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惊爆无底洞 第一话 猎枪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四卷 惊爆无底洞 第一话 猎枪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几乎所有进入野人山的探险者,都会充分考虑到将要面临的障碍和危险。而最难以预知的威胁,是从地底不断涌出的雾气。除了那些迷失在雾中,永远都回不来的失踪人员,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解答究竟会在雾里遇到什么,也不知道它的根源来自哪里。若以常理推测,浓雾可能会使人产生幻觉,或是雾中含毒。但是凭借着丰富的经验、先进的装备,再加上一些必不可少的运气,应该有机会从中全身而退。

 
不仅司马灰和玉飞燕是这么设想的,就连搭乘在“黑蛇Ⅱ号”运输机上的英国探险队,也同样抱有这种侥幸心理。他们为了对付野人山巨型裂谷深处的千年迷雾,事先做了许多相应准备,包括各种防毒措施,以及在雾中使用的强光照明器材。但是根本没有料到,浓雾中存在着令人完全无法想象的东西。
 
威尔森留下的录音磁带,听得众人面面相觑,好半天做声不得。录音中提及的内容,彻底颠覆了他们先前对整个事件的认知。玉飞燕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伙人,与“黑蛇Ⅱ号”运输机上的英国探险队,肯定都有着同样的幕后“雇主”按国际上的惯例,既然客户委托一组人去寻找失踪的空军运输机,那么在这组人失手或放弃之前,就不应该再让别人插手。要是早知如此,也就不来趟这浑水了。
 
玉飞燕又想起先前与司马灰二人发现这架运输机的时候,裂谷中的浓雾正在下降,当时的黑蛇Ⅱ号运输机并无异常,机舱里也没见到英国人的尸体。据此估计录音中提到的“生命体”仅限于在雾中活动,而且“灯光”会将它从迷雾深处吸引出来。
 
这时司马灰撬开机舱内的货箱,一看果然都是英国探险队携带的各种装备和物资,而不是玉飞燕此行所要寻找的“缅甸珍宝”他见其余几人都是神色凝重,如同大难临头,就想找个理由宽慰众人,只好说:“至少这盘录音带……解释了咱们先前在裂谷上边遇着的,是这架黑蛇Ⅱ号运输机,而不是一个在浓雾中徘徊了几十年的幽灵。”
 
玉飞燕看了司马灰一眼说:“你就别自欺欺人了,咱们遇到的确实是黑蛇Ⅱ号,可是与黑蛇Ⅱ号在雾中相撞的又是什么?”
 
司马灰说既然“黑蛇Ⅱ号”迎头撞上了对面的蚊式运输机,但是却没有发生爆炸,我想这大概是由于“雾”的原因。听说世间常有“海市、山市”幻布,晚上在荒坟野地里还会有“鬼市”浓雾中突然出现的,多半是那架失踪的英国皇家空军运输机,在几十年前留下的影子而已。
 
太平洋战争末期,美军有整整一个中队的野马式战斗机,在太平洋地区执行巡逻任务。他们突然发现对面空域有日军的零式战斗编队出现,然而当时的日本联合舰队都不复存在了,海军航空兵也被打得七零八落,早已丧失了制空权,怎么还会有如此齐整的大规模编队出现?正当美军战斗机飞行员想要发起攻击的时候,却又失去了敌方机群的踪影,眼中只剩下海天茫茫,碧蓝无垠。通过联络得知附近巡航的舰载雷达上,始终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反应,当时野马式战斗机中队的飞行员皆是目瞪口呆,没人知道刚才亲眼目睹的情形是怎么回事。
 
后来有证据显示,那只是海市蜃楼一类的光学折射现象,还有不少目击者曾在海边或是沙漠中,看到金戈铁马的古战场浮现在地平线尽头。不过科学家们至今都无法解释,在云层和海面上形成的投影,为什么往往都会出现在许多年以后。
 
这是司马灰曾在缅共人民军里,道听途说得来,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现在提出来,是觉得探险队在野人山的遭遇,与那瀚海狂沙中的种种离奇现象,颇有相似之处,这么说似乎也解释得通。
 
玉飞燕却不认可这种推测,如果说是浓雾形成的虚像,那么黑蛇Ⅱ号为什么会在撞机的一瞬间,如同接触到了强烈的磁场,使得全部设备同时停止运转?另外这架运输机落入裂谷之后,被强光探照灯从迷雾里引出来的“生命体”又是什么?英国探险队的成员是如何遇难的?为什么他们连尸体和血迹都没留下?
 
阿脆同样是深觉疑惑,她也忍不住开口问司马灰,为什么英国人形容浓雾中出现的东西是“生命体”司马灰道:“这个词还挺唬人,都把话说颠了。其实讲白了,不就是说从地底涌出的浓雾里存在着某种‘活物’吗。”
 
阿脆摇头道:“只怕没有那么简单,这个词太宽泛了,你可以说一草一木是生命体,甚至还可以说整个天地都是一个生命体。即便咱们亲眼见到了浓雾中出现的东西,可能也无法准确描述。毕竟天地茫茫,人类所知极其有限。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被探照灯从浓雾里引出来的东西,绝对是异常危险,还是遇不着为好。”
 
司马灰寻思:“能否探明雾中隐藏的真相,也许就是从野人山里逃出生天的关键所在”但他被众人连珠炮似的问题,给问得无言以对,心想:“我这还懵着呢,你们怎么全都问我来了?”
 
只好推说“见不尽者,是天下之事;悟不尽者,是天下之理”眼前这些事情实在太过出人意料了,几乎没有逻辑可言,换谁也琢磨不透。在这种情况下,咱们应该尽量以“弹性思维”来处理。
 
玉飞燕和阿脆都觉不解,奇问:“弹性思维是指什么?”
 
罗大舌头替司马灰解释道:“这个词是挺唬人,都把话说颠了。其实讲白了,他现在是黄鼠狼偷鸭子,无计可施了。只好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给它来个见怪不怪也就是了。咱用不着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否则把脑袋想破了,吃亏倒霉的又不是别人。”
 
玉飞燕点头道:“说得倒也在理。此时山外暴雨如注,导致地下积水不断从岩层缝隙中渗落,造成这个地底洞窟内部也被雨幕遮盖,使得裂谷深处的浓雾尽皆消散。咱们正得天时,如果就此放弃,无异于功败垂成。那架失踪的英国空军运输机,曾通过无线电联络,确认降落在了雾中,并没有沉入泥沼。这地底多是沼泽,能够允许蚊式运输机降落的区域,只有纵深狭长的一片湿地而已。如果继续向南徒步搜索,仍有机会找到失踪运输机里装载的货物。”
 
玉飞燕以前做事,无不随心而动,根本用不着对手下多作解释,可司马灰这几个人皆属临时入伙,真要是半路上甩手不干了,自己也奈何不得他们,只好忍着性子,好言好语地商量,她又对众人嘱咐道:“兵贵神速,现在不能过多耽搁,必须尽快采取行动。因为说不准热带风团带来的狂风暴雨还会持续多久,它要是万一在途中转了向,或是突然减弱,事情可就麻烦了,那时候浓雾肯定还会出现。在出发之前,大伙应该尽可能多携带英国探险队留下的必要物资,特别是防身的武器和食物,以及照明装置,如果在途中突然遇到浓雾出现,就要立刻关掉探照灯和聚光手电筒,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改用冷荧光剂一类没有热量的化学光源。”
 
说完她就开始从英国探险队的货箱中,寻找应用装备。
 
玉飞燕意外地发现了一部肩背式通讯电台,便问司马灰等人谁会使用?阿脆看了看说:“这是PRS25/77型军用战术无线电,美国产的,我懂一些通讯,应该可以用,但这地下洞窟里没别的幸存者了,要拿它跟谁联络?”
 
玉飞燕说:“咱们得手后,即便能逃出这巨型裂谷,可在野人山里没有接应恐怕也走不出去,带上它有备无患,总能派上用场。”
 
司马灰见玉飞燕布置有方,算得上是光着屁股坐橙子,有板有眼了,换作自己也没有更好的策略,于是就没再多说什么。
 
其余几人也对此没有异议,当下各自着手准备,只是罗大海这辈子从来没让女人指挥过,嘴上虽然没说,心里却难免有点犯嘀咕。他无意中发现货箱底层有个长条匣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的是一条拆散的老式四管猎枪,配有两种特制弹药。罗大海三下五除二将它组装起来,就见这条猎枪大得都出了号了,而且枪身材质考究,工艺非常精良,四条枪管呈“十”字配置,左右两管为霰弹,上下两管为大口径膛线。他在当地听人说过,以前有英国贵族在缅甸印度等地猎取野象和犀牛,专门使用这种猎枪。犀牛的那身坚皮厚甲,足能防御来复枪弹的射击,却唯独抵挡不住超大口径的“猎象枪”罗大海喜出望外,对司马灰道:“这枪跟后膛炮也没什么区别,有它傍身,我心里头可就踏实多了。”
 
司马灰提醒他道:“罗大舌头,你他妈这是想打坦克去啊?我告诉你使这种大口径猎枪可得悠着点,它的威力是不小,但生产年代比较早,所以在设计构造上还显得比较落后,缺点很多,容易走火,尤其后坐力大得惊人,如果射击者体格单薄,开枪时能把自己撞一溜跟头出去。”
 
罗大海自持生得五大三粗,有膀子稳健的力气,毫不在乎地说:“那些英国佬不就是喝机器水吃洋白面长大的吗,又不是三头六臂,既然他们能用,咱也照样玩得转。”
 
说完他将猎象枪的子弹带挎在身上,然后嘱咐Karaweik道:“你小子可跟紧了我们,要是敢开小差掉了队,看老子不撸你个茄子皮色。”
 
Karaweik也知道眼前处境之危险,满脸惊慌,闭了口不敢多言。
 
收拾齐整了,众人先后钻出“黑蛇Ⅱ号”运输机的机舱,各自拎着冲锋枪,以探照灯开路,摸索着向裂谷南端搜寻目标。从地层岩缝中渗下的积水,被洞窟高处的气流一卷,都成了漫天落下的细碎雨雾,视野受到影响,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裂谷底部都是荒原般的湿地,当中有好大一片区域,纵深处绵延伸展,形势如同蟒蛇,周围的水面上,则生满了一片片枝繁叶茂的锯齿草和丛丛芦苇,都有将近半人多高,将沼泽地区分割得像是棋盘一样纵横交错。
 
阿脆奇道:“这片宽阔深邃的地下空间,终年都被浓雾封锁,从来不见天日,得不到半点光和作用,怎么会生长着如此茂密丰富的沼泽植物?”
 
司马灰也有同感:“最反常的是这里实在太空旷了,而且洞窟的深度不下两千多米,我原来还以为地底会藏着某些东西,可是这里除了雾,似乎什么也没有了。”
 
他说话的同时,在探照灯的光束下,看到附近水面上漂浮着几段枯木般的东西,心知必是鳄鱼无疑。这裂谷四周如果是完全与世隔绝的,那从高处落入地底的生物和植物,只能在这近乎封闭的环境中繁衍生息。在地下沼泽附近,出现鳄鱼和缅甸蟒等爬虫类生物毫不为奇。可在雾中袭击“黑蛇Ⅱ号”运输机的生命体究竟是什么?它的体形肯定不小,而且能够借助浓雾迅速移动到高处,绝不可能是鳄鱼和缅甸乌蟒。
 
司马灰见没有头绪,索性不再多想了,他抬头向高处看了看,先前对热带风团“浮屠”没有任何好感,只觉得恶劣的天气是一个致命威胁,但此时却又盼着这场驱散浓雾的暴雨,千万不要停止。
 
正走得发慌之际,忽见前边又有一条近十米长,约有数吨之重的巨鳄,露出满口密布的尖利牙齿,横趴在路上一动不动,它猛然被探照灯脚步声所惊,并没有发出攻击,而是“哗啦”一声扭动笨拙的躯体,顺势蹿入了芦苇丛的深处,听声音是去得远了。
 
玉飞燕连忙提醒众人,千万不要离芦苇丛太近了,免得被潜伏的鳄鱼一口咬住拖入泥沼。
 
可这时俄国人白熊却突然停下脚步,拨了拨巨鳄刚才爬过的地方,撞碎了一层枯木,厚厚的泥土和青苔下,暴露出大片狗肝色层面,他又接连挖开几处地面,也都是如此,看起来一直延伸到沼泽深处。俄国人白熊似乎觉得这很不寻常,他那张本就冷漠的脸上,又笼起了一层阴云。
 
司马灰虽然看不懂这俄国佬在搞些什么名堂,可此处极其危险,怎敢随便停留,就问:“懦夫司机,你在这刨地雷呢?”
 
那俄国人白熊闻声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冲着司马灰张开了嘴,露出仅剩的半截舌根,示意自己不能说话,随即用匕首划地写了几个字。
 
众人借着灯光一看,见只是四个英文字母“MOHO”俱是觉得莫名其妙:“这是个人名吗?”
 
玉飞燕知道一些俄国爆破专家白熊以往的经历,见了这行写在地上的英文,已然领会了他想要告诉众人什么事情,惊问:“你是指咱们掉进了望远镜里?”
 
(注:机器水——指自来水)
 

下一篇:第四卷 惊爆无底洞 第二话 望远镜计划    上一篇:第三卷 浮屠 第九话 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