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蛮娇 > 第四百零二章 大结局

第四百零二章 大结局

    镇国将军府那头,北狄人眼睁睁的看着蛮清欢进入府中。

    “小王,咱们什么时候动手?是一会儿打进去,还是等人出来了再打?”

    粗壮的北狄汉子问六指王爷。

    “打什么打?给本王老实呆着,没有本王的命令,谁也不许动,都听见没有?”

    锦上添花当然无所谓,万一那位逼宫失败,他给他攻击蛮清欢不是傻是什么?

    先等等,等着宫里头有确切的消息,再决定动手还是其他。

    齐王那头在东宫扑了个空,得知萧辰在皇帝的寝宫伺候着,转身杀向皇帝寝宫。

    然而半道上却与晋王相遇了。

    齐王刚要开口问晋王,怎么迟到这许多,那边晋王却大手一挥。

    “给本王将这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给拿下。”

    话说的迫不及待,甚至都没来得及确定,萧辰是不是已经成为齐王的刀下亡魂。

    当然在他的意识是肯定的,一个身中剧毒,本就没几天活头的弱鸡,用膝盖想也不会是齐王的对手。

    晋王一声令下,身后的死士们如狼似虎的扑向齐王一行。

    “好你个老三,连我都被你给算计了!”

    到这个时候齐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何况他本身就不是个笨蛋。

    见齐王拔剑,也纷纷拔出刀剑与晋王的死士战到一起。

    你来我往,血沫横飞打得十分的热烈。

    在无人注视的角落里,有个脑袋偷偷的缩了回去,然后转身就跑。

    灵活的在七拐八扭的宫墙夹道里穿行。

    最后停在一处,外表看起来斑驳陈旧不堪的宫殿,推门进去之后,院子里也是杂草丛生。

    然而当她推开屋门里面却是铺着红地毯,墙壁上挂着绚丽的壁画,雕琢细致的廊柱金漆闪闪发光。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传说中,中了剧毒命不久矣的皇帝,神采奕奕的做在中间的椅子上。

    旁边站着沐皇后、萧辰、以及几位重要的大臣。

    而万贵妃与李德妃,也被小黄们控制着站在一旁。

    难道这一切都是一个局?

    这倒不是。

    那天皇帝的确是中了毒的。

    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的差错,本来给萧辰的毒酒到了皇帝的案头上。

    然后皇帝就中毒了。

    只不过毒很快就解了。

    大家别忘了,萧辰的血可以解百毒。

    皇帝很愤怒,不管这毒酒原本是要给谁的。

    在皇宫里头,自个的眼皮子底下,竟然有这种事情的发生,以后还怎么混?生命安全还有没有得保证了?

    他不光要揪出那个下毒者,还要把所有潜在的危险都一网打尽。

    于是就将计就计来了这么一出。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后边蹦跶,到底能蹦跶到何种程度?

    刚刚进殿的小黄门跪在地上,把自己一路的所见所闻,不带任何感情平铺直叙的叙述出来。

    听得殿中各人脸色各异。

    皇帝冷着脸对被控制住的两位妃子道,“看看这就是你们养出的好儿子!”

    到这时候不可一世的万贵妃、李德妃早已面无人色,绝望的瘫坐在地,一句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

    儿子能看着老子死,老子却不舍得儿子,命人将那两个不肖子给拿了来。

    晋王齐王最终被关进了宗人府,他们最终的命运将会有新君决定。

    当然萧辰也不会要了他们的命。

    这也算是老皇帝,给萧辰一个给兄弟们施恩的机会。

    毕竟在不喜也是自己的儿子,皇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送命,更不愿意看见他们留了性命在,又反过来汲汲营营在算计萧辰。

    给萧辰一个施恩的机会,让他们这辈子都对他感恩戴德。

    宫中的争斗,因为皇帝的不忍最终消弥与耳。

    倒是城外斗的火热。

    既然这场宫变是皇帝顺势将计就计设下的局,作为知情者的蛮清欢,因为于蕊在镇国将军府做事,又怎会不心知肚明?

    是以入了将军府没多久,就从里头出来了。

    然而却没有回皇宫去,坐着马车直奔城外,马车在街市上就跑得很快,等到出了城没有了障碍,那更叫跑得一个快。

    宫里头的情况不明,北狄人怎么可能在这时候背信弃义?

    更何况蛮清欢不仅是太子妃,还是镇国将军唯一的爱女。

    哪怕皇宫那头失败了,把她拿在手里头,是不是可以逼得镇国将军就范?

    皇宫里头乱着,这女人又只带了一个丫鬟出城,送上门来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简直天理不容。

    守在镇国将军府的北狄人,悄悄的跟了上去。

    然而被他们跟着的马车来到城外一片开阔处,转过一片山岗之后,忽然就不见了,消失在了北狄人的视野里。

    六指王爷连忙率领的部下追到山岗下,平地里忽然冒出许多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而刚刚不见了的女子一身戎装,骑着战马手提长枪,被一群将士簇拥在中间。

    看清他们之后,那清丽的面孔带着笑容。

    嘴角微微挑起,“没想到还是条大鱼。”

    猜到晋王齐王会派人对付她,却没想到竟然是北极的那位六指王爷。

    蛮清欢微微有些惊讶,倒也没有太大的吃惊,毕竟被敌人无利不起早,当初这位进京,她就猜测到北极动机不纯。

    后来风平浪静的礼金,她还纠结了一段时间,不相信北狄人会如此的乖顺。

    如今不过是猜测成为现实,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蛮清欢以逸待劳,并且人多势众,这根本就不是一场对等的战斗,并且少女从来没想过要对等。

    一场混战,毫无悬念的碾压。

    最后那位六子王爷逃了,蛮清欢并未痛打落水狗,只是象征性的追了追。

    毕竟这位是个人才,将来会在北狄发动一场政变,使北狄陷入内乱之中。

    这样的“人才”多多益善,死了就太可惜了。

    次年正月十八开印之后,老皇帝退位号称太上皇,萧辰登上了皇位,改年号为启,有承前启后的意思。

    年初的这场宫变虽然有皇帝的运筹帷幄,也少不了萧辰以及晋沛时等人的积极配合。

    特别是邵劲、侯昊然、苏域、郑炳等等众将士配合着蛮清欢,把潜伏在京城的北狄人抄了个底朝天。

    各位功臣各有封赏。

    有赏当然也有罚,晋王齐王就被圈禁在了京城。

    新皇的旨意下来那天,皇家几位兄弟都在场,晋王的于侧妃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趁众人不备,拔下头上锋利的簪子行刺与皇后。

    当时新皇后蛮清欢刚刚有孕,神情十分困顿,未能及时避开,眼看余侧妃的簪子就要刺中她的肚皮。

    小小一根簪子,以蛮清欢的武力值,哪怕被刺中也不至于要了性命,可腹中的胎儿有可能性命不保。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下意识的去挡那根簪子。

    簪子刺中了那人的胳膊。

    因为于侧妃的愚蠢,本来只是圈禁的晋王一家通通打进了大牢。

    而那个被发簪刺中胳膊的人,正是萧晟,他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为什么会站出来。

    只是觉得必须这么做。

    簪子刺断了他的经脉,废了一条胳膊。

    他并没有觉得这样不好,上辈子欠她良多,这辈子用一只手还债,很合理。

    后来萧晟又查出于侧妃的突然发疯,里头少不了沈雅珊的手笔。

    皇家没有休妻这一说,于是就把人打进了冷宫。

    。顶点

    

    http://www.gdbzkz.com/manjiao/115324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