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 顾少的掌上娇妻 > 第四十章 受伤

第四十章 受伤

    由于顾樱是在背后下的黑手,所以叶采茜和殷凝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叶采茜就眼睁睁的看着殷凝突然摔下楼,她瞪大了眼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她反应过来,殷凝已经坐在下面的楼梯口,捂着脚踝,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

    “凝凝姐,您没事吧。”叶采茜赶紧下楼,跑到殷凝旁边,这时顾樱已经闪出门外,隐在两人看不见的地方。

    殷凝感受着从脚踝传来的剧烈疼痛感,像是要将她撕碎一般,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她十分确定不是由于自己的打滑而摔到地上,而是有人在背后推了她一把,叶采茜心机浅,人又善良,是不可能对她做出这种事的。

    如果不是叶采茜,那么在她背后的只有一个人了,那就是——顾樱。

    想到这儿,殷凝握着自己肿痛的脚踝,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跟那个女人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下这样的黑手。

    叶采茜站在她旁边,着急的直打圈,可她也只是一个小姑娘,根本就帮不上任何忙。

    情急之下,叶采茜直接拿出电话,打给了一个让殷凝没有想到的人,“喂,顾琛哥哥,凝凝姐刚才不小心摔下楼了,我没有办法把她抬起来,你能不能过来帮帮我。”

    顾琛哥哥?殷凝有些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她只是一个小助理,又怎么能接触到顾琛的,还这么亲密的叫着顾琛哥哥。

    看到眼前女人吃惊的模样,叶采茜挂断了电话,低声对她说道,“一会再跟您解释,凝凝姐,你先别动。”她生怕殷凝在乱动,让病情加重。

    电话那头,顾琛刚挂断电话,便皱起了眉头。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他连忙拿起放在靠椅上的外套,想也没想到,就像叶采茜说的地点赶去。

    这时,顾樱刚刚准备回到他的办公室,刚一到楼层就看见顾琛急匆匆的向门外赶去。

    “哥,你干什么去啊。”原本做了坏事的顾樱心跳加速,正是慌乱的模样,生怕顾琛看到什么异样。没想到顾琛根本就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自顾自的上门外走去。

    “你先自己过生日吧,我那有点急事先走了。”顾琛头也不回的说道。

    咬了咬嘴唇,顾樱思量片刻,也跟上他的步伐向外走去。

    等到到了楼梯口,顾琛就看见殷凝可怜巴巴的坐在一边,殷凝被叶采茜扶着靠着墙坐着,一手捂着肿痛的脚踝。

    她眼眶红红的,可能是因为疼的原因,十分能激起人的保护欲。

    “怎么会这样?”顾琛低沉的声音响起,将两个女孩的注意力拉回。

    叶采茜像是看到救星一样,“顾琛哥哥,你快看看姐姐严不严重。”

    殷凝此时有些尴尬,她不想过多的被顾琛看到她狼狈的模样,“对不起啊,麻烦您了。”

    顾琛没有想到,他刚一过来,殷凝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他道歉,他皱起了好看的眉,没有说话,轻轻地将殷凝从地上公主抱起来。

    而从外面赶来的跟着顾琛的顾樱,正好就看见了这一幕,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顾琛如此温柔小心的动作,只得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殷凝看到推自己下楼的罪魁祸首站在那里,轻轻皱眉,生怕顾樱看到了,又要对她下什么毒手,那次弄坏他的西装,顾樱对她的警告还历历在目,这次是将她推下楼梯,下次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了。

    一想到这儿,殷凝就连忙挣扎起来,“你别抱着我,放我下来,我…我自己下楼。”

    她突如其来的胡闹让顾琛有些生气,生怕她脚上的伤更严重,顾琛只得出言警告,“别乱动。”

    话毕,顾琛抱着她的手越发紧了紧,他知道今天电梯维修,不然殷凝也不会走楼梯,而眼前的女人竟然还想自己下楼,轻嗤一声,顾琛忍不住出口讽刺道,“我放你下来,你能自己走下去吗?小瘸子?”

    话毕,便不顾殷凝的挣扎,抬脚向楼下走去,医院的救护车他已经叫好了,差不多已经到楼下了。

    就这样殷凝红着脸被禁锢在他的怀里,顾琛的怀抱很稳,一步一步的都让她感觉到十分踏实。

    三十分钟后,医院内。

    病床上,殷凝躺在那里,回想着今天魔幻的一天。

    她想不通她只是不小心扭了一个脚,为什么顾琛可以大张旗鼓的叫救护车,好像她下一秒就要不行了的样子。

    涂药就能解决的事情,他非要让她躺在这里一动不动,等着传说中的专家名师过来解决。

    想起这些殷凝的心都在滴血,这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再往外流啊。

    这时,病房门突然打开,顾琛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一同进来,想必这个男人就是顾琛口中的专家名师。

    显然医生和殷凝的想法不谋而合,他猛然将病历本扔到顾琛的怀里,没好气的说道,“啧,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啊,涂个药都能解决的事情,你非得占个病房?钱多烧的?”

    他这话倒显得殷凝好像有些矫情,让躺在病床上的殷凝不由的红了脸。

    注意到她神情的变化,医生连忙解释道,“小姑娘,我不是在说你,我是在说这小子。”顾琛给他打电话那阵儿,他甚至都以为是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快要死了一样,他从来没有听到过顾琛那样急切的声音。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柏岑云,跟这个家伙不幸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发小跟死党。”柏岑云笑着说道,他看起来年纪不大,顶多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戴着副眼镜,白白净净的,颇有传说中斯文败类的模样。

    然而眼前这个男人可不是败类,人家是正经医科大毕业的,不到30岁就能做到专家的位子,在他的同龄人中可算是佼佼者。

    顾琛一言不发,黑着脸站在那里,“你怎么那么多话,能不能先做好你的本职工作。”

    轻笑一声,柏岑云也不胡闹了,低头替殷凝查看伤势。

    http://www.gdbzkz.com/gushaodezhangshangjiaoqi/140872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gdbzkz.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gdbzk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