。“嗖”的一下就钻进了那侧的舱门,又用铁拴死死驳住,将他自己关闭在了里面。
 
司马灰暗道:“糟糕透顶,先前还没来得及发现舱门位置,看来这厮悄然溜进地底测站,早就安排好了退路,是故意现身将我们引到此地。”
 
这一系列变故发生的非常短暂,胜香邻跟在司马灰身后,甚至没来得及看清从背包里爬出来的是些什么。只在矿灯晃动不定的光束下,看到一条黑影钻进了保密舱,心中不禁“砰砰”直跳。
 
司马灰堵着舱门对她简略说明了情况,胜香邻极是惊异,但她更感觉到事有蹊跷:“对方为什么要逃进保密舱,一旦从外部关闭舱门,可就别想再从里面出来了。”
 
这时就听田克强凄厉的声音从舱门缝隙里传出:“别他妈白废心机了。我田某人既然进来,就没想过还要活着出去。实话告诉你们,你们永远也离不开这间库房了。”
 
司马灰怒火中烧,骂道:“放你娘的八级大驴屁,老子怵过什么呀?我还真就不信这个了……”
 
田克强狞笑道:“其实我完全可以悄无声息的解决掉你们几个小贼。如今显露行踪,就是想面对面看着你们绝望的神情,让你们知道为何而死,又将死得如何之惨,否则你们这些懦弱卑微的人,永远也不会理解我为了那些伟大原因而作出的伟大牺牲。”
 
司马灰心想这人心理扭曲到了极点,多半真是疯了,但正可以利用这一点,从其口中多探些“绿色坟墓”的秘密。于是打个手势,让胜香邻准备随时退出这座阴暗封闭的库房。
 
田克强自知命在顷刻,情绪显得很是激愤。他诉苦说早在三十年代,当时正闹饥荒,又赶上过大兵,老百姓大多流离失所,到外乡逃难,当时有个田家的媳妇,逃荒时跟家里人走散了,她一个人走在山野间,夜里惊风四起,雪花如翼,身行又冷又饿,就躲到一座土地庙中避风。她看那破庙中有个老妇正在拿个大沙锅煮东西,以为是野菜汤,就对那老妇人说明了自己落难之事,想讨碗热汤。那老妇却推说:“我一个孤老婆子,没亲没故的,好不容易弄了锅汤,哪里舍得分给旁人?给你喝了我就没活路了。”那田家媳妇再三哀求,才终于分得一碗,没想到竟是肉汤,她饥寒交迫,也没管那么多,狼吞虎咽,连碗底都舔了个干净,后来见那老妇从锅底捞出一只小孩的脚来,顿时大骇,知道喝的是碗人肉汤,连忙顶风冒雪逃出了土地庙,结果连惊带吓倒在了途中,幸好家人回来寻找,终于将她救起,周围乡民得知此事,举着火把回去找那破庙,却已失其所在。
 
这田家媳妇回乡后,就怀了身孕,但那时候的人非常迷信,她自知吃过死孩子肉,不免提心吊胆,唯恐有冤魂前来投胎索债,家里人知道了这件事,也都对她冷淡刻薄起来,动不动就连打带骂,恶语相加。她逆来顺受,只盼生下孩子来一切正常,那就能接着过日子了,怎知挺着个大肚子怀胎了二十个月,始终不见临盆。
 
最后被逼无奈,又离家去寻短见,找片没人的树林子两腿一蹬上了吊,却不知她的情况早就被一个憋宝老客给盯上了,趁着孕妇刚死,就热剖出活生生的胎儿,那胎儿胸前有张模糊的人脸痕迹,轮廓不清,只有两眼半睁半闭,果然是一人一妖的宝胎,憋宝客知道这孩子的妖眼能看地下矿藏,就从此将他扶养成人,并且认为徒弟。不过也没传授什么真实艺业,只是每天喂药,将人形迷住,只让嵌在体内妖眼清醒,以供其所用。后来日军侵华,中原鼎沸,师徒就投向大西南,这徒弟对前事衔恨在心,知道师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先将那憋宝老客的性命害掉,然后被“绿色坟墓”的首脑收入了地下组织,并发誓效命,解放后化名田克强,作为情报联络人员被按插在中国新疆。
 
1955年苏联接到“绿色坟墓”传递的情报,才主动提供专家顾问团和重型钻探设备,挖掘直通地底的“罗布泊望远镜”,当时田克强也以物探技术员的身份参与了这项工程。1958年底,用来探测地底情况的“磁石电话机”线路发生故障,他和一个小组陪同苏联顾问深入“煤炭森林”,想查明故障发生的原因,不料竟在煤层中发现了一些很可怕的东西,所有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了。其实死亡有两种含意,一种是肉体上的死亡,另一种是灵魂上的死亡,如果躯体还活着,但大脑进入死亡状态,那就相当于“植物人”,也和死了没什么区别,物探小组遇到的情况应该是“脑死亡”。
 
田克强的脑袋也在那时候突然“死亡”,从此双眼再也不能闭合。他因走得稍慢,才捡了条命。不久之后,“罗布泊望远镜”计划遭到搁浅,田克强就潜伏在克拉玛依油田待命,如今被派来破坏探险队的行动,防止任何人窥探“绿色坟墓”的秘密,一开始还算比较顺利,但没想到司马灰机警灵便,迫使他暴露了身份,三番两次行凶都没能得逞,他最后焚棺不成,不惜把自己身体切碎,将那具早已成为植物人的躯体舍了,躲在棺中继续尾随,利用宋地球伤口里的血腥,以及棺中千年裹尸锦布的恶臭,也顺利瞒过了众人没有露出踪迹。
 
田克强的这个躯体没有下半身,分割之后再也活不了多久,他将这笔债都算到了司马灰等人头上,认为就凭这些胆大的鼠辈,有什么资格去窥探这世界上最大的秘密?但他也自知不是司马灰的对手,直忍到“地底测站”的库房里才开始动手,这是他的最后的一次机会,也是绝对万无一失的机会,因为苏联人从煤炭森林里挖出的“妖怪”,此时就装在“密封舱”内,凡是进入“罗布泊望远镜”的人,都将变成没有脑波的活死人。
 

下一篇:第四卷 苏联制造 第八话 以前的时间    上一篇:第四卷 苏联制造 第六话 白色线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