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蒸气流沙 第七话 衰变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二卷 蒸气流沙 第七话 衰变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众人根本听不懂穆营长究竟想说什么,只猜测他在地谷中发现了“克拉玛依钻探分队”,那些人显然遭遇了不测,但无论是死是活,怎会变成了地底的壁画?

 
穆营长见众人不解,就道:“这事死球了,我嘴拙,说也说不明白,你们考古队总比我这行伍出身的大老粗见多识广,自己到洞子里看看去就知道了。”
 
宋地球通过这次艰苦的荒漠行军,早已对穆营长的能力和为人有所了解,知道这是条铁打的汉子,一贯谨慎沉稳,言下向来无虚,绝不会谎报军情。宋地球便命其余几人带上背包和电台,到大沙坂下的地谷中看个究竟。
 
“大沙坂”地区全是被流沙覆盖的土山,千百年来,流沙不断涌动,逐渐填塞了山体间的沟谷洞穴,但土层沙化风蚀严重,又要承受张力和塌方的影响,致使流沙下存在大量空隙,那座被土贼盗空的楼兰王古墓,附近有片坍塌的沙洞,露出了沙土层下的洞窟,顺路下行,就进入了岩壁耸立的地谷。
 
这地谷距离地表的流沙大约有三四百米,高处都已被土壳沙石填埋,难见天日,下边是条天然形成的深涧,地面也都铺满了沙尘,呈南北走势,平均宽度近十余米,古楼兰历代先王的墓穴都分布在这条地谷的两侧。至今还能清晰地看到那些裸露的岩层中,存在着剧烈扭曲的地质断裂带。细沙像是溪流般,断断续续从岩壁地裂缝中落下,也不知通着多少沙井、沙斗。
 
两天前通过无线电收到讯息,明确显示那支来自克拉玛依油田的“钻探分队”,早已抵达了大沙坂,可当宋地球带队赶到会合点的时候,却发现空无一人,便推测钻探分队遇到了热风流沙,很可能也躲到附近的沙窝子里避难去了。
 
穆营长先前在周围探路,也是为了搜寻钻探分队的下落,不想却在地谷深处,发现了一些令他万难理解的情况。那些诡异至极的事实令他毛骨耸然,感觉自己这辈子深信不疑的一切,都被彻底抹杀了。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看到的恐怖情形,只好带着宋地球等人来到事发地点,也许只有这些懂科学有文化的知识分子,才能解释克拉玛依钻探分队究竟遭遇了什么。
 
众人跟着穆营长步入地谷。
 
随着地势渐行渐深,山体中脆弱的土层,开始变为半土半石,再深处几乎全是坚厚的岩层,岩壁的颜色大多呈现灰白色。
 
最后来至一片狭窄的山壁前,穆营长忽然停下脚步,这里漆黑一团。众人借着矿灯光束,见那石壁上似乎有十数个模糊的人形。离近了再看,壁中人形从头脸面目,到衣服手足,乃至胸前“克钻六队”的字样,皆是历历可辨。
 
众人相顾骇然:“这些壁画上的人形痕迹,确实应属克拉码依钻探分队,可那些人都到哪去了?他们如今是死是活?”
 
宋地球有种不详的预感:“我看这壁画并不清晰,人形脸部也大多扭曲模糊,谁能描绘这种东西?倒像是人身上所有颜色,经高温瞬间熔化后,吸附在岩壁上的痕迹。”
 
司马灰试探着用匕首刮取壁画,那色彩都如油泥一般,放在鼻端一嗅。但觉一股腥腻冲脑,不禁皱眉道:“是人膏人油!”
 
穆营长想象不出什么样的高温,才能把人烧得只在墙上留个印子,不禁鄂然道:“这山壁上的印痕果然都是死人,钻探分队那些同志全都遇难了?”
 
宋地球一言不发,他先用矿灯四处察看了一阵,又从地面抓起一把沙土慢慢搓碎,沉思许久,才对众人说道:“看情形与先前推测的一样,钻探分队是遇到了热风,提前进入地谷避难,但这大沙坂下的土山里存在岩硝矿脉,此类岩矿不仅具有易燃特性,也含有一种黑色放射性物质‘氡’,千百年来沙化沉积在地下,会衰变为气态‘钸-218’或‘锇-214’,遇到明火就会发生轰燃,这种轰燃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燃烧,而是一种全面快速瞬间的高热释放,也不会产生任何火焰,而是释放出如同蒸汽一般的光雾状热能,连钢板都能在眨眼之间完全熔化,钻探分队的人肯定是在无意之中,引燃了地下的气态衰变物质,轰燃产生的巨大热能将他们彻底蒸发了。”
 
众人都知道以宋选农之能,推测出的情况都如亲见一般,不会出现太大偏差,可是从克拉码依油田调来的钻探分队,其中也不乏专业技术人员,那些人常年从事井下作业,自然对地下蕴藏的气体和矿物质十分熟悉,他们进入地谷后,会轻易犯这种错误吗?
 
宋地球叹了口气:“危险往往无处不在,不是预防了就不会出现意外,你们看这地谷中虽然存在氧气,却没有任何生命迹象,连沙漠中常见的蝎子蛇虫都不见踪影,也没有水流,常年从事井下作业或有探洞经验的人,绝不会在这种地方使用明火,我相信钻探分队的人也该知道这一点。可衰变的气态‘锇-214’物质,多为凝聚的雾团状分布,在蒙住口鼻的情况下,短时间接触对人体也无大碍,但哪怕只产生一点静电,也会将气态衰变物质引燃,钻探分队虽然穿了静电服,不过有一些不经意间产生的摩擦接触,仍会出现微弱的静电,确实令人防不胜防。如果发现地底存在污浊的衰变气团,应当仔细观察,避免近距离接触,那才是唯一稳妥的对策。”
 
众人听了宋地球的分析,皆是黯然不语,除了对克拉玛依钻探分队遭遇感到难过,再仔细想想其中情由,也不免觉得后怕,要不是穿越戈壁的行程耽搁了两天,如今死在地谷中的人,可就不止这支钻探分队了。
 
穆营长又带同罗大舌头和刘江河,在钻探分队遇难的区域附近进行搜索,想看看有没有幸存者,宋地球则让司马灰和胜香邻清点装备物资,探险队所带水粮仅够维持两三天。电台也损坏严重,难以修复使用,完全与后方失去了联络,没办法向上级汇报情况。
 
宋地球对司马灰说了当前的处境,强调即使没有“克拉玛依钻探分队”的协助,这次任务也不能半途而废,因为留下来等救援,或是徒步穿越大漠戈壁返回农场,都至少需十天以上,成功的希望非常渺茫。唯有从地谷进入“黑门”,到罗布泊望远镜下的地底深渊里,寻找苏联人留下的通讯设备,才能与外界取得联络,因此一定要克服畏难情绪,别忘了有句至理名言说得好——“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司马灰说,老宋你用不着再给我做思想工作了,我完全相信你的判断。因为您绝不是那种小资产阶级领导,只管自己吃饱喝足,不管下属死活;更不会拿着我们下级的鲜血,去装点自己头上那顶反动学术权威的邪恶光环。可正如你刚才所言。危险往往无处不在。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都有走悬的时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碰上过不去的坎儿了。所以你最好把“罗布泊望远镜”的具体情况,提前给我们透露透露,万一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一不留神去见马克思了,我们还可以接替你完成任务,照样让你流芳千古,永垂不朽。
 
胜香邻觉得司马灰之言太不中听,责备道:“司马灰,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宋地球却认为司马灰的话有一定道理,就对这二人说:“要是我出了意外,就由司马灰你来接替我指挥,到时候香邻也会协助你。你们记住我说的话,罗布泊望远镜是苏联提供设备和专家技术人员,挖掘的大型洞道,直通地表之下万米。可随着中苏联合考察队的神秘失踪,洞道彻底崩塌,地底极渊中的岩心样本、大量珍贵数据、重型钻探设备,以及无数惊人的秘密,都被永远封闭在了无底洞窟中。苏俄历来野心勃勃,赔本的买卖从来不做,他们为什么会投入这么大力量,协助中国进行地球望远镜计划?苏联专家团究竟想在地底寻找什么?是否关系到国家安全?这些疑问从1958年以来,就始终没人能够回答,甚至连当年发现极渊位置的胜天远也不清楚。作为一名考古和地质工作者,咱们有责任去为国家为人民解开这些谜团。”
 
宋地球又对司马灰说:“我知道你对罗布泊深渊中的秘密并不感兴趣,你只是想了解胜天远留下的那本工作笔记,因为其中记载着关于‘绿色坟墓’的事情,但这些内容都受保密条例约束,无论如何我都不能透露只言片语,我现在只能这么告诉你,在罗布泊望远镜的极渊之下,有你想要寻找的一切答案。”
 
司马灰深知世情复杂,人心难测,可他跟随宋地球时日虽然不多,却甚服其学识渊博、仁厚深沉,又能临大事而不惑,遇大难而不惧,极少动怒。他适才听宋地球说地底极渊中,存在着自己想要追寻的一切答案,不免觉得有些言过其实,未敢深信。但是看来胜天远毕生致力于揭开罗布泊极渊之谜,确实与“绿色坟墓”的秘密有所关联,只是这些情况都在宋地球脑袋里装着,问也问不出半个字来。只有等到进入“罗布泊望远镜”内部,才有可能接触事实的真相。
 
这时到附近搜索幸存者的穆营长赶了回来,他无奈地对宋地球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什么发现。
 
宋地球看了看手表:“既然没有发现,就别过多耽搁了。”他吩咐众人带上步枪和背包,准备穿越地谷纵深区域,寻找楼兰古国的“黑门”遗址。
 
穆营长有多年军事侦察经验,对于“敌我斗争”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他认为“克拉玛依钻探分队”全部遇难的情况,有许多不合情理的地方:这条深邃曲折的地谷,在大沙坂下纵断数十里,存在岩硝矿脉和危险气体的区域不过几处而已,钻探分队里也不乏熟悉地下气矿的专业工程技术人员,他们进入地谷,主要是为了躲避热风流沙带来的酷烈气候,可为什么不找个安全地带,却要躲到偏僻的地谷边缘,结果引发了衰变的气态物质产生轰燃,事出突然,竟未能走脱一个。
 
宋地球听罢不觉心中一动,此事确有蹊跷,因为地底的衰变气体,不像那些对人体有害的沼气和高浓度二氧化碳,这种气团虽然危险,却可见可防,钻探分队在与其接触之前,不应该毫无察觉。
 
冷战时期苏联人进行的“地球望远镜计划”,涉及了许多不能公开于世的秘密,谁也猜测不出地底深渊里究竟存在着什么东西,仅是那些深度钻探的设备和技术也属军事机密,因此不排除国内至今还有敌特潜伏,即便不是苏修特务,也有可能是“绿色坟墓”这个地下情报组织按插下的人员,他们妄图破坏一切对于“罗布泊望远镜”内部的探测行动。说不定“克拉玛依钻探分队”里就是混入了敌特分子,才被引入绝境惨遭毒手,倘若果真如此,事情可就复杂了。
 
有道是“机不密,祸先行”,虽然暂时没有找到确凿证据,来证明这一推测,却也不可不防,如果钻探分队确实是因为敌特暗算,导致全员遇难,那么对方一定还潜伏在某个角落中,暗中窥视着探险队的一举一动。
 
穆营长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但他要替众人在前探路,难以兼顾保卫工作,又看通讯班长刘江河缺少临敌经验,就将自己的五四式军用手枪和三个弹夹,全部交给了司马灰。他叮嘱司马灰:“必须保护好1号宋选农的安全,咱们这些人里,谁死球了都不要紧,唯有宋选农不能有任何闪失,因为‘1号’实在太重要了。”
 
司马灰见穆营长信得过自己,自然不会推辞,他接过手枪挎在身边,随即跟着随宋地球等人动身出发。才走不出三四步远,隐约听到身后有些极轻微的声响。那声音“稀溜稀溜”,就像是有某类大牲口在喝水一般,听来使人心悸。
 
这地谷里空寂无声,底部尽是干燥的沙砾岩层,根本没有水流经过,而且从方位上判断,那声音是从石壁附近传出。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正伏在那里伸出长舌,舔噬着“克拉码依钻探分队”死亡时残留在岩壁上的人膏人油。
 

下一篇:第二卷 蒸气流沙 第八话 黑门    上一篇:第二卷 蒸气流沙 第六话 消失的克拉玛依钻探分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