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 78,最牢固的监狱

78,最牢固的监狱

    看着那个拎着裙子款款走上楼梯的女人,法蒂尔一时间愣住了,被关在星象仪里的霍法也愣住了,随后,一股浓浓的不详从他心底升起,有什么东西自己忽视了么?

    “德拉塞斯部长,你怎么了,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高个女人笔挺的站在弓着背的法蒂尔面前,冷淡说道:“这可不是一个魔王该有的姿态。”

    “斯宾塞尔......你不是,不来么?”

    惊愕之中,法蒂尔喊出了自己秘书的姓氏。

    霍法看着黛尔菲娜,听到她斯宾塞尔的姓氏,一道电光从他脑中闪过,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女人的名字有些熟悉了。

    黛尔菲娜.斯宾塞尔!?

    那是五年之前,一年级入学之前,在自己没钱入学的时候,当时的骗子妖精因铎就是带着自己去了古灵阁,借用一个衰落家族的名头,给自己骗到了学费。

    而他给自己的假身份,正是什么黛尔菲娜的弟弟,西尔比。

    然而直到二年级,他才认识了斯宾塞尔家族的另一名成员,西尔比,那个把霍格沃茨差点毁于一旦的疯狂校长,那个只能寄宿在后代身上,依靠后代的血脉来对抗斯莱特林诅咒术的超级狂人,半人国王!

    想明白了关系之后,霍法浑身上下颤抖如糠,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把克洛伊送到自己手上的女人,那个自称魔法部部长秘书的家伙......自己的老对手,上一次见面还是男人,这次见面居然就变成了女人。

    “是你......!!!”

    星象仪内,霍法惊怒交加,不能自已。

    “你终于记起我来了。”

    黛尔菲娜,不,西尔比扭头嫣然一笑,用极度调侃道且幽怨的语气说道:“人家在你身边兜兜转转这么次,你却连人家都认不出来,真是太让人家伤心了,难道你对我的印象,就那么浅么?”

    “快跑!!法蒂尔!!”

    幽怨的语气让霍法混身汗毛炸起,这一刻,阴阳颠倒,所有情势完全逆转,他带着颤音,惊惧绝望的冲法蒂尔喊道。

    可是却是迟了,只见光头女人闪电一般的出手,直接勾住了法蒂尔的脖子,拍了拍他愕然无比的脸:“我当然要来了,辛辛苦苦为我打工,我总得谢谢你一下。”

    她咧嘴一笑,随即毫不含糊的从腰间抽出一支黑色的树枝,抱住法蒂尔的脖子直直插向他的小腹。

    “住手!!”

    霍法狂吼出声,在惊涛骇浪般的情绪起伏中,他背后生出四只翅膀,试图挣脱开了诡异金属的束缚,飞向高台上的二人。那诡异的金属却像拉丝的芝士一样,牢牢的粘住了他。

    轰!!

    背生四翼的霍法在无法抗拒的力量下重重被拉回了星象仪,这力量是如此之大,他砸穿了金属带,被拉进了那旋转的星象仪布满电流的内部。

    噗呲。

    一声极不起眼的轻响。

    法蒂尔看着自己小腹多出来的那一根黑刺,直到此刻,他的表情依然是呆滞且愕然着。

    “不......不......不.....不......!”

    星象仪内,霍法疯狂的挣扎起来,重新向法蒂尔飞去,却一次又一次的撞在星象仪旋转带来的能量外壳上,如同扑火的飞蛾。

    西尔比猛的拔出黑色槲寄生。

    黑气闪过,法蒂尔呆呆的看着胸口,再看着身后那名微笑的女人,直到一股浓浓的黑气从他的伤口飘出,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痛苦的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却已是释然和解脱,以及无比的惆怅和无奈。

    扑通。

    他跪倒在地,用手握在了栏杆上,看着远处星象仪中的少年,喃喃道:“你答应我了.....霍法......”

    随后,他头朝下,悄无声息的滑倒在地,滑倒在了自己的秘书,那个高挑的光头女人的脚下。碧蓝色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啊.......上帝啊.......”

    看着那双眼睛,霍法痛苦的几乎要昏厥过去,他全身冰冷,在巨大的星象仪中弯下了腰,捂住小腹,心脏抽搐的几乎停止跳动。

    光头女人微微侧过脑袋,看着痛苦的少年,姿态优雅的跨过法蒂尔的尸体,握住了时之箭的操控杆。

    “老弟.......我做梦.....都盼着这一天呐......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突然,她弯下腰,剧烈咳嗽起来,几乎不能自己。一直咳嗽到喷出一股苦汁,她才勉强扶着操控杆缓缓站了起来,皮肤苍白如纸,姿态虚弱至极,可那张俊美脸上写满了孤傲和乖戾,她看着被闭锁在星象仪里的霍法,虚弱且断断续续的说道:

    “嘿嘿嘿嘿嘿........咳咳......咳咳......嗝......老弟.......咳咳......你猜......世界上最坚固的囚笼........咳咳........是什么?奥斯.......咳咳......奥斯维辛?巴士底?咳咳......还是,还是阿兹卡班?咳咳咳咳咳.......”

    她咳的上气不接下气,仿佛只是说话就耗尽了混身的力量,她扶着操控杆,语气沧桑,似乎在问霍法,又似乎在问上苍。

    “西尔比......”

    “西尔比!”

    “西尔比!!”

    霍法爬在星象仪内部,死死的扣住能量场,直到把手电焦了,他也浑然不觉,被算计的绝望让他无法言语,他睚眦欲裂,唯一能做的便是重复着他的名字。心中只有无穷无尽的悔恨与不甘,为什么自己没能早点发现,为什么自己没能多想一想,为什么自己满脑子都是格林德沃却忘记了自己真正的死对头。

    “都.....都不是.....”

    西尔比自顾自的说道,咳嗽的笑:

    “是......是........咳咳.......他妈的......他妈的.......时间,磨平......磨平人的棱角,消磨......人的激情,吞噬人的意志......甚至......甚至,甚至.......让你的身体,一去不复返......再也没有什么是.......比时间更坚固的囚笼了.......呵呵呵.....嗝........咳咳咳哈哈哈......”

    笑完。

    咔擦!!

    伴随着操控杆的重重扳下。

    时之箭顺时针转动九十度。

    1→50

    巨大的星象仪轰然转动起来,漂浮在半空中的克洛伊直接融化在了无尽的电流之中。

    不!!!

    霍法嘴巴张到了耳根,嘴里布满利齿,却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浓郁的银白光彻底淹没了他,无穷无尽的力量推拽着他,将他拉进了疯狂流转的时间长河,将他拉进了滚滚转动的命运巨轮之中。

    他最后看到的画面只有那个女人面带微笑,用口型说出几个字母。

    see you ......forever

    ......

    ......

    ......

    ......

    ......

    ......

    ......

    ......

    ......

    ......

    旋转,斑驳,破碎,噩梦,鲜血,魔法,死亡,希望,绝望,幻灭,重生。

    安静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冷酷如神灵,漠然如法则。

    巨龟站立于另一只巨龟的背上,巨龟站立在另一只巨龟的背上,无数巨龟层层叠叠,形成漫长而无止境的高塔,高塔弯折,又形成一条蜿蜒巨蛇,巨蛇衔尾而饶,环环相嵌,每一个蛇环都变成了巨龟背上的花纹。

    天空的彗星一闪而过,落至地面之前,便已化作尘埃。

    树木疯狂生长,眨眼苍天,眨眼凄凄。蜥蜴吐出舌头,伸向空中飞舞的苍蝇,却在抓到猎物之前,枯萎,腐朽,化作灰烬。

    爱人向他走来,向他索求拥抱,却在碰触的刹那温暖之后,交身而错。

    万物流转,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星辰摇摆不定,日月交替之间,明亮黯淡往复,海潮起起落落,江河东去,逝者如斯,红颜枯骨,沧海桑田,凡尘了了,一江飘摇。

    无数奇奇怪怪的画面从霍法眼前一闪而过,直至重重摔至地面,他才觉得自己已经在地上躺了很久很久。

    “西尔比......”

    他下意识喃喃的喊出了一个名字,自己都觉得有些陌生和久远。刚刚暴烈如油的激烈情绪早已烟消云散,他看着黑漆漆的穹顶,什么都看不见,除了一些影影绰绰的大箱子和防水布。

    回忆涌上心头。

    “法蒂尔......”

    他又喊了一声,这一次呼出的气体吹动了顶上一层蛛网,簌簌的灰尘落入他的口中,他慢吞吞的爬起身,身上的关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视线十分破碎,自己的眼睛就像变成了万花筒一样,他身体十分疲惫,疲惫到几乎不能直立,他抓住了身边一块黑色的防水布,才勉强没有摔倒。

    但没坚持几秒,他还是摔倒在地,疼的两只腿都在打颤。

    “克洛伊.......”

    回忆咕嘟嘟的从脑海里冒了出来,他呼出一口气,卷起一片灰尘,力竭的跪躺了下来。

    “西尔比.....法蒂尔......克洛伊......西尔比.....法蒂尔......克洛伊......”

    他重复着这三个名字,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身边除了堆积着厚厚灰尘的防水布,还是防水布。

    直到有一块硬物硌的他膝盖疼痛,他才重新机械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摸出了那块硬物,那是一条光芒黯淡的水晶项链,做工精巧,十分漂亮。

    出于某种本能,他下意识的牢牢握紧了项链,扶着身边的防水布,一点点的向外走去。在身后留下了一排蹒跚的脚印。

    “西尔比......法蒂尔......克洛伊.......”

    他无意识的重复着三个名字,走上了空荡荡的楼梯。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只是本能的觉得自己应该出去,找到帮助,找点水,找点食物,找点夜晚......

    事与愿违,经过漫长的跋涉之后,他看到的却是刺眼的阳光。它从高的看不见顶的穹顶天窗照射下来,照在霍法的脸上,让他几欲眩晕。

    他扶住身边的墙壁,摸来摸去,摸到了一个按钮,随后便靠在墙上气喘吁吁起来,胸口火辣辣的疼。

    过了一会儿,伴随着一阵悦耳的声音。

    叮咚。

    “九层到了。”

    一扇门打开了,叽叽喳喳的声音噪杂的让人头疼。他喘息着,大脑一片混乱。

    直到有人喊,“喂,你进不进来啊,电梯要走了。”

    他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翻身钻进了金碧辉煌的电梯。

    电梯里全是人。

    但没有一个霍法认识。

    “灾害逆转司的。”有人同情的问他。

    “呵.....呵.....”霍法牢牢的捏着手中的项链,喘气。

    “真可怜,这年头的实习生真不好过。”

    有人同情说道。

    “谁说不是呢,我刚来实习的时候,乔治派我去修一个麻瓜的马桶,那马桶被施了恶咒,一按就往喷shi。”

    “也诶,你可真恶心。”

    “别说这个,话说,你们部门找到伯莎.乔金斯了么?”

    “还没呢。”

    “真奇怪,度假也不用度这么久,阿尔巴尼亚那么好玩?”

    “管她呢,那个女人总是神经兮兮的,去哪儿也不奇怪。”

    叮咚。

    悦耳女声:“第六层,魔法交通司,包括飞路网管理局、飞天扫帚管理控制局、门钥匙办公室和幻影显形测试中心。”

    电梯停下,人群进进出出,出出进进。

    霍法听着耳边女声,知道自己还在魔法部。

    “西尔比.....法蒂尔.....克洛伊......米兰达......米兰达.......”

    想到被自己关在电话亭外面的朋友,他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混沌无神的眼神恢复了一些清明,手掌径直按向了一层。

    电梯停下。

    他被那些顶着高帽的人拥挤着推出电梯,推推搡搡的撞来撞去,如同人群中的弹弹球,空气中到处都是惹人厌烦的纸飞机,还有炫目的几乎亮瞎眼的阳光。

    他低着头,握紧手中的项链。摇摇晃晃的穿过人山人海的壁炉走廊,在人堆里拥挤着,来到了烈日当空的伦敦街道。

    刺目。

    鲜艳。

    圣诞节的冰雪早已消失,宽阔平整的柏油路面上,红色的双层大巴疾驰而过,行人悠哉悠哉的闲聊,飞舞在空中的是五颜六色的气球,马路边是光鲜靓丽的名牌商店,少年踩着滑板从台阶上滑下,情侣在街边拥吻,法拉利疾驰而过发出炸街的轰鸣。

    远处有一个人影吸引了霍法的注意力。

    “米兰达......”

    他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

    走近后却发现那不过是一张广告牌里的海报。

    那广告牌里,一个戴着墨镜的酷酷男人平举着一把枪,怀里是一个抱着纸袋的女孩,那女孩模样和米兰达有些神似,但绝对不是她。

    看着那张广告牌,霍法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他坐在了《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海报下。看着图片里让.雷诺那个酷酷的大鼻子,精神恍惚。

    1994年。

    五十年之后。

    (未完待续)

    

    http://www.gdbzkz.com/halibotezhiwoshichuanqi/99075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