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初霂与独孤毓辰

第一百二十八章 初霂与独孤毓辰

    在太子独孤毓寒备受争论的节骨眼上,江夏王爷独孤毓辰的软禁解除了。大臣们纷纷私下议论着,这是否关乎皇帝的态度?

    苏墨灵得知独孤毓辰被解除禁足,便直接带着初霂出了府,一路往江夏王爷府跑去。

    可是到了江夏王府,二人却得知独孤毓辰已经出了城门,不知是去哪了。

    初霂听此,不禁一笑:“看来,属下注定和江夏王爷难得一见了。”

    苏墨灵将初霂抱上了小白,一路出了城门。

    “主子,你这是做甚?江夏王爷不是不知道去哪了吗?”初霂不解。

    这天地之大,若要寻一个不知去处的人,凭借着她们二人一时,效率未免太低了。

    苏墨灵没有理会初霂,初霂也自知主子不会做无用之事,并未再开口。

    一个时辰后,苏墨灵停在了一家破烂的小客栈门口。这个客栈平日里几乎没有客人,就算是偶尔有也只是路过的商人。

    客栈的老板是个黑心老板,但苏墨灵依旧停在了这里,她拴好马后便进了客栈,包下了所有的客房,又叫了几个小菜。

    “好嘞,小姐,慢用,慢用,小的这就离开!”

    这个客栈大多时候都是荒芜的,连他自己本人都甚至不怎么守在客栈里,今日他是真没想到,居然会遇到这么一个大金主,他今天真是高兴到连炒菜都打西边地用了最新鲜的菜!

    “没想到这小店破烂,掌柜手艺却还尚可。”初霂说道。

    苏墨灵淡淡勾唇,这位掌柜的平日里可不是这样炒菜的。

    “只是主子,为何我们要来这里包下整个客栈呢?”初霂猜想定会和江夏王爷有关,只是她难以相信在这么一个破烂的小店里守株待兔能逮到皇帝最为宠爱和信任的儿子。

    “还不过是我的猜测罢了。”苏墨灵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在这里见到独孤毓辰,但只要有可能,她便愿意带着初霂在此一试。

    她当年,就是在这里见到了落魄的独孤毓辰,那个时候他也只有她现在这幅身体的年龄。至今,回想起喝着注水的酒却完全漠视的独孤毓辰,苏墨灵都历历在目。

    傍晚。

    独孤毓辰心不在焉地下了马,随便将马一栓,进了客栈。

    他看向了大堂内,如往常一样,这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老板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会过来看一眼。

    他坐在了长椅上小歇,他看着桌子上的水壶,无奈一笑,拿起了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

    这清水看上去像是今日才倒的,独孤毓辰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当年,他便是坐在了这个位置,听到了身后的梅花妖的声音……那一日,明明过去这么多年了,却仿佛还在昨日。

    鬼使神差,他回过了头,转首间露出了无奈的微笑,她怎么可能会在此呢?只不过是自己的……

    少女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裙,她恬静地坐在二楼的护栏上,冰清玉洁。

    “墨……墨灵?”独孤毓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中又止不住地欣喜,他大步流星,直接跳到了二楼苏墨灵的身边,想伸手去触碰苏墨灵。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为何,在他人生最失意和迷茫的时候,出现的人总是她?

    苏墨灵勾着唇,轻易点便闪躲开了独孤毓辰的手,她站起身来,跳下了护栏。

    “有人想见你。”苏墨灵打开了旁边的一张门。

    独孤毓辰一愣,他看着门缓缓打开,穿着粉色绣花鞋的一名女子从房内踏出。

    熟悉又陌生的脸,独孤毓辰很快就认出了苏墨灵所说的这个人是谁——是那日他们几人在苏府内堂的房顶上见到的那个丫鬟。

    初霂抬眸看着独孤毓辰,她心里想着,应不会是江夏王爷,所以心中早便做好了失落的打算。可这一抬眸,看着眼前的人,初霂平日里那双不透露半分心思的清澈眼眸却惊不住暴露出了她的心情。

    是他……是他!虽然眼前的人长大了,变成熟了,人也变得更加英姿俊美,可这双让她魂牵梦绕的桃花眸,绝对是他!

    “玦哥哥……”初霂终是将她一直藏在心底的三个字再次从嘴边说了出来。

    听到熟悉的称呼,独孤毓辰一愣,看着眼前人清秀可人的面容和她眼眸内的一片水花,他似是懂了什么。

    “你……你是初霂妹妹?”独孤毓辰并非是完全记不清初霂的面容了,只是他实在是难以相信,自己居然有一日真会在墨焰国见到自己这个曾经名义上的堂妹!

    儿时的约定漫上心头。

    “玦哥哥,你当真要走了?”

    “嗯。”

    “我会照顾好自己,然后去找你。”

    “好……”

    那声好,本只是独孤毓辰为了安慰夏初霂而无奈一说,他实则从未想过还能见到夏初霂!

    独孤毓辰往初霂的身后望去,可本应该站在那的苏墨灵却完全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看着独孤毓辰这个小动作,初霂掩嘴一笑:“玦哥哥,这么久不见霂儿,你居然看向霂儿身后找其他人,真是让霂儿伤心啊。”

    初霂心底虽有一分失落,可她知道眼前的人即便是小时候也只把自己当做一个特别的妹妹对待,更何况如今分别这么久?

    独孤毓辰尴尬一笑,他似是想像儿时一样摸摸初霂的脑袋,可又意识到眼前的人儿已经长成了标致的美人儿了,再那样,恐怕会与礼不符。

    看着独孤毓辰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初霂却是忍不住一腔的感情,扑入了独孤毓辰的怀中。

    她不远万里地来到墨焰国,忍受着一天又一天的噩梦苟活下来……全都是为了见眼前这个人!

    似是感受到了怀中人的柔软,平日里根本不喜人碰触的独孤毓辰并没有推开初霂,他落下了半空中的手,轻轻抚摸着初霂的头发。

    不知要如何安慰怀中这位带泪的故人,独孤毓辰只能轻声道:“初霂妹妹,辛苦你了。”

    她会以苏墨灵的丫鬟的身份独自来到这墨焰国,想必……也遭遇了不幸吧?

    听到自己思念的人对着自己说出如此温柔的三个字,初霂本以为自己会在他的怀中哭上一宿,可却不知为何,闻着他身上的淡淡桃花香……初霂的眼泪止住了。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如此美好浪漫的熏香,不适合她的玦哥哥,可他还是用了……因为他的心里已经住下了一片桃花。

    她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天真无邪的“初霂妹妹”,他也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不在乎万物的“玦哥哥”了。

    但初霂的心中没有悲伤,她的愿望实现了,还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意义。如今的她即便是没有见到独孤毓辰也能好好活下去。

    初霂贪婪着这个怀抱,这个让她唯一还能够感受到儿时美好的怀抱。

    。顶点

    

    http://www.gdbzkz.com/huangnvzhihaitangwuxiang/55856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