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爵魂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抗争

第二百二十八章 抗争

    云寻的似莽撞之举引来众人的惊呼,在李云鹤如此锋锐的神识凝器攻击下这小子还不知死活的往上冲,这小子是疯了吧!

    我看是垂死挣扎者的临败反扑,结局已定!

    周围的那些观战者都对云寻的这一举动表示了悲观的念头,唯有在一旁抱手观战的小疯魔心中虽有疑惑,但是他可不认为小怪物是那种轻易就放弃的人。

    这小子肯定是有什么打算吧……

    云寻可是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看法,一往无前的身影没有出现一丝停滞,而那金黄色锋利针锥也是转瞬迎面袭来,在下一刻仿佛就是要狠狠的刺入云寻的脸上身体之中,而李云鹤脸上已经是呈现出有些残忍的笑,击败了云寻也从一种程度上满足了他的病态心理。

    然而还没等他脸上的笑展开,下一刻的场景却是让他的笑容凝固,只见第一支刺向云寻的金黄色针锥在距离云寻只有一指距离的地方猛然像是刺在了一处无形屏障中,被阻滞住,再进不了分毫,李云鹤脸色倏然一变。

    这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被挡住,要知道神院的学员以修炼神识为主,所有的攻击手段基本都是神识性的攻击手段,而爵魂元力的修炼是作为最基本的,因为神识的运用与提升也都是依赖于爵魂的成长的,那是一切修炼的根。而大部分的神识攻击对于普通修炼者来说其实是最难防备和抵御的,因为它与很多实打实的攻击不一样,也更加鬼魅,甚至说在一定程度上无迹可寻,而李云鹤的神识凝器更是如此,李云鹤对自己的攻击是有信心的,凝成的十支针锥,就像他手臂的延伸,如臂驱使,所以他最了解这十支针锥的攻击力度,但是他却是感觉自己控制的针锥仿佛是碰到了什么坚硬物质,而他并未看到云寻有什么防御的手段。

    周围的人也是一阵哗然,那针锥怎么被弹开了!

    难道李云鹤故意放水了吗?

    李云鹤听此脸色一黑,云寻的身影未停滞,他便控制着十支针锥继续疯狂的刺向云寻,但是无论是从哪一个方位,李云鹤控制的针锥都仿佛是打在了一处无形屏障上。

    李云鹤急了。

    这怎么可能!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在针锥再次冲向云寻时,李云鹤眼睛死死的盯着变化,而当云寻的身上再次出现那乳白色神识之气时,李云鹤一副见鬼的表情。

    神气!

    怎么可能!

    那小子怎么可能会有神气产生。

    李云鹤大惊失措下,十支金黄色针锥的控制都是出现一些紊乱,云寻眼神一凛,脚下龙影变的速度再次提升,转瞬就是来到了李云鹤的身前。

    就是现在!

    龙擎手!

    云寻手掌中青芒闪现,伴着汹涌的气势一掌推出。

    云寻抓住这一瞬的时机极快又十分准确,李云鹤注意力在惊诧中回神也是很及时,但还是晚了一点。

    云寻的龙擎手结实的拍向李云鹤,李云鹤整个身子猛的被这股力推出,龙擎手的攻击力是极为强悍的,李云鹤整个人身体摔在地上划着地面滑行数米才停下,石台上又有石台碎屑飞出,掀起一阵石碎尘飞的景象。

    李云鹤的身子被这股烟尘覆盖,云寻跳出一段距离站在台上,先前攻击云寻十支金黄色针锥也是李云鹤被云寻攻击倒地后掉落在台上,消弭不见,神识凝器需要的是施展者的神识控制,本体遭受到攻击后,便可能会失去掌控力。

    这片大陆上,很多修者在面对神识者时选择最多的攻击策略就是直接攻击本体,因为神识者大多依赖于神识,就犹如兽院的学员把灵兽,魂兽作为第二个自己一样对待同一个道理,所有的攻击手段,手法,会依赖于魂兽,灵兽施展,倘若失去灵兽,魂兽,战斗力将会极大降低,但是从一方面来说,与兽院的学员战斗时,先攻击御兽者,是最为正确的策略,在先前的铜榜之战,云寻就是用的这种策略轻松解决的兽院挑战者,而这一次云寻也算是故技重施。

    李云鹤被击飞后,引起一阵惊呼,众人都是没想到先前在十支金黄色针锥下险象迭生的云寻一下子翻盘,第一次出手竟然是占了上风。

    只是众人全都好奇的是云寻是凭借的何手段抵御住了李云鹤的十支金黄色针锥的无缝隙攻击,在他们看来云寻完全就是横冲直撞的冲着李云鹤而去的,结果那十支金黄色针锥竟然是丝毫没能伤害到云寻,这才让云寻近身得手,要知道神识者近身战斗可不是他们的强项,或者说是神识者的软肋。

    而在一旁同样观战的小疯魔,也是全神贯注的注意着战局的情况。

    刚才针锥攻击小怪物身上时,小怪物身上似乎是呈现出一团乳白色的物质,尽管很不明显,但是应该就是那团乳白色物质帮这小怪物挡住那些攻击的吧~

    这小怪物果然是有后手的,这也算你的底牌吗,你小子究竟是还有多少底牌还没使出来。

    在小疯魔的眼中,云寻就好像是一个不会枯竭的藏宝库,总会带来惊喜,出人意料,仿佛永远有反败为胜手段和秘密被隐藏起来,有无穷的潜力等待着被挖掘出来。

    站在场上的云寻可没有那么乐观,他这次策略是成功了,但是云寻的龙擎手真正落在李云鹤身上时,云寻分明的是感受到了李云鹤身上似乎是在一瞬间出现了类似于铠甲一样的防护,将云寻的这一击的攻击抵御了十分之五六,真正落在李云鹤身上的攻击和伤害恐怕没有那么高。

    尘埃落定,里面传来李云鹤有些病态般的笑。

    云寻一听这笑声,心中一紧。

    果然……

    从尘埃中李云鹤的脚步声音响起,李云鹤的身影再度出现,只不过此时的李云鹤不复刚登台时的干净模样,身上的淡金色衣袍有些凌乱,上面还沾了些尘土,而其束起的发髻也是松了些,有头发散开,整个人的样子让人感觉更加的有些病态。

    此时李云鹤拂了拂身上的尘土,脸上带着一股玩味的笑,对于刚才遭受的攻击仿佛是荤不在意。

    小子,你以为这样就能把我李云鹤打败吗,恐怕是不行。

    果然是没对他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云寻看李云鹤的状态便是确定了刚才的那种感觉。

    小子,其实刚才你的攻击以及判断都是没错的,我确实是来不及反应,神识者本就是不擅长近身战斗,能被你近身我也是没有办法,但是,我也不是毫无准备啊。

    我身上可是有一个防御型元铠,这可是我花了很多的能量积分才从学院中换来,它可是能够抵消很多的攻击,所以,刚才那一击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

    而李云鹤的情况云寻已是猜到了七八,但是不明白这李云鹤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

    好了,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我闲的无聊,而是想跟你等价交换。

    等价交换?

    云寻被李云鹤的奇怪举动弄得有些蒙。

    什么等价交换?

    等价交换就是你要告诉我那团挡住我攻击的乳白色气团是什么,你是怎么使出来的。

    李云鹤终于说出了他的要求。

    而云寻一听也是恍然大悟,原来这李云鹤盯上了他的神识之气。

    不过,云寻是不可能告诉他的,更不会将产生的方法告诉他了,而云寻心中也有疑虑,难道这种他制造的神识之气,李云鹏知道些什么?

    云寻在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有过那种猜测就是神识之气肯定应该也是被发现过才对,但是在外院的那位裘长老也没有给他个准确的答案。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云寻不管那李云鹤到底知不知道,他也没有要跟李云鹤讲这些的心思。

    呵呵,李云鹤似乎早有预料。

    你不告诉我我当然也知道那是什么,那是神气对吧,我曾经在学院的神识元录中看过关于这种神气的记载。

    无影无形,万物有气,气汕皆可凝,不易不破,所谓神气。

    李云鹤念出这些词来后,云寻惊诧,这段词分明就是说的他的神识之气的描述,只不过云寻的神识之气,还没有到达记载中所说的那样不易不破的程度,云寻的神识之气有几分野路子的感觉,而且十分脆弱,所以一般云寻都是不使用这个,但是云寻从这李云鹤所说中得知,云寻所钻研的这条路还真的是有前人发现过,并且是到了一种很高的境界。

    对于李云鹤说的,云寻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

    接着李云鹤再度开口道,小子只要你告诉我如何凝成那神气,那这场挑战我就自动认输,而且还可以给你三卷玄阶神识秘技以及一套防御秘技,如何?

    周围的人闻言惊呼,尤其是神院的学员。

    我的天三卷玄阶神识秘技,玄阶的神识秘技已经是不亚于爵魂中魂师级别所用的魂技了,而且神识秘技本就是不多,这若是在外拍卖也能最少百万金币了,这李云鹤疯了吧。

    不,他可没疯,你没听到他刚才说的想兑换的是什么吗,那可是神气的修炼之法,那才是真正的秘技,难道说那小子真的掌握了神气的修炼之法。

    云寻闻言也是心中一惊,而且听周围的人来说,也是能够体会到李云鹤开出的条件是何等的优渥。

    难道自己误打误撞修炼出来的神识之气真的那么有价值吗?

    就好像是一个被自己挖掘出来的东西,以及已经遗忘在角落,这时候却有人拿大价钱来买的感觉一样。

    既然那神识之气如此重要,以及就不能告诉他了,至少自己现在知道了,神识之气还有很多的可待挖掘的。

    不好意思,不换。

    云寻冲着李云鹤摇摇头,而李云鹤听到这句话,脸色又是瞬间阴沉下来。

    他原本以为云寻会答应才对,毕竟他开出的条件是十分丰厚的,而他看云寻的神气还是很稚嫩的,很明显这神气之法还不完整,又或者只是残篇,这他都不答应。

    真的不考虑一下再?

    云寻坚定的摇摇头。

    好,有骨气,那接下来我就不留情了,我一定要让你清楚知道拒绝我李云鹤的代价。

    云寻不以为意,这种狠话云寻已经是听过太多了。

    那就来吧!

    http://www.gdbzkz.com/juehun/99115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