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麻衣神算子 > 第421章 大风和青丘

第421章 大风和青丘

    巫门相术中的识人本事,与道家中的相卜之术一样,可给别人看,却看不了自己,所以圣巫老祖在听到我的话先是一愣,然后缓缓露出一丝微笑道:“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早点来反而省得我牵肠挂肚了。”

    只可惜我这巫门识人的本事,只能看出他有劫难之相,却不曾看出那难从何来,所以我就对圣巫老祖说,让他收起周身的仙巫之术,我给他相上一面,或者干脆卜上一卦。

    闻言,圣巫老祖摇头说:“不用了,我这是仙格之命,你算差了可是要坏大事的。”

    圣巫老祖这么说,我自然也不好再逞强,我的确是没有给仙看相和卜卦的实力,刚才我的那句话说的有些自不量力了。

    至于我用巫门识人的法子从圣巫老祖脸上看出劫难之相。这也是巫门相术在某些方面强于道门相术的地方,它可以不分实力强弱地去卜算,这也算是巫门相术的一个弊端,识人,只识眼前,看不了太远。

    若是能把道门相术和巫门相术结合在一起就好了。

    又和圣巫老祖聊了一会儿,他似乎没什么心情教授我本事了。就让我自己先修行,然后他去了前面的一个大厅,再把溢、蚢和戕三个弟子叫了过去。

    当然圣巫老祖对他们说了什么我却是不知道的。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溢、蚢和戕才从那大厅出来,然后分别往外走了。他们的速度极快,应该是圣巫老祖吩咐给他们什么事情去做了。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圣巫山的一切都忽然变得紧张起来,之前这圣巫山虽然偶尔也能看到了鹰翱翔,却只有一两只,可现在大不相同,每天天空之上翱翔的了鹰多达几十只。

    这些了鹰飞进飞出甚是繁忙。

    又过了三天,这样的情况没有缓解,反而是愈演愈烈,了鹰从几十只的数目一下增加了上百只,而且这些了鹰飞行的范围更广,据说有的已经飞到了众生殿那边去了。

    我们这些人是被臧海一派的紧张气氛搞的有些神经质了,每天夜里我都睡不好,一听到了鹰的鸣叫之音,我都会跑到院子里看看这外面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这日晚上我在听到一声了鹰的嘶鸣之音后。就从屋里出来,我看到圣巫老祖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满天繁星,似乎在思考什么事儿。

    见我从屋里出来,他便问我:“初一小子,众生殿和六邪怪的事儿,这些天我也听你说了一些,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如果你是众生殿,要复活六邪怪的话,你会选择先复活那个?”

    我摇头道:“这个我真不清楚,那六邪怪据说众生殿只有巴蛇没有抓到,其他五只都搜集?全了,先复活那个不好说。”

    圣巫老祖笑笑说:“那你知道众生殿为什么收集那只叫青影的九尾狐吗。”

    我再次摇头,圣巫老祖道:“准确的算来,后羿杀死的邪怪并非六只。而是七只,只不过第七只邪怪的身体被毁后,灵魂出逃,不算被杀死,所以后人只说后羿射杀了六怪。”

    我好奇问道:“这和九尾狐有关系吗?”

    圣巫老祖点头说:“自然是有关系,因为那第七只邪怪就是青丘,它是一只体形巨大的九尾妖狐,也被称为最强妖狐,本来世人都称九尾狐为神狐,可自从青丘以后,神狐就变成了妖狐。”

    青丘妖狐?

    圣巫老祖继续说:“后羿在射杀大风和青丘的时候,还得到了一个人帮助,你知道这个人是谁?”

    我摇头,圣巫老祖便说出了一个名字:“务成子。”

    这些名字我都是陌生的很,一时间不知道务成子和整件事儿又有什么关系。

    据圣巫老祖说,务成子是上古诸侯国,务国国君,也是尧、舜的老师,实力非凡,他的名字叫巫成,算起来和臧海六巫还有一些关系呢,不过务成子却是修的道,而非巫。

    务成子在帮后羿射杀大风和青丘的时候,他说后羿有个叫逢蒙的祸害,建议后羿除掉他,可后羿太过疼爱逢蒙不听务成子劝告,所以务成子只好在大风和青丘死后施下术法,两者有朝一日重临人间,必须同时复活,而且必须两体同出才可。

    施展下这样一个法术诅咒后,务成子又亲手毁掉了青丘的身体,为的是防止青丘和大风的复活。

    圣巫老祖说到这里我一下就明白了,忍不住道:“难不成众生殿收集九尾狐,是用来代替青丘的身体,然后再把它和大风一起复活?”

    圣巫老祖点头说:“初一小子,你还是挺聪明的吗,我话还没说完,你就猜到了。”

    这个明眼人都能猜出来,圣巫老祖这么说,只是一句客气话而已。

    所以我干笑两声说:“这么说来,众生殿第一次准备复活的是两只邪怪了,大风和青丘,他们和臧海这次的劫难有关吗?”

    圣巫老祖摇头说:“这个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却是十分清楚的,无论是那七只邪怪中的那一只复活,都必须送到我们臧海一派来施法,因为那需要我们半山腰的六组圣巫像的巫灵之力。”

    “而我们臧海一派,自从我领导之后,一直都是反对复活七邪怪的,如果他们今日有复活大风和青丘的打算,那我们臧海和众生殿必有一战,只是不知道这次大战会不会是我要遭遇的劫难。”

    我还没说话,圣巫老祖又道:“除了这件事儿,我也想不到还有什么事儿会给我们臧海一派,以及我引来劫难的了。”

    我这边也是点头,便说同意圣巫老祖的说法。

    圣巫老祖继续说:“所以这几日,我一直派我们门派的了鹰前去查探,看看众生殿有没有动静,可奇怪的是,众生殿那边半点的动静都没有。”

    我说:“这可能是众生殿的疑兵之计,你们臧海还是不能放松警惕,我建议继续查探,同时把上山的位置布下大阵把守起来。”

    圣巫老祖点头说:“这个我自然知道,该布防的地方,我都已经布置好了。”

    说完圣巫老祖又陷入了沉思之中,好像在思考自己的布置中有没有漏掉什么。

    而我这边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十几秒便道了一句:“如果是和众生殿开战,又牵扯到九尾狐尸的事儿,那我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定当竭尽全力。”

    圣巫老祖对着我点点头说:“初一小子,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有点傻,别人对你一分好,你总想着十分的还回去,甚至有时候,别人只是口头上说对你的好,你想都不想就相信了,然后反过来,你还会以死相报。”

    圣巫老祖这句话,话里有话,所以我就问他是什么意思,他继续说:“据我说知,你和西南灵异分局有个约定吧,从我这里离开后,你会去找巴蛇对吧?”

    我点头说是,圣巫老祖说:“你父亲的事儿,我知道一些,也和他打过一些招呼,那个王乙钧的确是救过你父亲的命,可出案子的时候相互照应本来就是常事,按照他们的说法,你父亲也没少救那个王乙钧,这一切都是相互的,根本不存在你父亲欠他什么之类的说法,你是被人家用恩情给蒙蔽了。”

    我还没说话,圣巫老祖又道:“另外你爷爷那么大的本事,如果加入灵异分局,那绝对老祖一般的存在,他为什么不加入?因为你父亲死后,灵异分局的人都没经过你爷爷的同意,就把你父母身上的一些重要东西给移植到了他们选中的人身上,你父母说到底,也只是灵异分局的一个工具而已,面对他们,你根本不需要感恩。”

    “啊!”

    圣巫老祖的话,让我彻底呆住了,这灵异分局在我心中的形象也是一下毁掉了一大半。

    圣巫老祖继续说:“初一啊,所以巴蛇的事儿,你还是要慎重考虑。”

    我深吸一口气对着圣巫老祖点了点头。

    听完圣巫老祖的这些话,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好复杂,复杂到我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它,了解过它。

    我忽然觉得我身边的这被人所唾弃的四鬼比这个世界还要真实,至少它们都是真的感情,至少它们不会尔虞我诈。

    我觉得我更适合和它们生活在一起。

    就在我觉得自己有些悲观的时候,我脑子忽然又响起一个声音,让我想想徐若卉、王俊辉、李雅静,想想林森,想想爷爷,想想鹭大师,想想贠鹜,想想徐铉,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会尔虞我诈,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们这样彼此坦白。

    我心里也就不是那么悲观了,我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我们一样恪尽职守,我们只能要求我们自己继续认真的活下去。

    只要自己心中的信念不会变,那我心中那个美好的世界也就不会变,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

    我心里瞬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圣巫老祖也是完全察觉,等我心中波动趋于稳定的时候,他就笑着对我说了一句:“初一小子,你还有一颗勇敢的心。”

    繁星满天,我却心静如水!

    

    http://www.gdbzkz.com/mayishensuanzi/25138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