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蚊式特种运输机 第七话 通天塔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二卷 蚊式特种运输机 第七话 通天塔

所属目录:谜踪之国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缅共人民军曾在“腊戍”附近,攻占过一处当年由英国人修筑的军用机场,机库里还保留有许多损坏多年的老式战斗机,其中就有这么一架机体,型制怪异,令人过目难忘,类似坠毁在山里的残骸他们也曾见过。

 
所以司马灰和罗大海细加辨认,倒是能识得这架奇形怪状的飞机。这应该是一架由英国人制造的“蚊式特种运输机”英国皇家空军的“蚊式”飞机,活跃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型号和种类很多,例如“战斗机、鱼雷反潜机、轻型轰炸机、拍照侦察机、特种运输机”等等,向来以敏捷灵活着称,非常适合在气候复杂多变的热带地区飞行,曾经有大批的“蚊式”飞机在缅甸服役,以轻型轰炸机和夜间侦察机居多,照片上这类经过改装的特种运输机却不常见。
 
司马灰对玉飞燕说,这种老掉牙的旧式飞机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了,你们冒如此大的风险和代价,绝不会仅仅只为了一架“蚊式特种运输机”肯定是运输机的机舱里装载着什么重要物资,但它为什么会在野人山?又为什么会有人不惜重金雇佣探险队来寻找它?想来其中必然有些不可告人的缘故。
 
玉飞燕点头承认了司马灰的判断,不过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缘故,原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缅甸、印度等国家摆脱英属殖民地统治的前夕,英国人曾派遣空军,秘密运送一批从缅甸掠夺来的稀世珍宝,准备先送到港口装船之后,再转运至本土的“大英帝国博物馆”在执行这次秘密运送任务的过程中,英国皇家空军的一架“蚊式特种运输机”因遭遇气候突变,被迫偏离既定飞行路线,坠落在了野人山腹地。通过护航战斗机飞行员的报告,与运输机驾驶员最后的通讯是:“我们降落在了雾中……”
 
降落点是位于原始丛林中的一个巨型裂谷,大概是由于裂谷中气流和机体结构较轻的作用,使得这架“蚊式特种运输机”并没有当场撞在山上机毁人亡。
 
不过那个巨形裂谷深处浓雾弥漫,将空中俯瞰的视线都被阻挡,当“蚊式特种运输机”落入茫茫迷雾之后,很快便在驾驶员惊恐绝望的呼叫中,中断了一切与外界的通讯联络。
 
军方闻讯后,立刻调集人员,就近组成救援分队,分多路进入野人山寻找这架失事的特种运输机,甚至还不顾恶劣的天候影响,派出侦察机到坠落点附近进行搜索。
 
可是进山的各支搜救部队,不是找不到路无功而返,就是进入丛林后下落不明,要说失踪在山里的人员和飞机,也数不清楚这些年究竟有多少了,身份和背景来历更是五花八门,除了寻宝的冒险家和投机分子,也有逃亡者、走私犯、土匪,以及在历次战争中误入野人山的各国士兵。但不论是大英帝国殖民统治时期,还是日军占领时期,官方对待发生在“野人山”里的一切失踪事件,都避而不谈,从未有过任何公开搜救行动的记录。
 
不见天日的原始丛林和千年不散的地底云雾,都成为了天然的视觉屏障,再加上恶劣的自然环境,将“野人山”彻底与世隔绝,至今没有任何人能从深山中活着走出来。
 
这架蚊式失踪不久,缅甸宣布独立,英国人全部撤离,关于“特种运输机”消失在野人山大裂谷的军事档案,也被永久封存。可仍有许多人对机舱中装载的“秘密”念念不忘,对于这架失踪运输机的搜索,至今也没有中断过,胜玉手下的山林队老少团,就是受人雇佣,要进山找到这架绘有黑蛇标记的特种运输机,并将机舱里的“货物”带回去。
 
玉飞燕手中的线索,除了几张运输机的照片之外,就剩下一些当年英军搜救分队留下的情报,可以从中得知这架“蚊式特种运输机”失踪的大致位置,是位于野人山中心的巨型裂谷,然而由地底涌出的茫茫迷雾,正逐年增多,掩盖住了附近的大部分区域。
 
如果探险队直接进入被迷雾笼罩的丛林,很容易会重蹈前人复辙,所以胜玉和姜师爷商议之后,决定首先寻找到由美军修筑的史迪威公路,据说这条“幽灵公路”的尽头,非常接近野人山巨型裂谷的边缘地带,当年美军的第六独立作战工程团,是想从侧面避开那些诡异的地底云雾,可他们在山中挖掘隧道的时候,无意间引起了塌方,塌方处显露出一个洞窟,里面雾气涌动,进去侦察的人员大多死于非命,所以才被迫放弃了将公路纵向贯穿“野人山”的计划。
 
探险队苦于没有地图和向导,想找到一条被遗弃数十年的公路谈何容易,幸亏遇到了司马灰同Karaweik等人,Karaweik虽然也从来没走过“幽灵公路206B线”但至少他有些经验,知道究竟该怎样去寻找,也懂得如何避过历次战争时期所遗留的大片雷区,只要能找到位于“B路线”尽头的隧道,就可以设法从塌方区域穿过地底洞窟,进入“蚊式特种运输机”失踪的巨型裂谷内部。
 
玉飞燕讲完整件事情的经过,告诉司马灰和罗大海说:“不管你们信不信命,至少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确实有某种‘引力’存在,咱们能在野人山里相遇,并且最终成为同伙,这恐怕就是命运的安排,从今以后,该当同心协力才对。”
 
司马灰知道玉飞燕不可能透露关于“货物”及“客户”的信息,但料想运输机机舱里的东西非同小可,既然是趟玩命的“签子活”肯定不会轻易得手,搞不好还会落个全军覆没的下场,于是他提醒胜玉说:“既然你说要相信命运,那成事与否就看天意了,这趟活要是万一做不成,你也别强求。”
 
胜玉秀眉微蹙,责怪道:“你别给我动摇人心,只要咱们大伙心齐,怎么会有做不成的事?”
 
司马灰说我可不是给你泼冷水,我看咱们这队人,就是做不到同心协力。我记得以前在曼支附近,听人讲过一个西方宗教传说:那还是在远古时代,地上的人们生活很艰苦,吃不饱穿不暖,又有洪水猛兽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当时的人们都听说天国不错,一年到头温暖如春,有四时常开之花,八节不谢之草,而且物产丰富,吃喝穿戴不愁,更没有生老病死之苦,只不过天空遥远,其高异常,居住在地面的普通人根本没办法上去。
 
结果大伙一合计,就决定建造一座通天的高塔,给它一直盖到天国,那样咱们男女老少都能上去当神仙,不用再留在地上受罪了。于是众人就开始施工,大伙齐心合力,进展迅速。
 
眼看着高塔入云,越盖越高,住在天国里的天帝就坐不住了,他急得直转圈,心想:‘天上就我一个住着多舒服,如今地下这帮孙子吃饱了撑的,都要上来跟我搅合,不成,得赶紧想点办法。’结果他就想了一个损招,把地上的人们分成不同的种族,让他们说着不一样的语言,彼此之间无法进行交流。
 
这个办法还真管用,语言和种族文化背景成了难以逾越的鸿沟,地上的人们因为无法互相沟通,没办法再向先前一样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终于没能筑成“通天塔”至今还留在下边互相指责对方,不断发动着一次又一次的战争。
 
玉飞燕耐着性子听司马灰胡扯了半天,皱眉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司马灰说我就是想说在咱们这伙人里,即有俄国人、缅甸人、柬埔寨人,也有中国人,甚至有些人连自己究竟是哪国人都说不清,彼此之间相互勾通交流起来很麻烦,谈何同心协力?纯粹是伙临时拼凑的“乌合之众”绝对难成大事。所以我看到野人山里寻找那架失踪多年的“蚊式特种运输机”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咱们尽力而为,可万一失手了,你得答应我,在你们撤退的时候至少把Karaweik带走,并且安排他离开缅甸。
 
胜玉半没好气地说你尽管放心吧,山林队老少团又不是没做过“签子活”别看队伍里人头杂,可你们根本不需要交流和勾通,因为我玉飞燕是“打头的”全都由我一个人说了算。
 
司马灰心中不屑,暗想:“你玉飞燕不就是个盗墓团伙的头子吗,老子在缅甸砍掉的人头,比你们这辈子挖过的坟头加起来都多,凭你这小骚娘们儿有什么资格指挥老子?”
 
但他也不想在这种事上多作纠缠,点到为止,于是说了声:“但愿如此。”
 
就将她打发走了。
 
这时罗大海低声问司马灰:“倒是听说大英帝国博物馆里确实收藏了许多古代文物,可缅甸当地人大多贫穷困苦,连座像样些的房子都造不起,那架英国皇家空军运输机里装载的货物,又能好到哪去?我看多半也是徒有虚名,如今有场灾难性的热带风团就要来了,那伙人为它冒这么大的风险到底值不值?”
 
司马灰说:“这是你罗大舌头没见识了,你别看当地人穷,可这里确实曾有过很多显赫强盛的古代王朝,历史积淀深厚,当地人对信仰格外虔诚,有名的几大寺庙更是造得珠光宝气,金碧辉煌。而且这黄金翡翠之国的名头,也绝非凭空得来的,说别的你未必知道,我给你举个最直观的实例,你知道英国女王是谁吗?”
 
罗大海被问得犹如丈二和尚——摸不找头脑了:“小看人是怎么着?英国女王我可太熟了,谁不知道缅甸以前是英国殖民地,现在好多地方还留着她的画像,咱在这打了那么多年仗,真人虽然没见过,但肖像画却看了不少,咱最起码也跟她混一脸儿熟啊,她不就是英国总统的媳妇儿吗,不过我刚才问的这件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司马灰道:“你看过肖像画就应该知道,英国女王头顶上戴着个皇冠,皇冠中央镶了颗大如鹅卵的红宝石,鲜艳胜血,全世界仅此一颗,独一无二,那就是第一次英缅战争时期,由几个随军的英国探险家,无意间从缅北野人山里挖出来,然后才带回国去,献给了他们的英女王陛下。”
 
罗大海若有所悟,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那架蚊式特种运输机里装载的货物,肯定不是一般的牛逼,要是真能给它找着,咱就黄鼠狼子等食儿——见鸡行事了。”
 
阿脆听罗大海言下之意,是想将那架失踪运输机里的东西据为己有,就说你别做梦娶媳妇净想好事了,能活着从“野人山”里出去才是最重要的,你没听说以前进到深山中的探险队,从来就没有人能活着回来吗,要是咱们也进去出不来了该怎么办?
 
罗大海笑道:“阿脆你可别吓唬我,你还不知道我罗大舌头是火柴棍儿上绑鸡毛吗,胆子很小啊。”
 
三人说了一阵,都认为此行凶多吉少,但是如果真能捡条性命回去,等着他们的又会是什么样的命运?患得患失之际,只觉前途难料,一阵阵倦意袭来,陆续沉睡了过去。
 
转天天还没亮,就都被姜师爷叫了起来,众人收拾装备动身出发,穿过一片片茂密的丛林,攀至一道耸立的山脊,从高处向四外一看,苍茫的群山之间一片寂静,拂晓的晨雾也还没有完全消散,遥望天末长虹似血,那是强烈热带风团“浮屠”逼近的前兆。
 
这场灾难性的恶劣天候一来,连续几天之内,狂风暴雨都不会有所减弱,到时必然山洪泛滥,泥石崩流,甚至就连“野人山”的地形都可能会因此改变,所以留给探险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尽快找到“蚊式特种运输机”失踪的巨型裂谷。
 
由Karaweik在前引路,一路穿过山涧,绕经几片雷区,在一片断崖环绕的地方,找到了“Y”字型公路的分支点,美军称此地为“堪萨斯点”向左走是曲折漫长的A线,而右侧多为穿山隧道,直通被云雾封锁覆盖的危险区域。
 
Karaweik最多也只到过“堪萨斯点”接下来只能摸索寻找幽灵公路的B线了。虽然被遗弃多年的公路路面都已被植物遮掩,或是坍塌剥断,早已面目全非。这条利用机械化辅助修建的路基,仍为顽强的灌木丛提供了入侵空间,树根渗透了圆木的缝隙,盘恒交错地覆盖住了路面,使人无法看清它的面貌。可只要掌握了公路走势的规律,也不难寻找到泥土植被下的公路遗址,以此顺藤摸瓜,要确认“206B线”的位置并不算十分困难。
 
不料这条“幽灵公路”见首不见尾,前半段全长六十里,纵深五里半,全修在山腰上,均系绝户道,共拐十八弯;后半段都已被洪水冲垮,没留下半分痕迹。探险队失去参照物后,迎面遇到丛林中一大片绵延起伏的断崖,被拦住了去路,根本找不到进山的隧道入口,眼见前边的断崖延展不下数十里,可是在原始丛林中每走一步都很困难,如果逐步搜索过去,没有三五天的时间,不太可能找到隧道入口。
 
正当众人束手无策之际,Karaweik说出一个线索,他记得父亲在世时曾经讲过:当年为了进山采药时,曾到过这处隧道入口附近的断崖上,亲眼目睹了一个令人惊叹的奇观,也就是缅甸人古老传说中的“长蛇显身”惊得他魂不附体,匆匆逃出了原始丛林,不料前脚刚出山,后脚暴雨就到了,淹没冲毁了野人山的许多地方,要是他晚逃一步,早就死在山里了,所以一直都认为那是“长蛇”显出灵异相救,才能使其得知危险征兆,有命逃回家中。
 
根据这一传说,可以推测“长蛇显身”是位于206隧道附近的特殊标志,但记载着美军修筑公路过程的记录中,并没有提到这一奇异现象,可见并非是时时都能遇到,而且至今没人能说清楚“长蛇显身”究竟是何所指,只推测越是在天候恶劣的情况下,就越有可能见到这一奇观。
 
这座深处缅甸北部的“野人山”是喜玛拉雅山余脉尽头的一片深山绝壑,低海拔区域多被茂密的原始丛林覆盖,四周高山峡谷环列,流经的水系众多,气候终年不变,除了规模剧烈的热带风团之外,深山里很少受到风暴雷雨的侵袭,也许等上十几年,都不会有机缘遇见能够引动山洪的恶劣天气。
 
众人只能推测这“长蛇显身”的传说,大概存在有两种可能性。一是代指某种“天象”因为中国古代曾将许多天兆用生物来命名,不过历史上从来没有“长蛇显身”之语的记载,缅甸地区的宗教体系是从古印度流传而来,也许正是由于文化背景存在差异,造成现在的人根本难以理解这个暗示。
 
第二种可能性也很大,野人山里多有巨蟒大蛇,甚至传说有条怪蟒长可数里,它吞吐出来的茫茫白气,形成了群山深处千年不散的云雾,覆盖着许多里数,人畜进到雾中,即被它溶化吞噬。而“长蛇显身”之语,多半是指“在异常气候的影响之下,躲在山里的怪蟒便会受到惊动,从云雾中显身出来”此时,山中气压越来越低,闷热的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住了,万籁无声,使人感觉烦躁不安,几乎喘不过气来。司马灰心说:“估计这场暴风雨快要来了,如果再找不到隧道入口,就必须立刻躲到高地上去了。”
 
他正自寻思觅路攀上山脊,抬眼间就见对面一片裸露的山壁上,出现了二三十米长的一条黑蛇,蛇身如烟似雾,朦胧模糊,最奇怪的是,那黑蛇竟然钉在笔直的峭壁上一动不动,仿佛是一片古老而又神秘的岩画,可先前看了多时,山壁断崖上分明都是空无一物的所在,怎么就突然出现了这种奇异景象?
 
司马灰还道是自己看花了眼,忙叫其余众人也抬头去看,数十人目瞪口呆地凝视了良久,几乎人人都不敢相信自己双眼所见,因为那条浮现在壁上,确实有条一动不动的黑色蛇形,既不是描绘怪蟒图腾的壁画,也并非一件没有生命的死物。此前谁都难以想象得到,留存于缅甸古老传说中的“长蛇显身”竟是一幅具有生命的神秘图像,离奇得令人难以置信。
 

下一篇:第二卷 蚊式特种运输机 第八话 长蛇显身    上一篇:第二卷 蚊式特种运输机 第六话 蚊式特种运输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