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想削我?

第二百七十三章 想削我?

    红月一笑:“我手上的钱财可够把你们这座淘宝楼买下来了,还需要问我预算吗?”

    武师听后两眼直放金光,这可是位大贵客啊!她可一定要好生招待着,若是成交了大金额自己就有提成,或是大贵客一个高兴说不定也会赏自己一些钱财……

    “贵客,请上顶楼。”武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内心可是美滋滋的。

    谁知红月并不领情,她进了淘宝楼,却对着身后的武师道:“我随意看看,你别跟着我,若是跟着我,我一向对丑女心狠手辣。”

    武师愕然,她被人骂长得丑了?武师摸着自己的脸,虽说她长得的确算不上什么美人,可是用着胭脂也挺漂亮的啊!她很是不满,甚至有些想蓄意跟着红月引红月膈应,可当她看到红月的背影时便马上泄气了。是啊,她或许在普通人中还算漂亮,可在这位女子面前却的确卑微到尘埃里了。

    一楼的东西的确没什么让红月看得上眼的,虽然有些小玩意儿看着有些新奇,可却也远远达不到红月心目中的标准。

    红月上了二楼,二楼的东西开始有些值钱了,也少了些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古董和画作居多,红月没有兴趣,又来到了三楼。

    三楼的东西已经是极为富贵之人才能消费得住的了,里面还有不少稀有之物,就比如那颗烈虎国边缘沙海的珍珠,沙海中生物极难生存,能找到珍珠也是不易的,又比如那张用五百种宝石组成的画。简而言之,就是不少奢侈品。

    可这些,还是不让红月满意。于是红月上了四楼,红月到达四楼时发现在三楼还有很多人,可四楼却只有伶仃几个了。

    看守的武王看了红月一眼,一般来说进入四楼是得出一定的押金的,可红月这个外貌却被看守的武王直接放行了。

    四楼里的东西的确珍贵无比,就连在国都的不受宠一些的皇子都不一定买得起。

    “芜海的星海石,这个不错,若是能做成空间戒指上的佩饰,那不怕小宝贝想不到我了。”

    星海石,是这一方世界里最罕见的宝石之一了,白日的时候它只是一块蓝色通透的美丽宝石,可一到夜晚,沐浴在月光之下,星海石上面便会荧光闪闪看起来就会像是一片星海。

    “可惜,我并不会制造空间戒指。”红月虽然这样说着,却还是叫人将这星海石打包了,星海石世界罕见,有价无市,一般都会出现在拍卖场,如今能直接在这淘宝楼买到,红月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收了星海石,红月继续开始看着展览柜里面的东西,突然,她看到了一幅画。

    那幅画上画着一名女子,她穿着一身乌云色的衣裳,面部冷峻,虽然因为画风的缘故判断不出她完整的容貌,可她的眉宇间竟然与红月有两分相似!

    这使红月十分不满。

    “不行,我要把这个买下来烧掉。”红月皱着眉毛,喊来了淘宝楼的伙计,将这幅画买了下来。

    红月又继续为苏墨灵挑选着生辰礼,她看到了一把剑,她虽然只见过苏墨灵用匕首,但她知道苏墨灵是用剑的。

    她曾问过苏墨灵,既然是用剑,那为何不用剑?

    苏墨灵回答,她的佩剑还是小时候得的,已经不适合现在的她用了。

    红月虽然不解既然这样,苏墨灵为何不换一把剑,但她还是往武器的方向走了过去。

    “贵客,可想看什么武器?”一名武王对着红月挤眉弄眼,他可看到了,之前这位大美人儿已经买下了两件价值不菲的宝贝!他可得好生招待着!

    “剑。”红月没有拒绝这名武王的招待。

    武王懂了,他打量着红月,看红月身上并没有修为,内心想着,或许可以宰红月一把。淘宝楼的东西虽然是明码标价,可是既然叫淘宝楼,这便代表有可能淘到比价格更好的宝贝,也有可能淘宝的宝贝并不值这个价。

    “贵客,你看这把剑。”武王从展览的剑里面拿出了一把名叫“血凰剑”的剑,那剑的剑鞘很是美观,看上去凤凰于飞也与红月的红衣所搭配。

    “这把剑名叫‘血凰剑’,它的剑鞘是由忘忧国最好的技艺师所雕刻出,极其美观,”武王又将美剑出鞘,美剑晶莹发亮,“你看这色泽,这身长,而且还不重!”

    武王将剑放在红月身前,意图想要红月拿着试剑,他内心几乎认为红月一定会买下这把剑了,毕竟红月之前买下的都是观赏性的东西。

    看到武王这个举动,红月唇角勾了勾:“你拿着这把绣花剑给我做甚?这剑花是花了些功夫,可却是给那些贵小姐们当玩具摆设的,若是你觉得我需要玩具,我——更喜欢活的。”

    武王真就在想有没有活的东西给红月介绍了,可当他看到了红月那双正在戏谑看着他的眼眸时,不禁觉得背后阴冷。

    武王笑容就显得尴尬,他收回了这把剑,讪讪道:“我这也是想为小姐介绍一把配得上小姐的容貌的剑不是?”

    红月一声嗤笑:“就这剑,也想与我媲美?”

    武王更是尴尬了,赶紧摇头。

    红月不再信任武王,而是自己拿着这些剑看了起来。

    虽说要选武器肯定是质量为最上乘的,但红月在外观上选的也一点也不马虎。

    小宝贝爱穿白装,身上总是一尘不染,一定得选一把看起来很干净的剑鞘。红月独自在这个剑里挑选着,直到看到一把以银白色为底,上面刻画着一轮浅金色的月亮被颜色更深一些的白云所遮住三分之一的剑鞘的剑时,眼前一亮。

    “把这个给我看看。”

    武王老老实实地将那把剑拿了出来,红月接过,将剑从剑鞘里拿了出来。

    银光一闪,红月甚至没有试剑,她的双眸里写着几分兴奋。

    “就它了。”

    红月买下了这把还未命名的剑,心中兴奋地离开了淘宝楼。

    武王看着离开的红月,他摸着自己算不上长的胡子,面色十分不解:“之前这个姑娘说出那样的话,我还以为她是个行家,结果还是买了一个绣花枕头。”

    红月买下的那把剑也是被武王定义为绣花剑的,光有着好看的外表,华而不实。

    “不过,我算是赚到了。”

    这把剑并非是这武王的,可是卖出去一把他们也会收到一笔提成,像这些绣花剑是武王最担心卖不出的剑,若是这些剑放在久而卖不出,就会被安排进入拍卖楼,到那时拍卖得到的钱,和武王便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了。

    这样想着,武王便不再去想这个姑娘为什么一开始能辨认出绣花剑,而最后还是买了一把绣花剑了。反正人家有钱,又不是他逼着她买的,不是?

    。

    

    http://www.gdbzkz.com/huangnvzhihaitangwuxiang/93438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