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回到三国收快递 > 第二十二章:声声入耳

第二十二章:声声入耳

    “元直(徐庶的字)莫慌,这事我管定了。”刘琦为了试探那佩剑青年是否就是徐庶?故意说出徐庶的字~元直。

    “你怎么知道我的字?”佩剑青年~徐庶回问道。

    现在刘琦能确定此人就是那历史名人~徐庶。

    徐庶字元直,豫州颍川,与诸葛亮是好友。记载:刘备屯驻新野时,徐庶前往投奔,并向刘备推荐诸葛亮。徐庶南下时因母亲被曹操所获,辞别刘备,进入曹营。“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等歇后语,被广为流传。

    既然刘琦已经知道佩剑青年是徐庶,自然是要将他招募过来。

    但眼下徐庶被指告是杀人犯,必须先弄清楚这一切。

    “元直(徐庶字元直),你且告诉我,你是否杀了人?”

    刘琦望着徐庶,见他低头沉默不答,心中明白杀人之事应该是真的,杀人可是重罪,刘琦内心也在挣扎,对于一个杀人犯,自己究竟该不该救!

    “福儿是被逼的,他是被逼才杀人的。”徐庶母亲对着刘琦解释道。

    “哦~被逼?”

    老妇人哭泣着将杀人之事慢慢说了出来。

    原来徐庶真名徐福,他的父亲嗜赌成性,欠了不少钱,为了躲避催债,徐庶父亲丢下妻儿独自跳跑。

    那催债的隔三差五找上门来,三番五次威胁徐庶母子,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日子过得是心惊胆战。

    一天夜里,徐庶父亲盘缠用完,偷摸的跑回家向家里要钱,但家里连吃饭都成问题,哪还有钱。结果徐庶父亲将妻子暴骂一顿。

    徐庶从小练剑,有些武功,见父亲骂自己母亲,也不管什么大逆不道将父亲赶了出去。

    徐庶母亲虽对自己丈夫恨之入骨,但还是念夫妻之情去跟丈夫送了些粗粮。不幸的是夫妻俩被要债的给堵了个正着。

    催债的一群人抓着徐庶父亲就是一通乱揍,徐庶父亲拼命挣扎逃跑,没曾想撞到催债人的刀口上,意外流血致死。

    催债几人见徐庶死去,知道闯了大祸,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要将徐母杀人灭口。

    徐庶不放心母亲,四处寻找,刚好看到一群人要取自己母亲性命。他急步上前夺了一人大刀和这群人混斗起来。

    结果那催债头目不是徐庶对手,被砍死,几个手下见领头被杀,苍恐逃跑。

    徐庶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带着母亲逃到荆州襄阳城,改名徐庶,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

    没想到,还是被这帮人痞找到,才有现在的事。

    刘琦听完,心中感叹:赌不知害了多少人,古人如此,以后亦如此。

    一缕清风吹过,院子里的几棵小树左右摇晃。

    对于徐母的话,刘琦深信不疑,徐庶可是个孝子,也是位修养智士,若不是被逼无奈,绝不会拔剑杀人。

    刘琦望着泪水划过花甲脸的徐母,再看着低头不语的徐庶:“元直,你可愿跟随于我?”

    徐庶抬头望着刘琦,他知道眼前这位既然能扇官差耳巴子,还能说出那些大义禀然的话,绝非泛泛之辈。

    “这位公子,我……”徐庶欲言又止,他满腹经纶,智勇双全,却落到如此地步,心中万分不甘。想答应刘琦、跟随于他,但他杀人犯的身份那么刺眼。

    “我家公子乃州牧大人长子刘琦是也~”王威说道。

    王威看着刘琦隐藏身份,心里也是着急,若直接表明,这群捕快还敢放肆?那徐庶也怕是巴不得跟随吧!

    王威的话让院子内所有人都震惊和怀疑。州牧大人长子的身份与他们可是千差万别,院里一群人不相信高贵公子会来到这里管闲事。

    “好像是刘琦公子,上次他去黄府的时候我见过。”

    “没错,就是刘琦公子,刚刚怎么没认出来呢?”

    院外围观人群中几人的话,彻底打消了众人对于刘琦身份的质疑。

    “公子恕罪!”刀疤捕头和一群捕快慌忙跪下。

    这几个捕快也是常年混迹在平民与官员之间,听闻眼前这是刘琦公子,宁可信错也不可不信。他们可不敢用自己的命去赌。

    刘琦拉过椅子,缓缓坐下。只是望着眼前的几位捕快,人性如此,欺软怕硬。

    “大公子恕罪!大公子恕罪!小的有眼无珠,罪该万死。”刀疤捕头和一群捕快见刘琦不动声色,接连扣头谢罪。

    刘琦看着这一群欺软怕硬的饭桶,心里万分痛恨,但当务之急是把徐庶拉入麾下,无心收拾这群人。

    “都起来吧,我且问你徐庶之罪该如何定夺?”

    那一群捕快依然跪地不起,慌忙回答:“一切由大公子定夺。”

    刘琦站起身来,从那群捕快身边走过,来到徐庶身边,看了看徐庶和徐母,转身面向群众。

    “徐庶原名徐福,为救自己母亲而意外杀人,这属于正当防卫,我判他无罪。”

    捕头听到刘琦的话,也不知什么叫正当防卫,只顾点头说是。

    “啪啪啪~”围观群众下响起热烈掌声。

    刘琦疑惑的望着围观群众,他只想强行为徐庶开脱罪行,心里还怕百姓们说自己霸道开罪,竟没想到会有掌声。

    对于围观群众来说,徐庶究竟有没有罪,他们无从知晓,也不关心。但他们大多生活在最底层,经常被捕快和人痞欺负,内心早已站在徐庶这弱势群体一面,现在看刘琦能把那些吃软怕硬的捕快跪地求饶,心里痛快万分。

    “谢谢大公子,谢谢大公子,福儿,快过来给公子磕头。”徐母满脸泪痕,只顾拉着徐庶就要给刘琦跪下。

    “砰~~”

    徐庶双膝垂直跪下发出“砰~”,双手掌心向下扶于地,头扣于地上。

    “徐庶感谢大公子,大公子之恩,徐庶没齿难忘,愿为公子做牛做马报答恩情。”

    刘琦见此情况,也是暗地欣喜,两步上前扶起徐庶徐母。

    “我只是按荆州律制办事。”

    随后转身望向那群人痞,对着刀疤捕头说道:“这群人私闯民宅,欺负老妇人,给我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刀疤捕头连忙点头,起身叫上捕快,拉住那群人痞就开始行杖法。

    啪~啪~啪~

    啊~啊~啊~

    杖打声,惨叫声,声声入耳。

    围观百姓见着人痞被打,也是欢呼叫好!徐庶拉着徐母,终于露出了笑容。

    http://www.gdbzkz.com/huidaosanguoshoukuaidi/257201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