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助成玄修

第三百七十七章 助成玄修

    以黑市之名,将东方梓棠的身世、画像公布,这个消息传播的速度比一国皇帝驾崩的速度还要快。?  ?火然文??ww?w?.r?a?n?w?e?na`com

    沙海之上,黑市总部,冰窖之中,火狐因触怒于黑市之主,被关在冰窖之中已过了一月。可这距离他将要被关的年限五十年还相差甚远,火狐短吁长叹着,自己怎么就防了灰狼防了初怎么就没防住海棠姑娘深夜作案呢?

    “主子跟海棠姑娘也真是的,学什么人家玩情趣,深夜偷偷摸摸地相会,这下主子的事不知道成没成,我倒是被关进这冰窖了。不过,要是这样能让主子的事成了,我这操碎心的属下也算是被关在冰窖也是值得的。”火狐安慰着自己。

    “看来,你在冰窖里过得不错嘛!我本想着要不要救你出去,如今看来定是多此一举了。”火狐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回头一看,果然看见了初,正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衣服带着恶作剧的笑容看向他。

    “初、初姑娘,你怎么在这里?你刚刚说来救我的?”火狐欣喜道,赶紧直接跃到了初身边。

    初退后一步:“火狐阁下,你可别忘了男女授受不亲啊!再说了,我都说了是原本打算救你,可你过得不错,也就没有被拯救的意义了。”

    “别啊,初姑娘,我们都什么关系了……”

    “别啊,火狐阁下,我们是男女授受不亲的关系啊!”初学着火狐的语气说道。

    火狐心中急躁:“可之前初姑娘你不是说了吗?我是因为心悦于你,才会说出这种胡话来。当不得真的啊!”

    火狐说完后,便发现了初身姿一愣,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他本想在心中慌张地想着要怎么解释,却听到初一笑:“你的确该被关在这冰窖几十年,这不过老子的说话方式,哪天说不定就把你主子给卖了呢。”

    “不会,不会,这个不会。主子给我下了金咒,关于他吩咐过是不能告之于人的事情,在我出口之前就会有一道秘咒让我停下来。”火狐骄傲道。

    初抚额,看来黑市之主还真是考虑周全啊!

    “咦,初姑娘,我看你突破到武王了,而且气息稳定,甚至比我见过的不少修成武王数年的气息还要强劲。初姑娘你真是厉害啊!”火狐赶紧拍马屁道,“像你这样的人才,即便是武修,也活该学会五行之法。你是一个要干大事的人,我真是迫不及待现在就想教给你,只是奈何这里面天寒地冻,不适合学习……”

    火狐对初眨着眼睛,疯狂“暗示”。初看着火狐这个模样,极力忍住嘴角的笑意道:“可是,若是要把你救出去,我还得动用主子的……”

    火狐没有听初说完,而是拿出了了的空间戒指,握住了初的手:“初姑娘,只要你能救我出去,从今以后,我的钱就是你的钱,再也没人敢说你无财无色了。”

    初听后挑了挑眉,这个火狐他究竟知不知道,他比起说话不如安静躲在角落里伪装成一个可怜兮兮的美少年更管用。

    “我无财无色?”火狐听着初说话的语气,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又说错了话,他不禁左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不,不,不,初姑娘,你长得比我还好看。我的钱就是你的钱,怎么可能无财无色呢?谁要是敢这样说,我第一个就砍了他脑袋。”

    初再也忍不住,噗嗤一笑了出来:“你啊,还是别说话比较好,除了闭嘴干活,其他的事情都不适合你。”

    “初姑娘,你真厉害,主子也这样跟我说过。”

    初白了火狐一眼,她看向火狐的空间戒指道:“不过,你给我这空间戒指有什么用?我是武修,武修又用不了空间戒指。”

    “呸呸呸,初姑娘,你哪能叫作什么武修啊?玄修才对。”

    “玄修?”对于刚听到的这个陌生词汇,初一愣。

    “没错,玄修。你把我救出去,我立马可以告诉你很多东西。”火狐诱惑着初。

    “那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跟我走吧。”

    “走?就这样走?”火狐一脸呆滞,不敢置信。

    “怎么?你还想继续呆在这?”

    “当然不,可是,你不是还没为我求情吗?”火狐说完,又凑到初的耳边小声道,“咱们这样偷跑出去,早晚会被抓住的吧?”

    初听后哈哈大笑起来:“你以为是谁告诉我,你们这破冰窖在哪的呢?我本来就是来放你出去的。不过,原本我还打算关你一阵子的,可既然你拿出全部家当来贿赂我,我若不领情,岂不是显得太顽固?”

    火狐本来还生气自己被初套路了,但又突然因为听着初说了这话,对她又生出几分感谢,毕竟,他实在是不想在这冰窖之中呆下去了,冷冷静静,蚂蚁都看不到,这个破地方简直就是他火狐的克星啊!

    “走吧。”

    “慢着,初姑娘,我问你个事。我主子和海棠姑娘的事到底成没成啊?”

    初一愣,没想到火狐这人看起来很不靠谱,却还是个关心正事的人,便道:“姑且算是成了。”

    听到这句话,火狐心中燃起了小火苗,只要主子能够幸福,他这个当属下的就算吃亏点又怎么样呢!火狐心中泪流满面,将自己都给感动了。

    火狐被初带到了东方梓棠面前时,东方梓棠只见初一脸似乎心情还不错,就差哼上小调的模样,而火狐却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既是痛心又是心中喜悦。

    东方梓棠一愣,她本以为初会趁此机会捞火狐一笔,可现在火狐的表情,却让东方梓棠看不懂了。

    “主子!”

    “海棠姑娘!”

    二人同时行礼道,火狐的声音听起来显然很是激动,东方梓棠和初都诧异于火狐这奇怪的感觉,只不过是出了冰窖而已,为什么火狐这声音却激动中带着沧桑呢?

    “火狐,不过是被关了一月,你的心境变化怎就往老者方向而去?”东方梓棠问道。

    不过,虽说是往老者方向去了,却还是个急躁的小老头。

    “那是因为属下知道主子和海棠姑娘您们二人的事成了,为主人而欣喜万分。主子活了一千多年都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如今终于遇到了海棠姑娘您,属下高兴啊!”火狐流下了幸福的眼泪,可却又带着一丝因被初共享财产而忍不住的痛心。

    “如此吗?”东方梓棠倒也不是不能理解火狐,她虽有两辈子的经验,可却同样也想象不了千年的孤寂。

    羽南韶为了神之陵墓中的一样物品,在明知此处只可进而不可出的情况下,依旧进入了这一方小世界,进入之后却还发现自己一开始就被排除在神墓之外,千年来无人为他解忧……

    

    http://www.gdbzkz.com/huangnvzhihaitangwuxiang/102168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