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命锁阴阳 > 第二卷 救人驱魔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容乐观

第二卷 救人驱魔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不容乐观

    我将心中的疑惑和小狐狸言明,小狐狸听完直绕着我面前来回踱步,而且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我,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少主,您不会连掌堂大印都不会用吧!”小家伙奶声奶气的问道,同时抬起了一只前爪,对我做了个古怪的手势。虽然我不知道这手势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着深深地鄙夷。

    顿时我只觉老脸一红,脸颊发烫。于是我左手攥拳放在嘴边,轻咳两声,来掩饰自己此时的尴尬。我确实不知道这掌堂大印的用法,自从把它收到堂龛里,我就再也没有拿出来研究过。

    何况我是半路出家,算不上正经的出马弟子,一些出马仙的规矩还真不太懂。而且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走出马这条路线,因为我觉得出马弟子不过是靠外力罢了。

    最主要的是,借来的力量总不比自己修来的道行靠谱。万一哪天正斗着法,这群大爷突然不开心了,不来支援,岂不是自毁城墙。

    所以我也就没把出马仙的一些东西当回事儿,立堂口只是为积功德做个样子罢了,真正依靠的还得是我苦修多年的《截易术》。

    小狐狸鄙夷归鄙夷,倒是不敢再对我太过造次。见我是真的不会用掌堂大印,小狐狸便飘身而起。附在我的耳边将掌堂大印的用法告诉了我,然后它带着小黄鼠狼钻回堂口。

    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个小东西恭恭敬敬的把掌堂大印抬了出来,放在了我的身前。我伸手接过掌堂大印,感觉此印的分量好像有了些变化,竟然比刚立堂口的时候重了许多。

    而且大印外观也有所改变,相对于原来的样子,变得更为精细了。其上多了些许图案,只是太过抽象,一时间我没有看懂。

    我有些好奇的问小狐狸,为什么掌堂大印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小狐狸想了想,奶声奶气的告诉我,可能是堂口积下了不少功德,才让大印有了变化。

    因为掌堂大印就是功德之器所化,威力不仅和仙堂的仙家道行有关,而且和仙堂积累的功德联系密切。不过具体是什么原因,它这个还是菜鸟的小家伙就不得而知了。

    闻言我施展出望气术,仔细端详着手中的大印。果然看见大印上的祥瑞之气洋溢于表,正是功德之力汇聚的体现。

    看来小半年的时间,我这一堂人马的收获颇丰啊。照这么下去,功德百万将指日可待了,我心中不由得涌起一阵喜悦之情。可就是不知道伤亡的情况如何,想到这,心里的喜悦之情登时去了几分。

    想要得到就要有付出,想要成功就得有牺牲。正所谓“慈不掌兵,义不理财。”我收起心中的愧疚之情,开始考虑如

    何请回堂口的仙家。

    毕竟这些仙家劳碌了这么长时间,不有所表示一下实在是说不过去。我决定做些菜品,来为它们接风洗尘。

    打定主意,我马上联系了上次做鬼宴的白事伙厨,让他们做三百六十道各式菜品送到店里。不同于鬼宴的是,这些菜品做成了全熟。因为这些仙家属于活物,不能用生的食物来供奉。

    三天后,一应的菜品全部做好,和酒水一同送到了店里。我在前厅搭了十几张桌子,将菜品放在桌子上摆放整齐。又把这些桌子分成五组排列,每组三张,把不同分堂的仙家隔开,以免因饮食习惯而发生冲突。

    桌子前再摆上七十二个蒲团,为那些仙家提供落座的位置。然后在每个蒲团前放了一个香炉碗,里面分别插上三根草香。

    一切都准备好后,我去后堂写了一封表文。大体意思就是希望外出领兵的各路仙家能够赶紧回返,我已经在家里备好了酒菜,只等它们回来就能够立刻享用。

    表文写好后,我伸出右手从供桌上拿起掌堂大印,运行元气,一下盖了上去。大印端端正正的盖在了表文正中心的位置,不偏不倚。

    接着我以左脚带动全身,进行有规律的抖动,同时口中念诵音节古怪的咒语。一边念,一边抬起左手轻拍供桌桌面。供桌被我拍得咚咚直响,犹如一面牛皮大鼓。

    咒语念罢,我将大印从表文上移开。顿时,表文自动从桌面飘起,凭空而燃。生成的火焰左右摇摆,在空中分为了五团,并且依次没入堂龛,一闪而逝。

    堂龛瞬间爆发出五道不同颜色的光束,直冲天际,又在半空中促而分开,射向了不同的地方。

    过了好一会,光束才消失不见,仙家召回仪式这就算是成了。于是我将掌堂大印放回堂龛,迈步走到前厅。盘膝坐在一个蒲团上,静候仙家回返。

    要说这些仙家的速度还真是够快的,简直比火箭还快。表文发出去不到半个小时,黄堂兵马就率先回返了。

    方一进门,黄老八朝我拱了拱手,寒暄了几句,然后打头坐在了黄堂的蒲团区域。它老神在在的端坐在蒲团之上,仿佛得道真仙一样。只是一双小眼睛盯着不远处的菜品不停的转动,出卖了它的本来面目。

    显然它对这些菜品垂涎三尺,有些迫不及待。不过其他仙堂的人还未到,尤其是胡惊南未到,这位黄堂教主只怕是不敢先赴宴吧。

    好在其他几路仙家没有多做耽搁,也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店里。这些仙家在蒲团上纷纷坐好,静静的盯着我。

    我起身对它们一拜,从腰间拔出早就准备好的檀香,一扣一竖施法将其点燃

    。于此同时,那些仙家身前香炉碗里的檀香也凭空而着。

    这招还是我最新学会的小技巧,虽然没有什么威力可言,但是相当实用,最起码以后不用我一根一根点香了。

    檀香烟气冉冉升起,前厅不多时就充斥着一股浓郁的檀香味,闻起来非常舒服。那些仙家不住的抽动鼻子,将檀香吸进自己的体内,一脸享受的模样。

    待到所有的檀香燃烧完毕,领头的胡惊南才缓缓开口向我问道:“不知少主这么着急把我们一众兄弟召回,到底所为何事?”

    我没有直接回答它的问题,而是避而不谈,提议让一众仙家先吃完宴席再说。胡惊南没有反驳我的提议,它应该也是被这些美味佳肴所吸引了。

    大半年风餐露宿,早就把它们的味觉拉低了一个档次。别说这些菜品是找人专门定做的,就算是我随便做两个,它们都得馋死。当然,这是我自己心里想的,也许胡惊南是出于某些方面的考虑吧。

    一众仙家落座,坐的都很庄严肃穆,仿佛它们不是在吃宴席,而是在举行某种神秘的仪式。见状,我嘱咐它们千万不要客气,随意点就好。然而这些仙家还是一动也不动,令我感觉非常怪异。

    尤其是我早就备好了碗筷,可这些仙家谁也没有提筷夹菜,只是用手在各自面前菜品上空划拢着。好像一只只提线木偶,在表演就餐一样。

    终于,我忍不住开口问胡惊南,为什么不下筷子,是这些菜品不好吃吗?胡惊南呵呵一笑,它告诉我说,它们已经在吃了。只不过它们仙家吃的都是菜品里的精华,我没有看出来罢了。

    闻言我结剑指开了阴眼,只见那些仙家手里正攥着各色食物精气,不停的往嘴里塞着,看的我是啧啧称奇。没想到家仙吃东西和鬼差吃东西还有些差距,我还以为它们可以用肉身直接吃呢。

    看着一桌子因为食物精气被抽走而萎缩的菜品,我鼻子一抽,唉,还是糟践东西了。

    一宴吃罢,这些仙家又回到了各自的蒲团上。胡惊南再问,我怎么会突然把它们召回来。要知道很多仙家都正在和那些邪魔外道纷斗,如此突然抽身回返,等于是前功尽弃。

    想要再收拾它们,可又得费好多力气。我听的出来,胡惊南的话语中有些责怪的意思,但很多是对我的关心。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将“四冲之地”的事情跟它们说了一遍。并且,将我解决“四冲之地”的计划也都和盘托出。

    胡惊南听到“四冲之地”的反应和百晓峰的反应差不多,只不过它看上去更为镇定,想必是因为它的道行高深吧。

    可惜,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

    想法。在得知我要施法除去“四冲之地”时,一堂人马都炸开了锅。相互之间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胡惊南也小声和其他四位堂主商量起来。

    瞬间,前厅如同喧闹菜市场,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吵的我有些心烦意乱。

    就在我有些忍耐不住的时候,讨论声戛然而止。胡惊南从蒲团上起身,一闪而现在我的身旁。没有言语,而是将手搭在了我的头顶。

    一幅幅诡异的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能看出这这画面都是关于“四冲之地”的情况。我心里有些疑惑,胡惊南这是要做什么,是在为我科普知识吗?

    怀着疑问,我仔细的内观这些画面,发现了一个惊人事件。那就是,这些画面里的主人公描写的就是我。而且看样子下场还挺凄惨,吓的我不知觉得倒退了几步。

    “看到了吧,这些就是我们推演招惹四冲之地的下场。你觉得自己可以避免多少种情况发生,你可以控制住吗?”

    “胡某还是劝你打消这个念头吧!”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命锁阴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http://www.gdbzkz.com/mingsuoyinyang/99132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