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四百二十二章 让她去

第四百二十二章 让她去

    娘子?她们刚刚是不是听错了?这个极有可能就是她们太女殿下的女子不是还没有成年吗?怎么这突然跑出来一个女人,居然管她叫起娘子了?

    红月其实很久之前就一直在晚宴上,他一直伪装成一名普通的女官,围观着晚宴上的一切。当然,也因为慕弦的缘故,吃了一晚上的醋了。

    他本是想等到东方梓槿先出现再说,毕竟这种时候,红月不相信东方梓槿会不出现,所以好几次想要出现在东方梓棠身边的情绪都被他强忍了下来。

    可是东方梓棠都要触碰到玉玺了,东方梓槿这个家伙都不出来?他不是最疼这个妹妹了?还是说他疼东方梓棠只是表面上的,其实内心却期待着东方梓棠去死?这个混蛋!

    “为何?”东方梓棠不解,对着红月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当了凰帝就要整那些三宫六院,我不喜欢。”红月翘着鼻子,冷哼了一声。

    东方梓棠听后一笑:“你分明知道,我不会。”

    “也是,外面那个歪瓜裂枣那么丑,你是看不上,不过你看不上,总有人会为你看上。”红月耸了耸肩,态度寸步不让。

    “你是何人?竟敢见朕而不行礼,还欲要对玉玺不敬?!”东方立惠感知着红月的气息,他表面只是个普通人,可是刚刚他的速度却绝非是普通人的速度。

    红月眼瞳灵活地动了动,笑着道:“那我给你行个礼。”说着,还真对着东方立惠简单地行了个礼。

    但东方立惠脸上的严肃完全没有缓解:“现在是何等大事时间,朕不管你与她是何交情,这个玉玺,她必须摸!”

    红月不以为然:“不就是个玉玺吗?你信不信,我也能摸?”

    东方立惠看着红月黑色的眼瞳,若是平时她一定直接教训了这个不知好歹的“劣种”血统,可这个人看起来和东方梓棠似乎关系匪浅,所以东方立惠看在东方梓棠的面子上,暂且忍了下来。

    东方立惠直接看向了东方梓棠:“过来。”

    谁知,红月居然当众抱住了东方梓棠的腰,将自己的脸埋在东方梓棠的肩膀上:“娘子,你难道不要我了?”

    众人:“……”

    就在这时,红月的脑海内出现了一个声音,很是短暂。

    “让她去。”

    这个声音是东方梓槿的声音,红月辨识出来了,他果然来了。只不过红月无法根据传音就找到东方梓槿的位置,也无法向他传音。

    让她去?东方梓槿,你莫不是疯了?

    东方梓棠推开了红月,她微微一笑道:“你放心,这个凰帝我并不一定当,但是本应该属于我和哥哥的身份,我定得讨要回来。”

    东方梓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红月只能耸了耸肩,让了开来。但是他的内心却无法平静。

    东方梓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东方梓棠走到了东方立惠前,她看着眼前这个玉玺,雪圣国的玉玺乃是用与冰蓝色相近的玉所制而成,晶莹剔透,很是好看。

    东方梓棠伸出了手,将手放在了玉玺之上,玉指轻触,玉玺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东方梓棠接过了玉玺。

    众灵修刹那间便明白了过来。

    “恭迎太女殿下回国——”

    “恭迎太女殿下回国——”

    “恭迎太女殿下回国——”

    一众齐喝。

    玉玺没有对东方梓棠产生排斥反应,那便是玉玺承认了东方梓棠的血统,之前东方皓雪的种种阴谋展现在众人的眼前,所有人都相信了,东方梓棠绝对便是她们雪圣国真正的太女殿下!

    红月呆滞地看着东方梓棠手上的玉玺,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明明……

    东方立蕙见后也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眼前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的曾孙女无疑了。对,这才应该是她皇家嫡凰女的样子!

    东方芷汀则张大着嘴,之前虽然她也隐隐感觉东方梓棠可能是自己的孙女,但如今事实罢在了眼前,她想起了自己曾经最宠爱的女儿,东方皓月的身影渐渐和东方梓棠的身影叠加在了一起。

    东方芷汀扑到了东方梓棠的身边,将东方梓棠抱入怀中,她的眼睛里湿润不已:“棠儿,这些年……你受苦了,凰祖母对不起你!”

    东方梓棠身体一僵,她能感受到东方芷汀对自己的感情出自于真心,上一世东方梓棠失去家人过早,这一世一开始东方梓棠便知道苏梁征和苏家人并非是自己真正的家人,她一直便知道自己是和哥哥相依为命,也将苏梁征当成救命恩人和父亲看待。

    但毕竟,并非是真正的血浓于水,她在苏府并不能以自己真正的样子面世,因为那样她只会被当成怪物。但如今面对东方芷汀这么直面的亲情,她胸口最柔软处有着一份名为温暖的情绪荡漾开来。

    “凰祖母。”东方梓棠微笑着,叫了一声。

    “在,凰祖母在,”东方芷汀擦着眼泪,她后退了一步,双手轻轻放在东方梓棠的手肘处,看着东方梓棠,“都是因为我的疏忽,才让雪……那逆女弄出这种事情,害了你的母凰,也害了你,凰祖母……真是惭愧。”

    东方梓棠嘴唇微动,她本想说些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

    “好了,所有人都看着,你们要说什么,等晚宴结束再说。”东方立蕙虽然这样说着,但她严厉的脸上却难得地露出了笑容。

    就在这时,冰花开了。

    一大片一大片的冰花,同一时间缓缓绽放,就像是一个害羞的少女缓慢地张开双臂,感受这个世界的微风。

    “冰花开了!”

    “啊!冰花之前不开之后不开,就在这时候开,一定是为了庆祝太女殿下归国!”

    东方梓棠看着冰花,她曾经也在书中看过冰花的画,可水墨画的画与实际的模样终归是有差别的,许是她现在松了口气,这次冰花也变成更加动人了。

    “哼,我送你的雪莲就拿来炼药,看到这破冰花反而高兴。”

    就在这时,东方梓棠的脑内出现了红月的传音,东方梓棠往红月之前在的位置看去,红月已经不在那里了。

    “别找了,我现在不开心,不想见你。”红月的语气中有着不满,也有着娇蛮。

    “恭喜。”慕弦走到了东方梓棠的身边,祝贺道。

    东方梓棠回以微笑:“这一切能这么顺利,还得感谢你。”

    二人双眸对视,相视一笑。这幅场景被许多人看在了眼里,甚至有人还现场拿出了笔墨纸砚,为二人作画。

    然而,又是醋坛子翻了。

    东方立蕙看着二人,她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心中却是高兴的。慕家王爷之前被东方皓雪设计杀了枉死,皇家本就欠着慕家,刚好这慕家也是纯血世家,若是让慕小世子来当太女君,倒是对慕家的一种好的补偿。

    

    http://www.gdbzkz.com/huangnvzhihaitangwuxiang/106888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