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呼来娇 > 64预言

64预言

    找不到神女?

    那就对了。

    劲风扫过,如游龙摆尾,洪仙仙发招更加凌厉起来。“若你死了,便再也没人知道神女下落,那你的死也值了。”

    这叫什么话?

    月承琮暗暗呸了一声:他死……值了?值个屁,他月承琮可不想死,也不能死。

    虚滑一步,月承琮佯装要跑,等洪仙仙作势要追,月承琮再一个反身腾挪,一招推苍问心,击中洪仙仙后背。

    洪仙仙能当上仙仙学院院长,能稳坐遗老会大长老之位,自然也不是无能之辈。

    只见他松肩,气沉,蕴劲于手臂,汇丹田灵力于指尖,以指代笔,用横,竖,点,奈等笔画,构成封,斩,闭,扣,勾等阵势,将月承琮团团围住。

    是阵法——书画阵。

    置身于洪仙仙所布下的阵法中,洪仙仙一脚踏入生门,一脚踏入死门,掌意随心,变幻莫测,或如鸿毛般轻盈,或如磐石般力沉,步步逼近月承琮。

    月承琮被阵法所困,逃又逃不出,打又打不过。在和洪仙仙对过一掌后,忍住心头翻涌的气血,沉声问道:“找到神女,我有功无过,你要杀我,总要让我知道个缘由吧。”

    洪仙仙自信月承琮今夜必死,有的事,他便也不打算再瞒下去。他垂下眼睑,低声说道:“因为你们所知的预言,只有上半段。”

    随后,洪仙仙将一个古老的预言缓缓讲出:“鹿钟已鸣,神女有出,仙路修复,万人垒骨。”

    若想修复一条仙路,不仅要牺牲一个神女,更要凡人境万万人的白骨铺就。

    牺牲那么多,真的值得吗?

    洪仙仙觉得不值得。

    所以,他今夜来了,来杀人,以一人的死,来救凡人境万万人的活。

    月承琮诡异的笑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牺牲一个神女算什么,死万万凡人又算什么?遗老会的人能活到现在的,哪一个不是精英里的精英,只要他们能活下去,能变强,那些牺牲便值得。

    突然,变故发生。

    一点萤火飞入月承琮的身体。

    紧接着是十几道淡淡的光束。

    再接着,是漫天的大火。

    月承琮在熊熊的火焰中狰狞。

    火焰威猛如虎,一张口就将洪仙仙所布下的阵法吞没。

    “噗”洪仙仙突出一口血来。

    在不断燃烧壮大的火焰里,洪仙仙如同一截干枯的柴火。

    燃尽了他身体里所有的灵力。

    “月承琮,你是谁?”洪仙仙昏迷之前,艰难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么强大的术法,绝非凡人境的一个遗老可以拥有,月承琮隐藏了自己真实的实力,那么……他是谁,他想要做什么……

    可惜,这一切,洪仙仙都得不到答案了。

    ……

    夏日渐远,秋阳新到。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烈烈的秋阳,却已经足足的烧了五天。

    热。

    洛卿菲热的连午觉都没法睡。

    忍无可忍的洛卿菲想了个馊主意。

    在水井上搭了一个凉棚,在凉棚下,悬了一架竹椅。

    她就趴在那竹椅上啃着井里冰镇着的果子。

    美滋滋是美滋滋,就是有点危险,看的站在一旁的悯歌胆颤心惊。

    “不好了,不好了……”星夭一如既往的咋咋呼呼。

    洛卿菲一手拿着果子啃,一手托着脸,身子一下子前倾,一下子后靠,前后摇晃着竹椅。“又怎么了?”

    “陛下,陛下来了。”星夭喘气不均,简单几个字,硬是在她嘴里蹦了好几回才说出来。

    “陛下?”洛卿菲咬掉一口果肉,实在没反应过来陛下和来了之间有什么关系。

    呃……

    等反应过来的洛卿菲,却因为一个操作失误,掉下了竹椅,落到了井里。

    “小姐!”星夭惊呼一声,和悯歌一起七手八脚的去捞洛卿菲。

    洛卿菲掉入井里,惊慌的喝了两口井水,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撑着井壁,伸长手臂,被星夭和悯歌拽出水面。洛卿菲趴在井沿,问道:“陛下,陛下来我们洛府做什么?”

    星夭嘿嘿嘿。“陛下亲自来帮臻王下聘礼,据说钦天监已经算出来了,下个月初六就是好日子,宜嫁娶。”

    “噗~”洛卿菲被惊到了。

    讲真,臻王颜值高,权位高,本事高,对她也好,洛卿菲并不是不喜欢,可……她才多大点,压根没想过要那么早结婚啊。

    何况……洛卿尘是钦天监的老大,这是多捉急要嫁妹妹呀,说好的宠妹狂人呢?这就……不宠了?

    洛卿菲好郁闷,如同被整个世界都遗弃。

    “小姐不想去看看聘礼吗?”星夭朝着洛卿菲眨眼。

    洛卿菲视而不见,道:“大哥和父亲正在大厅里接待陛下吧,我们去干嘛,添乱吗?再说了,大堰国也没有女儿嫁自己出面收聘礼的规矩。”

    “明面上不可以,偷偷看总行吧,难道小姐就真的一点不好奇?”星夭努力游说。

    有什么好看的,臻王送的聘礼能差吗?何况还是皇帝亲自来送。不用脑子也能想象出是何种排场,只怕是十里红妆都不够看。

    洛卿菲表示没兴趣,湿哒哒的从井里爬出来,拉着悯歌回房更衣去了。

    星夭继续嘿嘿的笑,紧跟在了洛卿菲的身后。

    洛卿菲一边梳洗,星夭一边念叨。“小姐你都不知道送聘礼的队伍有好长,啧~啧~啧~真是吓人。”

    星夭从井边走时,顺手揣了一个果子在怀里,如今等洛卿菲梳妆,正好可以拿出来啃。“除了陛下外,还来了许多大臣和命妇,估计呀,大半个大堰国的官员都来了。”

    这……是什么节奏?

    洛卿菲忍不住问道:“臻王送聘礼,让皇帝来就已经很离谱了,怎么还有半朝官员?”

    星夭停住了咬果子的口,俯身到洛卿菲的耳边,道:“就是之前在宫宴上说过小姐坏话,或者对小姐多有不恭的人,他们都被臻王叫来送聘礼了。每个人不是捧着盒子,就是抬着妆奁,如同小厮婢女。”

    呃……

    贵妇捧盒子,高官抬妆奁……这画面太美,洛卿菲简直不敢想象。

    洛卿尘的报复,细细绵绵,总叫人吃了亏还喊不出疼,而臻王的作风就是一贯的霸道,打了你,还不准你哭。

    洛卿菲表示,这以后的日子是没法过了。

    

    http://www.gdbzkz.com/hulaijiao/169777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