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皇令

第三百七十八章 皇令

    火狐为他的主子一片忠心,终于见到或许能为他的主子分忧之人,激动成如此也是能理解的。

    “这样看来,我选你来为我此行护航倒是选对了。”

    东方梓棠回忆起数日前羽南韶曾对她说的话。

    “我虽答应过要帮你,可却并非替你完成,若是黑市的灵修随你一同进入雪圣国,对你而言便连历练都算不上了,”羽南韶嘴角轻勾着,看似美好如樱如玉地说出了这句话,“你知道我要的是真正的强者,不是有趣的小花。”

    樱花飘落染上了血迹,美玉冰封露出了赤色,羽南韶便是这样一个人,或许他的字典里也从未有过任何感情。

    不过,东方梓棠认同他的话,强者不仅仅是靠天赋,更是靠着不断的历练、一次又一次的战斗经验,甚至就连运气也涉及在其中,才能成为的。

    不过羽南韶却也答应东方梓棠可以任选一黑市之内的灵修,随她一同。黑市之中高手众多,即便是灵湖期巅峰的灵修也不计其数,个个身怀绝技,足以帮到东方梓棠很多,可东方梓棠却偏偏选择了最令黑市之主意外的火狐。

    “选择我?”火狐一愣,不解东方梓棠其意。

    东方梓棠一笑,她站起了身,对着初霂道:“还是由你来告诉他吧。”

    说完,东方梓棠打了个哈欠,缓步地回了房间之中。

    墨焰国。

    独孤毓辰看着他手上的这封密信,他手上微微颤抖,眼神中也生出了苦涩。烧了密信,独孤毓辰对着一旁的亲信吩咐道:“为本宫准备一份资料,明日本宫要在朝堂上送出一份礼物。”

    天羽国。

    皇甫赟正在闭关,天羽皇帝和天羽皇后在御书房中看着黑市送来的画像,大眼瞪小眼。

    “这个……皇后,你觉得这画像上的人是谁?”

    “皇上,这种时候装傻不好吧?这显然不就是我们宝贝儿子发誓过非其不娶的苏姑娘吗?”

    “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何苏姑娘转身就变成什么雪圣国太女了?她当太女,朕的儿子娶谁去啊?”天羽皇帝苦恼着一张脸。

    不娶妻就是继承不了皇位,继承不了皇位便等于他要继续当皇帝,继续当皇帝也就是说不能和他的小映儿双宿双飞,这是天大的大事啊!

    天羽皇后倒是灵机一动:“皇上,不如这样想,既然苏姑娘其实是雪圣国的太女,将来那便是要继承雪圣国皇位之人,我们赟儿也同样是要继承天羽国皇位之人,两国皇帝必不可能结合在一起。这样,赟儿的誓言也就作废了。”

    “作废?”天羽皇帝一愣,转而一个拍手,“对啊!这不就是画本里面的相爱却因为身份不能在一起吗?为了两国发展,两名相爱的人只能放弃爱情,朕的赟儿自然也能娶别的女人了!也就能继承皇位了!”

    “来人!快来人!迅速在国内贴上苏……不!雪圣太女东方梓棠的画像,务必要让举国上下的人都知道,皇太子是在雪圣太女隐瞒身份下才对她发的非其不娶的誓言!”

    “是!”

    宫人说完便打算离开,却又被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的天羽皇帝叫住了。

    “慢着,那些文人也联系一下,叫他们赶紧为赟儿和雪圣太女写赞美他们为国家放弃爱情的情诗!越多越好!越感人越好!”

    “是!”

    黎安国。

    皇宫内,南宫一歆本正在为一批难民的事情而焦头烂额,此时,宫人送上了一幅画卷,号称是黑市送来的。

    南宫一歆打开了画卷,他看着画卷上那名谪仙的女子不禁瞳孔放大,一方面他心跳微微加速,感慨这天下竟有如此貌美之女子,另一方面南宫一歆很快就发现了这画卷上的人……不正是苏公子吗?

    这天下间,即便是双胞胎也不可能气质完全符合,这双眼睛绝对是苏公子无疑。

    “苏公子?雪圣太女?究竟哪一个才是你的真实身份?”南宫一歆摇了摇头,将画卷放到了一边。

    他如今贵为一国皇帝,可他知道在面对苏公子时他依旧还差得很远。或许他根本就不该去考虑苏公子的真实身份,因为他只需要站在苏公子的一边就行了。

    “来人,传朕旨意……”

    忘忧国。

    新皇登基才过不久,众臣前不久都还在私下议论着没想到新皇一病下来,长得越来越像先皇了,便收到了新皇登基后公布的第一条皇令。

    何为皇令?那便是以皇帝之身份,将某件事公诏于天下,皇土之上无人有资格妄议此事,乃是最高指令。

    “新皇有令,忘忧国只承认一位雪圣国太女,那便是画上这位,若有违背、妄议者,其罪当诛!”

    侍卫一边敲着锣,一边提醒着百姓们看向画像。

    “哎呀哎呀,这不就是上次来的太女殿下吗?过了这么久,她还是这么好看啊!”

    忘忧国的百姓们,议论着此事,热火朝天。

    一名穿着浅蓝色衣裳的书生模样的女子,向画像看去。不知为何,她一看到这个画像就仿佛有着一阵熟悉感,甚至连胸口都加快了跳动。

    自己曾经见过这个人吗?也是,听大家的话来说,这位雪圣国太女殿下曾经来过忘忧国,甚至以男子身上街,当时还有着记忆的自己就是在那时见到过她的吧?当时的自己也很喜欢这位太女殿下吗?不然,怎么会熟悉感如此强烈?

    苑瑟摇了摇头,在自己没有实现科举梦想之前,雪圣国太女殿下不是她该思考的事情。她还是赶紧加快脚步,避免错过左相大人的公开讲学吧。

    烈虎国。

    “哦?黑市那位大人下新指令了?快说,是什么?朕迫不及待了!”

    烈虎国崇尚力量,就连皇室也不例外,黑市在这个世界扎根千年,烈虎国早就暗中献出神物碎片投靠于黑市了。

    “主人的要求很简单,只需要你颁布皇令,承认此人才是雪圣国唯一的太女即可。”黑衣人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张画卷。

    其实,仔细一听,谁都能发现这画中的蹊跷,若雪圣国太女的身份无假,又何须他人承认?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极有可能惹怒于雪圣国。

    烈虎皇帝接过了画卷,甚至没有打开看,爽快道:“这有何难?”

    玄清国。

    玄清国的太子慕容亦笙看着手上的信,眼神由一开始的激动,变成了失落。

    “太子殿下,莫非这封信不是初霂姑娘写的?”一旁的宫人察言观色道。

    慕容亦笙摇了摇头:“不,是她写的,这一笔一划都是她的字迹,本宫绝不会认错。”

    “那太子殿下为何沮丧?”宫人不解道。

    “因为,她的心中始终只有她那位主子啊……”慕容亦笙苦笑道,“本宫的一切都是她给的,既是她所希望的事情,本宫成全她。”

    “来人,拟旨。”

    ()

    

    http://www.gdbzkz.com/huangnvzhihaitangwuxiang/102279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