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魂破天惊 > 第二卷 剑宗风云 第一百五十七章 异变

第二卷 剑宗风云 第一百五十七章 异变

    古煜林看着眼前这个让他既头疼又无可奈何的小师妹,脸上的表情由严肃转为恼怒,继而又慢慢的变为疼爱。

    头顶的乌云也渐渐的消散开来,但脸上的表情却恢复了往日的严肃,他可是看着叶梓颖长大的,与其说是师兄妹,倒不如说是亲人,小师妹的性格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了。

    “现在听不明白没有关系,但是你要把我刚才所说的记在心里,一个字也不准忘记。”古煜林背着双手,看着眼前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师妹。

    “大师兄,我记住了,那现在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会了。”拉着古煜林的衣角,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央求着道。

    “你天资聪慧,只要把平时玩闹的时间用在修炼上,也不会比你二师兄差。无相剑歌是师傅的成名剑诀,里面的剑招、变化、意境,都需要勤加练习、领悟,方能有所大成。”

    “想要休息,那你把我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撇开她的小手,故技重施,他可不会上当受骗。

    “这几句话你从到大,我耳朵都快起茧了,我当然记得了,就是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嘛。”叶梓颖揉了揉小手,嗪首低垂,看着地上有几只蚂蚁在爬行,手中的剑还不停的拨动,完全忽略了大师兄那布满寒霜的脸颊。

    就在古煜林将要再次出声训斥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后方响起。

    “我们的小师妹是不是又调皮了,几天没见,有没有想你四师兄啊。”沐阳走在最前头,徐徐的向着二人这边走来。

    早在他们走到云影峰山脚下的时候,古煜林就发现了三人,其中一道倩影,让他日思夜想的人儿,也再次回到了剑宗,回到了云影峰。

    几个月不见,不知她是否消瘦,是否安好,是否也如他一样时刻牵挂着对方。没有立刻转过身,而是压下了心中的那份悸动,藏在内心的最深处。

    “大师兄。”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而其中的一道声音在他的心里久久回荡,抚慰着那颗因思念而疯狂跳动的心。

    脸上恢复了以往的严肃,转过身来看向三人,而在和千露露目光相对时,都能从彼此的眼眸之中看到一抹欣喜。

    这抹欣喜很快就被二人给掩藏住,其实也不过是在片刻之间,仅仅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一解彼此的相思之愁。

    “嗯嗯。”

    古煜林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司空浩然的时候,心里面泛起了滔天骇浪。

    除了他实力突破至大剑师圆满以外,更多的还是因为身上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给他的感觉很是震撼。

    其他几人或许发现不了,但身为剑皇初级境界的他,还是能够捕捉一二的,看来这段时间定是有不小的收获。

    “哼,花心大萝卜,身上一股胭脂味!”叶梓颖给了沐阳一个白眼,就收起剑朝着千露露和司空浩然的方向走去。

    “露露姐,颖儿好想你,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可是受了很多的苦,大师兄经常欺负我。”背对着古煜林,惦着脚尖附在千露露的耳畔,在其他人看不见的角落,嘴角微微上扬。

    “你呀,要好好的修炼,大师兄也是为了你好,距离剑宗五峰盛会还有十天的时间,你要加油,为咱们云影峰取得一个好名次。”揉了揉叶梓颖的小脑袋,看向古煜林的方向,笑着摇了摇头。

    本来拉着千露露手臂的叶梓颖,突然松开双手,朝着司空浩然的方向走去。

    一袭紧身青衫,肌肤似雪,娇嫩晶莹,顺着阳光看去,他的身影婀娜多姿,曲线妙曼,烂漫天真的脸上,弥漫着灿烂的微笑。

    司空浩然感觉到了一股不详的预感,是否将要有什么大事情将要发生,这张笑脸对他来说太熟悉不过了,赶紧后退两步,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叶梓颖连忙出声道:“师姐!”

    “哼你心里面还有我这个师姐吗!小师弟,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就离开剑宗,而且还消失这么长的时间,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叶梓颖插着腰,一双凤眸之中尽是愠怒。

    “为什么不说一声就离开,还消失这么长的时间。”

    这两句话回响在司空浩然的心间,只见他瞳孔剧烈收缩,身子也出现了轻微的晃动,进而不由自主的瑟缩颤栗,叶梓颖的话就像是一记重拳,击打在他的心魂深处,潜藏在他灵魂海洋中尘封的记忆,被撕裂了一条缺口。

    “浩然哥哥,你以后不要消失这么长的时间,潇潇会想你的。”

    “尘爷爷,浩然哥哥,你们回来了,潇潇好想你们。”

    “以后出去一定要告诉我,要不然我会担心你和尘爷爷的。”

    看着怀中奄奄一息的潇潇,乌黑的鲜血从她的嘴中溢出,那爬满脸颊的黑痕越来越深邃,每说出一个字,都耗尽了她身上剩下的所有气力。

    他无能为力,只能看着潇潇毒发身亡,仿佛在那一刻,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司空浩然依旧站在原地,身上的戾气也越来越重,杀意也越来越浓郁,就连手中的剑也发生凄厉的嘶鸣,仿佛这天地之间,全都笼罩了一层血色,到处都是尸山血海。

    那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一个再也不敢碰触的名字,这两句话,就像是扎在心魂最深处,稍稍触碰,便会痛不欲生。

    叶梓颖站在司空浩然的对面,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六师弟,心中生出了一丝惧怕,脸色异常苍白,凤眸之中也染上了一层水雾,脚步连连后退。

    就连陪伴他最久的千露露,也被眼前的一幕幕给震惊到了,和所有人一样,不知道司空浩然为什么会这样。

    “你们都该死!!!”

    司空浩然此时被愤怒淹没了神志,手中的长剑须臾之间划破天际,冰冷的杀意笼罩住整个云影峰,两个杀字绽放着血色光芒,那摧毁一切的杀气,就连千露露和沐阳都感觉到了一股生死危机。

    “轰!轰!轰!”

    就在司空浩然将要斩出杀之一剑的同时,灵魂海洋之中的炼魂鼎发出剧烈的轰鸣,就连蜃楼也蠢蠢欲动,将要飞身而出。

    如果动用蜃楼斩出这一剑,离他最近的千露露和叶梓颖将受到最疯

    狂的绝杀一击。

    炼魂鼎发出轰鸣的瞬间,古煜林也出现在了司空浩然的身边,一指点在了他的眉心,“醒来!”

    司空浩然双眸之中的血红渐渐消退,杀意和戾气也尽皆收敛,那举在头顶上的长剑,也收回了剑鞘。

    他伫立在原地,久久无法平息,心脏上像是有千疮百孔一般,在滴落着鲜血。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呼唤,像个行尸走肉的丧尸一般,慢慢朝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叶梓颖被千露露抱在了怀中,泪水打湿了她的衣裳,就连身子,也出现了轻微的颤抖。

    “小师妹,你和司空浩然说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这样的反常举动!”沐阳看向千露露怀中的叶梓颖,出声问道。

    一道身影无声无息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来人正是叶朝阳,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中,就在司空浩然将要斩出杀之一剑的时候,他就消失在了剑辰那间古色古香的书房中。

    “师傅。”

    “爹爹。”

    叶梓颖来到叶朝阳的身边,紧紧的抱着他,直到现在,她的身躯还在轻微的颤抖,想来被司空浩然刚才的一系列举动吓得不轻。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浩然为什么会这样?”叶朝阳看着其余的三人,言语之中全是愤怒。

    “师傅,刚才刚才师妹对浩然说了几句话他就莫名其妙的丧失了理智。”沐阳虽然离得有些远,但还是能够清晰的听到叶梓颖对司空浩然说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叶朝阳。

    叶朝阳回想着从西域龙腾帝国到剑宗,关于司空浩然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以及有关他们爷孙俩的所有事情,似有所悟。

    这个少年身上承载着太多的东西,背负着太多的仇恨,在心里面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怀中的女儿。

    “颖儿,你和大师兄他们先去厨房做饭,我和你三师姐说说话。”一团柔和的玄气从叶梓颖的头顶传遍全身,驱散着刚才的梦魇。

    云影峰后山一处阁楼之中。

    “把你在遇到司空浩然后所发生的一切都详细的说一遍。”叶朝阳站在阁楼的窗前负手而立,而千露露则是站在他的身后。

    千露露没有任何隐瞒,抬头道“十万大山西部,他被一队赏金猎人围住 。”

    “上古杀域,中间有着一条血线的长剑,烈焰火龙变成了干尸!”叶朝阳重复着刚才的三句话,沉默良久,双眸之中绽放着一抹寒芒,“难道是它!”

    “横断大陆有十柄神器,三柄邪刃,其中三柄邪刃只知其名,不见其容,每一把出世,都将会掀起一番腥风血雨,没有想到,其中一把竟然出现在剑宗,而且被我的弟子所得,这到底是灾难,还是机缘?”叶朝阳在心里面嘀咕,久久无法平复。

    云影峰一处房间之中,司空浩然双眼空洞,无神的躺在床上,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此刻他的心如刀绞一般疼痛难忍,眼角处还挂着未干涸的泪痕。

    随着一声轻响,一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这处房间之中。

    

    http://www.gdbzkz.com/hunpotianliang/99079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