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间谍身份 > 第十三章 连夜审问(求推荐,求票票)

第十三章 连夜审问(求推荐,求票票)

    第十三章连夜审问(求推荐,求票票)

    忙活了到了半夜了,李扬没有一点疲惫,反而还有一点兴奋,虽然这群间谍十分的奸诈狡猾,但是最后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李扬来到审讯室这边,另一边牛乐谷勇也将同福楼的老板和送餐的吴野带了回来,他们进行简单的刑讯问答,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

    “组长,那他们要不要放了”谷勇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不用,你带着几个去同福楼上几天班,要是说道那个江铭,就说生病了请假了几天”李扬现在还不想放了他们,很难保证他们会不会说漏了。

    吴野说前几天,江铭给他替了几天班,帮他送餐几天,那几天吴野在堂内跑堂,这样事情也经常坐,就说他们有时候会相互换着工作来坐,老板也不会说什么。而吴野也不觉得什么,平时他送餐的时间居多,而在里面端菜接待更加的轻松一点。

    “我马上去安排”考虑到谷勇适合潜伏,李扬安排他去同福楼待几天。

    “怎么样,有没有说什么”李扬走到刑讯室里面,看着正在这个对着江铭刑讯的梁京问道。

    “没有,这家伙嘴硬的很,到现在还没有开口”梁京已经将江铭打的遍体鳞伤了,可能是为了出气,毕竟刚才江铭杀死了他的几个兄弟,平时外围这群兄弟都归江铭在管。

    “不要打死了,我还要问东西”李扬不想马上询问,这群人都经过了严格培养,在分别派到了中国来潜伏,肯定有反审讯手段,上次李扬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大井川上就是对自己进行了催眠,然后脑子里面信息进行了打乱告诉了自己,这才让他多次做了错误的判断。

    李扬在椅子上做了半个小时,在这中间一直冷着眼看着一直受刑讯的江铭,眼神中没有任何悲怜。在这期间,江铭的哀叫的声音一直在刑讯室里面回荡,叫的瘆人。

    李扬看着坐在刑讯椅子上的江铭来了一句日语:“之前大井川上就是坐着这个椅子上死去的。我杀的”

    明显江铭听到了,这家伙根本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李扬看到的眼神中盯着自己看,充满了杀气,似乎要将自己的面貌死死的记住。

    “不用这么看着我,他确实让我很头疼,扰乱了我的视线”李扬根本就无视了江铭的这个眼神,看着江铭像是看死人一般。

    “不过,我倒是希望你比他还有骨气,毕竟他确实保住了你们,如果不是你要自己去那里画那个x的信号的话,我根本就找不到你们。”

    “让我来猜猜,你就是中间的传信人,那个x信号并不是有情报的信号,而是危险撤离信号,大井川上误导我让我以为那个x是接受情报的信号,然后去北新街的24号去拿去情报,那个地方应该并不是你们用来传递情报的,而是你们之间的紧急联系地方,真正传递情报的地方其实是同福楼里面,如果有情报,大井川上就会去同福楼拿去情报,而那个情报就放在烤鸭里面,而到这里,你的任务就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大井川上去把情报发送给你们的上级特高课,他之所以说了那么多就是弯弯绕绕就是将我调查的方向给转移出去。好让你们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撤离。”

    江铭听着李扬的分析确实心惊,这个家伙,居然知道这么多,而且基本上都是说清楚了。

    没错,大井川上其实算是信使,那个负责进行发送情报给上级的,电台是他在掌控,而江铭就是接受情报,如果有情报的话,那么就有人来同福楼给他,而后每天大井川上每天经过同福楼如果有情报的话,自己会给他说特定暗号,到时候他过来拿就行了,最后发送出去。

    那个x就是他们之间的紧急联系按钮,并不是什么有情报消息提醒信号,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暴露了就由其他人去那个黑板上右上角画一个x提醒其他人有紧急情况,准备撤离,而北新街二十四号墙脚下的那个地方是大井川上和江铭商量好的一个地方,如果其中一个人暴露了,北新街肯定会被中国的特务控制,那么附近就会出现一个陌生的面孔,对着那个地方进行监控,那么另一方就马上进行撤离。

    而这边的江铭从星期四那天晚上就准备了撤离,但是他要拿走保险柜的要是,但是那个地方江铭发现也有特务在附近,江铭知道保险柜的要是肯定拿不到了,只能想别的办法,准备安排在星期六撤离的时候,没想到一天时间没有到,这群人反应这么快,立刻就暴露被捕了。

    而今天来问江铭送不送外卖的时候,当时是他太紧张了一些,毕竟前两天他送了几次外卖,有点惊弓之鸟,虽然表现很好,但是还是让李扬注意到了,没想着这些细节让他被捕了。

    “果然是硬汉”李扬拍了怕手掌,脸上露出淡淡的神色道。

    “梁京,休息一会。”李扬望向梁京,挥手让他先退下。

    “是”梁京看了看李扬,看到组长的表现,让他佩服的是他的能力,现在梁京完全是对其崇拜,冷静沉着的思考能力,一般人见到这样血腥味绝对是忍受不了的,这么浓重的血腥味,李扬居然面不改色,让人梁京对李扬另眼相看。

    “我知道你受过反刑讯培训,你不过没关系,我可以陪你慢慢玩”李扬把袖子卷了起来,拿起旁边炭火里面通红的烙铁,用嘴吹了吹。

    “不过我看你受了枪伤,消消毒吧”李扬将手上的烙铁死死的靠上去,立刻火烤焦肉味道立刻充满了整个刑讯科室。

    “啊啊啊”而江铭疼的忍受不了,发出吼叫,浑身发抖,肌肉在颤抖。

    李扬把烙铁随手丢到了炭火盆里面,李扬面带微笑看着江铭:“刚才是热身,现在是开胃菜”李扬继续用手扫着这里面的刑具。

    梁京和陈奇眼角跳动,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组长进行刑讯,虽然以前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他们第一次绝对做不了和李扬这样的从容淡定,这给他们的心里进行了重大的冲击。

    虽然之前听从李扬的命令,只是上下级的关系,但是这一次,他们再也不小看李扬了,表面看起来跟你每脾气,但是一点触及到了他的底线,就会像狼一样狠狠的咬住你,不会松口。

    “这个,是我们这里特制的竹签,用铁做成的,这些竹签以前给别人用过,但是我怕你感染什么病毒,那个给你加了一点料。”

    “梁京,准备好菜,给我们客人上。”

    “得了”梁京知道李扬什么意思,李扬让梁京将竹签插入的时候在伤口上边倒盐水。

    一直刑讯到了下半夜一点多的时候,李扬眯着眼睛,感觉他都要睡觉了。

    这期间,江铭的手上脚上都插满了铁签,梁京将他们的手脚上边的指甲全部都拔掉了,现在身上也没有一块好肉,江铭在这中间昏迷了很多次,但是每一次都被弄醒了。

    李扬哈了一口气:“怎么样,江铭先生,要不要交代一下。”

    李扬都不逼供他,他不想比他,直想让他自己说出来。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呢?”

    “接着打吧”李扬摇了摇手,看都不看一眼江铭。

    “组长,他已经快要不行了,已经半夜了,要不我们休息一下吧”梁京看着江铭现在明显进气多,出气少了,在打下去估计真的要打死了。

    “我看看,是吗”李扬走上去,叫江铭的脸用手用力的捏着抬起来,两边摆着摆。

    “嗯,没事,继续打吧”李扬根本不想管江铭的死活,死了正好,他只要他想要的东西,只要人留一口气,不死就行了。

    “……”梁京自己心中都慌了,能够坚持到现在的人真的很少,在打下去真的会死人的,以前刑讯室打死人的情况很多,下手没有轻重,虽然没什么大事情,但是会被上司责怪,处罚。

    江铭自己也一直在咬牙坚持,他是帝国的武士,对帝国保持绝对的忠心,这是从小到大灌输的思想,从小就是军校生活,而且老师军队教官,不管做的好不好都会被打,也是这样从小打到大的,以前认为人身上就是一团肉而已,什么样的痛苦忍受不了,但是现在这些刑具用在自己的身上自己真的受不了。

    “怎么样啊,要不要交代。算了,我给你提给醒吧。”

    “你在星期一星期二以及星期三为什么频频出现在学校那边,我查了送餐记录,那边那几条路可不是你要去的路啊。”李扬漠不关心的提问道。

    原来是这样,果然自己不应该一直在那边出现,在这里引起了怀疑,果然一步错步步错,应该尽快撤离,

    时间慢慢过去,已经到了凌晨三四点了,旁边李扬都要睡着了,而梁京和陈奇看着像一团烂肉的江铭,眼神中充满了担忧,以前审讯都不会这么审讯残酷的。

    以前只要用皮鞭打,盐水消毒,这些剧烈的疼痛就会让人受不了,在不行就上烙铁了,基本上这一套下来犯人就已经招了,而进行的刑讯室以前的不知道多少倍手段,而这个江铭都一一坚持下来了,而且还没有死去,他们两都要佩服江铭的承受能力。

    “招没招啊”李扬态度很强势,今天不死不休,要是不招待,今天就打到招为止。

    “组长,犯人看起来好像不行了。”李扬起身过去检查了一下。

    “将他手上脚上的铁签拿下来”李扬接过铁签,找到江铭身上的几个穴道,用铁签深深的插-进去,根本不在乎什么手法。

    “啊啊啊啊……”江铭本来就要昏迷回去的,在一次醒了过来,李扬使用的是中医手法,将铁签插入学到,刺-激江铭的痛穴和刺-激激发身体机能的穴道。

    李扬决定要快点了,这种手法只能让人的潜能瞬间激发,但是维持的时间不长,一两个小时最多了。

    “怎么样,身上什么很疼,没一个神经末梢都像是有很多蚂蚁在撕咬,告诉你,这是我们中国中医的手法,这种疼痛会一直在,只要我不拔这些针”李扬在一旁水桶洗了洗沾手上的血迹和江铭解释道。

    “但是你要想清楚啊,这个会给你身体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的,要是时间越长,最后的是怎么样的伤害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痴呆,可能是瘫痪”李扬继续吓唬江铭,口气没有一丝同情,只有冷漠。

    “我……说,我说”江铭实在受不了,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神经都在被折磨,疼痛让他昏迷不过去,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越来越兴奋了,脑中只有疼痛,一阵接着一阵传递过来。

    李扬听到了江铭口中传出来一阵微弱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李扬听到了,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冷笑,过去将他身上的铁签拔了出来。

    这个其实并不是刑罚,而是用来治病的穴位,只是针对不同,人毕竟只是血肉之躯,不是什么钢铁勇士,很少有人能真正面对死亡,当然有这样的人,但是李扬并不会认为江铭是这样的人,因为他给自己挑衅就说明他只是冲动,而且李扬认为他给自己发出挑衅是为了大井川上。证明他并不是冷血无情的人,李扬并不认为他不怕死,刚才给他吓唬。

    梁京上去查看了一下江铭的身体状况说道:“组长,他的身体现在不是太好,需要医生过来治疗一下。”

    “不用,直接问,我相信他可以坚持”

    李扬知道自己的手法,刚刺-激还没有半个小时,他的身体机能本来就好,刺-激之后李扬相信能够坚持一个半小时没有问题。

    “可是,组长。”梁京还想坚持什么。

    “我说了,不用,立刻问话。”李扬提高了声音表示自己的不满。

    “是,组长。”

    李扬看着梁京和陈奇一眼,意思很明显,李扬希望他俩出去,现在这件事他不想多一个人知道,李扬并不是相信他们。

    “说吧,你要是说错了一句话,那么我保证,你接下来的生活肯定活在地狱里面。”李扬说这句话充满了杀气,很认真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

    江铭将头慢慢抬起来,主要是疼痛,他整个人都是肿的,眼睛也被打的肿的老大,李扬看着江铭准备好了说道:“好,现在开始吧,我问你答”

    江铭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他的任何表情,因为整张脸都肿成了一团。

    “名字?”李扬并没有那笔记录,而是直接问道。

    “山下太郎”

    “代号?”

    “风耳”

    “你是负责什么的?”

    “信鸽”

    随着询问的深入进行,李扬了解到原来他和大井川上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那次只是赌气才去挑衅他们。本来他是军部的军人,后来特高课看中了他的才能,才把他调到了特高课。

    “你是怎么接受指令,收消息”

    “在同福楼二楼的一个靠窗包厢,会经常坐在那边,会在桌子放一包樱桃香烟,总有一只香烟会放在右边”

    “有没有固定的时间”

    “有,每周日下午三点都会过来”

    “他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江铭费劲的摇了摇头

    “你这就不配合了,这让我很难做,要不在扎上两针吧”李扬用手揉捏着手上闪着寒光的铁签。

    “不是的,不是的,我真的不知道,每一次他都是化妆过来的,而且我根本没有见过他真实的面貌,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江铭激动的摇头,努力的辩解道。

    “怎么把情报传出去?”

    “之前您说的对,每天大井君都会从我这里路过,周日我收到情报之后,周一早上我会在门口给他信息,如果有情报,就会将我们同福楼门口的花盆拿出去,如果没有,我就放在里面。他要是看到花盆,就会中午过来购买烤鸭,我将情报放到里面。之后的事情也知道了。”

    http://www.gdbzkz.com/jiandieshenfen/173673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