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女主人

第三百八十三章 女主人

    羽南韶话中有话,东方梓棠立马就察觉到了。

    “你是说神物碎片在雪圣国?甚至是在东方皓雪的手上?”

    “不错,你是不是很意外忘忧国的先皇无论如何都不以雪圣太女的身份来招待你?那可不是因为什么姐妹情深,而是因为她有一道把柄被东方皓雪死死地抓在手上,”羽南韶说话间一顿,“就像是宇文瑟的把柄被你死死地攥在手上一样,又或者说宇文琴。”

    东方梓棠也不意外于羽南韶会知道这些事情,毕竟当时向她提供出宇文瑟并非真正的凤后所知消息的人就是黑市。

    不过,羽南韶既然拿这个事情举例来说明,那便代表着这两件事件之间有所联系……莫非忘忧先皇的身份也有所问题?

    看着东方梓棠微蹙的眉毛,羽南韶知道,聪明如她,定是已经找到关键了。

    “忘忧先皇早便不是皇室血脉了,也正是因为这个身份暴露于东方皓雪,东方皓雪知道这是一枚绝对不可能背叛自己的棋子,才会助她为帝。”羽南韶接着说道。

    东方梓棠沉思顷刻:“看来,雪圣国当时派东方皓雪前往忘忧国,就是去获取神物碎片的?且在此之后,东方皓雪知道了忘忧先皇的秘密,她的身份正好合了当时东方皓雪的意,然后她们便开始一拍即合、狼狈为奸,我猜得可对?”

    羽南韶赞许地点了点头:“对,所以你此行雪圣国若是顺利,便可拿下两个神物碎片,可高兴?”

    “高兴?”东方梓棠挑了挑眉,“我在忘忧国忙乎这么久,见了这么人死去,却一无所获,你说高兴吗?”

    羽南韶虽未回话,却也不可置否。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来说,要拿到一国神物碎片都何其艰难?更何况这次忘忧国皇帝如此抗拒于东方梓棠,让她在忘忧国一波三折,吃了不少麻烦,好不容易打通关卡,通关的宝箱里却一无一物,这要是换个心性差点的人,可不要被气死?

    “还有事吗?”东方梓棠又问道。

    本来黑市之主是没啥事了,可听到东方梓棠这样一说,他快速地在脑袋里思索着自己还能有啥事。

    “对了,这张符你拿着。”羽南韶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张符,上面画了一些东方梓棠看不懂的东西,“这是传音符,只要在距离不超过……”

    羽南韶本来想说出一个单位来,可是又怕那个单位东方梓棠听不懂,便直接道:“总之,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不进入神陵,便可以通过它与本座对话。但是,一旦使用了,一刻钟内它便会消失。”

    东方梓棠接过了传音符,她虽对阵法有所研究,可却对符这种东西一窍不通,她立即便想激发这张传音符来试试真假,却被羽南韶抢了过去。

    “本座说过,这张符只能用一次,用过便会消失不见。你就如此浪费?”

    “难道还只有一张不成?我还以为你贵为黑市之主,这东西要多少有多少呢。”东方梓棠也不过随口一说,之前做出要激活灵符的样子,也是为了试探羽南韶。

    “传音符制作方法并不难,只可惜这个世界资源匮乏,并无制作传音符的必要材料。这些传音符还是我从外面带来的,用一张便少一张。”

    东方梓棠突然想起了曾经在天羽国都时,用阵法控住火狐与灰狼时,二人曾扬言有办法逃出阵法,可却不想付出惨重的代价,便问道:“你身上可还有那种可以让人瞬移的符?”

    黑市之主一愣,他没想到东方梓棠会知道自己有这种符:“你是如何知晓的?”

    东方梓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愉快地哼了哼声:“你猜。”

    羽南韶没有回话,虽然他猜得到,恐怕是火狐与灰狼无意间泄露了些什么,被这小丫头猜到了,但是他要是真的回话,岂不是被这小丫头牵着鼻子走了?

    东方梓棠再次接过了羽南韶给的传音符,这次她没有想继续驱动这张符,而是将它好好地放入了空间戒指之中。

    “没事了吧?”东方梓棠再次问道。

    羽南韶:“……”

    这小丫头就这么想把自己赶走?外面的人可是求着见他一面都求不到呢。

    看出了羽南韶没事了,东方梓棠便道:“没事便出去吧。”

    “你可是第一个敢对本座下逐客令的人。”羽南韶无奈地摇了摇头,怎么自己在外面这么可怕的名声,怎么对这个小姑娘一点都不管用呢?

    东方梓棠想了想,回答道:“以后也会有第二个的。”

    羽南韶:“……”罢了,罢了,他和一个十多岁的小丫头计较什么呢?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样想着,羽南韶便出了门。

    东方梓棠也不知道羽南韶究竟在纠结什么,之前不是他说她对他没有防范之心吗?那她就防范给他看啊!怎么真防范了,他又不高兴了?

    东方梓棠也摇了摇头,决定不再去想这个问题,她换上了衣裳,这才出了门。

    出门后,东方梓棠看见火狐穿着类似于围裙的衣物,正在努力地打扫卫生,而初霂则在一旁嗑着瓜子,嗑完还直接把壳扔到了地上,这个场景甚是诡异。

    看来,羽南韶直接离开了,甚至没有惊动这二人。

    “初霂姑娘,你说你像话吗?你把我叫来打扫卫生,还不让我用法诀解决,你却在一边悠哉悠哉地嗑着瓜子,给我添乱。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火狐委屈道。

    初霂不以为然:“这个问题我半刻钟前就回答过你了,这是主子的吩咐,你不想坐冰窖就好好打扫卫生,你忘了?”

    东方梓棠听后却是一愣,她的确有向素莲吩咐过,给火狐找一些能让他修心的活干,没想到初霂给他找了个做家务的活。

    “可是,那时你没有嗑瓜子啊!凭什么我干活你就能嗑瓜子?”

    “我嗑瓜子你打扫并不矛盾。”

    “可你直接把瓜子壳扔到了地上!”火狐不满道。

    “地面脏了才有被打扫的价值,不是吗?”初霂不愠不怒。

    火狐:“……”

    好吧,火狐彻底没辙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了这姑奶奶几屁股的账,这辈子才引得自己老吃这姑奶奶的亏。

    就在这时,初霂眼角余光看见了东方梓棠,赶紧停下了嗑瓜子的动作,起身道:“主子。”

    火狐也苦着一张脸,不情不愿道:“女主人。”

    东方梓棠一愣,她很是诧异火狐这一称呼,不过很快却也理解了过来,恐怕是黑市之主和火狐交代过,不久后就要把黑市全部都交给她,所以火狐才为了区分自己和黑市之主,才把自己叫为“女主人”吧?

    初霂也如此想着。

    这样想着的东方梓棠也顺便对着火狐点了点头,她对这个称呼也不是不能接受。

    

    http://www.gdbzkz.com/huangnvzhihaitangwuxiang/102792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