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二百五十二章 说变脸就变脸

第二百五十二章 说变脸就变脸

    李场主落在了屋顶的另一端,他小心仔细地打量着苏墨灵与红月二人。

    这二人有着冠世之容,明知自己来了,却不逃跑,仿佛胸有成竹。这二人是因为身世非常,认定了自己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吗?

    白衣少年看上去不过十多岁的年龄,可是其修为却已经达到了武王!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养出来的天骄怪物……

    而且……这名红衣女子身体轻盈,一看就是习武之人,可他却丝毫看不到他身上有修为!

    之前还是大怒的李场主瞬间就冷静了不少,他本想着即便是有罪大家族,也应该为斗兽场讨回公道,可是如今看着这两人,他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他并非是胆小怕事了,而是考虑到上面说到的贵人到来的时间虽然还未到,可却不排除有可能提前到了!

    贵人,会是这二人吗?

    “怎么,不是说天王老子都保不住吗?我们都跳到你脸上来了,怎么反倒是耸了?”红月用言语刺激着李场主。

    李场主咬牙,若是平常自己的对手对自己这样挑衅,他定会马上让他知道得罪他的后果!可是这个身上看上去毫无修为的女子,为何会这样有底气?

    “刘武尊,可是你们二人杀的?”李场主威压未减,可杀气却降低了二分。

    “噗……”红月一笑,“我看你也好歹是个武皇,怎么连尸体是怎么死的都分不清楚?你是哪只眼睛看见我与我夫君有尖锐的牙齿和和狼一下的爪子了?”

    李场主当然知道不是这二人下的手,但那银狼也是这二人的所属物,若是银狼所为,也定是这二人杀掉的。听着红月的话,他脸色一绿,敢这样和他说话的人,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到过了。

    “你,要与我为敌吗?”苏墨灵并不想听红月与李场主唠叨,直接截了李场主正准备回话的嘴,问道。

    李场主脸色更绿了,这二人莫非真的是上面说的贵人,所以才一副有恃无恐,高高在上的模样?

    “我乃忘忧国泥城斗兽场场主,今日我的属下刘武尊惨死,其死状疑似被恶狼所杀,”李场主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而根据本场主所知,你们二人就饲养了一只三阶银狼!”

    红月一愣,唇角勾起一丝玩味儿:“三阶银狼?我可这辈子都没有见过。”

    “你——!”李场主衣裳上刮起一阵怪异的风,是他在运功了!

    对方现在还不能确认是不是所谓的贵客,那他就先将这二人抓回去!若是两日后贵客临门,他就直接将那女人杀了!再将这个少年天骄武王打一顿扔出城外!若是他们真是所谓的贵客,大不了他一人顶罪!

    将这二人拿下,再将三阶银狼一并带走!

    想到这儿,李场主立即向苏墨灵与红月二人擒去!

    果然,即便是天才也只是两个毛头小子,自己出招他们居然完全愣住了,一动不动。

    就在李场主以为自己要得逞之时,他却看到了那名白衣少年嘴角竟微微勾出了一丝幅度!

    这是怎么回事……李场主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有诈,可是他完全想不出区区一个武王能在他的面前耍什么诈!

    “嗷——”

    一声长鸣,夜空中,仿若一道银白的光突然而至,将那名脸上有着可怕伤疤的男人压倒在地!

    银狼的喉咙不断地发出危险的声音,它死死地压着李场主,令其动弹不得。

    “你……你……”

    银狼朝着它张开血盆大口,仿佛只要它的主人的一个命令,它就立即能将他撕裂!

    “四阶灵兽!”这种压制性的力量,哪是什么刘武尊说的三阶灵兽!?

    该死!愚蠢的刘武尊,竟然将四阶灵兽汇报成三阶灵兽!给他招来如此大祸!能让四阶灵兽保护的一对少年……难道是隐藏的灵修世家?!

    想到这里,就连在生死边缘无数次逃生的李场主还是浑身一颤。

    “贵人饶命!”李场主是个懂得如何才能活下去的老油条,他意识到对方根本不是自己能惹的人后,立即求饶,“刘武尊竟敢肖想贵人的灵兽,实乃该死!”

    李场主虽然叫着苏墨灵与红月二人为贵人,却也知道了这二人并非是上头吩咐要好好招待的贵人,因为隐世灵修家族行踪一直都神出鬼没,也绝对不会让斗兽场的人知道。

    红月嗤笑一声:“喂,你刚刚不是还很拽的模样吗?怎么被我夫君的小宠物舔一下就变成这幅态度了?”

    舔一下?这银狼没舔自己啊。

    红月刚刚说完,羽毛就像是收到了指令一样,张开血盆大口,凑近了李场主的脸,舔了李场主一脸口水。

    李场主:“……”

    “之前是在下有所不知,刘武尊虽然擅作主张想劫走贵人的灵兽,可刘武尊也是我斗兽场的人,我身为场主必须弄清楚情况,还请贵人高抬贵手,饶恕在下一命,在下一定改日登门报答!”李场主立即将自己与刘武尊肖想银狼一事撇得干干净净。

    “哦?你既然和这件事没有关系,那又为什么知道他是因为肖想我们家小羽毛而死的?”红月吊儿郎当地说着,也显然没有相信李场主的一面之词。

    李场主在暗自惊心,果然灵修世家即便是少年也不是这么好唬弄的。

    “噗,这么久不回答,是在想台本?”

    明明还只是稍微停顿,红月便如此说话,李场主不禁老脸一羞,他根本就是在被这个女人戏弄!

    “在下所说千真万确,”但李场主究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一切在还没有结束前,都有可能改变,“其实刘武尊有将银狼的事情告诉过在下,只是在下也说了,既然两位贵人不愿意割爱,我们也不好强人所难,可没想到,刘武尊竟还是做出了这件的事情来!”

    “是在下管教失职,在下一定会拿出令两位贵人满意的赔礼!”李场主信誓旦旦。

    红月也不再逗李场主,而是将美眸投向了苏墨灵,柔声道:“夫君,这个人吓到我了,你可得替奴家好好惩处他一番。”

    李场主听着红月如此风情万种的话,不禁浑身激灵,在生死关头都不禁下体差点产生反应,但当他听到红月要求那名白衣少年惩罚他时,又好似是一盆冰冷的冰水泼在了他的身上,火气瞬间下降到了冰点。

    李场主微微偏头,看向了那名白衣少年,少年眼睛冰冷,浑身不染丝尘,美好得就好似不是这人间之物,这样一位谪仙般的少年,真的会惩处自己吗?

    答案是会的!因为李场主再次看到少年的眼神时,竟然深深地陷入了恐惧当中!少年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感情,好似这世界万物都与他无关,而他李场主在这双眼眸里,不过是一只卑微如尘土的小沙子!

    

    http://www.gdbzkz.com/huangnvzhihaitangwuxiang/91268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