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蓝洛

第一百四十六章 蓝洛

    第一场比赛结束后,蓝家带着无可奈何的不光荣消息回了蓝府。

    苏墨灵回了蓝府后,带着初离开了,并没有跟着他们去找蓝府主汇报消息。他们本以为蓝府主听到有三人要参加复赛后会雷霆大怒,但蓝府主只是轻轻一声叹气,便让他们回去好好休息了。

    出了府主院后,脸色苍白的那位少年便与几人告别,离开了。

    “蓝洛……”蓝容看着蓝洛离开的背影,心中暗叹一口气,蓝洛若不是天生怪病,现在也是一代天骄了吧?

    “不用管他。”蓝薛冷眼,明明那蓝洛只是蓝家不知道哪支小旁系的弟子了,可他却被长辈们夸为他们这十年来最出色的弟子,而且还说若不是他有病,说不定天赋都比肩当年的蓝娘子了。

    蓝少主的天赋也是他蓝洛一个低贱的人能去比肩的?要比肩也是……蓝薛本来是想说自己,可不知怎么他的脑内就浮现出了苏墨灵的脸。

    蓝薛:“……”哼,那家伙是蓝少主的弟子,能比肩蓝少主是理所当然的!蓝薛在内心做着无谓的挣扎。

    “不过,府主大人居然没有生气?几天前蓝府主不是还说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弟子初赛被淘汰……”

    “是奇怪,不过我们初赛虽然被淘汰了,却不是真正的结束,以我们的实力,只要不再遇到一起,一定会没事的。”

    “呸,你个乌鸦嘴,别乱说话。”

    海棠院。

    素莲在给院中的花草浇水,苏墨灵坐在院子里看书,初则在一边和她沏茶。

    “初,你觉得蓝洛如何?”苏墨灵一边翻动着书页,一边问一旁的初。

    初一愣,回道:“蓝洛身手还算不错,可惜却是久病的身体。”

    “素莲,你去请蓝洛过来。”

    “诺。”

    素莲收拾了下手中的工具,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便走向蓝洛的院中了。

    “咳!”蓝洛咳嗽了一声,他赶紧捂住嘴巴,结束之后他看向了自己的手心,那一手心的血让他心上作痛。

    每次运功出招,他就会咳血,都说他不能习武,可他不甘坚持要习武,如今他虽成武师,可身上的毛病却越来越严重。

    他瘫痪在地,面色苍白。

    “少爷,蓝少主弟子的丫鬟过来请您过去一趟。”

    “不见……”蓝洛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这幅模样。

    “啪”的一声,门被推开了,光芒之下,素莲的身影立于门处,她的脚下还有被她拍晕的侍卫。

    蓝洛一愣,这个女子身上明明没有任何修为……为何能打倒武者侍卫?

    看着蓝洛狼狈的样子,素莲面色不变,她微笑着:“蓝洛少爷,我家主子有请。”

    蓝洛自嘲一笑:“我这幅模样,你也看见了,可不值得你家主子请。”

    蓝洛今天观察了苏墨灵的那场擂台,苏墨灵以他看不穿的手段不战而胜,更有相传她年仅十四便已是武师巅峰,这样的人毫无疑问是当代的天骄。像自己这样的病秧子,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样一个人面前呢?

    “我家主子有请。”素莲继续微笑着,她踏入了房内。

    “你、你想做什么……?!”蓝洛惊恐地看着素莲,不禁往后爬了两下。

    不久后,素莲顺利地将蓝洛带到了海棠院。

    蓝洛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苏墨灵,这是第一次好好端详她。她的长相无疑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子,不过他更惊讶于她那不沾半点世俗般的气质,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灵一样。

    “蓝洛,你可想治好你的病?”

    蓝洛自幼身体羸弱,他人习武身体会越来越好,而蓝洛则是越来越弱,他病态的样子就像是个性转版的林黛玉。

    蓝洛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数秒后,他叹气道:“苏小姐不必可怜我,即便今日是蓝娘子前辈在,恐怕也治不好我身上这怪病。”

    其实他知道,他的病并非是一定治不好,只是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他不过是一个蓝家分支的小家族子弟,没有人愿意为他付出这么多。

    他和苏墨灵只能算是相互知道对方是谁的关系而已,她就算有能耐又怎么会为他付出这么多呢?

    “我只问你,想或不想。”苏墨灵的声音淡淡的。

    “想。”毫无疑问,没有人想带着这个怪病,蓝洛虽然不相信苏墨灵能救他,却也是想摆脱怪病的。

    “过来。”苏墨灵对着素莲说道。

    素莲扶着蓝洛到了苏墨灵的面前,苏墨灵为蓝洛把脉后一愣。她本以为也以为蓝洛是得了怪病,可这一诊脉却让苏墨灵大为一惊。

    这上人的不起眼的经脉……与寻常人有好几处不一样!所以他才会每次运行功法事后便会吐血,因为这些功法都是以正常经脉的人为前提创造的。

    也就是说……他若想要在武道上走得更远,要么重塑他的肉身!要么重新来过,一切都靠自己来创造一条只属于他的道路!

    看上苏墨灵微微蹙起的眉毛,蓝洛自嘲一笑:“苏小姐,不必了,我的病我自己清楚。”

    苏墨灵轻轻摇头:“你不是得了病。”

    “啊?”蓝洛一愣,“苏小姐你的意思是……?”

    是彻底的天生怪胎!当然,这句话苏墨灵并没有说出来,她直接说出来毫无疑问是将这个怀着习武梦的少年的最后一道希望都给抹灭了。

    无论是重塑肉身,还是重新来过,对于普通人来说都太为艰难,开辟自己的道路听起来厉害,可谁又知道一个经脉与寻常人不一的人开辟的道路会是怎么样的呢?他不过是一个武师,要自创功法,还无任何人可帮助他,稍有不慎便走火入魔,更有可能前方根本就只是一条死路!

    “我能救你,不过不是现在。”苏墨灵知道林神医便给自己重塑过肉身,但她还未从林神医那习得此方法。

    “苏小姐当真有办法?”蓝洛眼中升起一丝希望,不过又觉得苏墨灵可能只是在安慰她。

    苏墨灵勾唇一笑,惊艳了蓝洛。

    “只是救你的代价,过于巨大,我不是什么心怀怜悯的善人,你必须得让我觉得你有价值让我救。”

    “我的价值……”蓝洛有些犹豫,苏墨灵的意思显然是让他为她所命。

    苏墨灵手肘放在桌子上,用手拖着歪着的脑袋:“无论你信与不信,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其实还有一人,只不过那老小孩儿比起我,更不爱做亏本的买卖,愿与不愿,我给你的机会,也就这一次。”

    蓝洛听后仔细一思,他咬牙推开了蓝洛,对着苏墨灵行了一礼:“若是苏小姐真能救我,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他之前真是糊涂了,他都已经是一个这样的人了,苏墨灵是蓝城少主唯一的弟子,又是当代天骄,她又能利用自己什么呢?

    再怎么说,他这病着的身体,能为人家效命,也得叩谢人家的赏识之恩了。

    初见此一笑,开玩笑道:“可你赴汤蹈火,也换不来主子花费的代价啊。”

    

    http://www.gdbzkz.com/huangnvzhihaitangwuxiang/61270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