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转生活神(1)
Feed RSS
鬼吹灯   阴阳代理人   醉玲珑   芳华   何以笙箫默   转换到繁體中文  

第十九章 转生活神(1)

所属目录:鬼不语之仙墩鬼泣    发布时间:2016/1/25    作者:天下霸唱
  我和厚脸皮想起在过鱼哭洞时,我们说到过鸿均老祖是条大蚯蚓成精,可见不现原形是神,现了原形便是老怪,全在你怎么看了,千古异底村里的神,也有真身吗?她的真身会是什么?
厚脸皮说:“她把咱们引到这地方,一定是没安好心,等到祭祀坑里现出原形,那就要吃人了!”
我说我看田慕青也不是有意相瞒,我想不明白她是怎么逃出村子,又为什么看上去和常人一样,她回到这来是为了将村子送进鬼方?
我想趁着还有一口气在,当面问个清楚,可田慕青走得极快,转眼走到了浓雾深处,石兽相夹的神道不断向前延伸,人却不见了踪影。
厚脸皮说:“你还想跟过去?她要真是这村子里的牛鬼蛇神,那又该如何是好?”
我说:“在山洞里说过的话没错是没错,可我后来一想,鸿钧老祖是条大蚯蚓变的,那又怎么样?别忘了人也是猴变的,在这件事上,谁都别说谁。”
厚脸皮说:“听着倒也是个理儿,你看她有何居心?”
我说:“我看她是要把村子送进鬼方,⒌⑨㈡那一来咱们谁也别想活,必须让她悬崖勒马。”
我们打点精神往前追赶,可是神困体乏,还得轮流背着大烟碟儿,两条腿沉重异常,村西这条神道并不长,但荒草齐膝,路面崎岖,想走快些也不容易,又走了一阵子,面前出现了一座压在夯土山上的须弥殿,须弥是佛教传说中的山,过去形容形山丘上的宫殿常说是须弥殿,不过傩教中没有这种名称,只是形势近似须弥殿,面宽约是九间,老时年间说到面积,习惯用几间屋子大小来形容,按礼制,殿堂面宽是九间,一间屋子是一丈,九间就是九丈,规模极大。
这座大殿四壁同样是三合夯土涂白灰面,重檐黑瓦,在雾中隐约可见,外围是三层石阶,上层七十二块石板,中层一圈是一百单八块,下层有一百八十块,我在飞仙村听周老头说过这种布局,是合周天之数,走至近前,看到两扇殿门已被推开,深处黑咕隆咚,充满了冥土般的腐晦气息。
我高举火把,当先进了须弥殿,厚脸皮背着大烟碟儿跟随而入,眼见殿中抱柱全挨着墙壁,当中是一个走势直上直下的长方形大土窟,四周掏出许多凹洞形壁龛,脸上罩着树皮面具的死尸在壁龛中横倒竖卧,堆叠如墙,狭长的石阶匝道,在木柱支撑下,绕壁通向祭祀坑底,推开殿门之后,外边有缕缕雾气飘进来,让火光一照,但见白雾缭绕,托着壁画中的各种神怪,恍如腾云昄梦,置身在九天宝阙。
殿中随处有铜灯,里头全是用过半截的蜡烛,我们随手点起蜡烛,烛光一亮,照到殿顶塌了一个大窟窿,不似崩塌,却像被从天而降的什么东西,砸出一个大洞,想来那东西落在了殿中,我们两人骇异莫名,均想问对方:“什么东西能将大殿宝顶砸穿,而且还是从天上变掉下来的?”
这个念头一起,下意识地往祭祀坑深处俯窥,但见一点火光晃动,能隐约看到田慕青的身影,她正往祭祀坑下走,我们顾不得多想,匆忙追了下去,栈道下的支柱腐朽不堪,一踩上去吱呀作响,道路塌掉了好几段,祭祀坑直径在三十米开外,下到十余米深,已看不清高处的灯火,大殿下这个阴森漆黑的古洞,不停吸食着人身温度,有道伸出去的石梁不上不下,刚好悬在洞窟中间,半截石梁尽头是兽首形石台,凌空翘首,惊险无比,一路上随处都有死去的村民,有些树皮面具已经掉落,看脸部都已变成干尸,似乎是让祭祀坑吸尽了生气,悬空石台上还有几根带铁环的木桩,也不知用过多少次了,石台石梁上尽是斑驳乌黑的血迹,显然是祭祀坑里的宰牲台。
我们上了宰牲台石梁,看见田慕青失魂落魄,手中举着火把一动不动,正望着下面出神,我上前一把拽住她,她身子一颤,鬼不语,回过头看我们。
我问田慕青:“发生在这个村子里的事,你都想了起来?”
田慕青此刻已回过神来,她既不点头,也没摇头,好像是默认了,脸上古怪的神色稍稍恢复。
我又问她:“你想一死了之不成?”
厚脸皮提醒我说:“别到跟前去,小心她现了原形吃人!”
田慕青说:“原形?你们……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若不是傩庙里的神怪,又怎会记得上千年前的事情?”
田慕青说:“傩教从古所拜之神,是有血有肉的活神。”
此事我和厚脸皮已经想到了,但听田慕青亲口说出,仍不免有毛骨悚然之感。
田慕青将她想起的事情,捡要紧的告知我们,傩人先祖曾在一处大山里,意外捡到四个长方形青铜鬼面,又根据铸刻在铜面具上的图案招神使鬼,创下傩教原形,后来在一次祭祀中毁掉了青铜面具,从此改用树皮面具替代,留传到后世,千古异底村以外的巫傩面具,大多是以樟木所制。
汉代以来,草鞋岭下这个村子保存着最古老的傩神血脉,傩教中以傩王为首,但在傩王之上,还有一位活神,每一代都是年轻女子,村中有同一宗室的四个家族,四家族长皆是傩教长老,每代活神都出在这四个家族之中,隔上十几二十年,村中便要举行大傩祭洞仪式,相传鬼方是一个古国的名称,那四个青铜面具就是鬼方古国的祭器,因为鬼方语言文字礼制与后世不通,所以只能以方纹鬼面称之为鬼方古国,如同夏商时期的“虎方、蛇方”等古国,皆是根据图腾形状为名,相传几千年前,鬼方发生内乱,十死七八,幸存的鬼方人迁逃至漠北,再没回过中原,后为周天子出兵征服,鬼方古国由此灭绝。
据说青铜面具上有鬼方神巫的魂魄,而村子下边的祭祀坑,在傩教传说中可以通往鬼方,因为那时候的人们大多认为鬼方古国已经消失了,其实傩教先祖只是从鬼方面具上得知,此地有这样一个祭祀坑,每当黑狗吃月那一刻,村中都会举行血祭,将无法度化的恶鬼送进去。
千古异底村的活神,地位虽然在傩王之上,却只是送到宰牲台上的祭品,死去一位活神,四个家族中便会出现下一位活神,一旦选出,立刻要送到傩庙居住,不再和普通村民接触,死去的肉身仅是躯壳,血祭之后活神会再次转生,由四个家族的女子中重找一个躯壳,等待下一次血祭到来,如此周而复始。
谁被活神选中成为躯壳,额头就会长出月牙形的血痕,据传当年出现大瘟疫,古傩教用青铜面具请神逐疫,结果四个青铜面具一齐损坏,傩神从此留在这四个人身上,再也走不掉了,那四人便是村中四个家族的先祖。
我看田慕青额前是有道很浅很细的血痕,像是胎记,并不起眼,但是别人都没有,想必乌木闷香椁中的女尸,也是这村子里的活神,黄佛爷那伙盗匪见过田慕青,而当揭开女尸覆面时,站在棺椁前的那些人脸上均有错愕之色,定是看到女尸额前有和田慕青同样的痕迹,当我和大烟碟儿在墓道里看见女尸的时候,尸身呈现腐坏之状,脸如枯蜡,已经看不出额前的血痕了。
田慕青告诉我们,在大唐天宝元年,傩婆蛊惑村民作乱,那些人想拜土龙子为神,为了阻止将土龙子送进鬼方的大傩仪式,冲进傩庙中用人皮闷死了活神,虽然在不久之后作乱之人尽数被杀,但是祭祀坑中通往鬼方的大门已经打开,村子里却没有了活神,傩王只好按以往的方式,先将死去的活神安放在棺椁中,乌木闷香棺的棺首处,有一个供魂灵进出的小铜门,那就是给活神准备的,等到认定下一位活神,才会将死尸送到地宫下层的墓穴中安葬,傩王又让那四个家族逃到山外,留存古神血脉,而其余村民全部带上树皮面具祈神,举行了洞傩仪式,使这个村子陷入了混沌,以此堵住通往鬼方的大门。
逃出村子的四个家族分处各地,他们不断将活神送进这个村子,想要完成血祭,让通往鬼方的大门从此消失,怎知惨死的傩婆等人冤魂不散变成肉丘,浑浑噩噩地在村中徘徊,却还不忘保护土龙子的尸身,此后进入村子往神道方向走的人,全都让这个怪物吃了。
由于年代古老,又几经辗转,四个家族的人越来越少,对发生在村子里的事也都忘掉了,田慕青以前毫不知情,到得此地才逐渐记起,鬼不语,她是第五十三个进入村子的活神,前边那些人都没有完成仪式,说来也是侥幸,在殿门前误打误撞,竟将傩婆的头从肉丘上砍了下来,否则我们都要不明不白地死在傩王殿中了,如今她要完成血祭,让村子和祭祀坑从此消失,说到这里,她脸上出现了一层黑气,神色变得十分古怪。
田慕青脸上说不出的古怪,一步步往祭坛宰牲台尽头走去,似乎是身上的活神正在醒来,将要履行古老的契约。
我心里虽然发怵,却不能眼睁睁看着田慕青死在此地,当即挺身上前,抢过她手中那柄铜剑。
正要将铜剑扔下石梁,田慕青突然反身来夺,二人两下里一争,铜剑掉进了祭祀坑,她身子一晃,失魂落魄般,向后倒了下去。
我急忙将田慕青拽住,让她倚在柱子上,看她两眼发直,身子不住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
厚脸皮问我,田慕青现在是什么状况?
我说:“她是让鬼上了身,那个鬼要让她死在祭祀坑中。”
厚脸皮问道:“救得了她吗?”
我说:“救不了也得救,按我的意思理解,鬼方即是阴间,总之是人死之后的去处,村子堵住了通往阴间的大门,一旦血祭的仪式完成,这个村子便会化为冥土,虽然村民们早死光了,可是咱们还没逃出去。”
厚脸皮听明白了,说道:“那可不能让她死了,要不咱哥儿仨都得跟着陪葬!”
我说:“不给这村子做陪葬,也不能见死不救,她是有血有肉的人,死了可没法再活。”
厚脸皮道:“话是这么说,可你我和大烟碟儿,如今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我说:“现在绝望为时过早,这个村子并没有真正消失,要不然咱们到不了这里,既然进的来,也该出得去。”
田慕青说:“你们……别管我了,我不死在这个土窟之中,灭村那天的诅咒就不会消失……”
厚脸皮焦躁地说:“村子里没一条路可以走得通,我们又能往哪逃?”
我看田慕青脸上那种没法形容的古怪神色不见了,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我问她:“你觉得好些了?”
田慕青说:“不知为什么,在傩王殿那种窒息的感觉又回来了,突然怕得厉害,但心智清醒了许多。”
厚脸皮说:“是不太对劲儿,这地方好像跟刚才不一样了,有股什么味儿?”
我用鼻子一嗅,阴森的祭祀坑里是多了一股血气,可周围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瞅见石梁尽头的宰牲台上有几只巨烛,便用火把一一点上,这才看到祭祀坑中出现了血雾,之前在村子里砍掉了肉丘上的傩婆人头,散不掉化不开的怨气变成了血雾,那时我们只看得心里发毛,没想到会跟到这里。
我心想殿中有血雾出现,怕是凶多吉少,一定有路可以出去,只是我们还没找到,如果此刻死在祭祀坑,那就全无指望了。
刚生出这个念头,脚腕子上忽然一紧,让只手给抓住了,那手又冷又僵,手指跟铁钩似的,我顿觉一阵剧痛,低头一看,死在石梁上的一个村民,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脚腕,那死尸脸上的巫傩面具早已掉落,干枯如树皮的脸上口部大张,发出夜枭般的怪叫,听上去跟我在墓道里遇见的女尸几乎一样。
我惊慌失措,抡起铲子砍下去,那村民死在祭祀坑中已久,尸身近乎枯朽,前臂竟被铲刃挥为两截,断手兀自抓住我不放,我急忙用力甩腿,将干尸的断手踢下石梁,再看小腿上已被死人指甲抓掉了一块皮肉,鲜血淋漓。
断手村民的死尸口中发出怪响,又伸出另一只手抓过来,旁边的厚脸皮出手更快,倒转了枪托用力砸下去,但听“噗”地一声,当场把那死人的脑袋砸开了花,没有血肉迸溅,却见一团血雾从腔子里冒出,落在旁边的另一个村民尸身上,那死尸咕哝了两声,便从地上挺身而起。
厚脸皮不等那死尸起身,端起枪来抠下扳机,一枪轰掉了对方的脑袋。
那村民的死尸晃了一晃,扑在地上就此不动,忽然一缕血雾从尸身中升起,落了旁边的干尸身上。
厚脸皮心中发慌,手忙脚乱地开了第二枪,枪弹打中了那个村民的胸口。
那个村民的死尸被后坐力贯倒,却恍如不觉,紧跟着爬起来,伸着两手扑上前来。
厚脸皮一摸口袋里空空如也,方才意识到没有弹药了,只好抛下枪,抽出山镐,对着那个村民当头轮去,满拟一镐下去,定在对方头上凿个窟窿,怎知那挺尸而起的村民两手前伸,正好抓住了镐把,厚脸皮一镐抡不下去,想夺又夺不回来。
我见两方僵持不下,当即抢上两步,握住火把戳在那个村民的脸上。http://cxbz958.com
厚脸皮趁机夺下山镐,当头一镐打去,镐头插进了那个村民的脑袋,它带着山镐退了几步,仰面倒在地上,血雾又从被山镐凿穿的窟窿中冒出,弥漫在半空不散,雾气活蛇般分成一缕一缕,钻进那些村民死尸的口中。

 

下一篇:鬼不语将获全方位改编或变身魔幻电影    上一篇:第十八章 人头灯笼(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鬼吹灯最新章节 填写您的邮件地址,订阅我们鬼吹灯的精彩内容:
   欢迎鬼吹灯的粉丝们加入一起交流
分享到:

读者评论:

发表评论: