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回到三国收快递 > 第十九章:意下如何

第十九章:意下如何

    “我代表荆州黎民百姓向你们感谢。”

    刘琦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华夏人,客套话那是信手拈来。

    当然这也不全是客套话,黄祖文聘两人都是刘表镇守一方的将才,刘琦对他们还是很敬重。

    黄祖、文聘两人见刘琦如此谦卑礼节,赞许的点了点头。

    议事厅其余人已走完,只剩下三人。

    “两位,我还得去父亲书房,只能就此别过。”父亲临走时所说的话,刘琦怎么敢忘记。

    “公子,你去主公书房,是不是想劝主公战?”

    黄祖望着刘琦,笑着问道。

    刘琦之意今天朝堂之上已经挑明,也不是什么秘密,见黄祖问自己,刘琦重重的点了点头。

    黄祖继续说:“我了解主公,主公既然不想躺这浑水,那是谁也劝不回的。”

    其实对于黄祖和刘表的关系,那可媲美刘关张的关系。他们虽是君臣,但又是兄弟,彼此之间是非常了解,可谓情深义重。

    史记记载,刘表为了黄祖,放弃了战胜东吴的机会,黄祖也一直为刘表坚守江夏。

    “劝说父亲是有一定难度,但我作为荆州儿郎,理应为荆州鞠躬尽瘁,父亲深明大义,定会同意我的主意。”刘琦说道,心中也没什么底气,只寄托在自己以梦恐吓能让父亲改变。

    “哈哈哈哈~大公子,若是你能劝回主公,我第一个支持你,到时回江夏一定招兵买马,为荆州冲锋陷阵。”黄祖说道。

    一旁的文聘听到两人话语后,也认为刘琦不可能改变局势,但心里却倾向刘琦能够成功。

    作为一个将士,骨子里就是那种战争的血性,一味地逃避战争,不是文聘的本意。

    “大公子,若战,我必将竭尽所能为主公攻城拔寨。”

    文聘年龄与刘琦相仿,二十三四岁,也是朝气蓬勃有拼劲。

    听到文聘的话后,刘琦心里更是有了一丝底气,如今黄祖文聘都倾向于自己,那么改变荆州局势又多了一分把握。

    “二位乃荆州之福,若父亲答应战,还请二位顶力相助。”

    刘琦知道,这两人虽然倾向战,但他们忠于自己父亲,没有父亲发言,他们断不可能组织战斗。所以关键还是得父亲点头。

    “二位,我得走了,再不去父亲书房,父亲恐更气了。”

    刘琦告别了黄祖和文聘后,直奔父亲书房而去。

    议事厅内,黄祖和文聘看着刘琦的背影,两人一人一句的念叨着刘琦的那首诗。

    一路来到书房,刘琦直接被叫了进去。

    书房内,刘表正端坐着,双眼闭目,五十五岁的年龄似乎没有一丝老态。

    “孩儿见过父亲,路上耽搁片刻,来晚了些。”

    刘琦说完后,见父亲仍然微闭双目,只是放在椅子上的右手稍微摆了摆。

    刘琦退站在书房一侧,也不说话,默默的看着父亲。

    良久后,刘表咳嗽两声,睁开双眼,望着刘琦问道:“我睡了多久。”

    刘琦也不知道父亲是真睡还是故意惩罚自己,上前说道:“父亲日理万机,一定要注意身体。”

    刘表微微点头,望了望刘琦后继续问道:“说说你的梦吧!”

    “父亲,我梦见荆州落入曹操之手。”刘琦说吧!其实这样不算说谎,刘表死后,荆州确实北曹操所得。

    “你为何昨日不说?”刘表身为一方诸侯,看事冷静,很快就找到疑点。

    “父亲,孩儿也是昨晚梦见,还没来得及向父亲禀报,所以今日朝堂之上才直言相谏。”刘琦心里也打鼓,不知父亲信不信。

    其实刘琦还在用二十一世纪华夏国的思维模式看事,这样有好有坏。在唯物论无神论的时代,梦很虚无,不现实,不会有人信。但是在三国时期,那可能就像圣旨一样神圣。

    “具体是怎样的梦?”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了,只知道曹操胜,乘胜追击荆州,荆州失守。”刘琦还是简单的说道。话多必失嘛。

    “这是你为了达到目的故意骗我的,是吗?”刘表双眼直直的盯着刘琦,想从自己儿子的眼神中找到想得到的答案。

    可是刘表错了,刘琦身为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电视里啥都有,论撒谎,刘琦最喜欢就是狼人杀,他以前可是专在里面带节奏的人,一个眼神怎么可能吓到刘琦。

    刘琦望着父亲的双眼,毫不胆怯,心中虽有些担忧,但面不改色。

    “父亲,我为什么要战?为什么惹父亲不高兴?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刘琦的灵魂三问直接问向刘表。

    刘表还真被问住了,一次次想主战对于刘琦的好处在哪里?可是似乎没有答案。

    既然没有答案,刘表对儿子得梦就更相信了,毕竟刘琦的梦都接连成为了现实。

    “琦儿,既然你梦到荆州之难,想必已经有办法吧?”

    刘琦听父亲这么一说,便知道父亲是信了自己的梦,信了荆州有难。

    “父亲,只有一个办法,战。”

    “我知道父亲的担忧,怕得罪曹操和袁术两家。”

    “曹操和袁术都比我们强大,但那只是一时的,只有父亲把握机会,定会称霸九州。”

    刘琦劝导这自己的父亲。

    “琦儿,荆州若调动兵马,必将引起曹操和袁术的猜忌,现在孙策又盘踞江东,荆州若出兵,怕腹背受敌。”

    “我掌管荆州这些年,一直追求和平,不愿看见战斗。这也导致我兵虽有十万,但经验不足。”

    “百官们都习惯了这稳定的生活,只怕他们也会反对。”

    刘表把自己所顾忌的都说了出来,不得不说,他若是生活在和平年代,绝对是搞政治的绝手。

    和平错了吗?人不就追求和平喜欢和平吗?刘琦看着眼前的父亲,他在做一件多么伟大的事。

    但,在乱世之中,刘表追求安稳和平的方式用错了。与之曹操袁术,真是秀才遇上兵。

    “父亲,我们何不招兵买马?”刘琦问道。

    “琦儿,我荆州虽地广人多,但舒适生活过得太久了。”

    “天下四处战乱,荆州成为躲避战乱的避难所,这些大多都是厌恶战争之人。”

    “再加上招兵也需要粮草兵马呀。”

    刘表抛出的问题让刘琦沉思。

    刘表所顾虑的刘琦从没想过,或许他还没在那个位置。

    刘琦想到华夏国,那不也是和平年代,但受到欺负时,那可是万众一心一致对外。

    刘琦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宣传,舆论导向。

    “父亲,人心我有办法,粮食我也有办法。”

    “既然父亲担忧荆州根基,孩儿以为,荆州十万兵马当以荆州防御为主。”

    “孩儿愿为父亲再造数万兵马。父亲只管提供马匹和兵器。”

    “只要父亲点头孩儿定为父亲拿下袁术曹操之地。”

    “父亲,不知意下如何?”

    刘琦望着父亲问道。

    http://www.gdbzkz.com/huidaosanguoshoukuaidi/257201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