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黄金蜘蛛 第八话 另一个幸存者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五卷 黄金蜘蛛 第八话 另一个幸存者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司马灰本以为整座古城是占婆王的地下陵寝,此时闻听玉飞燕所言,不禁满脸愕然,阿奴迦耶王不是“人”难道盛极千年的古代王朝,竟让猴子来当一国之主?

 
玉飞燕白了司马灰一眼:“我说过是猴子吗?你别纠缠不清了,先听我把话说完。占婆王……”
 
她正待细说,就听不远处黑漆漆的水面上,哗啦一声搅动,一段枯木般漂浮在水里的鳄鱼迅速朝着他们游了过来。
 
原来沼泽坍塌之际,有数条巨鳄逃避不及,也跟着陷落下来,它们追逐潮湿隐晦之气而动,不知从哪处缝隙里,钻进了隧道之中,但这暗河里都是死水,找不到任何食物,而罗大舌头裤管和鞋子都被鲜血浸透了,顿时将水中的鳄鱼吸引了过来。
 
四人虽然带着枪支武器,却限于没有探照灯,也不敢只凭手电筒就贸然在黑暗中对敌,听得动静不对,立刻撤上了隧道侧面狭窄的石台。wωw奇Qìsuu書còm网
 
那层石台总共才有半米多宽,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尊低矮的跪地石俑,而司马灰等人都知道,鳄鱼向来凶暴贪食,别看它们躯体笨拙,四肢又短又粗,猎食之际却迅猛绝伦,比如高悬河面几米高的树枝上蹲着几只猴子,那伏在水里的鳄鱼也能突然跃出水面数米,连树枝带猴子一口咬下,这一人多高的石台如何放得在它们眼内?所以众人都埋身躲在石俑背后,不敢稍动,耳中可以听见鳄鱼拖着沉重躯体爬动的声音,非止一条。
 
司马灰从石俑后面探出头来。望了望隧道底下的暗河,早把先前的话头抛在了脑后,他对其余三人说:“这可真是刚离虎穴又入龙潭了。将咱们引进隧道里的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如果他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缅北山区失踪的盟军士兵,怎么可能在不见天日的地底存活三十几年?”
 
罗大舌头腰伤虽然疼痛,却仍忍不住插嘴道:“我看那家伙可根本不像活人。按照相对论的观点,这世界上有人就该有鬼,也许咱们真是遇上鬼了。”
 
司马灰摇头说:“我先前也这么想,但是用化学信号棒照过去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有个影子,身后有影子的就不会是鬼,不过……”
 
这话还没说完,就听隧道对面的石俑后边,传来一阵轻响。此刻司马灰等人身边的光源,除了几枚化学信号棒和白磷手榴弹之外,就只剩下两支手电筒和一盏宿营灯。宿营灯形如旧时马灯,里面是节能的发光二极管,四周装有透镜使光线扩散,防风防水,可以悬挂在帐篷里作为固定光源,不太明亮,而且不能及远,只有聚光手电筒能照到五六米开外。这种聚光手电筒的光束可以调节,光圈越是集中,照明的范围越远,但幅度则会相应缩小。司马灰就将手电筒光圈调至极限,举起来向对面发出动静的区域照去,其余三人也已悄悄拉开了枪栓,犹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手电筒的光圈仅剩巴掌大小,照明距离却增加了不少,隔着暗河,恰好能照至隧道的另一侧,但肉眼看过去,所见极是模糊,只看到一尊石俑肩上似乎搭着一只人手,一顶钢盔在后面半隐半现,好像是那个先前逃进隧道深处的“人”正伏在对面探头张望。
 
司马灰正想开口喝问,却听对方率先说道:“别再用手电筒照了,我在地底下困得太久了,眼睛见不得光,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嘎?”
 
声音有气无力,若不支着耳朵仔细听,根本就听不清楚。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听对方说话同样是个中国人,而且竟有些云南口音,难道不是当年失踪的美军?另外司马灰也知道,常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眼睛不能突然见光,否则就会当场暴盲,便将手电筒的光圈压低了些。回应道:“我们是缅共人民军东北战区特别任务连,你是哪部分的?”
 
暗河对面那个头戴钢盔的人显得有些吃惊,奇道:“缅共人民军……特务连?那是做什么的嘎?”
 
罗大舌头虽然受了伤,嘴上却不肯消停,反问道:“做什么的?是这个地球上最危险的武装游击队,咱的宗旨就是让穷爷们儿天天过节,到那些为富不仁的有钱人家里,吃他们的饭,睡他们的床,再看看他们的老婆长得顺不顺溜……”
 
司马灰低声告诫罗大舌头,让他趁早闭住口不要再胡言乱语,现在可不是嚼舌头的时候,然后又提高声音向对面说道:“我们这事比较复杂,一句两句解释不清,你先说你是什么人吧。”
 
对方似乎感觉到司马灰等人没有敌意,就通了姓名:“我是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混合补给连通讯班的钱宝山。”
 
司马灰想起Karaweik祖父留下的日记本中,记录着对日作战时期,盟军在缅甸修筑公路的详细情况。臂上戴有虎头徽章的美军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负责执行贯通野人山段公路的任务,这支部队的通讯呼号就是“AAD”出于当时协调沟通的需要,美军部队里也配属了不少中国士兵,看来此人就是其中之一。既然对方提到是“补给连”那些十轱辘美国造大卡车肯定都是由他们驾驶的,可这支部队为什么会出现在野人山裂谷的最深处?他们是怎么把车开进来的?整个补给连又怎么只剩下他一个幸存者?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他是依靠什么活到现在的?难道在这近三十年的漫长时间里。始终没能找到机会逃出去?
 
不仅是司马灰,其余三人也都是疑惑重重,最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想尽快知道:“究竟还有没有机会逃离野人山?”
 
钱宝山也察觉出这四个人的疑惑,便叹息说:“我被困在这条隧道里究竟有多少年,自己也数不清嘎。我把我经历的事情讲给你们听,你们就明白自己眼下的处境了。”
 
钱宝山随即说起经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中国战场接受外援的渠道,只有驼峰航线,但仅凭空军的运输力量,又难以支撑庞大的物资需求,其余的陆路交通,都已被日军切断,所以反攻缅甸、打通中印公路,是当时盟军的第一战略目标。钱宝山是云南籍贯。曾随远征军在印度接受美国教官轮训,最后被调拨到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补给连,参加修筑野人山公路的任务。
 
野人山公路呈“Y”字形分布,分支左侧是A线,右侧为B线,当时首先修筑的公路,是直线距离较短的B线,因为早在日军入侵缅甸之前,野人山里就已存在英国殖民者开凿的秘密隧道,但在施工过程中,发生了许多意外。面临的阻碍超乎预计,才不得不另外开辟迂回曲折的A线公路。
 
然而从外围绕过野人山的A线公路,施工进展得也不顺利,由于藏匿在山区的残余日军没能及时肃清,所以工程部队时常会受到小股日军的骚扰,零零星星的战斗几乎不曾间断。那次是钱宝山所在的补给连,驾驶道奇式运输卡车,给前方部队运送一批军需物资,车队行驶到堪萨斯点附近,遭遇伏击,陷入了日军的包围圈。
 
经过短暂交火,补给连发现这股日军配有数辆三菱重工设计制造的97式坦克,在中国俗称其“王八壳子”此时仓促接敌,己方被前后夹击堵在公路上,所处地形极为不利,纠缠起来必然吃亏。就在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处于最前边的引导车,仗着和敌人之间的距离比较近,就冒着炮火,猛踩油门对着97式坦克直撞过去。
 
日军的97式坦克虽然号称是中型战车,其实勉强能算轻型坦克,战斗全重才1.5吨,而十轱辘美国造全重近十吨,论个头和分量,根本就不处在同一级别。那头车驾驶员打红了眼,加之山间公路陡峭狭窄,结果卡车和坦克全都滚落山涧,双方同归于尽。
 
后面被堵住的车队顺势冲出包围,且战且走,终于脱离了战斗,岂料误打误撞,竟然驶入了废弃的B线公路,当时随军的向导兼通译是个叫木阚的缅甸人,他引领着补给连运输车队,开进了一条隧道。
 
随后为了阻断身后日军的追击,就派工兵炸毁了隧道洞口,没想到爆炸引起了接连不断的大规模塌方,虽然摆脱了敌人,但也等于切断了自己的退路,他们别无选择,只有沿着修了一半的中印公路隧道,继续深入野人山。
 
钱宝山是云南教会学校里长大的孤儿,所以也是个忠实的天主教徒,直到进入这条漆黑的隧道之前,他都是从骨子里相信上帝的真实本质,却从来没想过:“恶灵是否存在?”
 

下一篇:第五卷 黄金蜘蛛 第九话 死亡隧道    上一篇:第五卷 黄金蜘蛛 第七话 呼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