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间谍身份 > 第八十九章 造势 (求月票)

第八十九章 造势 (求月票)

    第八十九章造势

    两天过去,谷勇在一次联系到了李扬,他已经打听到了设计虹口宪兵队建筑的人,是一个日本人,不仅是设计虹口宪兵队,而且还是督建这个的总工程师,只是现在这个人并不是在中国,这个人已经回到了日本,这个线算是废了,不能够在用了。

    不过谷勇打听到了一个消息,这个建筑在施工的时候,虽然总工程师是日本人,但是这个工程日本人抓了很多劳工来使用,不过很多人,都被日本人枪杀了,谷勇打听到了有一个人是青帮的人,那时候只是得罪了一个日本的一个商人,被宪兵队抓了,最后是青帮里面的大佬花了钱,将这个人弄了出来。

    现在这个人还在青帮里面,谷勇已经找到了他,只是还没有和这个人接触,他想听听李扬是什么意思。

    而且谷勇告诉李扬,这几天南久美子频繁的进出宪兵队里面,显然行动队的人还在咬牙坚持,李扬可以想得到他们正在经历非人的折磨,这种不仅是肉体上的,还是精神上边的折磨。

    很难有人能够在特高课的那一套刑具上边坚持下来,特高课的人会想尽一切方法,折磨他们,拷打他们,用药物摧毁,直到他们吐出一切,咽下最后一口气。

    李扬直到这件事不能够在推迟了,他让谷勇立刻去找到那个人,问清楚当时宪兵队的建筑有没有什么漏点,参与过建造,一定知道一些什么。

    不过李扬还让谷勇做了另外一件事情,将顾同顺的死扩大化,并且造势,日本人正在积极与政府人员接触,企图在中国上海建立一个特别市政府,想通过华人管理华人。这样的事情中国人是不会答应的,并且对外宣布,如果有人投诚日本人,那么下场就会和顾同顺一样,军统会派出锄奸队,对于这样站在中国人民对立面的汉奸从不姑息。

    上次,李扬晚了一步,并没有率先找到合适的报馆,将顾同顺叛变的消息报道给报馆,而还在南久美子率先出手了,他们的公关做的不错,南久美子让人出报纸,说国党官员腐败无能,在舞厅里面衰竭惨死,而且还配上了报纸图片,还让人将他们特高课出现在那边的消息封锁。

    这个女人做事真的是滴水不漏的,想到了一切的可能性,将后路封死,不过这次李扬得到消息,日本人想要在上海建立伪政府,那么提前将消息公布出去。

    而且配上顾同顺的死,这样让那些信念动摇的人产生畏惧心理,人都是怕死的,就算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总有一天有落单的时候,你在明我在暗,只要一有机会我就会给你来一下,反正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谷勇明白了李扬的意思,这个消息不仅是透露给世人,而且还要想办法让行动队的人知道,汉奸是没有好下场的。

    青帮这边本来和军统的关系就非常的微妙,通字辈的大佬和军统上层关系更是你来我往的,将自己下边的徒子徒孙都送到军统里面去,而且还派到各个部门当手下,其实就是作为探子的。

    所以,谷勇在军统混了这么多年,青帮的这群人规矩熟的的很,而且赵齐的手底下就有青帮的人,这群人之前都是青帮的里面的流氓,后来加入了军统,搞起了暗杀那一套,有模有样的。

    这些事情李扬都知道了,不过没有说而已,只是赵齐弄的那些事情太损阴德了,李扬曾经暗示过他,但是这些命令都是戴老板下达的,他也只是一个听从命令行事的人。

    谷勇让赵齐派人去青帮,青帮坤老爷子手下的一个小头头请过来,就算是绑也给绑过来。

    而谷勇自己准备资料给各大报馆写消息,李扬传达给他的情报汇集起来,送给那些报馆的编辑人,在现在,这个消息绝对是热门,在喜乐门纵欲而死的顾同顺突然被翻案,是被军统锄奸队的人暗杀而死,日本人居然想在上海建立伪政权,力图将上海变成第二个东北。

    深夜,谷勇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出门去了,趁着夜色,他在租界里面游走,穿梭在人群之中。

    在出来之前,他已经把各大报纸的,街边小报的负责人,编辑家全部都摸清楚了,谷勇挨个上门拜访,直接粗暴,他找到编辑的家里面,找到一个没人的角落,看准时机,直接将自己写好的报道新闻大纲绑在一块石头上边,直接将玻璃砸碎,扔了进去。

    有些人住在人多的地方,谷勇没有办法下手,就放在他家的门口,然后敲门离开。

    就这样,谷勇将各大报纸头条的编辑家都拜访了一遍,就在这个夜晚,损失了好多快玻璃,他们在同一天晚上得到了这个消息,谷勇在上边写的有鼻子有眼的,而且明确指出,顾同顺就是汉奸,在喜乐门并不是过度而死,而是被锄奸队所杀,中了氰化钾的剧毒而亡的。

    因为谷勇的这件事,又有一群人今天晚上睡不着了,而这个始作俑者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便悄悄的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药房这里,似乎之前发生的事情跟他无关。

    而谷勇所要做的就是等待明天报纸的消息,而这边其中一个编辑,他叫袁术,他是《译报》负责人,这个报社只是去年才成立的,谷勇照样给他扔去了消息,他看到谷勇扔过来的消息之后,看到非常的震惊,顾同顺他知道这个人,前上海市副市长,不过他叛变的消息知道人很少,因为并没有对外公布,而袁术之所以知道,他不仅是《译报》的负责人,而且还跟日本人有点关系,他早年去日本留学,就读过日本早稻田大学和日本大学学的是新闻学,他跟日本领事馆的领事岩井雄认识,他做过记者,采访过岩井雄,有一次在领事馆见岩井雄的时候,他无意中在岩井雄的桌子上边看到了顾同顺的资料,那上边写着顾同顺已经被策反了。

    他接到这个东西之后,他想了想,这个到底是谁送过来,是日本人试探?还是知情人士送过来的?

    不过怎么样,他可以写,就算是日本人怀疑,到时候他可以拿出这份被人送到他家的文件说事。

    所以他熬了一个通宵,写了一份关于日本在上海预建设政权的文章,其中字字诛心,将日本人阴谋拐弯抹角的说出来。

    第二天,接头大报小报都在报道同一件事情,所有卖报纸的小童,发报纸的人,都在租界里面大肆的报道这件事情,这个新闻只能在租界里面进行流通,在租界外如果报道这件事,日本宪兵队绝对会出来抓人,但是自从日本人占领上海之后,租界里面涌进各种人,流浪汉,工人,商人,农民,都纷纷进入租界里面来躲避战争。

    基本上如果消息在租界里面流通起来,基本上整个上海都知道了,要清楚,租界里面有着各色人士,只要消息一出来,他们就动了起来,使出浑身的法子,将消息传递出去。

    果然,今天的头条消息一出来,日本人这边就知道了,南久美子看着桌子上边的好几份报纸,上边明确的报道了上海市副市长叛变,成为了汉奸,被军统锄奸队的人刺杀了,而且日本人打算策反利用这些人成立一个伪政权,企图通过这个政权管理中国人,意图搞第二个东北。

    南久美子生气的将一堆报纸,扫到了地上,愤怒的看着面前的特高课人说道:“这群抗日分子一刻都没有消停,查到什么人将这个消息传出去的”

    “现在还没有查到”特高课的人低头看着地上弱弱的回到道。

    “废物,全是一群废物,出去”南久美子破口大骂,生意洪大,根本不是一个女人能够发出的分贝。

    租界这边消息出来,各地工人学生开始动起来,他们纷纷抗议,给政府人员写信上街,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去。

    李扬要做的效果达到了,造势,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如果想要做叛徒,自然有人会收拾的。

    

    http://www.gdbzkz.com/jiandieshenfen/181728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