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间谍身份 > 第十八章 抓金国栋(求票票,推荐)

第十八章 抓金国栋(求票票,推荐)

    第十八章抓金国栋(求票票,推荐)

    他看了一眼手表,将屋子的所有东西摆回原位,停了一下外边没有什么动静,马上叫上梁京,离开这里,而这里这一切到没有人看到。

    现在需要的马上离开军营,回到特务处,告诉处座,自己已经掌握证据了,现在可以抓人,但是现在人在军政部,这个有点麻烦。

    李扬带着梁京陈奇赵齐三个人,晚上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偷偷离开了军营,其中躲过哨兵,翻墙出去的,差点被发现了,这件事情不能够拖了,需要立刻马上将金国栋在控制起来。

    李扬连夜将情报报告给了戴老板,戴老板可是知道,如果现在晚上将人抓过来,他们立刻就知道了,就算是秘密抓捕的话,明天开会看不见金国栋,一个团级干部半夜消失不见,他们会严查,不出半日就会知道是特务处干的,他们自己也有自己的情报人员,这个人消息封锁不了多久的。

    “你能确定你所说的证据就在金国栋的房间里面”戴处长在电话里很严肃的问李扬的话。这件事毕竟不是什么小事,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那特务处将会和军部关系更加紧张,而且惹出了军部一些老人,那么将有可能吃不了兜着走。

    “处座,我十分确定,一份密码本就是书架里面藏着,和川山方子的信件全部被金国栋锁在了保险箱里面。”李扬也知道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他回答很干脆,想给戴老板吃一颗定心丸。

    “好,你带人今天晚上就把金国栋给我带过来,明天军政部的那些人就会找上来,先不要给他用刑,以免说是我们冤枉了他。”戴老板直接给李扬下了命令,可以抓捕人,但是戴老板还是有些犹豫,这件事毕竟涉及到了军队的那些人。

    “收到。”

    李扬也不啰嗦了,今天晚上他们全部住在金陵酒店,这里被包了下来,李扬带着梁京两个人去了,人多了一定目标太大,容易被发现。

    来到金陵酒店这边,已经半夜十二点了,这里还有人在外边晃悠,几个人喝多了在相互搀扶。李扬一眼就知道这群人是那群当官的,虽然换了便衣,但是常年握枪,手上的老茧是不会消失的,李扬鄙视的看了他们一眼,一群酒囊饭袋。

    李扬进入金陵酒店,大堂装饰非常豪华,琉璃盏的吊灯,从意大利进口过来的沙发,红木做的装饰,还有安装了电梯,这已经是高级酒店的标配了。

    来到前台这里,李扬给了梁京一个眼神,梁京看着正在值班的服务员,给他看了一下他的证件,服务员看到,立马脸色都变了,说话生意有点抖:“您,您要什么东西,我可是好人。”

    “别担心,放轻松一点,把您们酒店的登记簿拿过来我看看。”李扬微笑着说道。他两一个演黑脸,一个唱红脸,而且李扬本来就长得很帅气,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一笑起来就跟让别人相信了。

    “好,好的。”服务员看着李扬,手还是有些微微的抖动,将抽屉里面的登记簿拿给了李扬。

    李扬并没有关心她,这很正常,特务处在百姓的心中就相当于以前的带刀锦衣卫,人见人怕,闻风色变的。

    李扬将手中的登记簿翻到今天的住客,李扬看到了金国栋住在那里了,三零二房间。

    李扬将手中的登记簿丢给了服务员,并告诉他:“要是想没事的话,就当今天没有见过我们。”

    李扬也只是吓吓她,但是李扬知道能拖多久就多久,服务员要是遇见那群当兵的就马上会招了,他们不跟你来虚的,直接跟你掏枪,所以李扬也并不指望这个服务员能够保守自己过来的秘密。

    李扬和梁京乘坐电梯来到三楼,来到三零二号房间的门口,在大老远李扬就听到了里面的呼噜声音,这家伙居然能够睡得这么死,他做了这么多亏心事难道就不怕总有一天有人会找上他。

    李扬让梁京在一旁警戒,他去开门,他小心翼翼的将门给撬开,没有惊动里面的金国栋,开门闪身进去,梁京跟随其后,梁京将门轻轻的关上,黑暗中李扬看着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金国栋,他走过去站在床边上,让梁京将灯给打开,整个房间都亮了。

    虽然金国栋睡得很死,但是灯打开的一瞬间,金国栋睁开了双眼,他看到自己的床边居然站了一个人,立马坐了起来,手指在自己的枕头底下想摸什么东西,但是李扬给都不给他机会,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右手迅速对着金国栋的颈部的动脉位置快速用力打了下去,金国栋眼睛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梁京看到金国栋晕了,走了过来,将金国栋绑了起来,并且给嘴里面还塞了一大块白布。

    两个人在黑暗中将金国栋给邦回了特务处,晚上的行动没有进洞任何人,而这边戴处长早就在这里等着李扬了,他还是挺担心了,一个团级的干部,做了鼹鼠,这件事今天晚上必须让他交代出来,不然的话明天可能军政部的那些人找他的麻烦。

    “处座,人带回来了”李扬看了看正趴在梁京身上的金国栋。

    “审讯吧”戴老板虽然不想惹军政部的那些人,但是并不是怕他们,而且现在时期,特务处还是尽量的隐藏,不要站在风口浪尖上。

    戴老板将审讯的权力都交给了李扬,虽然说不能够用刑,但是又没有说不能够打他,有些刑具弄在身上并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是也能够让人生不如死。

    李扬也没有给他上什么老虎凳,辣椒水,直接给金国栋绑到了电椅上,这个东西是美国人发明的,以前都是处理死刑犯的,高压电流通过人体,摧毁烧人体的重要器官,但是后来经过改造,可以进行调节电压电流,将人绑在上边,电流通过人体,不会让你死亡,但是持续的折磨可以让人生不如死,痛苦至极。

    李扬命人将金国栋弄醒,梁京拿起旁边的水桶的水瓢舀了一瓢水,直接对着金国栋的脸上泼了过去。

    金国栋被冰冷的水泼醒,他发现自己居然被绑在了刑讯椅子上边,四肢都不能够动弹,他观察四周,在自己前面站着三个大汉,还有一个年轻人。三个人年轻人就是梁京和刑讯科的两个同仁,而年轻人正是李扬。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五十五师三五八团的团参谋长,你们居然绑架国党的高官”金国栋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自爆身份想让这些人害怕。

    李扬听都不想听他废话,冷笑道:“你可能不知道你处境,这是军事委员会特务处,“请”你过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既然你自爆身份,那么大家都省事,开诚布公的聊聊吧。

    “金国栋,认识川山方子吗,告诉我她现在在那里。”李扬不想废话了,虽然知道川山方子可能已经离开了南京但是她抱有一丝希望,川山方子还在南京城的某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面躲藏着。

    金国栋眼睛躲闪,川山方子,他们居然知道了:“我不知道什么川山方子”金国栋不想承认,他想不通,他怎么会怀疑到自己身上。

    “没关系,把人带来。”李扬吩咐梁京,把那个舞女带过来,李扬已经跟那个舞女说好勒,给了他一点钱,直接诬陷金国栋就是那天川山方子亲吃饭的那个人。

    “我帮你回忆一下吧,两个月以前,你曾经去过春香阁,虽然你躲避很多人的眼光,但是还是有人看见你见了川山方子,而那个人被我们特务处盯上很久了。”李扬要炸他。

    “而且之所以是没有抓你,你想的没有错,碍于你的身份,是在有点头疼,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军营里面你的宿舍里面,我们找到了你和川山方子的来往信件,还有一本密码本。”李扬继续侃侃而道。

    梁京将舞女带了上来,她看着这个地方,身体在发抖,而且这里有些淡淡血腥味,让人想呕吐,舞女看了一眼金国栋,用手指指了一下金国栋:“是她,那天晚上是她来找金碧辉的”川山方子就是金碧辉。这是她在春香阁用的中国名字。

    “带下去吧”李扬挥了挥手,让梁京将舞女带下去。

    “你应该知道,硬抗是没有用,没有十足的证据我们也不会带你回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金国栋心里大惊,那天自己去见川山方子巧妙的躲过他们,居然还让人看到了,而且刚才李扬说道,自己放在保险箱里面和书柜后边的信件和密码本都被发现了,而自己居然一切都不知道。

    “放屁,你出卖了你的国家,你的部队”李扬非常的生气声音都大了一分,给他的肚子上在来了一拳。

    “嗯哼”力量非常之大打在金国栋的肚子上边,他的胃部持续痉挛抽搐。

    李扬看着:“看来我们这么团大参谋长并不想合作,打吧”

    这实在是头疼的事情,戴处长居然不让用刑,这不是给自己下难题吗,那些人能够做这些事情就知道肯定是杀头死罪,要是不给他们颜色,李扬并不认为跟他好好说话就能够将自己想要的问出来。

    李扬先离开了审讯室,来到站在幕后戴老板这里,戴老板看着李扬没说什么,虽然自己意思是让李扬不要让军政部那些家伙看到什么明显的伤痕,免得弄得大家尴尬,好家伙,上电椅这个刑具。

    戴老板不忧不喜的脸上李扬看不透,这让李扬觉得这个人的可怕,戴老板没有说什么,在看了一眼直接离开了。

    李扬只是回头看一眼正在挨打的金国栋,便离开了这里,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现在他要将那个绝密文件给记下来,一个小时之后,李扬将所有写下来的文件在一次确认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李扬将他收起来藏好。现在并不是送出去的好时机,目前要做的是审讯金国栋。

    来到审讯室这边,李扬看着还在挨打的金国栋,整整的被打了一个小时,刑讯科的两个人轮流来打,都已经累的够呛。

    “怎么样呀,金参谋长,要不要说”李扬看着金国栋说道。

    “我真不认识什么川山方子,男人吗,你知道去那个地方”金国栋被打的声音都已经有些喘息。

    “不不,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撒谎。”李扬摇了摇头说道。

    “上电刑吧”李扬看着刑讯科的人无所谓的说道。

    “李组长,可是处座那……”

    “处座那里我去解释,你干你的”李扬没等他的话说话,直接打断说道。

    “是”刑讯科的人能怎么办,自己面前站的人官职军衔都比自己高,心里腹诽道,真实愣头青,这样是高出好歹。明天还不交代,军政部不得把这里拆了。

    “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就算没有见过,应该也听过电椅”李扬看着金国栋说道。

    “不能对我用刑,我是少校团参谋”金国栋激动的想将手和脚抽出来,我知道这个东西。

    “别搞笑了,少校团参谋,证据我们齐全,现在你唯一的用处就是交代出来,只要明天你的那些证据摆在军政部那些人的办公桌上边,你所有的后台都没有了,到时候对你也不像这么客气了”李扬已经没有什么耐心和他耗下去了,直接给他交了底,现在你唯一的用处就是老实交代问题,好好合作。

    “……”

    李扬看着金国栋沉默不语,对着刑讯科的人抬手示意,可以用刑了。

    刑讯科的人将电椅的电压调节好,把闸刀板了下来

    “啊~~~啊”电流穿过金国栋的身体,这个电椅可以将人的意志摧毁,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是巨大的考验,基本上能够坚持下来的人少之又少。

    李扬一直对金国栋用刑到早上,他最终还是没有熬过电刑,李扬从他口中已经知道了,色字头上一把刀,在春香阁遇见金碧辉之后,怎么一步步沦陷都交代的非常清楚。

    而且知道,川山方子已经不在南京城里,那天发现暴漏之后,立刻进行逃跑了,跑到那里他确实不知道。

    在做间谍那段时间,给川山方子送过很多情报,南京城附近的山川图,以及部队部署。

    http://www.gdbzkz.com/jiandieshenfen/173997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