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黑暗物质 第七话 到不了尽头的河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三卷 黑暗物质 第七话 到不了尽头的河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地下生物的感应系统远比人类敏锐,那栖息在溶洞里的蛇鼠,全都预感到大难临头,拼着命向外逃蹿。众人却还不知将要发生什么变故,等司马灰抛出“八蓬伞”,趁着火光亮起,就见深远处黑尘如墙。

 
由于光线暗淡,距离又远,只感觉到好像是无穷无尽的滚滚黑灰,质量厚重深沉,比寻常的烟雾要浓出许多倍,密度极大,仿佛是堵正在移动的墙壁,内部夹杂着电闪雷鸣,向众人所在之处迅速席卷而来。
 
落在地上的“八蓬伞”还在燃烧,可被那些有形有质的黑灰一触,火光便立即被黑暗吞噬,凡是落入其中的生物,也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仿佛只一瞬间就分解在了黑暗中。
 
众人都看得毛骨耸然,这些凝聚如墙的黑色尘埃,带有强烈的磁性和风压,还没接近就已开始令人脑中嗡鸣。地底的衰变物质,以及碳酸瓦斯气体,是对探险队最大的威胁,可那些气态物质大多在封闭区域内郁积不动,也绝不会形成雷暴,古人将其称为“死亡之墙”,现在的人们可能也找不到更恰当的称呼,因为这些黑暗物质,完全是超出了以往的认知范畴。
 
司马灰身具相物古术,看这情形,立即想起一种旧说,相传地底有“黑灰”,是天地间大劫所留,至于什么是“大劫”,大致是毁天灭地的某类自然灾害,具体情况那就不得而知了。更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溶洞里,但接触到了肯定没命,他当即推了其余几人一把:“赶紧跑!”
 
其实不用司马灰提醒,众人也知道再不跑就完了,尤其是罗大舌头,遇上这种事溜起来比兔子还快,他背着宋地球,甩开大步就逃。这时也不顾高低,只是往宽阔溶洞里跑。
 
胜香邻察觉到方向不对,后方是硅化平台崩落的深涧,根本无路可走。
 
司马灰一想不错,耳听身后闷雷声滚动,他也无暇再去分辨方向,看鼠群都往斜刺里逃去,就让众人也跟着走,但在高低错落的的洞窟内。终于不如鼠类移动得快,沿途跌跌撞撞,脚下渐觉沉重,胸口都像压了块大石头呼吸艰难,行动速度越来越慢。
 
司马灰发现通讯班长刘江河除了背包之外,还带着那部损坏的“光学无线电”,死也不肯扔掉。这时已经开始跟不上队伍了。
 
司马灰心中起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带着这个累赘?”他正想让刘江河抛下电台。溶洞地面忽然变得陡峭,众人也不急再另外寻觅路径,就将心一横,直接溜下倾斜的岩壁。
 
淌过溶洞迷宫的水流。渗透溶解了松软的岩石,刻凿出一条条向下的隧洞和洞穴,水从洞穴中流过,在亿万年的漫长岁月中沉积下矿物质,逐渐形成了各种千奇百怪的地形,这斜坡上密布着许多圆形凸出物,大大小小形同珍珠壁,都是在水流的反复冲刷下,给沙粒外部裹上了一层溶解碳酸钙,越积越大,形成了光泽圆润的表面,极其湿滑。
 
那一阵阵沉闷的滚雷声。虽已被远远甩在了身后,但司马灰等人发现这斜坡太深,奈何岩壁上滑不留手,想停也停不下来了,只能顺着凹凸不平的珍珠岩不断滑向溶洞底层区域,完全预计不到下边会是什么地形,以这么快的速度溜下去,一旦撞上石笋石柱,就算不被戳个对穿,也难免撞得折筋断骨。
 
正当这提心吊胆吉凶未卜之际,忽听地底有哗哗流动的水声,原来这片珍珠岩石壁直接延伸到一条很深的地下河谷,司马灰等人扑到沙岸上就势停住,各人身上难免都有淤痕和擦伤,也完全不知道现在置身于什么区域。
 
司马灰拿出最后一根火把,点燃了举在手中,众人借着光亮向四周探查,就见这河谷中都是金沙岩层,被火焰一照,显得熠熠生辉,暗河中漂着大量蜉蝣和蚋蠰,水面上黑沉沉的都是旋涡,看来湍急的潜流都在下面,很难分辨暗河是向那个方向流淌,又发现远处有一团团鬼火闪烁不定。
 
罗大舌头看了看宋地球的情况,就对司马灰说:“老头子从这么高的地方滑下来,屁股都快磨平了,我看这地方依托着暗河,能进能退,可得让他好好歇一阵子了。”
 
司马灰仍不敢放松戒备,这地底暗河可能自从混沌初分那天起,就没有任何人进来过,天知道这里有些什么,他告诉众人:“一定有生物尸体腐化消解,才会产生磷光,可这附近出现这么多鬼火,绝不会太平无事,先过去看清楚了再说。”
 
胜香邻也有不祥之感:“我听到高处好像有些奇怪的声音……”
 
司马灰点了点头,让其余几人保持警惕,节约能源,尽量减少使用矿灯,谁都不准离开火把的照明范围,他又重新检查了一下步枪,见并无损坏,就带头走向鬼火闪烁的区域。
 
众人还未行至一半,就先嗅到一阵腐臭,不得不用毛巾蒙住口鼻,黑暗中不时有阵阵阴风倏然掠过,像是有什么东西快速飞过,冲得火把忽明忽暗,再往前走,地面上到处都是碎石和硅化岩壳,原来从高处崩落的平台,也都坠落在了这条河谷里,唯独那尊羊首蛇身的棺椁则完好无损,只是椁盖在已没了,棺椁洞开,直接就能看见里面的尸骨。
 
司马灰觉得奇怪,他离到近处看了看,才发现椁壁间凿有风孔,下坠的时候减缓了速度和撞击,古楼兰人有先见之明,知道黑门古墓总有荒毁之时,如果有土贼妄图惊扰先王的安眠,棺椁就会沉入“寒山之底、阴泉之下”,而开棺的土贼也会一同落入深渊。成为活生生的殉葬品。
 
众人皆是好奇,都想看看两千年前的楼兰古尸究竟是何模样,要是按照“非必要不接触”原则,他们完全没有机会看到棺椁内部的情形,现在是潜伏的敌特破坏了墓穴结构,才使棺中的楼兰先王暴尸于此,这笔帐怎么说都应该算在对方头上。
 
但众人凑到椁前看了一眼,却无不讶异。就见这尊羊首蛇身的巨椁内部,并没有任何尸骨,散落在里边的,尽是些异方珍物,那如人之玉,似龙之锦,连司马灰都叫不上名目,另有十余个腥腐的球状物体,表面疙疙瘩瘩,像是风化了的内脏。
 
司马灰看得直皱眉:“这都是枯化的人脑!”
 
其余几人闻言无不心惊:“怎么只剩下风化的死人大脑了?尸骨都到哪去了?再说这棺材虽大,也容不下十几具古尸同棺而葬……”
 
宋地球骤然见到棺椁,出于他多年职业习惯形成的反射条件,竟自清醒了许多,他的老花镜早就丢了,但一摸那椁顶的异形羊首和铭文,又听司马灰说什么“人脑”,突然开口道:“这是安归摩拿的棺椁,谁给打开的?谁又说这是枯化的死人大脑?简直是信口开河。按史书上的记载,很有可能是马脑。”
 
司马灰听宋地球说这是马脑,稍微一怔,也就立时醒悟过来。西域古国中相物憋宝的方术众多,善于鉴别者,可以通过马匹鸣啸声,来辨认马脑颜色。据说脑色如鲜血的马,能日行万里,腾飞虚空,堪称神骏;脑体暗黄之马日行千里,嘶鸣声可达数百里之外。这两种可称宝马良驹,其余的颜色多不成器,成器也拙。等马匹死后,抠出脑髓视其颜色,基本上都与憋宝术士先前的判断吻合。所以西域贵胄下葬时,常将千里马枯化的脑子放在棺中陪葬,显得极为珍视,有其物而无其价,安归摩拿的棺椁里,就装有“宝马枯脑”,但古尸却已不知去向。
 
胜香邻见宋地球又清醒过来,终于稍稍放下心来,就想问问他这地槽深处的情况,这距离地面几千米的洞窟内部,除了地压异常,多重地貌符合也属罕见,更有黑灰般的高密度尘埃,这都是怎么形成的?可忽觉面颊上一凉,似乎有水珠从高处滴落在脸上,她伸手擦拭,却发现是黏绸如墨的腐液。
 
司马灰也在火光下看得清清楚楚,又感到高处涌出一阵浓烈的血腥气息,并混有尸体的腐臭,显然不是地底岩层漏水,而是有“尸血”落下,借着周围闪动的微弱鬼火,可以察觉到无数黑影在众人头顶高速盘旋。司马灰知道枯马脑能燃百尺,眼下情况紧急,他也不管宋地球阻拦,抓起一块,用绳子缚住,点燃了抛上高空,就见一团火球般的明焰暴涨,火光中有难以计数的白蝙蝠,密密麻麻地蔽空飞舞,有些翼展过米,形似骷髅,它们聚集成群,几乎卷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旋涡,场面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原来坠落的石台压夸了一蝙蝠洞,整个巢穴的底部和大量腐骸,都随之塌陷下沉,栖息在阴冷岩壁上蝙蝠都被惊起,从洞窟间倾巢出动,在地下河谷钟乳倒垂的石壁底下,铺天盖地地盘旋飞行,棺椁中的楼兰古尸早被它们扯成了碎片,由于惧怕火焰高热,才只在周围盘旋,始终不敢接近,等到火把熄灭,就会扑下来掠食。
 
众人知道火把和棺中几块枯马脑,加起来也燃烧不了多久,一想到失去了火把的防御,顷刻间就会被活活啃成一副白骨架子,想到其中惨状,都不由得心寒股栗。
 
罗大舌头忽生一计:“咱赶紧下河,实在不行潜到水里也能躲躲。”
 
通讯班长刘江河面如土色:“我……我不会水,要不你们逃吧,别管我了。”
 
胜香邻提醒道:“绝不可行,暗河里潜流湍急,就算是水性再好也会被卷走,那椁中的内棺是用古木所制,咱们将它劈碎了多做一些火把,至少还能维持一时三刻。”
 
司马灰心想这倒是个办法,背包里虽有罐装火油,但仅凭油料烧不了多久,就地燃烧起来也无法移动,不如拆了内棺制成火把,只要能在火把耗尽前,找到一处狭窄的岩洞容身,就可逃过此劫。
 
可司马灰刚一回身,就见外椁和内棺中伸出一条血肉模糊的手臂来,随后有个人探出半截身子,周身上下一丝不挂,所有的皮肤都被剥掉了,脑袋上的头皮也没了,面目已不可辨,眼框里只剩一只眼球,兀自圆睁不闭。
 

下一篇:第三卷 黑暗物质 第八话 Aφ53磁石电话机    上一篇:第三卷 黑暗物质 第六话 龙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