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回到三国收快递 > 第十二章:山贼魏延

第十二章:山贼魏延

    刘琦右手举起,做询问之势,问向山贼头目:“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一介武夫,无名之辈。”山贼头目回答。

    诸葛亮在山贼后面直翻白眼,这刘琦是故意还是傻,人家明明是山贼,会傻到报上自己的大名?

    刘琦只是求才心切,想知道这山贼头目究竟是谁?若是三国名将,自己好招募。

    见山贼头目不回答,刘琦瞬间把右手向前一挥。

    杀~

    顿时呼声一起,诸葛瑾带着带着一百骑兵从刘琦到山贼两地一线拦腰冲出,刚好把王威与山贼切开。

    山贼头目一看,暗叫有埋伏,骑上刘琦送到的快马,转身就跑。

    可是刚刚一转身。发现后面和侧面均有人马冲出。

    此时的山贼,被四路人马围得水泄不通。刘琦为王威松了绑,骑上快马向山贼行去。望着那山贼头目问道:“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那山贼们也是最近才来到这里,无依无靠只是想抢点粮食保证自己的生活。看到刘琦竟然能够动用数百人马,知道自己找了一个惹不起的主。

    山贼头目望向刘琦,对着刘琦拱手问道:“不知阁下是谁?我们只是抢点粮食维持生计,无意得罪阁下。”

    “我问你是谁,你都没回答我,我为什么要回答你。”刘琦耍起无奈。

    “在下魏延。”山贼头目说道。

    魏延,刘琦心里苦笑,魏延字文长,义阳人,这又是未来刘备能独挡一面的名将,没想到竟然落魄成山贼。

    “我家公子乃荆州牧长子,刘琦公子”王威被救后手提长枪骑着快马来到刘琦身旁说道。

    州牧长子刘琦,魏延知道自己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主,寻思着怎么办。眼睛灵机一转下马跪在刘琦前说道:“公子我愿意改邪归正,跟随公子。”

    刘琦心想,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这可是能和黄忠匹敌的人物呀,就这么轻易的求着我招募?

    “嗯~这个”

    “来人啦,拉出去杀了。”还没等刘琦做决定。诸葛亮率先发言,叫了几位骑兵。押着魏延准备杀掉。

    “公子救我,我是真心投靠你呀~”

    “真心投靠,你且看着我眼睛再说一次,若我发现一丝不诚,立马杀你。”诸葛亮对着魏延说道。

    刘琦明白,诸葛亮明着是要杀魏延,实则是为自己试探魏延。

    “公子,我现在沦为山贼,过的是饱一顿饿一顿,这样的日子非大丈夫所想,我真想投于你呀。”魏延努力的解释道。

    “拉出去,杀了。”诸葛亮说道。

    刘琦知道,该自己出场了,这台双簧戏诸葛亮一个人怎么唱。

    “孔明呀,既然魏延诚信投靠我,我且信他一次。”刘琦对着诸葛亮说道。

    诸葛亮知道该收场了,对着魏延说道:“今天暂且饶你,若被我发现你有非分之想定斩不饶。”

    魏延连忙磕头道谢,曾经那一人一枪威风凛凛的魏延,现在却如此般狼狈。

    父亲知道了此事,出动了兵马,就得给他一个交代。魏延不能给出去,那十几个山贼就遭殃了,一个个被押着向襄阳走去。

    刘琦这不抛弃自己人的事迹让不少人为之称赞。王威彻底信服于刘琦,诸葛亮和诸葛瑾也决意跟随刘琦。

    刘琦坐在马车了,盘算着现在自己文有诸葛亮两兄弟,武有黄忠魏延,还有王威保护,怎么也不会落到被继母和弟弟排挤的翻不了身吧。

    走在乡间的大路上,马儿一过尘土飞扬,我和朋友把歌唱,一路唱到了襄阳。

    到了襄阳,刘琦买栋府邸,让诸葛亮等人居住,但堂堂州牧长子却囊中羞涩,买了府邸后便身无分文。想到还差诸葛亮一百石粮食和二十匹良马。

    这~只有等到刘琮兑现那千石粮食百匹良马后再还了。

    看了看自己买的府邸,很大但很偏,住个几十人怕是没有问题,带着诸葛亮他们熟悉了周围的环境后和王威一起回到了州牧府。

    刘琦刚到州牧府,就看见伺候父亲的仆人急冲冲的朝自己跑过来,满头大汗。

    “大公子、大公子,你终于回来了,主人叫你去书房?”

    这父亲叫我去书房干嘛?难道是北方有变?莫非张绣叛变了?还是知道了魏延的事?刘琦心里想着,脚随着那仆人向父亲的书房走去。

    到了书房,拜见了父亲:“父亲,不知着急召见孩儿有何事?”

    眼前的刘表正拿着一本书看着,看见刘琦到来,放下了书:“听说山贼头目是一个叫魏延的?”

    刘琦无语,以为把那十几个山贼交于父亲就能瞒天过海,看来那是自作聪明罢了。

    “父亲,那人勇猛,留下他必将成为我荆州猛将。”

    “哈哈哈哈~”刘表大笑,随后盯着刘琦:“你这是在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利吧?”

    卧槽,这父亲怎么什么都知道,要是父亲认为自己要反叛就完了,怎么办?

    “你拉拢了黄忠,去隆中招募了诸葛亮和诸葛瑾,现在又收留魏延,说说看你心里想干嘛?”刘表眯着眼睛定眼看着刘琦。

    完了完了,父亲不会真以为我要造反吧?天地良心,我只是为了自保,绝无非分之想呀。

    “父亲,孩儿不想将刘氏基业落入他人手中。”

    “哦,怎么落入他人手中?”

    “父亲,恕我直言,荆州蔡氏和蒯氏两家独大,连父亲都得礼让三分。孩儿这是在为父亲削弱他们的势利呀。”刘琦说道。

    刘表听后陷入片刻沉思:“琦儿没说实话吧?”

    糟糕了,父亲肯定往自己想造反那方面想了。怎么会?我该如何解释?难不成千年穿越过来被冤死?

    “父亲,孩儿说的句句属实。”

    “你难道就没和你弟弟争这荆州之位。”刘表问。

    刘琦心里一阵:哎呀妈呀!吓死我了的感叹。原来父亲认为自己在和弟弟争权呀。和弟弟争权那在正常不过的事,大不了父亲责骂一下,要是叛变,十有八九会被处死。

    “父亲,什么事都没能瞒过你。”刘琦心有余悸的说道。

    刘表叹了口气说道:“琦儿你变了,越来越有明君之像了,你要答应我,不管未来如何,我希望我刘表之后,不要有手足相残的事发生。明白吗?”

    “孩儿谨记。”

    刘表点了点头,整理了书桌,站起身来走到刘琦面前:“找你来还有一件事。”

    刘琦心里刚刚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变化,现在又有事,他也无心去猜测直接问向父亲:“父亲所说何事?”

    “张绣叛变了,重创曹操,曹操儿子和侄子战死,爱将被杀,只因一个女人。”刘表一字一句的说道。

    http://www.gdbzkz.com/huidaosanguoshoukuaidi/257201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