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三百九十章 一念成阵

第三百九十章 一念成阵

    “你竟敢……你竟敢打我的脸!”

    此时,白衣男子完全忘记了自己来前族长与盟主要他千万不可伤黑市的人的叮嘱,长剑一拔便对着火狐出招而去。

    “嘁,不就是掉你点血?下次我还打你脸!”火狐嗤笑一声,迎刃而上,丝毫不在意自己和白衣男子之间修为的差距。

    “别以为你仗着身后有黑市应该可以无法无天,今日我就要让你见见,灵湖期巅峰和灵果期的差距!”

    “那我可要好好见识见识啊。”

    数招之后,白衣男子的面具再次遭到攻击,他脸上的面具瓦解开来,一双眼睛写满了不可置信,一张好看的脸上也因为数道血痕而显得有些丑陋。

    “啧啧,小爷我还以为你真长着一张多好看的脸呢,不过如此啊,别说连小爷的脸都不如,就连那初霂小丫头都比你长得好看啊!”火狐咂舌着嘲讽道。

    白衣男子火冒三丈,他紧紧捏着自己的拳头,手上的剑也开始颤栗,他发誓……他一定要让这个嚣张的小子付出代价!

    刀剑再次相撞。

    “二十六个,若加上正在与火狐相对的那一人,便是二十七人,此二十七人个个修为高深,个个身手了得,生气蓬勃,不像是第一次遭遇时那些死气沉沉的家伙,且又各出其招,几乎毫无配合……”初霂站在东方梓棠的身边,分析道,“看来,就如主子所料,这接下东方皓雪委托的新联盟,即便是接下了,也不敢再像之前的联盟一样小瞧于我们,这个架势毫无疑问是各大灵修大家之间合作,准备将我们万无一失、一举拿下了。”

    “他们的确是谨慎了,”地面震动着,打斗还在继续,“只可惜,从一开始,他们就不该认错了雪圣国的主人!”

    眼见着战局越来越劣势,此时被四处震飞的麻将忽然飞天而起,每一个都像是暗器似地飞扬于空气之中。

    “麻将?!”一人震惊,倒不是震惊于麻将突然飞起来,而是震惊于对方居然会拿麻将摆阵势……要知道麻将这东西可是凡人的作品,就算甩在他们身上,也不痛不痒啊!

    然而,麻将在空中瞬间变大,无数的麻将排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和模样。

    “不好!是阵法!”

    “用麻将做成的阵法?!”

    “既然是阵法,为何没有身处阵法之中的感觉?!”

    “这……好像的确是阵法,却又有些不一样。”

    自然是不一样的,这个阵法不仅是东方梓棠这一世所学,且还加上了自己上一世所在的世界中的阵法知识。本来东方梓棠并没有办法将两世所知融合在一起,可经过了过去在黑市总部的阵法参悟,和这阵日子中途的研究,东方梓棠终于才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阵法知识融合在一起了。

    麻将在阵法中被放大于数千倍,它们仿佛是排兵布阵的棋子,每一枚麻将都有着巨大的防御力和镇压力,甚至能为乙方增强身体的各项能力。

    “妙啊。”一名敌对方的灵修对阵法研究了一辈子,可他却一点也看不出这阵法中的玄妙,只觉得身处在一处汪洋大海之中,而只是,只是一只小海马。

    “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长他们志气?!快想想,这破阵要怎么办!”

    在阵法的加持和麻将的帮助下,七大国的灵修虽同样各无配合,参差不齐,可实力上的优势却翻了两倍。

    若是这样下去,他们必败无疑啊!

    “这……我不知道啊!这个阵法实在太过厉害了,我不仅看不懂,而且之前一直都没有感受到阵法,因为盟主特地交代要小心行事,我之前还检查过四周没有阵法的痕迹……”那人目瞪口呆道,“如果我没猜错,这是……一念成阵啊!”

    “一念成阵?!这怎么可能?你在胡说些什么?!”众人不信。

    众所周知,布阵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灵力、财物,这期间还不能遭到人的打扰,若是遭到打扰,则还会导致阵法上添加的意志不够坚定成为失败品……怎么可能能有人一念成阵呢?!

    如果有,那也太恐怖了!这样的对手,就算是雪圣国给十部功法,他们也不敢招惹啊!

    比起功法和传承,家族的存亡才是最重要的!一个能一念成阵的人,你不仅拿她没有办法,还会被她屠尽!

    毕竟,谁知道她能一念成阵,是不是还能一念成两个、三个、四个……甚至是更多的阵法啊?!

    其实,这一点倒是他们想多了,东方梓棠虽然如今能够依靠外物做成类似于“一念成阵”来,可却也受了很多的局限性,她如今能做到的,也仅仅是他们现在面临着的这个阵法罢了。远没有她花时间和心血筑成的阵法强大。

    但这阵法贵在,成本低,且所花上的时间可以忽略不计……可其中的复杂程度甚至高过其他阵法不知多少,光是现在的这个模样,就已经是东方梓棠的极限了。

    在东方梓棠的阵法加持之下,这场战斗很快便以一边倒的形式结束,所有的敌对灵修都被东方梓棠废掉了修为,消除了有关战斗的记忆。

    天空上,火狐与白衣男子的战斗也结束了。火狐虽然看着有些够呛,一次性吃下了不少归元丹,可他将白衣男子用捆灵绳绑住,坐在他身上和东方梓棠与初霂打招呼的得意模样……看来,他并没有受伤。

    成为玄修后,初霂也可短暂地飞于空中,她飞到了火狐的身旁:“主子叫我给你送伤药过来,可现在看来,你也没受伤,这伤药我还是节约下吧。”

    火狐一听立即就不高兴了:“初霂姑娘,话不能这样说啊,虽然小爷我身体没有受伤,可是心灵上却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只不过是个灵果期,你家主子却叫我来和一个近灵湖期巅峰的家伙打架,我的心受伤得很啊!”

    初霂看向了火狐坐着的那名白衣男子,说实话,白衣男子长得俊俏,是人间少有的美人,可是因为每日与东方梓棠相处,初霂自然便对这白衣男子丝毫都瞧不上眼了。

    那白衣男子见初霂这样盯着自己,他立即想要摆出自己玉树临风的脸来,他对自己的脸有着绝对的信心,他甚至在心中计算着自己要怎么靠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爱来逃脱于险境了……

    “好好一张人模人样的脸,怎么就都是血痕了,火狐,你该不会是嫉妒人家长了一张你没有的小白脸吧?”

    小白脸?!这个女人居然敢叫自己小白脸?!若不是因为自己被堵住了嘴巴,白衣男子已经一口鲜血就吐出来了。

    火狐五官有些妖娆,可却是个糙汉,即便是长了一张和他性子不符合的外貌,也挡不住他身上的英气和……傻气。这是初霂对火狐中肯的外貌评价。

    

    http://www.gdbzkz.com/huangnvzhihaitangwuxiang/103259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