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真假太女(二)

第三百二十七章 真假太女(二)

    宇文瑟闭上眼眸,仿佛看到了一盘巨大的棋盘,自己看似是棋盘中的一颗暗子,可当她往更深处望去,那一片深邃的黑暗里却有着阵阵的嘶鸣声,宇文瑟不知道这嘶鸣声是什么发出来的,但她却从头到脚地感觉到了畏惧。

    一直以来以观棋者而自诩的她原来,不仅早已是棋盘中的一枚棋子,而这盘棋她也因身在棋中而无法看透了。

    不对,不一定是我想的那样,黑市是什么地方?就算是真正的雪圣国太女也不一定能让黑市为自己办事,东方梓棠她不过是假冒的……

    分明若是东方梓棠能解开棋局,于宇文瑟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可宇文瑟的内心却是异常的复杂,她既期待着奇迹的发生,可又不想要一切都如她之前所想的一样。这种矛盾的心情让宇文瑟紧咬牙关。

    两炷香后,女官回来了,可是她的手上却什么都没有。她面色难看地对着忘忧皇帝行了一礼:“禀皇上,臣的确有带着准备好的财物到黑市情报楼内,欲买下雪圣国太女的画卷,可……”

    “吞吞吐吐,成何体统,说!”忘忧皇帝怒气还未消退。

    “可黑市那边说,雪圣国太女的画卷情报涨价了,这些……不够。”

    “不够?”

    众人大惊,要知道忘忧皇帝准备的东西,都足够将其他大国所有皇子、皇女的画像都买下来了。

    “真是狮子大张口!”忘忧皇帝一向不喜欢黑市,黑市肆无忌惮地违抗着她的命令,现在又坐地起价,他们就是看准了这幅画像现在于她而言价值很大!

    大臣们明面上不敢说话,可此时他们心中都在暗自猜测着,是不是忘忧皇帝在自导自演这出戏,表面上信誓旦旦地说雪圣太女是假冒的,然后叫早就沟通好的女官去假装买画,好让大家相信雪圣国太女殿下真乃假冒,实则却是想以假太女之名除掉雪圣太女来讨好于雪圣国的摄政王东方皓雪。要知道,这种行为若是你以为雪圣国的角度上来说……可是大逆不道啊!

    皇上……您可千万不要干傻事啊……

    宇文瑟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东方梓棠纵使的确是个让人感到可怕的合作者,却也不至于到连黑市都能为她办事,想必她是用更多的钱财提高了雪圣国太女的画卷身价吧?若是母皇拿不到画像,就等同于没有证据,大臣们也便无法信服于母皇,倒也是一道高招。

    感受着大臣们怀疑的目光,忘忧皇帝火冒三丈,虽然她对黑市坐地起价这件事情感到非常不爽,可是现在她更不爽竟然敢不信于自己的这些臣子!

    “涨到什么价了?”

    “回皇上,涨价了……二十倍。”

    女官的话出口,朝堂之上立即哗然了起来。

    “二十倍?那岂不是除雪圣国外的其他国家所有皇子、皇女画像加起来的的价格更贵十倍?区区画像,即便是雪圣国的太女,也太贵了吧!?”

    “这怎么可能?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而更多的人却是在心中腹诽忘忧皇帝,就算是要和女官来演习,说出二十倍这样的价格也太夸张了些吧?不过既然都价格提升了十倍,也的确不要大开国库去做这种买画卷的事情了……这不就是让雪圣国的太女身份扑朔迷离,显得不正统。

    宇文瑟虽然不知道东方梓棠究竟是用什么样的财富才使得黑市居然让雪圣太女的画卷涨价二十倍,可是却也松了口气,既然涨价了二十倍,母皇应该不至于再去购买雪圣太女的画卷了,虽然这样东方梓棠的身份依旧没有坐实下来,但是这也正合了宇文瑟的意。

    看来,虽然身在棋盘之中,可我脱下棋子的外衣后……虽已经不再是观棋者,却是棋盘上的对弈之人!宇文瑟唇角微勾,现在的状况于她而言,简直是最好不过的结果了。

    “买!不就是二十倍吗?给朕买下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忘忧皇帝居然真的说要继续将画卷买下来。

    “皇上,不可啊,我忘忧国的国库虽然充裕,但若是突然花上一笔如此巨大的金钱……”

    “朕就知道你们这群家伙要拿这个来堵朕,但谁听到朕说要动用国库了?朕自己出钱!”

    虽然这个钱,即便是忘忧皇帝一时间要拿出来也较为困难,甚至拿出来后她可以说是除了江山和国库外倾家荡产!但是她一定得这样做,不这样做……这帮臣子岂不是要翻了她的天?!那个妖女,都是那个妖女害的!她一国皇帝,何时穷至此?等她抓到了那个妖女,一定要折磨她……等东方皓雪的密信一来,她相信那便是东方梓棠的死期!

    宇文瑟本也想以国库为由劝说忘忧皇帝,可忘忧皇帝在她还没有开口之前便将宇文瑟的话给堵死了,宇文瑟将目光投向了大皇子和宇文婉,期待自己的皇兄和皇姐能说出些什么话来。

    可是,大皇子深信东方梓棠就是雪圣国的太女,忘忧皇帝坚持去买画卷正是他想看到的。而宇文婉对此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劝说的,雪圣国的太女,又和自己什么关系呢?她只需要一直站在忘忧皇帝的一边就行了。

    宇文瑟犹豫间,女官再次离开了。

    完了……东方梓棠,你的确是智谋过人,可是你还是算漏了母皇对你的憎恶啊!

    但宇文瑟知道,这并不能怪东方梓棠,即便是自诩算无遗策的宇文瑟也没有料到,她的母皇一向在金钱方面都算不上大方的,可却因为东方梓棠而将自己的库存倾尽皆出……这很不合理,极不合理!

    可是再不合理,忘忧皇帝也真的这样做了,真没想到……居然输在了圣心难测啊……

    又是两炷香的时间过去了,这段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宇文瑟都觉得既漫长又短暂,她跪地已久,但因为自幼习武的缘故应并不会觉得疼痛,可是……

    “好疼啊……”宇文瑟呢喃着,呢喃着这连她自己都听不清的话语。

    女官再次回来了,而这次回来,她双手举着一张看起来被华贵包装着的画卷,连绑住画卷的也是金丝。众臣不禁在想,真不愧是二十倍价格的包装啊!

    忘忧皇帝却在心中诧异,她记得上次买雪圣太女画卷的时候,没这等待遇啊,难道这是黑市坐地起价返回的一点小礼物?毕竟这个包装虽然也算个值钱的东西,可和忘忧皇帝送出去的钱相比,就什么也不是了。

    “狡猾的黑市。”忘忧皇帝哼声。

    当真是无奸不商!不过,忘忧皇帝同样也喜欢这样的商人,只要有钱他们就会送上她要想的一切,哪怕是高傲的黑市!

    顶点

    

    http://www.gdbzkz.com/huangnvzhihaitangwuxiang/97520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